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七十九章 新人王战,三柒天秀

第七十九章 新人王战,三柒天秀

  “牛顿,你还有完没完!”

  纪画扇从船舱出来,看着重力牛一群人,脸色阴沉,她这一次是真的动了杀心。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

  “你们这么偷偷摸摸的离开,是不是因为今年破土的新苗不行,担心丢了脸了?”

  牛顿哈哈一笑。

  “我们的新苗再不济,杀你们的新人也足够了!”

  柳金水冷笑。

  “好呀,那就让双方本届的新人王死战一场咯?”

  牛顿叫嚣。

  “去把陆安之带来!”

  柳金水转头吩咐。

  一名弟子立刻领命去了。

  “好,这下那个杂种死定了!”

  马文幸灾乐祸的想拍手。

  此时,因为鸠摩宫的孽畜杀上门,法舰上的弟子们,除了要开船,无法离开岗位的,全都来了。

  “何必让陆安之出面,我上!”

  有着一个尖下巴的西门野出列,大声求战。

  柳金水没搭理他。

  看到这一幕,不少弟子暗叹一声,柳大师兄果然记恨上那个一转生了,不过想想也是,大师兄地位这么高,被一个还没入门的考生当众顶撞,不给他小鞋穿才是怪事呢。

  “师弟!”

  纪画扇蹙眉,觉得柳金水太小心眼。

  “人家要的是首席对战,咱们安排其他人上去,就算赢了,也会落人口舌吧?”

  柳金水双手一摊

  纪画扇不再废话了,首先,陆安之资质太差,不被她重视,再者,修真界奉行的是丛林法则,想要尊重,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去赢回来。

  很快,陆安之和三柒来到了甲板上。

  “大师姐!”

  两兄妹向纪画扇行礼。

  陆安之看向了西门野,这个少年好面嫩,应该是本届的新苗,按照道理,他应该向自己问安,口称大师兄,可是这货双手抱胸,下巴抬起,眼皮都要长到天上去了。

  显然没把他当一回事!

  那位紫衣绿茶女苏嫣对上陆安之的目光,也是淡淡一笑,完全没有喊大师兄的意思。

  三柒右手往身后一放,握住了别在了后腰上的柴刀。

  这些人不尊重哥哥,好想砍了他们!

  牛顿一行人,降落在了白鹭号的前甲板上。

  “河马,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

  牛顿鼓励。

  “师兄,我一定砸碎他的脑袋!”

  这只河马妖说完,越众而出。

  他身高两米,体格健壮,手中拎着某种大型猛兽的大腿骨做的狼牙棒,一股彪悍凶残的气息扑面而来,端的是野蛮霸道。

  飘渺宗的弟子们,都是心中一凛,鸠摩宫今年的新人王,看上去不错呀!

  “陆师弟……”

  纪画扇看着陆安之,心中纠结,派他出阵,纯粹是送死,可是不派,宗门颜面何在?

  毕竟飘渺宗的人,宁可战死,也不会临战怯战!

  不等陆安之回话,那个西门野咻的一下,窜了出去。

  “河马妖,我来战你!”

  西门野铁了心要用一战,为自己扬名。

  “滚回来!”

  柳金水呵斥。

  西门野没听,朝着河马妖大喝:“孽畜,还等什么?来战!”

  “吃我一棒!”

  河马妖大踏步跨出,犹如一阵泥石流,眨眼间冲到了西门野身前,然后抡起狼牙棒,当头砸下。

  呼!

  劲风扑面,都吹散了西爷们的黑色长发。

  西门野身形微动,右手一抖,唰的一下,就抖出了一片剑光,同时左手五指快速掐动。

  轰!

  一枚拳头大小的火球凭空凝结而成,接着宛若被全垒打轰出的棒球,射向了河马妖。

  “天道在上!”

  “我淦!”

  “厉害了!”

  一阵惊呼和喝彩响起,竟然是单手施展法诀,这也太秀了吧?

  修士施展法术,一般都是颂咒吟唱配合手势法诀,完成的越快,施展法术的速度就越快。

  修真文明自从诞生,已经过去了数十个元会,那些法术的颂唱技巧,已经发展到了极致,几乎无法再省略了,于是只能在法诀上下功夫。

  因此单手掐法诀,便成为了节省施法时间的秘诀,但是这技巧很难,哪怕是科班出身的修士,每个十几年,都练不好,没想到这个新苗居然会?

  错不了,

  这货绝对是某个散修的嫡子。

  果然,牛顿的脸色都变了。

  近战中,对方突然贴脸轰出一个大火球,十之八九的修士躲不开。

  砰!

  火球撞在了河马妖的胸口,直接爆开了一团灿烂的火星!

  “去死吧!”

  西门野得意一笑,你们看到了吗?

  这就是我的实力,也唯有我,才有资格做甲子科的大师兄。

  说来倒霉,西门野的骨哥地图坏了,导致他跟着它走错了路,等好不容易拿到灵葫,找到回来的路,考核也快结束了。

  可就在西门野即将扬名的时刻,冲锋中的他,毫无征兆的脚下一个拌蒜,扭断了脚踝,直接摔向了地面。

  淦!

