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七十二章 灵蛇白骊,诅咒之女!

第七十二章 灵蛇白骊,诅咒之女!

  “三柒!”

  陆安之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其实趁着大蛇去捕食三柒的间歇,他可以逃出灵葫界,但是他没有,反而扑向了大蛇。

  “还我妹妹!”

  陆安之大吼,挥剑怒斩。

  只可惜,他太弱了。

  吼!

  大蛇张口,也将他吞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除了已经中蛇毒彻底变成石头的马面妖,其他三个跪在地上妖族考生都吓尿了。

  “咱们会不会被杀呀?”

  蛇精哭的稀里哗啦。

  “你好歹和那位大蛇姬还是同族,我们就惨了!”

  野犬精想保持镇定,给新主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至少别尿裤子,可是身体发颤,根本忍不住。

  白衣丽人看到战宠吞下了陆家两兄妹,便重新飘回到那条大白蛇脑袋上,然后驱使着它离开了。

  就在四个妖族考生,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四周那些毒蛇突然蹿了过来,将他们彻底淹没了,吞噬殆尽。

  几分钟后,万蛇褪去。

  外乡人的尸骸都没有留下,仿佛什么都不曾存在过,依旧是瑰丽的大自然。

  ……

  “三柒!”

  陆安之猛的坐了起来,喊完后,又匆忙去找短剑,可是很快愣住了,因为身下是一张木床,身上还盖着一块毯子。

  怎么回事?

  我不是被吃了吗?

  陆安之下意识的朝着四周张望,便看到这是一间木屋,而在大床的西侧,有一排书架。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上面摆满了书!

  那位白衣丽人戴着面纱,便站在书架前,正阅读一本书。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

  陆安之蹙眉。

  “你醒了?”

  白衣丽人将书合上,放回书架上,而后看了陆安之一眼:“跟我来!”

  陆安之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

  白衣丽人出了卧室,来到阳台上,双腿交叠,坐在了布置好的茶台旁,开始素手调茶。

  小火炉上的沸水,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

  陆安之怔住了。

  原来这幢木屋建造在一处悬崖上,这块露天阳台,则完全从山体上凸出,凌空而立。

  山涧薄薄的白雾,被清风吹来,带着一丝凉意。

  举目远眺,是如黛的远山,是苍翠的森林。

  “坐!”

  白衣丽人邀请。

  “我妹妹如何了?”

  陆安之大惑不解,这是在搞什么?

  “放心,你妹妹没事,正在安睡!”

  白衣丽人奉上了一杯清茶:“之前多有冒犯,还请赎罪!”

  “姐姐不必客气!”

  陆安之双手接过了清茶,顺杆子往上爬,拉近关系。

  他虽然很生气,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妹妹,先活下来再说吧。

  白衣丽人淡淡一笑,双手捧着茶杯,开始讲一个故事。

  陆安之很识趣的没有打断。

  在白衣丽人的故事中,有一位蛇女白骊,爱上了一个人类男子,便决定和他私奔,只是没想到,那个男子是看上了她家的绝世至宝,在利用她。

  最后,男子诡计得逞,而蛇女也被骗到了这个灵葫界,因为中了残忍恶毒的诅咒,她无法离开这个小千世界,否则会一直蜕皮,生不如死。

  “很不幸!”

  陆安之适时点评,他脑子再笨,也知道那位叫白骊的蛇女就是眼前这位白蛇姐姐了。

  哎!

  你好菜呀!

  别的女人都是海王,备胎无数,怎么到你这儿就是被人坑的那种?

  你戴着面纱,我不知道容貌如何,但是这个身段,只要是个男人就会痴迷疯狂吧?

  至少我是挺喜欢的。

  “呵呵,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就是那个傻女人!”

  白骊自嘲一笑,喝了一口茶水。

  这话陆安之不敢接。

  “我所剩时日不多,并且因为诅咒,终身没有离开这里的可能,但是我的女儿,不该陪着我受罪!”

  白骊望着陆安之,欲言又止。

  毕竟受过人类的欺骗,再加上事关重大,让她难以启齿。

  “姐姐有什么吩咐,但讲无妨,如果我能做到,必竭尽全力!”

  陆安之笑了起来,露出了八颗洁白的牙齿,灿烂的一塌糊涂。

  他在尽力展现自己的亲和力。

  “我希望你把我的女儿带回去娑婆世界,照顾到她长到十八岁,之后,你将我的遗书教给她,她选择回家,或是四处流浪,都让她自己做主!”

  白骊望着陆安之,语气谦卑。

  “姐姐,不是我推辞,而是我自己都还没有成年!”

  陆安之苦笑,担心不能胜任。

  “你如果直接答应下来,我反而要怀疑你的诚意了,你能拒绝,说明你在慎重考虑这件事!”

  白骊很欣慰,这说明他不是一个为了求活就撒谎的少年:“不过我相信你!”

