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一遍零九章 胜!胜!胜!

第一遍零九章 胜!胜!胜!

  两年前,一位少年剑豪在无尘剑道馆豪取五连胜,赢走一百万灵砂,可是长乐坊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因为这两个‘名词’,都是可以吹好几年的那种。

  很多人觉得那位少年剑豪一战成名,肯定自信心爆棚,会来一心剑道馆挑战连胜契约。

  可是并没有。

  他就像人间消失了一样。

  不过对于修真者来说,一次闭关数年,简直太常见了。

  也有人说,那个少年剑豪也就敢去实力不足的无尘剑道馆斗剑,要是来一心剑道馆撒野,绝对被打爆。

  也正是从那以后,无尘剑道馆的声望一落千丈,原本在长乐坊排名第三,现在已经不入流了。

  什么时候倒闭了,都不奇怪。

  陆安之不知道,他在剑修圈,也算小有名气的,所以当战绩爆出来,大家明白了他的身份后,立刻好奇不已。

  这算是见到正主了。

  “您……您……二楼请!”

  女柜员手无足措,一阵慌乱后,总算想起了该如何待客。

  别看陆安之年纪不大,但是战绩彪炳,值得他们尊重。

  “能立刻安排斗剑吗?”

  陆安之摇头拒绝,他来这里,是为了赢一笔钱去扶风巷找花魁喝酒,可没兴趣去二楼扯淡。

  “这个我要禀告少馆主。”

  女柜员苦笑。

  这种级别的剑修,她可没有权利安排场次,因为她看不出对方的实力,无法保证剑道馆赢钱。

  “好吧,麻烦你快一点!”

  陆安之催促,看到四周的人都在打量自己,不免皱起了眉头。

  他不喜欢被围观。

  “你的本名,到底是什么?”

  不等女柜员去通禀,一位青年便疾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我曾经打听过,飘渺宗并没有叫陆柒的少年剑豪!”

  “少馆主!”

  不仅女柜员们行礼,即便是四周那些剑修,也都客气有加。

  “陆安之!”

  陆安之没有隐瞒。

  正所谓金丹大乘,横行天下,陆安之已经有了纵横一方的实力,要是有屑小找上来,正好杀了,夺其气运。

  “甲子科首席?”

  少馆主梁知当初打听这个名字的时候,就知道了陆安之和三柒这两个名字,毕竟他们都姓陆,但是前者是个一转生,不值一提。

  梁知的神色立刻暗淡了下去。

  他是馆主一心的亲儿子,也是一位剑豪,原本见猎心喜,想和陆安之切磋一下,但是忽然没兴趣了。

  炼气初期,剑修的真元相差无几,所以分不出高下,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一转生的境界提升太慢,自然实力也就大幅度下降了,甚至打不过普通剑修。

  毕竟真元不够,不管多么厉害的剑技也施展不出来。

  “你们这有没有一百万的连胜契约?”

  陆安之询问,他有些不耐烦了。

  “有!”

  梁知打量着陆安之:“不过我劝道友,还是不要这么自信为好!”

  “命是我的,你管那么多干嘛?能打我就上,不能打我就换一家!”

  陆安之察觉到了梁知的轻视。

  “好吧,签契约!”

  梁知无所谓,反正死的又不是我。

  他没问陆安之的境界,因为在他看来,陆安之入门两年,还是一转生,怕是连一千转真元都没攒出来呢。

  很快,契约签好,也是连胜五场,赢走一百万灵砂那种,不过对手是剑道馆安排的。

  因为是剑豪斗剑,主要看剑技,不允许境界碾压,所以不允许使用每一招超过一百转真元的剑技。

  “先把其他比赛停了,让陆安之先上!”

  梁知吩咐。

  不多时,诺大的斗剑馆便坐满了人,甚至还有人呼朋唤友,让他们来看。

  “少馆主仁义,只拼剑招这种规则,明显对那个陆安之有力!”

  “得了吧,他是一转生,两年的时间,就算他能凝练出一千转真元,也不过最对放十道剑技,打个鸡毛呀?”

  “而且有少馆主压阵,陆安之赢不到最后的。”

  看客们觉得陆安之太膨胀了,根本不了解一心剑道馆的底蕴。

  很快,第一场开始。

  陆安之和一个少年进入了斗剑场。

  “陆安之,这场比赛,由我担任裁判!”

