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八十四章 豪取二连胜

第八十四章 豪取二连胜

  “你是飘渺宗的新苗?”

  何峰望着陆安之,眼神凶狠,宛若一条疯狗,充满了敌意。

  他的父亲是一位散修,当年去参加太平剑宗的入门考核,失败了,从此记恨上了这些豪门,他发誓要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绝世剑豪,踏平这些豪门。

  证明散修不入宗门,照样可以扬名立万。

  “重要吗?”

  陆安之反问。

  “的确不重要!”

  何峰冷笑,反正都是死,所以他不再废话,右手拔剑,一个箭步,冲向了陆安之。

  接受狼孩教育的何峰看上去瘦弱,但是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凶残和疯狂,一出手,便是同归于尽的杀招。

  “嚯,够狠!”

  老乞丐开心的拍手,自己赌对了。

  赌陆安之赢的人,都露出了浓重的神色,甚至有人禁不住喊了出来。

  “别退呀!”

  这要是一退,失了先手和气势,就等着被捶爆吧!

  这个散修之子,一看就是那种强攻型的剑修。

  陆安之撤步,全力防御,他是为了积累经验,自然要让对方攻出来,承受一波如潮水般的打击。

  叮!叮!叮!

  双剑碰撞,爆出清脆的声响。

  陆安之且战且退。

  “怂货,反击呀!”

  有人急了,破口大骂。

  陆安之退出了十二米,整个人在何峰的攻势下,宛若风暴雨中的小船,随时都仿佛要沉没似的,可就是不沉。

  “你没吃饭吗?再加把劲儿!”

  老乞丐吼了起来,他总觉得不妙,那个飘渺宗的新苗神色淡定的可怕,好像是故意让对方进攻的。

  他不会是在拿对方练剑吧?

  应该不会,一个新苗,怎么可能有这种胆魄?

  何峰越打越急,尤其是看到胜利近在眼前,可怎么就拿不下来,那种感觉太糟糕了。

  再加上对手看上去很弱,所以哪怕不是最佳时机,何峰也决定出剑技了,只是就在他刚摆出起手式的刹那,对方突然反攻了。

  “糟糕!”

  何峰大惊,他想变招防御,可是对方的出剑速度实在太快了,宛若眼镜蛇捕食。

  滋!

  长剑刺穿了何峰的右手腕,陆安之用力向上一挑。

  唰!

  鲜血喷射中,何峰的手腕被切开一大半。

  当啷!

  长剑掉落。

  “承让!”

  陆安之抱拳。

  何峰呆如木鸡,自己从五岁开始,就开始接受父亲的铁血教育,至今已有十年三个月,可是这一战,自己竟然输了?

  不!

  他只是运气好!

  “陆柒胜!”

  裁判宣布。

  “缥缈宗的新苗就是厉害!”

  “你这不是废话吗?”

  “哈哈,赢钱了!”

  赌客们嘻嘻哈哈,去往大厅兑钱,看到瞎道人的时候,立刻佩服的五体投地:“瞎子,你果然分析的对,佩服!”

  瞎道人一脸干笑,想抽烂自己的嘴巴。

  我瞎说什么呢?

  五百灵砂没了吧?

  他旁边的老乞丐,也是一脸晦气,原本想捡个漏,没想到看走眼了。

  这小子,不简单呐!

  别看只是一剑胜敌,看上去很简单,可是这其中,要有捕捉稍纵即逝战机的眼力,还要有爆表的行动力,不然看到了抓不到也不行。

  当然,这小子最让人惊叹的还是那份冷静。

  “他竟然赢了?”

  蒋晴目瞪口呆。

  作为一个女剑修,又在剑道馆工作了足足六年,所以她知道,用这么‘平平无奇’的一剑赢下对手,远比用威能强大的剑技赢下对手更难。

  因为前者更能体现一位剑修的天赋。

  “不要给我挑这么弱的选手,弄一个厉害的!”

  陆安之看着蒋晴,吩咐了一句。

  “……”

  蒋晴无语,很想告诉陆安之,你知不知道这个叫何峰的小子很厉害?他的父亲可是剑道馆蓄养的剑修。

  就是那种不想让你连胜的时候,会派出来的打手。

  很强的!

  这个何峰,副馆主都曾经有意,收他为亲传弟子的,没想到面对这个陆柒,竟然败的这么快?

  “我去休息室等着了,你快点!”

  陆安之走了几步,突然停住了:“对了,我能下注压自己吗?”

  “不……不能!”

  蒋晴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哦!”

  陆安之很遗憾。

  “这家伙说自己是一转生,肯定是骗我的吧?”

