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六十一章 名侦探陆安之

第六十一章 名侦探陆安之

  雨停了,天空的乌云散了,有一道彩虹,渐渐露出了身形。

  “咱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悬崖顶,你抛出藤蔓套索,想要救我们!”

  陆安之推理:“你说你是灵兽,你也处处想表现你的善良,什么只吃灵果菜蔬,不杀生、不吃肉,但是唐云死的时候,你的表现是完全不在乎的那种,甚至还松了一口气,有种麻烦没了的感觉。”

  “作为善良的灵兽来说,这是不是过分了?毕竟大多数人,看到一个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同伴死掉了,怎么也得问候几句,帮忙收敛尸体吧?可你一度催我快点赶路”

  小猫妖认真的听着,偷偷打量穿山甲,发现它的表情不自然了。

  难道被说中了?

  “后来我回忆遇到你的过程,发现你抛出的藤蔓,也是冲着我来的,根本没想着帮唐云!”

  陆安之看着穿山甲:“我就在想,你是不是出于某些原因,需要我?”

  “我没有!”

  穿山甲争辩。

  “不管一个人的演技多么精湛,生活中,也会流露出本性,因为不可能一直装下去,当我发现你的某些本能反应和你所表现的善良不符合后,就开始怀疑你了。”

  陆安之笑了:“比如遇到菽猫,我可是人类,但是我第一反应,也不是杀她,而你呢,让我干掉她,你不觉得你太狠了吗?”

  “嗯!嗯!”

  小猫妖忙不迭的点头,当时穿山甲让老祖杀了自己,自己都快吓死了,幸亏老祖心地善良,没听它的。

  “你口口声声说要为那只紫色葫芦找一个主人,完成你的使命,可是你看向它的目光,却是那么痴迷!”

  陆安之望向了那只宝葫芦:“我懂你这种目光,当我想要某款手机,想买笔记本时,也会露出这种神情,我会频繁的登录网站,刷新界面,期待着我攒够钱后,把它买下来的场景。”

  “既然你那么喜欢它,我肯定会产生顾虑,你会不会搞我呢?”

  穿山甲沉默了。

  “这一路上同行,你频繁地看你背着的那个葫芦,就算在地下河漂流的时候,你也是死死的抱着它,这说明它对你很重要。”

  陆安之继续推理:“遇到牛头妖,你以为咱们要完蛋了,可我杀了它,保住了炼妖葫,这算辉煌的胜利吧?可你并没有给我喝蜂蜜,偏偏当炼妖葫要成熟了,你说要满饮庆祝,不仅给我喝,还说什么大喜的日子,给小菽猫喝,你不觉得你突然之间,表现的太慷慨了吗?”

  “要是我猜的没错,你那蜂蜜里有毒药吧?”

  陆安之看向了穿山甲背着的小葫芦。

  “啊?”

  小猫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

  “你……你没喝?”

  穿山甲吞了一口口水,原本镇定的表情,也变得恐慌了。

  “我都想到这些了,你觉得我会喝吗?”

  陆安之讥讽:“我喊‘什么人,出来?’就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吐掉了那口蜂蜜。”

  “你……你……咳咳,你的心真脏!”

  穿山甲又急又气,憋得脸都红了,它的确在蜂蜜里下了毒药,还打算借此为威胁,让陆安之救治自己,现在如意算盘全碎了。

  “老祖,你好厉害!”

  小猫妖双手合握,崇拜地望着陆安之。

  同样是一路走来,她还以为穿山甲是值得信赖的小伙伴呢,没想到却是个黑了心肠的坏家伙。

  该杀!

  “我想问一句,为什么选我?”

  这是陆安之疑惑的一点。

  “因为你是剑豪呀!”

  穿山甲看到事已至此,干脆承认了。

  “明白了,你是不是早就埋伏在小仙州进入灵葫界的传送入口了?”

  陆安之猜测。

  “没错,因为我在挑选祭品,七宝说了,它成熟时,需要献祭一位拥有大智慧、大勇气、大气运、以及大天赋的生灵,而你是剑豪,一打四完胜,期间表现出的剑道天分,临危不乱,睿智勇气,无疑都是最完美的选择。”

  穿山甲后悔不迭:“现在看来,你过于优秀了,根本不是我可以蒙蔽戏耍的!”

  “谢谢称赞!”

  陆安之微微一笑。

  “我一直跟着你,在悬崖顶的时候,想以你救命恩人的姿态出现,这样你就会信任我,感激我,可是我没做到,那种情况下,你居然都能逃掉,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应该放弃你的,可我满脑子想的是,你这种天才,是最完美的祭品!”

  穿山甲苦笑,悔的肠子都青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我和唐云在山洞里遇到的那只蜈蚣精,也是你引来的吧?为了杀掉唐云?”

