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九十二章 甲子科一哥的实力

第九十二章 甲子科一哥的实力

  “有劳郑师弟了!”

  柳金水道谢。

  “柳师兄太客气了,陆安之那个新苗素人,竟然不把咱们庚子科的首席放在眼中,当真是可恶,不煞煞他的威风,他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

  郑守哈哈一笑。

  其实他心里也有气。

  吴道奇是斗战堂的掌院,也就是权利最大,地位最高的话事人,那么郑守作为吴道奇的亲传弟子,属于自己人,值得信任,自然也就担当了要职,负责斗战堂的一些日常事务。

  按理说,分院之前,那些想进各个堂院的弟子,都会来参观一番,了解一下情况。

  要是懂事的,一番孝敬也是少不了的。

  郑守当然看不上那三瓜俩枣的礼物,他只是气陆安之不懂礼貌,真以为掌教至尊说了你可以随便选堂院,你连斗战堂的门都不登,人也不拜访,便能随便进来了?

  真是天真!

  再加上柳金水正好求了过来,郑守自然要坑陆安之一把。

  吴道奇是一个信奉武力至上的男人,最看不惯偷奸耍滑,菜鱼烂虾之辈,而且早年因为争夺掌教之位时,他败给了纪徵明,一直心有不甘,所以郑守知道,只要自己把掌教那句‘随便选’的话告诉师父,陆安之进斗战堂这事就黄了。

  “郑师弟,我最近新得了一块翠岩山寒玉打磨的蒲团,在上面打坐,可以宁神静气,驱散三千烦恼,端的是好物,改天送与你享受几天。”

  柳金水有点心疼,不过求人办事,总得出点血。

  “这怎么好意思呢!”

  郑守哈哈一笑,也没说不要,而后换了话题:“对了,师兄听说了吗?长乐坊无尘剑道馆,有人连胜五场,完成连胜契约,赢走了足足一百万灵砂!”

  “谁呀?这么厉害?”

  柳金水面色一惊,羡慕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的月薪,是三万灵砂,已经算高薪了,可是人家打了五场比赛,便顶他干三十多个月。

  “据说叫陆柒,说是咱们飘渺宗的新苗。”

  郑守身在斗战堂,负责对外征战,自然对这类消息比较敏感。

  “陆三柒?那个少女有这么厉害?”

  柳金水惊诧万分,他们都是老油条了,所以知道在任何一家剑道馆连赢五场都不容易,因为人家会派人狙击的。

  一旦做到,那绝对是实力霸绝强横。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掌教至尊会收她为徒了。”

  郑守说这番话,就是用潜台词告诉柳金水,我听说陆安之和他的妹妹关系极好,而我可是为了你,得罪了陆三柒,所以你出点血,不亏。

  “哈哈!”

  柳金水拱了拱手,表示这个人情,他记下了。

  “今天分院,那个陆安之肯定会来斗战堂,到时候,请你看好戏!”

  郑守自信一笑,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我有一百种办法戏耍他。

  ……

  陆安之进入飘渺宗大殿的时候,发现除了三柒,其他甲子科的新苗已经到了,就连受伤的西门野,也被治好了。

  “陆兄弟!”

  皇甫唯一对陆安之印象不错,主动打了个招呼,至于其他人,都装作没看到。

  他们打心底里瞧不起陆安之这个靠着装备和妹妹才通过了入门考核的家伙。

  当然,

  最可气还是这家伙尽然是新人王,这岂不是显得我们连一个废物都不如吗?

  “诸位师弟师妹,你们见了我这位甲子科的大师兄,是不是太失礼了?”

  陆安之不爽了。

  一群目中无人的家伙,该打!

  “大师兄!”

  苏嫣甜甜的叫了一声,但是陆安之总觉得这个绿茶女在讥讽自己。

  “你配吗?”

  西门野比较狂,直接就怼了回来。

  其他人顿时露出了看好戏的神情。

  “看样子,你要挑战我?”

  陆安之呵呵一笑,我正打算杀鸡儆猴呢,你倒是自己送上门了。

  “不错,公平决斗,如果我赢了,你以后不要自称甲子科大师兄,而且见了我,立刻退避三舍!”

  西门野冷哼。

  “那要是我赢了呢?”

  陆安之笑问。

  “你在做梦吗?”

  西门野讥讽了一句,而后道:“要是你赢了,我以后每天早上去给你请安,端茶倒水!”

  “不要!”

  陆安之摇头:“你太丑!”

  “你……”

  西门野大怒。

  “我赢了,你绕着宗门跑十圈,一边跑,一边大喊我大师兄是陆安之。”

  陆安之提议。

  “这个好!”

  苏嫣拍手,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神情:“我来做裁判!”

  呛啷!

  西门野拔剑,一个空翻,落在了大殿前方的空地上。

  陆安之闲庭信步,走到了他对面。

  “准备好了吗?”

  苏嫣看到两人点头,立刻宣布:“开始!”

  轰!

