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八十六章 顿悟秘剑!

第八十六章 顿悟秘剑!

  赌客们看到陆安之不再比赛,径直走了,都有些怅然若失。

  “这位少年,将来说不定能成一代剑圣!”

  老乞丐一边称赞,一边数赢到的灵砂,

  美滋滋。

  所谓剑圣,便是剑修的最高荣耀。

  “得了吧,他不过赢了三个菜鸡,就开始这么吹了?修真史上那些名声赫赫的剑圣,哪一个不是少年时代,便已经声名鹊起,成为剑豪了?”

  瞎道人撇嘴:“那个陆柒别说剑圣了,先在二十岁之前,努力成为剑豪吧!”

  “不错,那小子资质可以,但是想做剑圣,就太痴心妄想了,毕竟剑豪便是很多剑修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及的境界。”

  赌客们听到两个人讨论,纷纷插言。

  “我刚才打听过了,那小子明天还会来斗剑,争取再靠他赚一波!”

  老乞丐准备把家底都压上,来一波大的。

  赢了扶风巷睡花魁,输了直接一头撞死,一了百了。

  ……

  白子夏气冲冲的出了剑道馆,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匹仙马,翻身而上,便猛的挥鞭,一抽马臀,往宗门赶去。

  我刚才要是有出剑的机会,我一定不会输的,我要回去向娘亲学几个大招,明天再来约战那个家伙。

  居然用拳头捶我?

  哼!

  我爹爹都没有这么打过我!

  ……

  陆安之很谨慎,转悠了一圈,确定没有人跟踪后,才进了爱马百货。

  早就等陆安之等到望眼欲穿的白月蘅,一直盯着店铺大门,看到那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进来,她立刻起身,快步迎了上来。

  “小安子,我想死你啦!”

  啪!

  白月蘅直接一个熊抱,把陆安之搂紧了怀里,然后揉了揉他的头发。

  “呃!”

  陆安之享受着洗面奶的触感,有些尴尬,毕竟他在南柯一梦中看过太多老师的作品,该懂的都懂。

  哎!

  老板娘肯定还把当我纯洁少年呢!

  不然她绝对不会做这么亲密的动作。

  “看你神情开怀,必然是通过了飘渺宗的入门考核,恭喜了!”

  白月蘅松开了陆安之,示意他坐下。

  “谢谢!”

  陆安之坐了下来,接过老板娘递过的茶水,喝了一口:“我这次是来交付八音盒和深田傀儡的。”

  “太好了,你不知道,那个大肥羊……呃,大土豪已经来催过好几次了!”

  白月蘅很不理解,这个深田傀儡有什么让人着迷之处,那个叫魏笑天的可是修士呀,实在憋不住,又不想糟蹋人类女子,去青楼找那些女妖女鬼都可以!

  像那些狐女,不仅漂亮,身上还有诱人的体香。

  “呵呵!”

  陆安之明白那位同道中人的迫切与饥渴,他取出了一具深田傀儡,先让白月蘅检查,确认没有受损后,又将十个八音盒依次摆在桌子上。

  “老板娘,麻烦你帮我取陶笛来,我录制《故乡的原风景》。”

  陆安之家里没有陶笛,只能现场制作。

  “哇,现场演奏耶,赚了赚了!”

  白月蘅很兴奋,不仅兴冲冲地取来了陶笛,还把百货的店门关上了,之后又释放了一个静音法术,不免被外界的杂音干扰。

  然后她坐在椅子上,双腿并拢,将小手放在膝盖上,一副乖巧的模样,安静的等着。

  “没必要这样吧?”

  陆安之被弄得不好意思了,老板娘太煞有介事了,像听大师的音乐会似的。

  “你配得上!”

  白月蘅催促:“快点开始吧!”

  陆安之将陶笛放在唇边,刚要吹响,突然僵住了。

  “怎么了?”

  白月蘅眨了眨眼睛:“难道要喝酒助兴?”

  “稍等!”

  陆安之将七宝妄想如意葫芦从百宝囊中取了出来,旋即一缕紫色的气息便从葫口飘出。

  七宝出现,嘟着小嘴,一脸委屈:“爹爹,你好狠心,是不是把我忘了?”

  “爹爹?”

  白月蘅一脸懵逼。

  “呃,此时说来话长!”

  陆安之一边给白月蘅解释了几句,一边安抚七宝:“乖,爹爹给你买糖人吃!”

  “我要吃十个!”

  听到有吃的,七宝立刻眉开眼笑。

  “看来你这趟考核,收获很大呀!”

  白月蘅起身,找了一些零食递给七宝。

  小萝莉这才眉开眼笑,乖乖地坐了下来。

  “还行!”

  陆安之呵呵一笑,其实是赚的盆满钵满。

  “咱们快开始吧!”

  白月蘅催促,她看到七宝吃东西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又抬手一挥,加了一道静音屏障。

  “对了,先录一首新曲子?我按照一千灵砂给你!”

