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七十八章 心愿菜单,洞天福地!

第七十八章 心愿菜单,洞天福地!

  在灵气浓郁的地带,修士单位时间内凝练真元的数量是会提升的。

  “肯定不行,这是宗门给你们这些天才弟子的福利,普通修士是没资格享受的。”

  王玉警告:“你趁早死了偷偷带他进去的心思,要是被举报了,连你都没得住。”

  “放心,我们不会的!”

  陆安之微笑,赶紧保证。

  “我如果不抱着大郎,会睡不着觉的!”

  三柒嘟起了嘴唇,很是不满:“那我也不住了,和你去睡大通铺!”

  啪!

  陆安之抬手就敲在了三柒的脑门上:“瞎说什么呢?”

  “你们慢慢吃,我去甲板上看看,这么长时间,应该又有新苗回来了!”

  王玉离开了。

  “哥!”

  三柒捂着头,一脸抱怨:“反正我不和你分开!”

  “就算宗门分配给了我精英洞府,我都不打算住!”

  陆安之打量着四周,确定没人偷听后,说出了他的计划:“我准备去找灵气浓郁的洞天福地居住,不然就我这资质,一整天不干别的只冥想,也攒不出一转真元!”

  事实上对于外门弟子来说,这种整日的冥想生活都是一种奢望,他们必须工作,才能得到薪水,进而购买保证生活和修行的物资。

  这也是资质差的修士没有出头之日的一大原因,本来便日啖不了几转真元,还没时间修行,不垫底才怪。

  “带起我一起住!”

  三柒恳求。

  “没问题!”

  陆安之掏出神机,点开百科,开始输入小仙州、洞天福地之类的关键词,进行查询。

  不得不说,仙王百科上的资料真是太全面了,陆安之很快就有了收获。

  “你看这个如何?”

  听到大郎的招呼,三柒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把头凑了过来。

  在小仙州东南地带,有一块呈横放的香肠状区域,叫做落日大沼泽。

  这里环境极其恶劣,除了瘴气缭绕,更是生活着一种拳头大的黑蚊,普通人被它叮咬一口,全身的鲜血会被吸走,直接变成人干。

  而修士被叮咬,虽然死不了,但是灵气会被吸走。

  挨多了咬也遭不住!

  据说这种大黑蚊子,有上古虫兽的血脉,不管如何,因为它们的存在,落日大沼泽就连妖兽都没多少,再加上自然资源贫乏至极,所以人迹罕至。

  在十几万年前,有一位被唤作迅雷真人的上古修士,修到了比元婴法王还要高一个境界的分神期,更因为一手雷法出神入化,被誉为雷系第一人。

  就这么一位名垂小仙州修真史的上古大能,却突然销声匿迹了,不过这很正常,因为很多修士要么渡劫失败死亡,要么就是陨落在了某个小千世界中。

  直到婆娑元历712年,一位被仇家追杀的年轻修士,无处可逃,只能躲进落日大沼泽,结果意外找到了迅雷真人的洞府。

  算算时间,也就是93年后,这座洞府才会被发现,那么它此时,肯定还安静的躺在落日丘陵中,无人打扰。

  “分神期大修士的洞府,肯定禁制重重吧?”

  三柒担心。

  “不用慌,你看一个被追杀的年轻修士都能找到,那我肯定也不成问题!”

  陆安之志在必得。

  因为百科上记载,落日大沼泽有一条灵矿,被这么迅雷真人用禁术秘法封印了,才导致无人发现,让他一个人独享。

  那个被追杀的青年因为要复仇,所以把这条灵矿献给了羽化宫,结果羽化宫的老祖亲自出山,灭了青年的仇敌。

  能让小仙州第一豪门的老祖出山,陆安之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那条矿脉有多么值钱。

  “妹,只要拿到那个洞府,咱家以后就有矿了!”

  什么天材地宝买不到?

  自己冥想?

  那是糙活儿!

  咱要躺着,吃几口天材地宝就把境界提升上去。

  话说有了矿以后,三大坊市的名妓花魁,我岂不是想睡谁就睡谁?

  不乐意?

  拿灵砂砸到她求着我别把她当人!

  ……

  晚霞升空,黄昏到来!

  白鹭上号,新苗们也陆陆续续回来了。

  纪画扇站在甲板上,看着这几位刚出土的新苗们,面色凝重。

  这不对呀!

  上一世没回来这么多人呀?

  那个披肩散发,指甲很长,一看就充满野性的少年叫西门野,这个纪画扇熟悉,因为他和记忆中的样子一样。

  可是其他七位……

  “大师姐,我没能守护好师弟师妹们,我没资格当甲子科的大师兄!”

  皇甫唯一自我检讨,说着说着便开始垂泪。

  我还是太菜了!

  要努力修行。

  “你本来就没资格!”

  柳金水翻了一个白眼,这货脑子里是不是也和身体一样,长满了肌肉?

  “敢问师兄,谁是头名?”

  裴希白摇着折扇,好奇的问了一句。

  “陆安之!”