  蒋晴打量着陆安之的背影,去挑选对手了。

  这次给你选个厉害的!

  ……

  很快,大厅中,响起了女剑侍的吆喝。

  “下注了,下注了,一刻钟后,新手局,刚刚拿下首胜的飘渺宗新苗陆柒,对阵太平剑宗今年的新苗牟平,绝对是龙争虎斗,值得一看!”

  赌客僵住了。

  太平剑宗是一个专修剑术的门派,比别的不敢说,但是斗剑,肯定赢,可是陆安之刚才的表现,又让他们觉得这小子很不错。

  纠结!

  “瞎道人,你怎么说?”

  有人询问。

  “太平剑宗的修士们在剑道上的确有一套,但一个新苗还没接受过指点,肯定不行,那个陆柒大家刚才看过了,很不错,我赌他赢!”

  瞎道人分析。

  众人觉得有道理,开始下注,不过有不少人还是赌牟平赢。

  钱是自己的,当然要自己做决定,赢了自己爽,输了自己抗!

  “我下一千,赌那个牟平赢!”

  瞎道人咬牙切齿,我还就不信了,你有本事再赢一场。

  “瞎道人,要不要这么狠呀?”

  老乞丐劝说:“别上头!”

  “你呢?压谁?”

  瞎道人询问。

  “暂时不压了,先看看!”

  老乞丐摇头,那个陆柒,他摸不准。

  ……

  很快,一刻钟过去。

  陆安之和牟平,双双站在了斗剑场中。

  牟平长相一般,但是穿着太平剑宗的白色制服,再加上一脸自信和傲然,也凭添了几分魅力。

  男人嘛,有实力就有底气。

  就像现代,男人的钱包越鼓,换女人的频率越快。

  “十年磨剑未曾试,今朝一斩天下平!”

  牟平朗声,报上了定场诗,同时抱拳:“在下太平剑宗牟平,道友请了!”

  这一刻,牟平觉得自己超有逼格。

  他偷瞄四周的看客,果然,不少人都露出了艳羡的神色。

  因为八大宗门的定场诗,那就是身份的象征。

  “冲天香阵透缥缈,满洲尽带黄金甲!”

  陆安之抱拳:“在下飘渺宗陆柒,请道友指教!”

  “我是今日跟着师兄出来采买,偶然路过此地,看到有女剑侍发传单,便想白捡几百灵砂花花,道友放心,我会点到即止的。”

  牟平以为自己赢定了。

  没办法,

  这可是斗剑,太平剑宗的人怎么可能会输?

  嘘!

  买了陆安之胜的那些赌客,开始嘘牟平,他这语气也太狂了。

  不过等人家一出手,他们全都哑巴了。

  他的长剑一晃,便是上百剑影,层层叠叠,犹如繁花绽放,铺天盖地的笼罩了陆安之。

  牟平一出手便是剑技,熟练的仿佛呼吸一般。

  “赢了,这家伙绝对是修二代出身!”

  那些买了牟平赢的赌客,看到这一幕,直接开始欢呼喝彩。

  “哈哈,这一场,该我赚了!”

  瞎道人舒服了。

  等赢了钱,就去金玉满堂,叫三五小妞,喝顿花酒。

  陆安之不敢怠慢,萝卜丁在手,同样回以剑技。

  春夜喜雨!

  叮!叮!叮!

  陆安之的短剑仿佛春夜的牛毛细雨,淅淅沥沥,滴滴答答,织成了绵延的雨幕。

  牟平的长剑打在上面,就像不知不觉中被春雨浇透的山川河流,翻不起半点浪花。

  哗!

  这一幕,让不少人惊叹。

  这个陆柒,果然深藏不漏。

  “接我这一剑!”

  牟平吐气扬声,一剑刺出!

  追风!

  唰!唰!唰!

  随着牟平长剑刺出,四周顿时涌起了六道气流,像刀刃一样,绞向了陆安之的身体。

  陆安之执剑一斩!

  冬晨凝霜!

  啪!啪!啪!

  那些气流爆散了!

  “你这剑技很厉害呀,叫什么名字?”

  牟平好奇。

  “打赢了我,就告诉你!”

  陆安之才不说呢。

  “好!”

  牟平强攻。

  然后就是长达一刻钟的进攻,只是不管他打出什么攻势,都会被对方悉数防下,然后趁机反打一波。

  整个斗剑尝,鸦雀无声。

  虽然只是两个新苗在战斗,但是人们看得入目专注。

  忽然,牟平后退十多米,拉开了距离。

  “不打了!不打了!”