  西门野大惊,强烈的刺疼更是让他额头上渗出了一茬冷汗。

  河马妖皮糙肉厚,硬挨了一发火球后,冲了过来,狼牙棒砸出。

  砰!

  西门野的胸口被砸中了,整个人直挺挺地飞了出去,砸在了十多米外的人群中。

  噗!

  西门野吐了一口鲜血,想爬起来,一雪前耻,可是肋骨断了至少一半,疼的无法动弹。

  “救人!”

  纪画扇脸色难看至极。

  “师兄,幸不辱命!”

  河马妖揉着胸口,一脸心有余悸,要不是里面穿着牛师兄给的灵装法衣,自己刚才那一下就被火球炸死了。

  “好!”

  牛顿喝彩,拍手鼓掌。

  “靠着天赋神通败敌,算什么本事?”

  柳金水不屑。

  “呵呵,天赋神通是天道赐予我们妖族的礼物,不服气,去骂天道呀!”

  牛顿讥讽。

  “所以说你们才叫孽畜,毕竟妖兽也会诞生这个!”

  柳金水斗嘴也不逊色。

  事实上,人类中能诞生天赋神通的人,是极其罕见的。

  “废话少说,再战!”

  牛顿冷哼:“师弟,别留情,往死里打!”

  “遵师兄令!”

  河马妖抱拳,而后一股睥睨之气的俯瞰着飘渺宗的新人们,朗声叫嚣:“下一个送死的是谁?”

  “我来!”

  皇甫唯一看不惯这种妖,准备出手,可是陆三柒抢先一步。

  “我来!”

  三柒一个空翻,拔地而起,落在了河马妖面前。

  “三柒!”

  陆安之大惊:“你给我回来!”

  “大郎,这种要不是靠着天赋神通,连一个新苗师弟都赢不了的垃圾,如何配得上你出手?”

  三柒是真的这个河马妖不配。

  我家大郎可是连少年剑豪都宰过的修真天才。

  但是落在别人耳朵中,却觉得她是在替这个一转生出头。

  “小心,他的天赋神通是马失前蹄,会让人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跌倒。”

  纪画扇提醒。

  她现在心情很糟糕,南宫莆田凉了,西门野败了,要是陆三柒再输掉,那今年的甲子科就彻底废了。

  “还等什么呢?砍谁不是砍?”

  牛顿催促。

  河马妖哈哈一笑,一步跨出,另一边武器高举过头,全力砸向了这个少女的脑袋。

  啧!

  打爆这么漂亮女孩的脑袋,那血浆与头盖骨飞溅的画面,一定很好看!

  三柒在河马妖扬臂瞬间,便窜了出去。

  柴刀在手,天下我有!

  唰!唰!唰!

  一道道银色的刀光乍现,犹如盛夏时划过夜空的一颗颗流星,绚烂而又华丽,它们带着死亡的气息,笼罩了河马妖。

  “啊!”

  河马妖惨叫,刚举起狼牙棒的右手又落了下去,因为手腕被斩伤了。

  围观党们看的目瞪口呆!

  快!

  实在是太快了!

  这个少女挥舞着柴刀,上蹿下跳,带出了一抹抹残影,别说挥舞那么重的狼牙棒打中她,众人的视力都几乎跟不上她的身影了。

  “原来她这么厉害的吗?”

  纪画扇惊呆了。

  前一世,因为哥哥的死,陆三柒直接颓废了,直到失踪,根本没有展示过她的天资。

  怪不得父亲要收她为亲传弟子呢!

  一个素人新苗,就这么强,那要是接受过科班教导,该有多么可怕?

  河马妖慌了,直接施展天赋神通。

  马失前蹄!

  三柒一直提防着,可是没用,她突然就毫无征兆的脚下一崴,身体失去了平衡。

  “去死!”

  河马妖爆喝,另一边当头砸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三柒掷出柴刀。

  噹!

  柴刀和狼牙棒碰撞,弹飞了出去。

  不过这一下,也荡开了河马妖的狼牙棒,让他空门大开,攻势稍滞。

  啪!

  三柒单手一拍甲板,调整身体姿态,整个人顺势倒立,全身下压,双腿弯曲,缩成了一团,然后腰腹双臂骤然发力。

  唰!

  三柒宛若鱼跃龙门,又像全速射出的火箭,整个人垂直弹起,双脚狠狠地蹬踏在了河马妖的下巴上。

  咔嚓一声脆响。

  河马妖的颈骨断了,脖子肉眼可见的伸长了一截。

  啪!

  飞在空中的三柒,在踹人的同时,右手一伸,被狼牙棒打飞的柴刀,又疾速回到了手中。

  然后她朝着河马妖,劈头盖脸就是三刀。

  唰!唰!唰!

  玄铁打造的锋利柴刀,直接将河马妖的脑袋分成了三瓣儿,鲜血狂喷。

  啪!

  三柒落地,朝着河马妖的后腰又是一脚。

  砰!

  河马妖倒地,接着滑出了三十多米远,停在了牛顿的脚下,在他的身后,是一条长长的血痕。

  牛顿的脸色顿时变的铁青,这个少女,是故意把尸体踢过来的,她在挑衅自己。

  “下一个送死的是谁?”

  三柒凤目横扫,将河马妖刚才嚣张的话语,原句奉还!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