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六十六章 再见柴刀妹!(求首订!拜谢!)

第六十六章 再见柴刀妹!(求首订!拜谢!)

  “老祖,你好厉害!”

  小猫妖凑了过来,掏出一块手帕,踮起脚尖,给陆安之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

  “七宝,这三人有气运吗?”

  陆安之归剑入鞘,开始翻捡尸体,打扫战场,可惜三个人都是穷鬼,陆安之什么战利品都没捞到。

  “别说人,狗都有气运,只是多和少的区别!”

  七宝拿起紫色葫芦,先对准了李胜平的尸体,一缕缕金色的气息从上面溢散了出来,被葫芦收走。

  之后她又对着方雄和高志的尸体,如法炮制。

  “如何?”

  陆安之询问:“收到的气运多吗?”

  “一般般,最后死的这个,看上去像个重量级人物,结果身上的气运稀少的和一条普通野狗一样。”

  七宝很失望。

  “哈哈,一狗的气运?”

  小猫妖乐了,随即又收敛了笑容,迅速拽了拽陆安之的袖子:“老祖,附近有妖怪!”

  陆安之一惊,连忙追问:“在哪?”

  因为小菽猫是妖怪,又一起同行,所以陆安之把骨哥地图给关掉了,不然这东西会一直报警。

  “西北方向,大概三十米的地方!”

  叮咚的猫耳朵抖了抖,仔细聆听:“它要跑!”

  “跑不了!”

  陆安之突然启动,窜了出去,同时短剑出鞘,闪电般袭杀。

  唰!唰!唰!

  飞剑一路穿行,射落了不少树叶。

  呱!

  躲藏在暗处的妖怪是一只蟾蜍精,身高不到一米,绿皮肤,胖的像个球,它肩膀上扛着一柄三股钢叉。

  这货很胆小,看到陆安之发现了自己,压根就没想过战斗,拔腿就跑,可是因为太慌张了,身子又胖,结果一脚踢在了从泥土中隆起的树根上,直接摔了出去。

  不等爬起来,一只脚踩在了后背上。

  呱!

  蟾蜍精丢掉三股钢叉,双手举起,大声求饶:“不要杀我,我只是一个小妖,不吃人!”

  “你是天勾的手下?”

  陆安之一脚踩下去就后悔了,这只蟾蜍精背上全是核桃大小的疙瘩,看上去渗人又恶心。

  “我是!”

  蟾蜍精回答的很快,深怕慢一秒便被陆安之给杀掉。

  “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陆安之再问。

  “我奉大王之命,每天都在巡山,今天见到了一群人族,便赶来报信!”

  蟾蜍精陪着笑。

  “人族?”

  陆安之眼睛一亮:“在哪?”

  “半个时辰前,在六盘弯。”

  蟾蜍精怂的太快,让陆安之想给它上点刑罚都没机会。

  “带我去!”

  陆安之本来想踹这家伙一脚,可是看着它满背的疙瘩,又觉得恶心,放下了腿。

  “老祖,用这个!”

  小猫妖砍了一根树枝,递了过来。

  “哎呀,你个小娘皮心好毒,等我自由了,第一个吃掉你!”

  蟾蜍精心中转悠着恶毒的念头,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现,反而撅起了屁股,跟着小猫妖一起喊老祖:“您往这里抽,使劲!”

  “快走!”

  陆安之催促,这只蟾蜍精能屈能伸,算个角色。

  不能留!

  有蟾蜍精这只地头蛇带路党,再加上小猫妖的鼻子也很灵敏,能循着气味追踪,不到一个小时,陆安之看到了飘渺宗的一伙考生,大概六十几个,正在一处溪水边休整。

  三柒挽着裤脚,站在溪水中,正在清洗她的柴刀。

  “三柒!”

  陆安之看到妹妹,神色一喜,便要冲过去。

  “老祖!”

  小猫妖一脸苦相,拉住了陆安之的袖子。

  那么多人族,要是想杀我怎么办?

  陆安之回头,看着小菽猫:“你打算怎么办?其实你已经得到灵葫了,我建议你立刻返程,这种残酷考核,不适合你!”

  “可……可是我不想和老祖分开!”

  小猫妖神情哀怨,她还想着和老祖继续增进感情,多了解一下他,这样才好给他和姐姐做媒人。

  “我有自信保护你,不让他们杀你,但是万一被妖族看到你和我们在一起,你怎么解释?”

  陆安之叹气。

  据他所知,鸠摩宫是一个种族主义倾向特别严重的宗门,要是发现了小猫妖这种亲近人类的弟子,十有八九会处理掉。

  “我……”

  小猫妖不知道如何是好。

  “走吧,早点离开灵葫界!”

  陆安之伸手,揉了揉小菽猫的头:“我找到妹妹了,也会尽快离开这里的。”

  “好吧!”

  小菽猫嘟起了小嘴唇,很不情愿的挪蹭了几步,又回头问道:“老祖,我什么时候还能见到你?”

  “有缘的话,会再见的!”

  陆安之淡淡一笑:“去吧!”

