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大隋幕僚长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医家碎片

第五百六十八章 医家碎片

  血月首领从许胤宗手中夺得医家碎片后,虽然碎片功法和他的人奴主一脉功夫颇多抵触之处,然而那口医家先天融源之气,还是渐渐能够被他所用,昊天正是尝到了九牧金鼎碎片的甜头,这才对阴阳家的碎片如此上心。

  司马九和他战到一处,已经能够处处压制首领了,昊天越打越是心惊,只觉得眼前少年的功夫,每一招仿佛都蕴含着天地间的至理,自己不是在和司马九搏杀,而是在和这方天地的意志搏杀。

  本来诸子九家就代表着这一方天地最重要的九种本源之力,少年已得其五,举手投足间,已经和那日的章仇太翼一般,能够建立自己的方寸天地了。

  又是几招过去,金刚虚影一脚把昊天踢出数十丈,首领故意卖个破绽,拼着身体大伤,想从围观的众女包围中跃出。

  他一眼看出诸葛灵巧就是围观女子中最弱之人,医家白气萦绕身体,眼看就要从灵巧头顶脱出圈子,此时纳兰灵云的母亲还在抱头哀嚎,众女知道这都是天火一门逼迫所致,人人对昊天愤恨不已。

  灵巧看见天火首领就要脱困,手中的碧玉蝗虫掷出,昊天离灵巧不过数丈,蝗虫动作极快,一下子钻入了首领的裤腿,也不知道此虫咬到了昊天哪里,首领人在半空,忽然发出一身惊天动地的惨叫,一下从空中跌落下来。

  众人只看见昊天一下子口鼻鲜血喷了出来,皮肤之下,蝗虫在血脉间吞噬血肉游走,他疼得在地下打滚,双手在身上乱抓,衣服瞬间被撕烂,指尖在皮肤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碧玉蝗虫何等阴毒,按照道理,昊天早该昏厥甚至死去,偏偏医家那股融源之气无比强大,蝗虫破坏的血肉,被白气不断的修补,昊天周身仿佛在被万刀切割,偏偏又在强撑,不过半息时间,天火首领的皮肤都被他自己全部抓烂,他滚地哀号,看着被制住的属下,脸上满是哀求之意。

  “杀了我,杀了我,玄虎,炎狼,杀了我!”

  “玉玲珑,玉玲珑!”

  昊天声音仿佛野狗狂吠,凄厉至极,天池湖畔的众人虽然恨他,见他如此,人人都感觉一股寒意,司马九长叹一声,对着冯立点了点头,大汉会意,放开了脚下的玄虎。

  苗疆大汉甚是耿直,看到老大如此凄惨,也不管自己的小命捏在别人手中,提起自己的环首大刀,冲到昊天身边,怪叫一声,一刀就把昊天的首级砍了下来。

  可怜一代杀手娇子,大好头颅一下飞了出去,昊天首级在半空说个好字,飞到了湖畔的草丛中,天火首领,就此殒命在了天池湖畔。

  昊天伏诛,那只碧玉蝗虫一下从他的颈项中爬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天火众人,背后的翅膀摩擦几声,发出吱吱的叫声。

  天火杀手,哪个不是悍勇坚毅之人,只是这些好汉现在看到蝗虫,只感觉腿肚子转筋,蝗虫血红眼睛看向哪里,那个地方的杀手瞬间都是冷汗涌出。

  蝗虫双眼现在看着苗疆大汉,玄虎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他扔掉手中大刀,对着司马九大声道“要杀便杀了,别让那只鬼虫动手。我怕被这东西咬死,魂魄进不了我十万大山的祖堂。”

  少年现在对天地大道颇有所悟,知道傀儡虫毕竟还是有伤天和,他对着诸葛灵巧摇了摇头,机关家少女会意,嘴皮轻动,蝗虫又鸣叫两声,就钻入了少女的袖子中。

  “天火一门,收取银钱杀人,触犯帝国律条,自有国法惩戒,此间事了,冯大哥便把他们交给此地的官吏,也算是为江湖除害了。”

  司马九说话间,李建成上来重重的对着他的肩膀打了一拳,满脸都是笑意,冯立更是举起少年的左臂,仔细看了半天,想弄明白小九的一身功夫,到底是怎么练的。

  李建成的随从几人听了他的话,马上把天火众人捆好,司马九来到昊天的尸首旁,伸臂按在他的胸前,也不见他有什么别的动作,只是单纯的按压,半晌少年才收回手臂,脸上已经满是笑容了。

  纳兰灵云来到母亲身边,抱住还在冥思苦想阴阳家碎片事情的纳兰青云,脸上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滴落下来。

  “九哥,母亲的病,还能医治好吗?”灵云抬起头,满脸希翼的看着司马九,少年现在体内,习武之初得到的那股医家真气,在医家九牧金鼎碎片的灌注下,极速的流动起来,司马九闭目感受着真气的运行,听了灵云的话,他轻轻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白山药王孙思邈赠给自己的医术,不太了然的那些部分,瞬间都融汇贯通起来。

  司马九两手伸出,随着医家真气的运行,比划着无数繁复的手印,手印越来越快,少年双手间一股乳白色的气息慢慢从手掌间涌了出来。

  司马九心念一转,此股气息飞向纳兰灵云的母亲身旁,说来也奇怪,气息只是绕着纳兰青云的头颅转了一下,宫装妇人那有些混浊的双目,一下了恢复了几分清明,灵云的母亲每日被天火之人逼问,本来已经心力交瘁,现在一下放松下来,再也支撑不住,双目一闭,倒在了女儿的怀中。

  “灵云,无妨的,医家金鼎碎片颇为玄妙,等我自如掌握此种气息,一定能够治好你的母亲。”

  纳兰灵云听见司马九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医家娇子,母亲的脉象早就了然于胸,纳兰青云的病乃是心病,不是药石可以治愈的,现在看来,只有那种玄妙的乳白气息,才能让母亲紊乱紧张额心绪安宁下来。

  当日众人就在天池湖畔扎营,司马九和建成聊天中才知道,江南的民变其实闹得很大,杨广急功近利,远征高句丽浪费民力太多,江南各军州郡兵调往辽东者已经十之八九,流民四起,本地弹压力量羸弱,现在江陵,建康,江都一带,到处都是农家之人做反,更有福建萧铣,聚集岭南山越之民,号称九洞之兵声势极大,俨然已经成为了一方土皇帝。、

看过《大隋幕僚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