大众小说网 > 聊斋路长生志 > 第 317 章 是善是恶

第 317 章 是善是恶

  第二天早上,杨恒早上起来在屋子里升了升懒腰,昨天晚上虽然睡得少,但是却看了一场好戏,也算是一场娱乐了。

  杨恒拿出了袋子的干粮,随便的垫了两口。

  吃完早饭之后杨恒出了门就看到燕赤霞的房门仍然是紧闭着,他摇了摇头,不再管,就走向了宁采臣那一边。

  结果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只是听到里边鼾声如雷。

  看来昨天晚上宁采臣没睡好,这应该是在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熟,因此杨恒也就不再打扰他了,谁让人家昨天晚上太操劳了呢?

  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宁采臣终于是起了床,然后也是吃了点东西就出来找别人聊天。

  可是那个燕赤霞好像是不合群一样,到大中午的了仍然是关着门,没有办法,在这荒郊野外要是没跟人说说话,真是觉得闷得慌,于是宁采臣就去找杨恒了。

  杨恒对于宁采臣这个人印象还是不错的。

  在看书的时候没觉得宁采臣这个人有什么能耐,但是经过昨天实实在在的事情,他才知道,在一个人在面对金钱和美色诱惑的时候,能够坚守本心是多么的难。

  就不说那么一大锭黄金了,就说聂小倩,这个人不说她是人是鬼,就是她长得那漂亮劲儿,但是个男人就没有不动心的。

  而宁采臣竟然能够拒绝金钱和美色的诱惑,可见是个心里有底线的人,这样的人是能交朋友的。

  因此两个人就坐在院子里开始海聊了起来。

  那杨恒可是现代来的,各种的知识层出不穷,没有多长功夫,就把这宁采臣给侃昏了。

  因此到了半下午的时候,宁采臣已经把杨恒当成了那致交好友,同时也对杨恒的才学佩服不已。

  等到了快要黄昏的时候,本来杨恒和宁采臣准备一起吃个晚饭,也算是增进一下感情。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寺庙又来人了。

  杨恒和宁采臣两个人站在院子里看着进来的两个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原来这两个人是一主一仆,穿的都不错,看起来应该是有钱人家,怎么也到这荒郊野外小庙里居住来了。

  那进来的两个人发现这小庙中居然还有人住,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喜色,不过很快他就遮掩过去。

  那一个主人躲着四方步,走到了杨恒和宁采臣的面前向他们拱了拱手。

  接下来几个人就互相通名,算是认识了。

  经过互相一了解,杨恒才知道,这个人是兰溪的书生,带着一个仆人来参加这个城市里的活动。

  前面说了,学使案临。

  这个一看就是有钱人,还有仆人呢。就住在东边的房子里了。看来当时金华城住宿条件确实紧张,有钱人都住到破庙里来了。

  杨恒和宁采臣两个人虽然和这个兰溪人打了招呼,但是人家只不过是随便客气的几句就关门不出来了,看来是没打算和他们两个人深交。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杨恒虽然穿的不错,但是一个道士,人家学生也没有必要和你有什么深的来往。

  宁采臣就更不用说了,一看就是家庭条件不好,一个有钱人和你这样的人交往也没什么好处。

  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影响杨恒和宁采臣两个人的心情,他们两个人把各自的干粮汇在了一处,又从外边的那个小池塘里打了些水,用柴火煮热了,就这么盘膝坐在院子里吃喝了一顿。

  这一顿晚餐也算是增进了两个人的感情。

  接下来他们两个人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可这兰溪书生住在东屋,就住了一晚上,就死了。

  也不知道怎么死的,反正杨恒和宁采臣第二天过来查看的时候,就光看见死尸脚心有个小眼儿,就像锥子扎的一样,里面有血流出。

  有点常识的都知道,那个地方是涌泉穴,《倚天屠龙记》里有,张无忌拿着赵敏的脚丫子,按这涌泉穴,赵敏就大笑不止。《武林外传》里也有,白展堂去官道上拦车,要点牛的涌泉穴,被牛踩断手指。

  这兰溪书生没大笑,直接就涌泉了,合着这是在他脚心打了口井,也不知道这是谁弄的。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

  宁采臣面对这种情况已经有些有不知所措了,毕竟人命关天的大事。

  可是杨恒却皱了眉头,因为昨天他虽然没有特意关注这一边,但是他毕竟是个修道之人,感觉非常的灵敏。

  就这样,他在昨天晚上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一样的地方。

  杨恒和宁采成互相看了看,然后就问那一个躲在墙角的仆人。

  “昨天晚上,你发现什么动静了没有?”