  牟平一脸郁闷。

  他的右手被划了一道大伤口,皮开肉绽,要是躲的再慢一些,半个手掌都要没了。

  “上呀,为什么不打了?”

  那些买了他赢的赌客不乐意了。

  “还打什么?”

  牟平扭头喷了回来:“你们没看出来这小子在拿我练剑吗?他要是想赢,我已经输了!”

  嘶!

  众人听到这话,倒抽了一口凉气。

  还能这么干?

  “你如果弃权,以输论!”

  裁判提醒。

  “输就输了!”

  牟平无所谓,朝着陆安之拱手一礼:“陆兄,有机会咱们再切磋,告辞!”

  说完,连伤口都顾不上处理,快步离开了。

  如果能赢,他才不会放弃呢!

  但是再打下去,那个小子觉得已经看够了自己的剑技,肯定会出全力的,到时候自己输了,可就丢脸了。

  不如现在主动认输,至少面子上好看。

  “怂货!”

  “废物!”

  “淦!”

  那些因为牟平输了钱的客人顿时骂开了,你就不能拼死一战吗?

  “我……”

  瞎道人气的吐血,想骂娘,这叫什么事?

  我的灵砂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

  好心疼!

  “瞎道人,你这家伙看人有一套呀,以后我就跟着你下注了!”

  有赢了钱的客人大笑着恭维。

  “呵呵!”

  瞎道人有口难言。

  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又……又赢了?”

  蒋晴满脸呆滞,而且那个太平剑宗的新苗对他的评价好高。

  “麻烦你,再帮我安排一场!”

  陆安之上瘾了。

  赢的感觉,真棒!

  “啊?”

  蒋晴一愣,直到陆安之又重复了一遍,还要再打一场,她才发应过来,然后笑着安抚:“陆公子,你先去休息室稍坐,我去安排对手!”

  蒋晴说完,撒腿奔跑去找副馆主!

  完了!完了!

  这个少年签的可是连胜契约,要是真的赢五场,那可就是一百万灵砂的巨额赏金了。

  以那个副馆主小肚鸡肠的性格,非吃了我不可。

  二楼,雅间!

  “就这?”

  听完蒋晴的讲述,副馆主呵呵一笑:“不要慌,去把潘凤叫来!”

  “潘凤今天没来剑道馆!”

  蒋晴发愁。

  潘凤是一位少年剑豪,馆主的亲传弟子,他剑术绝佳,经验丰富,有他出面,自然可以败敌,但关键是没在呀。

  “哦,那随便给那个陆……陆什么找个对手,敷衍一下,然后告诉他,本剑道馆为了保证斗剑的质量,一天最多只能打三场,请他明天再来!”

  副馆主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吾有剑豪潘凤,可斩任何剑豪!

  “嗯!”

  确定潘凤会出手后,蒋晴松了一口气。

  万一剑道馆因为自己拉来的这个少年,损失了一百万灵砂,副馆主肯定会辞退自己的。

  ……

  一层,大厅!

  “下注了,下注了,已经连胜两场的飘渺宗新苗陆柒,对阵一位散修二代白子夏。”

  女剑侍又在炒气氛了,尽量煽动更多的客人下注。

  “好事不过三,我感觉陆柒要输了!”

  “现在这么多人买陆柒赢,剑道馆肯定会选出高手,干预一把的,不然岂不是白给咱们送钱?”

  “白子夏,这名字一定就厉害,我要买他赢!”

  赌客们议论纷纷,暂时拿不定注意,等到瞎道人进来,他们立刻围了过来:“瞎道人,这一局,你怎么看?”

  “我早说了,剑道馆这是要捧新人,所以这一场,还是那个陆柒赢!”

  瞎道人淡淡一笑,摆出了一幅能掐会算的世外高人形象。

  “准不准呀?”

  有人迟疑。

  “你懂什么?瞎道人已经连赢两场了,今天大赚!”

  人群中,那些因为瞎道人的分析赚了钱的赌客立刻开始声援他。

  听到这话,瞎道人面上露着感谢又矜持的笑容,心中却是要气死了。

  赚钱?

  老子赔的都他么要去卖菊花了。

  哎!

  气的肝疼。

  “那还犹豫什么?买陆柒赢!”

  赌客们蜂拥下注,然后便平迫不及待地往斗剑场去了。

  等人走的差不多了,瞎道人还靠着柜台,满脸纠结。

  “时间快到了,你到底买不买?”

  女账房催促。

  “买!”

  瞎道人一咬牙:“五百灵砂,买那个白子夏赢!”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