  曹轩呵呵,偷瞄了纪画扇一眼,他这是故意给这位掌教至尊的亲女儿难堪呢。

  “谁?”

  一个尖下巴的少年,吸了吸鼻子,既来之,则安之,这名字还可以哦。

  “啊?那个一转生是第一个回来的?”

  苏嫣正把玩着她的衣角,闻言惊诧抬头。

  “他身上有不少灵装,再加上运气好,第一个回来,也不是没可能!”

  做书生打扮的裴希白,轻摇着纸扇,脸色淡定。

  对于大师兄这种头衔,他不在乎,反正只是外门,要比,也得等进了内门再论。

  “晦气!”

  尖下巴少年本想吐口口水,可是看着白鹭号整洁的甲板,再加上又是纪画扇当面,他又把嘴里酝酿好的口水咽了回去。

  “有什么好晦气的?”

  苏嫣掩嘴轻笑:“你要是不想喊他大师兄的话,早点升入内门便可以了!”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封寒冷哼。

  苏嫣皱眉,这个少年莫不是不解风情的呆头鹅吧?

  我苏嫣主动和你搭讪,是你的福气,你竟然这等态度?

  可恶!

  “你叫什么?”

  纪画扇看着尖下巴,这小子像个刺头。

  “封寒!”

  少年果然很有胆色,直视着纪画扇,没有避让她的视线。

  “我记住了,还有你们八个新苗,可以下去沐浴更衣,好好休息了,明天白鹭号会返程,切勿作出不合时宜的行为,否则哪怕你们通过了考核,也会被驱逐出飘渺宗!”

  纪画扇说完,便看向了时空隧道入口的方向。

  距离它关闭,虽然还剩下一个多时辰,但是南宫莆田还没有回来,这可是她寄予厚望的少年剑豪。

  不会出意外了吧?

  不行,我得去闭个关,冷静一下。

  时间的脚步匆匆,像极了绿茶女在得知备胎是个穷鬼后离开的脚步,毫不留情。

  鸠摩宫老鹰号上,重力牛脸色极其难看。

  因为就在刚才,时空隧道关闭了,可是牛头马面没能及时回来,这意味他们凉了。

  因为即便他们现在没死,这条隧道下一次开启,也是一百二十年后了,两个新苗,就算能活到那个时候,也老的不成样子了,还能有什么出息?

  “淦,怎么就没了呢?”

  牛顿想不明白了。

  “收一下尾,明日返程!”

  牛魔公主花鬘云吩咐,脸色冰冷,这次新苗虽然有三十二位破土而出,但是说实话,资质堪忧。

  “嗯!”

  牛顿看向了一只河马妖,这货是本届的新人王,以他的眼光来看,不够优秀,但是宰飘渺宗的那个首席,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明天就去搞他们!

  鸠摩宫的妖修,便是这种性格,有事没事都要恶心你一把。

  同一时间,白鹭号上,纪画扇的脸色也是相当阴沉。

  因为南宫莆田没回来。

  “怎么会这样?”

  纪画扇非常失望,她还打算决定砸大量资源,把这位少年剑豪培养成飘渺宗的一张王牌呢。

  结果他这么不争气!

  “修仙之路不就是这样么,有资质没运气,也白搭!”

  曹轩长老也在唉声叹气,那可是奇才剑种呀,多少年都不出一个的,要是可以选,他宁愿用这次所有合格的新苗,来换回一个南宫莆田。

  “就不该让他参加考核的!”

  曹轩长老后悔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柳金水苦涩一笑:“让掌教至尊知道咱们浪费了一个剑豪,估计会气死的!”

  “唯一的好消息,是鸠摩宫那边,被寄予厚望的王朝马汉,也没回来!”

  曹轩长老呵呵一笑,算是自我安慰。

  “什么?”

  纪画扇一愣,又确认了一遍后,突然有些小开心了。

  那只马面妖暂且不说,那只叫做王朝的牛头妖,在上一世,是本届甲子科的新人王,厉害的一匹,用了不到百年,便修成金丹,这期间,屠戮了飘渺宗好多弟子。

  纪画扇几次想杀他,都被他逃走了,没想到这一世,竟然就这么死了?

  哼!

  便宜他了!

  话说是谁干的?

  难道是本届新苗中的某一人?

  如果是,那可就厉害了!

  先暗中观察一下吧!

  ……

  入门考核结束,大家终于有机会睡个安稳觉好好休息一下了。

  第二天清晨,晨曦渐起,白鹭号便早早的升空了,准备返回宗门,掌教至尊还要拨冗接见这些新苗呢。

  只是白鹭号在快飞离螳螂荒原上空时,被鸠摩宫的老鹰号堵住了去路。

  牛顿带着一伙人马,气势汹汹飞临了法舰上空。

  “摩娑素月,人世俯仰已千年,”

  “鸿鹄再展,天地尽揽唯心安!”

  牛顿声如雷霆,报上了定场诗。

  白鹭号上,立刻如临大敌,因为对方这姿态,显然是找茬来了。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