  梁知是想近距离观摩偷师:“这位少年叫做彭童,来自太平剑宗,也是一位剑豪。”

  “太弱了,换一个吧!”

  陆安之打量彭童,好心提醒。

  “呵呵,弱不弱,打过才知道!”

  梁知说了一半,被彭童打断了。

  “目中无人,岂有此理!”

  彭童不等梁知喊出开始,直接扑向了陆安之:“看剑!”

  唰!唰!唰!

  彭童手腕一抖,就洒出了漫天的银光。

  “彭童使得一手快剑,据说可以追风逐月!”

  观众席上,议论四起。

  彭童是一心剑道馆的驻馆剑豪,一个月可以领一万灵砂,很有名气。

  陆安之站着没动,随手拔剑。

  因为是斗剑,不允许使用灵装,所以陆安之和彭童用的都是剑道馆提供的长剑。

  这武器很普通,但是当陆安之出剑后,却宛若惊雷电闪,光芒四照。

  唰!

  一道银光爆闪,宛若流星划过夜空,一闪即逝。

  下一瞬,

  彭童惨叫一声,身前刺出的剑影丛林烟消云散,他握着流血的右手腕,踉跄后退。

  当啷!

  长剑落地。

  “承让了!”

  陆安之声音淡淡,换剑入鞘。

  整个斗剑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陆安之。

  发生了什么事?

  彭童怎么败的?

  还有陆安之打出的是秘剑吗?

  好快!

  根本看不清。

  “这……”

  梁知震惊了:“是电光石火不夜天秘剑?”

  “是的!”

  陆安之点头,对方不愧是九宫剑豪的儿子,这眼力不俗。

  听到梁知爆出秘剑之名,众人惊呼。

  嘶!

  是天下第一快剑!

  彭童的脸色,青红不定,他知道自己大意了,不过最后,还是弯腰鞠躬。

  “多谢陆道友手下留情!”

  陆安之的剑实在太快了,人家刚才只是刺伤了自己的手腕,要是狠一些,完全可以击杀自己。

  陆安之点了点头,看向梁知:“直接第二场如何?”

  “你掌握的秘剑不是失传了三千年的庖丁解牛吗?”

  梁知大惑不解,难道情报错误了。

  还是说,在这短短两年内,他又顿悟了一道秘剑?

  不可能!

  双花秘剑,那得是多么厉害的剑道天赋才能办到呀?

  “我可没说自己只会一道秘剑!”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

  嘶!

  众人目瞪口呆。

  梁知也是一脸呆滞,看着陆安之那张年轻到过分的脸庞,他的心中,开始滋生出一抹羡慕。

  他有一个九宫剑豪的父亲,每天接受他的悉心教导,可也只是领悟了两道秘剑。

  就这,已经被家族誉为千年不遇的天才了。

  而陆安之的出身,显然不如他。

  “可以快点开始第二场吗?”

  陆安之催促。

  “你没意见就行!”

  梁知哈哈一笑。

  五分钟后,一个青年站在了陆安之对面。

  “抱歉,我找不到那么多炼气初期的剑豪!”

  梁知耸了耸肩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少年剑豪太少见了。

  “没关系!”

  陆安之也不在意:“不过这位也太弱了!”

  “你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

  青年蹙眉:“你的剑再快,破不了我的防御又能怎样?”

  陆安之没说话,伸出右手,勾了勾手指。

  来吧!

  “斗剑开始!”

  梁知宣布。

  青年立刻用力一蹬地面。

  砰!

  尘土飞扬中,青年宛若出膛的炮弹一般射出,在抵达陆安之身前五米后,他的身体一晃,消失在原地。

  哇哦!

  不少观众惊呼!

  这身法可以呀!

  陆安之依旧没动,再次拔剑。

  唰!唰!唰!

  剑气呼啸中,三头金色的神牛凝结而成,结阵,朝着陆安之身后冲出。

  “什么?气冲斗牛?”

  梁知傻眼,因为太过于震惊,差点咬掉了他的舌头。

  什么鬼?

  怎么又冒出一道秘剑?

  气冲斗牛锁定神魂,不管敌人用了何等高明的身法还是幻术,都无法躲开这道秘剑,只能硬抗。

  斗剑场中。

  青年身型依旧不现,但是随着神牛呈三角形压迫,陆安之可以轻松找到他的位置。

  然后快剑打出。

  唰!唰!唰!

  青年显出身影,一脸狼狈,刚刚挡下三头神牛,又有三头乍现,而且陆安之也窜了过来。

  “我认输!”