  虽然《故乡的原风景》很棒,自己这段时间每天都在听,但是白月蘅还想要别的。

  毕竟美妙的乐曲,不嫌多。

  “嗯!”

  陆安之想了想:“那就来一首《英雄的黎明》,帮我换成二胡吧?”

  这首乐曲其实多种乐器演奏,单是一个二胡,呈现不出它的魅力,但是陆安之最近在灵葫界大杀四方,又刚刚在无尘剑道馆拿下三胜,让他心潮澎湃,自然而然想到这首曲名。

  我……

  既是英雄!

  前奏响起了,白月蘅顿时感觉到一种恢弘,亘古,旷远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大地,诞生了一位又一位伟岸的英雄。

  他们在甘与苦的欢笑中成长,

  他们在血与火的疆场上征战,

  他们最终又变成了一抔黄土,

  以英雄之名,

  响彻在浩瀚的历史中,名震古今!

  这是一首英雄的赞歌!

  让人听之,恨不能立刻投身于那个广袤的大地上,去成就一番伟业!

  生也好,死也罢,

  英雄也好,无名也罢!

  这一身热血,终要燃尽,才不负此生!

  七宝塞着满嘴的葡萄干,早忘了咀嚼,呆呆地看着陆安之。

  “爹爹,没想到,你还有此等才华?”

  七宝开心了,我找的爹爹,肯定比六位姐姐的更厉害。

  “这曲子,很有历史的厚重感,只是基调,是不是太悲哀了一些?”

  白月蘅很喜欢,甚至还用袖口擦了一下红红的眼角,显然这首曲子,又勾起了她过去的记忆。

  “你觉得英雄的归宿是什么?”

  陆安之反问。

  “死亡?”

  白月蘅想了想:“我觉得英雄在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死去,比默默的老去,更有史诗感!”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赞同!”

  陆安之笑了,而后又有些遗憾:“可惜了,我一个人无法呈现出这首曲子的魅力!”

  “小女子不才,也是精通几分乐理的!”

  白月蘅自荐,旋即又有些紧张和忐忑,我是不是太膨胀了,竟然想和陆安之这种音乐大师一起演奏?

  不过好期待呀!

  “两个人也不够呀,算了,改天我选一首可以一人独奏的曲子!”

  陆安之打量着老板娘,她的嗓音其实很好听,不,不好听也没关系,有这对大木瓜,就足以成为歌后了。

  你看这歌,它又大又白,好不好听还有意义吗?

  “期待!”

  白月蘅给陆安之倒了一杯水,让他休息一下。

  “我先把曲子录完!”

  陆安之换上陶笛,调整心情,开始演奏。

  一刻钟后,陆安之收工。

  “听曲知人,你最近是不是有不顺心的事情?”

  白月蘅露出了一个笑容,揉了揉陆安之的头发:“方便的话,不如说给我听听,即便不能给你出个主意,也能当个倾诉的对象!”

  要么说陆安之第一眼看到老板娘,就觉得她的气质很像一位善良的小姨呢,真是太贴心,太善解人意了。

  “我是一转生!”

  陆安之看似不介意,可终究还是介意的,毕竟谁不希望自己天赋爆表,在各个领域都是NO.1.

  这些话,他没办法和三柒说,不然妹妹肯定会担心的。

  “呵呵,这么有缘?我也是一转生耶!”

  老板娘开心的鼓掌:“不过你的元神强度比我强太多了,对了,你在剑道上的天分,也秒杀我!”

  “我知道你在安慰我,但我还是很开心!”

  陆安之很感激老板娘。

  她是唯一一个听到自己的日啖真元转数后,没有惊讶的人。

  “一转生怕什么?多弄点天材地宝吃不就好了?”

  白月蘅看得很开:“天道的确无情,但是天道也公平,它会给每一个努力的人机会!”

  “哈哈!”

  陆安之忍俊不禁,他在南柯一梦中喝过的心灵鸡汤不知道有多少,早免疫了,但是从美人口中说出来的,没想到感染力还是这么大。

  “其实你身为剑豪,已经比很多修士的起步点都要高很多了!”

  白月蘅羡慕。

  “没错!”

  陆安之想起自己从斩杀黄风鼠开始,到现在的战绩,也是人头滚滚了,为什么要自卑?

  该郁闷的是那些被自己斩杀的人,连一个一转生都打不过,不觉得丢人吗?

  当陆安之想通这一点后,他胸膛中,之前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的那个东西,真的出来。

  他的身体,氤氲起了白金色的光芒,一道剑意冲天而起,撞碎了天花板后,直上云霄。

  白月蘅一拉七宝,赶紧后退。

  陆安之身上的剑意太甚,刺的皮肤生疼。

  “爹爹,你怎么了?”

  七宝担心。

  “是好事!”

  白月蘅望着陆安之,美眸中,溢满了震惊、诧异、羡慕,不过最后,都化为了浓浓的欣赏。

  这个少年,比自己预想的还要优秀!

  他,

  竟然又顿悟了一道秘剑!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