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八十三章 剑道馆斗剑,巨额奖金

第八十三章 剑道馆斗剑,巨额奖金

  “比赛规则是什么?能赢多少钱?”

  陆安之有兴趣了,除了赚钱,他更想看看自己这三年练剑,实战能力到底增长了多少?

  “剑道馆有生死局和正常局,前者的奖金更加丰厚,不过很少有剑修会玩,一般都是正常局!”

  女剑侍看到陆安之有意,立刻把他往剑道馆大厅里带:“先进来喝杯茶水吧?“我细细说与你听!”

  “好!”

  陆安之觉得人家这服务不错。

  女剑侍二十来岁,青春靓丽,是一位修士,但境界应该不高,不然也不会来做这种工作了。

  她容貌中等,穿着白色剑侍服,没有袖子,露着两条雪白的手臂,胸前则是开襟,大荷叶的领口,能看到精致的锁骨。

  她态度很亲切,总是在笑,两个小酒窝,又给她平添了几分魅力。

  “我们剑道馆名为无尘,论名气,在长乐坊排名第三!”

  女剑侍给陆安之找了一个空位,上好茶,然后拿着几张纸过来了:“我叫蒋晴,是这里的剑侍!”

  所谓剑侍,便是专门侍候剑修和保养各类剑器的人,和丫鬟差不多,就看是不是自由身了。

  “我叫陆柒!”

  陆安之取了妹妹名字中的第三个字,凑了一个假名。

  人行走江湖,还是小心为上。

  “见过陆公子!”

  蒋晴迎来送往,接待了很多客人,经验十足,她听到这个名字,便知道很可能是假的,但是无所谓。

  反正这个少年,顶天了赢三场,就该输了,要是运气糟糕,说不定一场就滚蛋了。

  “蒋姑娘客气了!”

  陆安之淡淡一笑,眼神四下观望,打量着这家剑道馆。

  单看这宽敞宏亮的大厅,摆满了名贵的梨花木桌椅,便是财大气粗,想来给出的奖金应该也会很丰厚。

  “打正常局,我们会根据你的实力,安排相应的对手,赢了就可以拿奖金,至于奖金多寡,则要看你所处的段位!”

  蒋晴笑了:“看你的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应该刚踏入炼气期不久吧,所以你参加的是新手局,赢一场,一百灵砂!”

  “才一百?”

  陆安之皱眉,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去做几具傀儡售卖呢。

  “你是新人呀,如果多打几场,胜率高了,我们会主动与你签约,不仅能拿一笔签字费,而且胜场的奖金也会翻好几倍!”

  蒋晴语速极快,但是又非常清晰:“再者说,即便是一百灵砂,你只要一直赢下去,也会赚很多!”

  “呵呵!”

  陆安之在南坑一梦中,听过太多这种话术了,不就是画大饼么,还签约?

  能被这种剑道馆看上的剑修,那得是什么实力?

  而且人家会让你躺着赚钱?

  必然会安排势均力敌的对手。

  想薅资本家的羊毛?

  简直天真!

  “除了固定的胜场奖金,我们还会把一部分赌注抽成分润给你!”

  蒋晴一指前台:“你也看到了,赌客很多,只要他们下注,你赢了,就可以拿抽成!”

  剑道馆西侧是一个长达二十米的柜台,里面站着十五个穿着清凉的女子,负责接待客人,结算赌金。

  这不就是修真界的性O荷官么,可惜这制服不给力,没有兔女郎好看。

  “我们这里最出名的剑修剑十三,十七连胜,一出场,就会有很多客人蜂拥而来,疯狂下注,单是抽成,他一场就能拿走十万灵砂!”

  蒋晴望着陆安之,眼神崇拜与欣赏,仿佛在看一位即将声名鹊起的少年剑豪,可是心中,却是平平淡淡。

  剑十三这种天才,只有一个,长乐坊能拜打他的人,还没出生呢!

  “陆公子,我看你英武不凡,眉宇间剑意纵横,想必也是得过名家真传的,不如先打一场?”

  蒋晴卖力吹捧,担心这个少年担心受伤,不敢上场,便又道:“你放心,我们的裁判都是最专业的,不会让任何剑修死在斗剑场中。”

  “那就先打一场!”

  陆安之赚钱只是顺便,更多还是想测试实力。

  “陆公子豪气干云!”

  蒋晴嫣然一笑,将一张纸递给了陆安之:“这是合约,你看一下没问题便签了吧?还有你的境界是……”

  “我刚成为修士不到十天!”

  陆安之快速浏览契约,发现上面有个坑。

  契约上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被对手失手杀死,那么无尘剑道馆将不承担任何责任,也不会付任何赔偿金,如果你失手杀死对方,那么剑道馆也不会给出任何庇护。

  总之一句话,责任自己抗。

  “看出来了,你是飘渺宗今年入门的新苗吧?”

  蒋晴当女剑侍,类似于女接待的工作,见过的修士比身上的体毛还多,认出各大宗门的制式服装,都是基本功。

  “日啖真元几转?”

