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八十五章 声名鹊起

第八十五章 声名鹊起

  “……”

  女账房一脸无语,这人脑子有毛病吧?

  三场斗剑,每次都振振有词地说那个陆柒赢,可每一次都买别人。

  他难道是在故意输钱?

  等等,

  不会是故意散财,借机抛掉霉运吧?

  想到这里,女账房打了一个哆嗦。

  深怕被霉运缠身。

  她听说过,一些厉害的相师们手段很高明,可以通过某些秘法转运,占尽便宜。

  “你怎么又不买陆柒?”

  老乞丐站在旁边,脏兮兮的脸上全是不解:“还没吃够亏?”

  “我就是不服这口气,我的分析应该是对的。”

  瞎道人咬牙:“而且你也看到前两战了,第一场他赢得侥幸,第二场是那个牟平太怂,要是继续打下去,那个陆柒不一定赢!”

  “你这是钻牛角尖了。”

  老乞丐摇头,不过不少赌客都这样,一直压一个人,不到黄河不死心。

  女账房一边办理手续,一边松了一口气。

  实锤了,

  这货不是一位高明到能转运的相师,就是个没眼力还头铁的蠢货。

  休息室!

  白子夏坐在长椅上,用一块手帕擦拭着长剑,满脸晦气!

  那个牟平竟然弃权了,没有死战不退,真是给太平剑宗丢人,我回去就要告诉父亲,把这个家伙撵出宗门。

  我们太平剑宗,不要软蛋。

  白子夏骂完,便努力调整有些急促的呼吸,可是没用。

  没办法,

  他练剑十年,这还是第一次下山,第一次和人斗剑,紧张难免!

  平时,不是父亲,便是母亲给自己喂剑,白子夏知道,他们心疼自己,从来不出全力的。

  “我今天便要看看自己在剑道上,到底是什么水准!”

  白瞎子看到时间已到,便起身,走出了休息室。

  斗剑场。

  陆安之看到对手,微微一愣。

  这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看样子,最多不过十三岁,和三柒一样大,他穿着一身锦衣,腰悬玉佩,手持长剑,一看便很名贵。

  他面嫩的脸上,写满了骄傲和自信,像一头跃跃欲试的雏虎,等着猎杀对手。

  “可以开始了吗?”

  白子夏看着期待,迫不及待想动手。

  “蒋晴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陆安之没拔剑,而是看向了蒋晴:“就这?”

  听到‘就这’两个字,白子夏一愣,跟着肺都要气炸了。

  他看不起我!

  他竟然看不起我堂堂太平剑宗掌教至尊的小儿子,我可是父亲成为百年不遇的剑道天才。

  等到交手,我要碾压你。

  “呃!”

  蒋晴没想到陆安之竟然会嫌弃对手太弱,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不过她也看出来了,这个少年来剑道馆斗剑,主要是为了磨砺剑道,赚取奖金只是顺便。

  “换一个!”

  陆安之要求。

  我即便不是仙王重生,还是少年剑豪,斩杀过南宫莆田这等剑豪,让我欺负一个小孩子,这是开玩笑呢?

  赢了也没什么光彩的!

  “岂有此理!”

  蒋晴还没开口,白白子夏先骂了起来:“你凭什么瞧不起人?”

  “你还小,回家玩泥巴去,斗剑不是过家家,伤到了怎么办?”

  陆安之心说这货一看就是个富家公子哥,没被残酷的社会毒打过。

  “我父亲说我是百年不遇的剑道天才,我一定不会输的!”

  白瞎子涨红了脸庞,催促道:“快来战!”

  “陆公子,斗剑对手一旦确定,是无法更换的!”

  蒋晴无奈。

  即便副馆主说了这一场输赢无所谓,也不能这么搞吧?

  实际上,白子夏爱剑成痴,下山玩耍,也没去扶风巷和花酒,而是来剑道馆看热闹,谁知道牟平那么菜,丢了太平剑宗的名声。

  白子夏维护门派名声心切,便花了五百灵砂,买通了一位女剑侍,安排他出场。

  “好吧!”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

  “开始!”

  裁判宣布斗剑开始。

  “父亲说过,要冷静,要沉着观察对手的一举一动!”

  白子夏还在回忆着父亲的教导,就看到那个长相俊秀的对手,一个闪身,出现在了身前。

  他的长剑一刺,自己便仿佛陷入了春日连绵的雨幕中,躲不掉,走不脱,很快被湿透了身心。

  “嘶,好厉害的剑招!”

  白瞎子倒抽了一口凉气,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惧,这等剑技,和自己家的绝学不遑多让呀!

  “我要仔细领略一番!”

  白瞎子刚刚瞪大了眼睛,结果一枚拳头就正好轰了过来。

  砰!

  白子夏的左眼被打个正着,不仅眼前一片模糊,整个脑袋都懵懵的。

  唰!