  陆安之脸色变冷。

  “没错,那个人类女子是个干扰,我担心出意外,所以先料理了她!”

  穿山甲承认了。

  “你不怕蜈蚣精连我也杀掉?”

  陆安之追问。

  “你不是剑豪吗?如果你被杀了,只能说明你还不够优秀,我可以继续找其他祭品!”

  反正都快死了,穿山甲全盘托出:“事实上,我一直躲在暗处,准备随时救你,一旦成功,你肯定更加信任我,到时候暗害你,肯定更容易,只是没想到,你还有藏着一具傀儡,杀了天勾麾下战力排名第五的那只蜈蚣精。”

  想到这里,穿山甲看向南宫莆田的尸体,喟然一叹。

  这个人族小子何止拥有一具傀儡呀!

  当自己以为掌握了他全部底牌的秘密时,他会拿出新的底牌!

  “你还有其他更厉害的傀儡吗?”

  穿山甲突然很好奇。

  小猫妖野看了过来。

  “没了。”

  陆安之摇头:“不过娱乐用的倒是有一具!”

  想到这里,陆安之扭头看向了小猫妖。

  这是我的俘虏吧?

  我应该可以拿她做一些想做的事情吧?

  算了!

  我还是喜欢老板娘那种又大又白的。

  让这颗豆芽菜再长长吧!

  “我明白了,你帮助老祖挡了一记秘剑,也是因为他死了,你就没祭品了?”

  小猫妖插话。

  “没错,因为那个少年剑豪一旦赢了,肯定会杀死我,而我战斗力太弱,没办法把他弄死做祭品!”

  穿山甲说到这里,突然流泪恳求:“陆安之,作为最后的赢家,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换一句遗言吧!”

  陆安之不会放过穿山甲的。

  “我好恨,天道不公,为什么你们万灵之长就能拥有七宝,而我们灵兽就不行?”

  穿山甲咆哮。

  “因为你丑!”

  一道稚嫩的嗓音突然响起,所说的内容,简直扎心,让穿山甲仿佛石化一样,僵在了原地。

  “七宝,你说什么?”

  穿山甲尖叫了起来。

  “老祖!”

  小猫妖偷偷扯了扯陆安之的袖子,一脸惊诧和慌张:“是那个葫芦在说话!”

  “嗯!”

  陆安之看到了,发出声音的正是长在葫芦藤下的那个紫色葫芦,她此时扭了扭身体,甩掉了身上的露水。

  “我说你丑!”

  七宝直言不讳。

  “……”

  陆安之都替穿山甲难受,七宝你说的这么直白,也太伤人了吧?

  “该不会你说的需要祭品才能最终成熟之类的话,是骗我的吧?”

  穿山甲惊问。

  “答对了!”

  七宝嘻嘻一笑:“可惜没有奖励!”

  “你……”

  穿山甲直接气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个修真界还能不能好了?我们灵兽到底要怎么活着你们才能满意?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这个修真界到处充斥着对灵兽的压迫,灵兽何时才能真正的站起来?

  气抖冷!

  “节哀!”

  陆安之安慰。

  “哈哈,原来我被骗了,像个傻瓜一样,所做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即便最后献祭了陆安之,你也不会选我做主人!”

  穿山甲自嘲大笑,满是遗憾:“可惜呀,我终究成不了一代大妖!”

  “哎,机关算计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陆安之摇头。

  仙王百科上,自己搜索穿山甲词条的时候,没出现闻名四大部洲真身是穿山甲的大妖,这说明即便没有自己,这家伙也失败了!

  难道是南宫莆田,或者牛头妖最后拿走了葫芦?

  在前一世,长乐坊的那个瞎子因为南宫莆田的一饭之恩,给他算了一卦,告诉他往西北走。

  南宫莆田照做了,最后来到了这块桃花源,一番大战后,击杀掉先一步来到这里的牛头妖,拿到了这只紫色宝葫芦。

  “哇,你好有文采!”

  葫芦称赞:“不过我饿了,你有吃的吗?”

  “我有小鱼干,你要不要?”

  小猫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小鱼干!

  一道小龙卷形成,卷起了叮咚手中的小鱼干,变成一个光团,咻的一下,射到了紫色葫芦那里,被它一口吞下。

  “走吧!”

  陆安之招呼小猫妖。

  “诶?”

  叮咚愣住了:“为什么?你不要这宝贝了?”

  “她有灵智,都会讨厌人了,你觉得她会随便认主人吗?”

  陆安之取出水囊,灌了一口:“走吧,准备晚餐去!”

  陆安之看似不在意,其实是在玩欲擒故纵的伎俩,想摸摸这个叫七宝的葫芦,到底是什么心思。

  “晚餐?连我的那份也做上呀!”

  七宝叮嘱,而后补充:“记住,我那份是两份!”

  “凭啥?”

  陆安之反诘,没想到,这他喵的还是个吃货?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