  “老祖!”

  小猫妖望着陆安之,犹豫了一下后,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吊坠,冲到陆安之身前,给他挂在了脖子上。

  “这个会不会太贵重了?送给我真的没问题吗?”

  陆安之皱眉。

  这是一颗天蓝色的猫眼石,周围有一条类似土星光环的光圈,非常漂亮,哪怕是陆安之这种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也能猜出这玩意肯定价值连城。

  “老祖救了我的命,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只能把这个送给你了!”

  小猫妖甜甜一笑,突然踮起脚尖,伸出小舌头,在陆安之的左脸上快速舔了几下。

  小菽猫害羞了,舔完便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密林中。

  “……”

  陆安之摸了摸脸颊,有口水。

  “可惜了!”

  七宝坐在树枝上,有些遗憾的望着小菽猫。

  “你也不想她离开吗?”

  陆安之打趣。

  “不是,我是在心疼备用口粮走掉了!”

  七宝吞了口口水,她还没尝过小猫妖是什么味道呢。

  “……”

  陆安之无语。

  “老祖,人您找到了,是不是把我也放了呀?”

  蟾蜍精哀求。

  “走!”

  陆安之挥舞树枝,抽在了蟾蜍精的身上。

  啪啪!

  它没动,显然也知道下去后,即便陆安之想放了自己,可能其他人也不同意了。

  变数太多!

  陆安之可没这等耐心,拔出短剑,作势要斩!

  “别别,我走!”

  蟾蜍精怕了。

  ……

  皇甫唯一正在清洗伤口,忽然,放在旁边的骨骼地图突然响起了报警声。

  “有妖怪!”

  不等这位身型魁梧的万人敌示警,临时营地中的六十多人已经动了起来,手持武器严阵以待。

  人多就是壮胆。

  大家看到一只矮胖肥丑的蛤蟆,从溪水边的树林中走出。

  “是一只蟾蜍精!”

  皇甫唯一只穿着一条短裤,大笑着杀出:“诸位师弟退后,让我来!”

  没人和他争,要是妖修的话,大家还会抢一下头颅,但是妖怪的话,那真是什么油水都没有。

  “老祖,救命呀!”

  蟾蜍精看着皇甫唯一那大身板扑过来,吓的直接瘫在了地上。

  “还有一位老祖?”

  听到这个称呼,众人悚然一惊,就连皇甫唯一这种肉大脑小的猛男,都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

  没办法,这个称谓在修真界,那就是宗门和家族中的老怪物才有资格享有的。

  “大家不要慌,是我!”

  陆安之带着七宝,也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大郎!”

  三柒看到陆安之,立刻喜上眉梢,鞋子也顾不上穿,直接飞奔了过来,一头扑进了他的怀抱里。

  “哥!”

  三柒哭了,用力抱着陆安之,切实地感受到他的体温后才放心。

  “让你担心了!”

  陆安之拍了拍妹妹的后背:“来,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我好得很!”

  三柒松开了陆大郎,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的摸索了一遍,等看到他的伤口,心疼的只掉眼泪:“哥,这是谁弄的?”

  我要砍死他!

  碎尸万段那种!

  “我已经把他们都杀了!”

  陆安之得意一笑,刚想和妹妹炫耀下自己的战绩,七宝的声音就撞进了耳朵中。

  “爹爹,这个女子是谁?”

  唰!

  三柒的耳朵一下子竖起,盯了过来。

  “爹爹?”

  柴刀妹傻眼:“怎么回事?”

  这才分开四天,大郎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呃,此事说来话长!”

  陆安之抓了抓头发,压低了嗓音:“等回了家再说吧?”

  其实七宝可以回到这只紫色葫芦中,陆安之本来想让她这么做,就不会引起别人注意了,但是小萝莉拒绝了。

  我进去了错过好吃的怎么办?

  这是七宝的理由。

  陆安之没办法,只能任由她自由活动了。

  “陆兄,又见面了,看你的气色,似乎这几天收获不错呀?”

  皇甫唯一打招呼。

  其他人也凑了过来,主要是打量七宝,打量她背着的那个紫色大葫芦,毕竟怎么看,都像个宝贝。

  “挣扎求生而已!”

  陆安之谦虚了一句,要是让你们知道我宰了南宫莆田和妖族考生中备受期待的牛头妖,你们怕是会吓死吧?

  蟾蜍精趁着这些人寒暄,猫着腰想溜,但是三柒早盯着它呢,单手一甩,柴刀就飞了出去,砍在了它的大腿上。

  哎吆,我的腿!

  蛤蟆精倒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大郎,怎么处理?”

  三柒询问。

  “人妖殊途,自然是砍死!”

  皇甫唯一笑了:“陆兄不介意的话,我替你处理了它?”

  “随便!”

  陆安之无所谓。

  他已经不在乎这只蛤蟆精了,只想和三柒说话。

  “大郎,快来,给你看两个好东西!”

  三柒拉着陆安之的手,往河边走去。

  “是什么?能吃吗?”

  七宝满眼期待地跟在后面。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