  那个仆人好像已经吓傻了,只知道摇头,也不知道回话了,看样子这是没法交流了。

  最后杨恒想了一想,这种事情还是问问燕赤霞吧,好歹人家也是能人一时,而且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应该是知道原因的。

  其实到了现在,杨恒不用问,已经心里有了些底了,应该是那个聂小倩昨天晚上又来诱惑这个书生了。

  可惜这个兰溪的书生没有宁采臣那样坚定的意志,因此这才遭了毒手。

  杨恒和宁采臣两个人出了房间来,到了燕赤霞的门口,却发现他的大门已经上了锁,看来人已经出去了。

  这一下两个人互相摇了摇头,没有办法了,只能是他们先帮着处置了这个尸体了。

  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附近的房间里住着一具尸体,就是不害怕也觉得心里膈应。

  因此这一天杨恒和宁采臣两个人帮着那个仆人,把那个兰溪书生的尸体抬了出去,在庙宇的远处的一个小房间中暂时停放。

  等到他们办完这一切事情的时候嗯已经天色不早了,回来的时候发现燕赤霞的房间仍然是大门紧锁,也不知道这个燕赤霞干什么去了,昨天是待在房间一天不出门,今天是一天没有人影儿。

  宁采臣在告别杨恒之后,自然是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而杨恒本来也是想回房的,不过想了一想,那兰溪人的仆人还在房间里子呢,万一要是今天那个聂小倩再来,这个仆人要是没什么嗯防备的话,恐怕也会没了性命。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心思杨恒又回到了那个无锡人的房间里。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那个仆人正在那个兰溪书生的包裹里乱翻呢。

  杨恒突然的来,到明显让这个仆人吓了一跳,他有些尴尬的从包裹中收回的手,然后笑着把手背到了背后。

  “杨道长,您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杨恒皱着眉头,看了看这个仆人献媚的笑容,心里有些不得劲儿。

  这主人刚死,这个仆人就开始翻主人的包裹了,看这样子应该是不准备再回去了,这是要拿着主人的钱财私逃呀。

  对于这种人杨恒是理都不想理,因此随便敷衍了,他几句也不说今天晚上的危险事,就回屋去了。

  那个仆人见到杨恒走了,哼了一声,赶紧的把门重新关上,然后又翻包裹去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杨恒和宁采臣起来,发现那旁边的房子里到现在都没有声响。

  杨恒一发现这种情况就知道有些不好了,那个仆人昨天晚上应该又遭了女鬼聂小倩的道了。

  因此,他一拉宁采臣说道:“有些不对劲儿,咱们去临房看一看。”

  说完之后他们两个人就来到那个仆人的房间前,使劲拍了拍,门都没有声响,最后杨恒不耐烦了,一脚就把门踹开。

  等他们两个人进门一看,那个仆人也死在了稻草堆上,而且死法和他的主人一样。

  杨恒看到这种情况,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个聂小倩看来也不是善茬呀。

  虽然说这无锡来的主仆二人,心里不那么纯洁。可是话又说回来了,面对美色和金钱的时候,又有哪个人能够把持的住?

  这聂小倩就在这两个方面下手,怎么看都像是钓鱼执法。

  照这样看来,死在这聂小倩手里的应该是不止一两个人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杨恒心中就有些恼怒,原先对聂小倩的各种美好想法,现在全部的打消了。

  在站在杨恒一旁的宁采臣看着这尸体挠了挠头,他也是胆大,直接就上去抬住了那个仆人的头部,然后对着杨恒说道:“杨道长过来帮个忙,把他抬到那个小屋里去。”

  杨恒看着这个傻大胆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吓得浑身颤抖,然后问这些人怎么死的,最后狼狈的逃出这个小寺庙吗?

  宁采臣看着杨恒站在那里不动,也有些着急,这个死尸要是一直待在这个院子里,想想都有些晦气。

  “道长别愣着了,赶紧动手吧。”

  杨恒摇了摇头,没有办法了,上去抬出这个仆人的脚,和宁采臣两个人,又将这个仆人也送到了庙宇深处的那个小屋子里。

  这一下可好了,这主仆二人终于是又团圆在了一起了。

  宁采臣和杨恒两个人收拾完尸体重新回到小院的时候,在门口竟然碰到了燕赤霞。

  这一下可是稀奇了,自从杨恒和宁采臣住到这个小院之后,这是第二次见燕赤霞,也不知道这家伙干什么这么神秘。

  :。:

看过《聊斋路长生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