  “这是我的荣幸!”

  陆安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我早就再等这次机会了,这次所有进入灵葫界的人族和妖族,我都有跟踪!”

  白骊的裙摆下,突然钻出了一条小白蛇。

  陆安之看到这条似曾相似的小白蛇,愣了一下,醒悟了过来。

  七宝在桃花源,吃过一条小白蛇,然后三柒在蝎子精的老巢中,也用柴刀斩过一条,原来这都是白骊的宠物。

  而且理论上来说,自己应该从进灵葫界,就被人家监视上了。

  “你刚进入灵葫界,便一打四,斩杀四位妖族考生,秀了一把秘剑,之后击败牛头妖,斩杀那位少年剑豪,看穿穿山甲的阴谋,我都看到了!”

  白骊望着陆安之,满目欣赏:“你真很优秀,而且长得也不差,如果我还在少女时代,说不定会喜欢上你。”

  “呵呵,姐姐过誉了。”

  陆安之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这恭维听听就好,真信了可就是脑残了。

  “你不必自谦,七宝不是也选了你吗?”

  白骊也展颜一笑:“当然,只是这样,我还不放心,所以我才出手试探你,你和你妹妹在死亡的压力下,依旧不愿意做别人的奴隶乞活,这种自尊自爱,让人敬佩!”

  很多生灵,在死亡的威压下,会放弃人性。

  陆安之和三柒没有,哪怕在妹妹被大蛇吞噬后,陆安之也没有胆怯跪地求饶,而是反击复仇。

  这种人,才是值得信赖的男人!

  “姐姐,你当时真的吓到我了!”

  陆安之苦笑。

  “对于给你们带来的伤害,我道歉!”

  白骊歉然一笑,双手给陆安之敬了一杯茶。

  陆安之接过,一饮而尽。

  “这些就是你选择我的理由吗?”

  陆安之放心了,至少这次不用死了。

  “还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人妖殊途,可你为何不杀那只小猫妖,还要照顾她?”

  白骊盯着陆安之。

  这个问题,才是决定陆安之能不能托付的关键。

  如果没有陆安之,那只小猫妖死定了。

  “叮咚的确是妖,但是性格不坏,没伤害别人的心,所以我为何要杀她?”

  陆安之反问。

  “你对人妖之间的种族冲突怎么看?”

  白骊再问。

  “人和妖,出身天注定,自己没办法选,但是正义和善良,有的选,我不欺凌弱小,我不滥杀无辜,但是如果妖怪兴风作浪,那我也会施以铁拳!”

  陆安之神色严肃。

  这涉及到做人的准则了,必须认真。

  “你这话要是被那些种崇尚族主义的修士听到,会认为你是异端,所以最好还是不要乱说!”

  白骊善意提醒。

  陆安之喝茶,看白骊的态度,自己应该是过关了。

  果然,白骊不再说话,等了几分钟后,一条碗口粗的白蛇进了木屋,来到了露台上。

  它的头上,顶着一个竹篮,竹篮中放着一枚椰子大小的蛇卵,盖着一块绣着荷花的毯子。

  “……”

  陆安之有些懵逼,这位蛇姬姐姐的女儿,不会还没孵化出来吧?

  “小仙州和灵葫界的时空隧道,要一百二十年才开启一次,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了,为了不让女儿在此地诞生,我用法术封印了她!”

  说起这些,白骊抱着白色的蛇卵,开始垂泪,眼中满是痛苦:“贞儿,让你受苦了!”

  陆安之很识趣的保持了安静。

  足足过了一刻钟,白骊哭够了,才道:“你将三柒照顾的很好,所以我也相信你能够将贞儿顺利抚养长大!”

  “我尽力而为!”

  陆安之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上了!

  白骊将头上的金钗取了下来,放在了木桌上,她的一头黑色长发,立刻如瀑布下倾泻而下。

  当真是清纯无限。

  “我的家,在西牛贺洲,灵蛇山庄,这支金钗便是信物,将来贞儿要是想回家,带着此物便可!”

  白骊说完,又摘下了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手镯:“这枚蛇戒,是一枚空间戒指,里面放着我的遗产,都是留给贞儿的。”

  “嗯嗯,我不会动的!”

  陆安之赶紧保证。

  “多谢了!”

  白骊微微一笑,表示感谢,之后又取下了带在左手上的手镯:“这是我的佩剑,名为灵蛇,只要注入真元,它便会如冬眠中苏醒的蛇,变成一柄灵剑,乃是一件绝品级法宝,只要掷出,它便可自行寻找敌人,将之刺死!”

  “现在,我将它赠送与你!”

  白骊显然对这支手镯有很深的感情,细细地摸了好几遍,才依依不舍双手呈给陆安之。

  “此物太贵重了!”

  陆安之一脸认真:“我会等你女儿出生,便将它完璧归赵!”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