  青年放弃。

  无法施展身法后,他没信心躲开电光石火不夜天的斩击。

  “承让!”

  陆安之抱拳。

  “竟然是三秘剑?”

  “他才多大?”

  “天道在上,我刚才还觉得他自不量力,现在看来,小丑竟是我自己,人家是三才剑豪,哪轮得到我这种人评价?”

  众人议论纷纷,再度望向陆安之的眼神中,已经溢满了尊重和艳羡。

  修真界的风气便是如此,以实力为尊,哪怕陆安之年纪不大,依旧是会让人敬畏。

  梁知沉默了。

  如果说刚才看到陆安之是双秘剑,他还只是欣赏和一些小羡慕的话,那么现在,就只剩下浓浓的嫉妒了。

  我以为我是独一无二的,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强!

  “请尽快准备好第三场的对手?”

  陆安之催促。

  “不用那么麻烦,我来会会你!”

  梁知亲自下场了。

  哗!

  全场哗然,要知道这位少馆主也是以剑技闻名小仙州的,平时只有面对硬茬子时,才会出手。

  现在竟然被这个陆安之逼迫下场了。

  “我年长,而且你已经消耗了不少真元,所以我允许你先出招!”

  梁知很大气。

  “不需要!”

  陆安之才不沾这个便宜呢,赢就要赢的堂堂正正。

  于是两人都没有动。

  五分钟后,陆安之烦了。

  “那好吧,既然你非要谦让,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陆安之说完,杀出!

  夏日怪谈逢魔时!

  轰!轰!轰!

  无数鬼怪恶灵幻象立刻嚎叫着,出现在梁知身周,让他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秘剑?不,应该是某种剑技!”

  梁知忽然发现,自己太小瞧陆安之,人家这一手剑技,绝对是圣级绝品。

  这要是换成其他剑豪,怕是要手忙脚乱一番了。

  可惜,

  他碰上了自己。

  秘剑意,中山狼!

  随着梁知挥剑,四周响起了响亮的狼嚎,然后那些幻象鬼怪就掉转身型,扑向了陆安之。

  中山狼秘剑,可以反弹一切攻击,可谓是最强的防御秘剑之一。

  “有趣!”

  陆安之不慌不忙,再出一剑。

  秋晚渔火对愁眠!

  剑风拂面,让人如沐春风,仿佛置身在碧草如茵的郊外,看着蓝天白云,只想幕天席地,大睡一场。

  梁知的战意,瞬间削弱了许多。

  这不是直接攻击,所以中山狼秘剑无法直接防御。

  接着,陆安之又打出了春夜喜雨润无声。

  这是无声之剑,没有敌意。

  当敌人发觉时,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下一瞬,逢魔怪谈幻象再次出现。

  如此多重打击,让梁知终于不察,一个失神,被陆安之的长剑擦破了皮肤。

  对于修士来说,这根本连小伤都算不上,对战局毫无影响,可是梁知今天的对手是陆安之。

  拥有失传三千年庖丁解牛秘剑的天才剑豪。

  砰!砰!砰!

  梁知身上那个微弱的伤口,开始爆散,肌肉,筋络,血管,都炸成了牛毛状,分崩离析。

  哗!

  观众们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哗然声四起。

  这秘剑也太可怕了吧?

  这意味着和陆安之对阵,一点都不能被他伤到。

  梁知吓的亡魂大冒,不过他也是够狠,反手一剑,就要斩下左臂,不然再等下去,全身都会变成骨头。

  “不要!”

  陆安之劝阻。

  梁知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接着看到肌肉崩解到手肘后,便停了下来。

  这让他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想想也是,自己的父亲可是九宫剑豪,这个陆安之怎么敢杀自己?

  陆安之不杀梁知,不是怕惹事,是因为这次来,是为了赢钱,杀了人家的少馆主,这钱怕是也拿不到了。

  何必呢!

  反正已经赢了。

  “陆道友好本事,接下来两战,可不可以等一等?”

  梁知心平气和,他需要时间缓冲,把这件事告诉父亲。

  输一百万,一心剑道馆出得起,但是对名气的打击太大了。

  毕竟已经落魄的无尘剑道馆就是最好的例子。

  “抱歉,我急需一笔灵砂!”

  陆安之拒绝。

  当我傻呢,

  不趁着现在赢下来,等着你去搬救兵呀?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