  他奋力斩除一剑,想逼退对手,可是对方一个侧身闪开,而后就跨步前冲,贴近了身前。

  白子夏反手再斩,可是啪的一下,手腕被那个少年攥住了,跟着他的右手又朝着左眼轰了过来。

  啊?

  白子夏一惊,匆忙伸手去挡,可是跟着肚子就挨了一记膝撞,疼的他下意识的弯腰,卷缩了起来,弯成了一只虾米状。

  只是腰弯下没多少,一只勾拳又从下而上,打在了下巴上。

  那感觉,就像是白子夏主动低头,送上门给陆安之捶一样。

  这一击,让他整个人身体凌空了,然后陆安之双拳连击。

  奥拉奥拉奥拉!

  当然,只有第一拳打在了白子夏身上,其余的,陆安之都放弃了,只是做个形势。

  拳影重重,杀气升腾!

  白子夏吓得不轻,整个人匆忙后退,摆出了防御姿态。

  “裁判,结束了吧?”

  陆安之收拳,弹了弹衣襟上的浮土。

  “嗯,这一场,陆柒胜!”

  裁判宣布。

  “为什么?”

  白子夏不服,大吼争辩:“我还没有败呢。”

  “小子,你应该感谢他手下留情,不然那些拳头全部打在你身上,你的骨头都断完了。”

  裁判冷哼。

  白子夏无法接受这种失败,长剑指着陆安之,大声叫屈:“他耍赖,说好的斗剑,他竟然用拳头!”

  白子夏这话一出,满场都是哄笑声。

  “看样子,你也过了十岁吧?怎么这么天真?还是赶紧回家吃你娘的奶去吧,这世界太危险,不适合你。”

  “的确,剑道馆斗剑,不准使用任何法术,但是可以用拳头,甚至一些剑类暗器也可以用。”

  “淦,还以为是个人物,没想到这么废,害老子输钱,呸!”

  赌客们大声奚落,尤其是那些输了钱的赌客,更是破口大骂,极尽侮辱稚之能事。

  白子夏的眼圈一下子红了,他从小到都,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被师兄师姐们呵护疼爱,别说打骂了,重话都不曾听过一句的。

  “去安排下一个对手吧!”

  陆安之催促。

  “再和我打一场!”

  白子夏大喊,很不服气:“我刚才输,是因为没想到你出拳头!”

  要是我给机会出剑的机会,你绝对赢不了。

  “小子,斗剑都开始了,你还在那东想西想,你不输谁输?”

  陆安之无奈:“先不说你的剑技如何,你的专注度就不行,先回家每天挥剑一千次吧!”

  “你……你竟然教训我,你凭什么?”

  白子夏急了,我父亲都不会这样的。

  陆安之懒得再搭理这个少年,看着蒋晴:“去安排对手呀!”

  “陆公子,我们剑道馆有规定,为了保证斗剑质量,一位剑修,一天只能打三场!”

  蒋晴赔笑。

  “啊?还有这等规矩,我怎么不知道?”

  现在气势正旺,赌客们本来还指望靠陆安之再赢一笔钱呢,结果听到蒋晴如此解释,顿时不乐意了。

  “他赢一场,也不过一百灵砂,你们剑道馆又不是出不起?”

  老乞丐喊了起来。

  这一把,他赢了,然后他偷瞄旁边瞎道人的脸色,果然已经很黑成碳了。

  他估计后悔的想剁手吧?

  “诸位,这是规定,我也没办法!”

  蒋晴赔笑,心中想的却是一百灵砂?

  这小子签的是连胜契约,赢够五场,能拿一百万灵砂的那种。

  “陆公子,这也是为你好,你连战三场,应该已经累了,不如休息一下,明天再来,这样连胜五场的胜算更大!”

  蒋晴劝说。

  “呵呵,你们是不是想趁这个时间给我物色一个强力的对手?”

  陆安之又不是不知道社会黑暗的小白兔:“明天再战也可以,但是就这么让我离开,你们总得有点表示吧?”

  “稍等,我去请示副馆主!”

  蒋晴匆匆离去。

  等再回来,把一个袋子递给了陆安之。

  “陆公子,这里面是三百灵砂,算是你三场胜利的打赏!”

  蒋晴好言好语,想把陆安之劝走。

  “这还差不多!”

  陆安之接过袋子,用手掂了掂重量,他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了:“对了,我要是连胜五场,你们不会赖账吧?”

  “您放心,这个肯定不会的!”

  蒋晴拍着胸脯保证。

  “那我当天能把一百万灵砂提走吗?”

  陆安之再问。

  “肯定能!”

  蒋晴嘴上敷衍着,心中却是摇头不已,这个少年,也太不自量力了。

  还想要一百万?

  对上潘凤,你怕是命都会丢掉!

  “那就明天见咯!”

  陆安之离开了无尘剑道馆,去爱马百货找老板娘。

  不知为何,或许是三战连胜的缘故,让他信心大涨,总觉得胸膛中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似的!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