  西门野宛若狂暴的洪流,冲向了陆安之,挥剑斩杀。

  陆安之冲锋,单手出剑。

  唰!

  短剑后发先至,精准地点在了西门野的手腕上,将之刺穿,然后用力一搅。

  啊!

  西门野惨叫,想反击,可是陆安之根本不给他机会。

  砰!

  陆安之用力一蹬地面,冲到了西门野怀中,左手一把抓在他的嘴巴上,把他的惨叫堵回去了不说,整个人借着冲势腾空而起,双腿连环膝撞,轰在了西门野的胸口上。

  砰!砰!砰!

  等到陆安之落地,西门野整个人摔了出去,半数的胸骨凹陷,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巴里喷了出来。

  “你输了!”

  陆安之落地,还剑入鞘。

  整个大殿,鸦雀无声。

  甲子科的新庙门都傻眼了,原来这个陆安之,竟然这么强的吗?

  难道说,

  我们错怪他了?

  “呵呵”

  陆安之看着挣扎着要站起来的西门野,轻笑提醒:“记得跑圈,喊大师兄!”

  噗!

  西门野受不了这种羞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晕死过去。

  “还有谁不服,可出来我一战!”

  陆安之淡淡一笑,视线扫过了这些新苗。

  “我来!”

  封寒站了出来。

  “苏嫣师妹,麻烦你给那个小子喂个丹药。”

  陆安之从百宝囊中取出一枚止血疗伤的丹药,丢给苏嫣,然后看向了封寒:“你要约定什么赌注?”

  “我不在乎那些细枝末节!”

  封寒握住刀柄,摆出了拔刀斩的姿势:“请!”

  “好吧!”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然后元神之力激发。

  咻!

  短剑出鞘。

  “御剑术?”

  众人惊呼,就连封寒也傻眼了,大家刚刚入门没几天,什么法术还没学,可这个小子怎么就会了?

  还有他不是一转生吗?

  他哪来的真元御使飞剑?

  “杀!”

  封寒爆喝一声,想要强攻,可是根本没用,飞剑乱舞,逼的他只能全力防御。

  “认输吧!”

  皇甫唯一好心劝说。

  封寒没听,还在坚持。

  “哎,好惨!”

  苏嫣摇头,陆安之站在那里,潇洒自如,再看封寒,狼狈的应付着飞剑,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

  不可同日而语。

  “杂鱼!”

  陆安之撇嘴,突然动了,冲到封寒身前,啪的一下,接住飞剑,手腕一抖,就是犀利惊艳的剑技。

  春夜喜雨润无声!

  滋!滋!滋!

  封寒身上,顿时留下了一条条细碎的伤口。

  “封寒,认输吧?”

  苏嫣劝说:“你打不赢大师兄的!”

  封寒还是第一次见到苏嫣这种女孩,有些喜欢她,现在看到她竟然让自己认输,还叫那个一转生大师兄,封寒胸中的妒火还有被打败的耻辱感,让他脑子一热,直接爆发了。

  “去死!”

  封寒大吼,直接催动了灵装。

  他戴在左手上的戒指,灵光大盛,呼的一下,窜出了一条斑斓猛虎,扑杀陆安之。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陆安之冷笑:“大威天龙!”

  轰!

  陆安之的背后,一条巨大的白蛇浮现而出,一口下去,就咬碎了猛虎大半个身体,然后又猛然甩身,大尾巴抽在了封寒的身上。

  砰!

  封寒飞跌了出去,直到撞到大殿的柱子,才停下来。

  灵蛇守护散去,但是新苗们却被震撼的无法言喻。

  原来这个陆安之,

  竟然强到这等地步?

  “陆……”

  皇甫唯一刚开口,就看到陆安之瞪了过来。

  “哼!”

  陆安之今天就是要立威,我甲子科一哥的尊严,不允许冒犯。

  “大……大师兄!”

  皇甫唯一低头。

  其他人看到陆安之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选择了服软。

  没办法!

  打不过呀!

  就那条蛇,便能秒了在场所有人。

  不过他为什么要喊大威天龙呢?

  那明明不是龙吧?

  “大师兄,我听说咱们宗门中,有个叫陆柒的新苗,在长乐坊无尘剑道馆赢了一百万灵砂,那是你的化名吗?”

  苏嫣对于这类信息,很是灵通。

  其他人这几天忙着参观,忙着选堂院,适应新生活,再加上人际关系简单,还没听说这件事,所以闻言,全都一脸懵逼。

  “什么赌局呀,能赢一百万?”

  裴希白蹙眉:“苏嫣,你是不是搞错了?”

  “你应该叫我苏师姐!”

  苏嫣警告。

  众人还等着苏嫣科普呢,一群人走了进来。

  “嚷嚷什么呢?乱哄哄的,成何体统?”

  曹轩长老呵斥,等看到封寒和西门野的惨状,顿时怒了:“怎么回事?本门禁止私下斗殴,不知道吗?”

  “是谁干的?站出来!”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