  这是看陆安之是否是天才,以便匹配对手,毕竟无尘剑道馆不是做慈善的,这一百灵砂也不会让这些剑修轻松转走。

  “一转!”

  陆安之说完,蒋晴愣住了,几秒后,一脸苦笑了起来:“陆公子,是我冒昧了,请……”

  蒋晴起身,送客。

  “怎么了?”

  陆安之皱眉:“一转生不能上斗剑场?”

  “呃,能是能,但是……”

  蒋晴还是有点人情味儿的,给陆安之留了几分颜面,这要是换成别人,白费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谈成契约,肯定来一句你不知道你几斤几两重吗?

  一转生上场那不是找死么!

  “这上面不是写了吗?生死自负,你去安排吧!”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

  “这个……”

  蒋晴又劝了一句,看到陆安之铁了心要上场,她也不废话了:“我去找副馆主!”

  二楼,雅间,副馆主周博正在练字,听过蒋晴的禀告后,头都没抬:“有斗剑就有钱赚,为什么要把人赶走?去安排他尽快出场!”

  “遵命!”

  蒋晴悄悄叹了一口气。

  副馆主就是这样,太唯利是图了,一点人性都没有,根本就是把那些剑修当赚钱的工具。

  至于那个陆柒,在他眼中连工具都算不上,就是一块抹布,毕竟有比赛就有客人下注,剑道馆就可以抽佣。

  楼下大厅。

  “副馆主同意了,一刻钟后,给你安排第一场斗剑,你看如何?”

  蒋晴打量着陆安之,摇了摇头,长得挺清秀,就是太自以为是。

  陆安之没回答,而是问道:“我刚才听人说,还有连胜合约?我要签那种!”

  “啊?”

  蒋晴傻眼了,差点脱口而出,你几个菜呀?喝成这样?大白天就开始做白日梦了?

  所谓连胜合约,便是每胜一场,奖金呈倍数翻,以五场为一轮,分别为一百,一千,一万,十万,赢到最后,拿一百万灵砂,一旦输了,那就一根毛都没有。

  事实上,这就是剑道馆推出的噱头合约,除了膨胀到那种以为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蠢货,没人会选。

  毕竟剑道馆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把钱拿走,要么安排厉害的对手,要么派出自己圈养的高手,总之一句话,能拿走一百万灵砂的剑修,那都是剑道馆的托儿。

  “不可以吗?”

  陆安之心说我可是剑豪,打五场赢一百万,喝花酒睡名妓的钱有了。

  “可以!”

  蒋晴又不是陆安之的娘,这小子愿意跳坑,那就跳咯。

  很快,两人签完了合约。

  蒋晴带着陆安之去了休息室,准备出战,而大厅中,已经有女剑侍开始炒气氛了。

  “下注了,下注了,一刻钟后,新手局,飘渺宗今年的新苗陆柒初阵,八大豪门的入门考核有多难不用我说了吧?他的实力绝对强横,而他的对手,是一位叫何峰的散修弟子。”

  大厅内的客人们,立刻蜂拥到了柜台前,掏出灵砂,开始下注。

  基本上都是买陆柒的。

  当然也有一些客人,反其道而行,买那个何峰,赌冷门。

  “瞎道人,你怎么看?”

  有人开腔。

  唰!

  大家的目光,看向了大厅的一角,那里坐着一个眼睛上缠着黑色布条的道士,他手中拿着一面幡,上面写着‘生死算’三个字。

  “剑道馆要捧新人了,我选那个陆柒胜!”

  瞎道人哈哈一笑:“这一场就是白捡的。”

  不少人听到这话,当即增加了赌注,不过不是因为瞎道人的推论,而是觉得能进飘渺宗的新苗,肯定不是废柴。

  瞎道人等柜台前的人差不多走完,这才慢悠悠的走了过去,将一个袋子丢给了女账房:“五百灵砂,压那个何峰赢!”

  “瞎道人,你个烂人,又在忽悠人了!”

  一个穿着破衣烂衫,就像个乞丐的老头子,双手揣在袖口了,靠着柜台,笑骂了一句。

  “呵呵!”

  瞎道人也不否认:“那个狗娘养的副馆主,恨不得掏干净客人口袋里的每一粒灵砂,他能主动送钱?要我看,要不是那个陆柒太菜,就是这个何峰有什么来头?”

  “所见略同!”

  老乞丐看上去穷,但是出手却是一千灵砂。

  这一波要是赢了,资产至少翻一倍。

  “走了,去斗剑场,占个好座位!”

  瞎道人哼着小曲,从大厅右侧的偏门离开了。

  穿过一条条九曲回廊,便来到了剑道馆的斗剑场,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最多可以容纳三千人同时观看斗剑。

  单是这个斗剑场,也是无尘剑道馆财力的证明。

  一刻钟后。

  陆安之踩着大青石铺就的地板,打量着他的对手,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