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五十九章 少年剑豪,气冲斗牛!

第五十九章 少年剑豪,气冲斗牛!

  桃花源,葫芦藤长得到处都是,细雨洒在上面,一片润湿。

  “我是剑豪!”

  陆安之话音未落,便被南宫莆田打断了。

  “不可能!”

  南宫莆田睁大了眼睛,盯着陆安之,脸上的难以置信犹如看到心中挚爱的女神刚和两个男人在酒店开完房出来。

  我的剑道被玷污了!

  “为什么不可能?”

  陆安之还没说什么呢,小猫妖先不爽了,尖叫了起来:“老祖就是剑豪,我亲眼所见,连王朝那么厉害的妖修都被他杀了!”

  “王朝?”

  南宫莆田皱眉:“谁?”

  “一只牛头妖。”

  小猫妖介绍:“杀了你们好很多新人!”

  “没见过!”

  南宫莆田倒是碰到了一只马面妖,相当厉害。

  “那是你孤陋寡闻!”

  小猫妖觉得这个少年没见过世面。

  “不管你们说什么?你都不可能是剑豪!”

  南宫莆田还是不信,质问了起来:“你从几岁开始练剑的?”

  “我没练过剑,倒是柴刀玩的还行,不过没我妹妹厉害!”

  想起柴刀不离身的三柒,陆安之便有些头大,好像没了那玩意,妹妹就没安全感似的。

  简直是不信任我这个哥哥呀!

  “你知道我练了多久?”

  南宫莆田悲愤:“我满月的时候,父亲便将一把剑放在我身边,让我把玩,培养感情,等我刚学会走路,第一件事便是练剑,我中流击怒涛,我山巅斩轻风,每天苦练六个时辰未曾懈怠,至今已有十三年!”

  “即便如此,我也只是在今年年初,才刚刚顿悟了秘剑,就这,已经是父亲口中所谓的奇才剑种,可以在小仙州二十岁以下剑修中,排进前十的剑道天才,你不曾练过剑,你敢说自己是剑豪?”

  “我是不曾练过剑,但是我杀过很多牛!”

  陆安之也不是靠运气顿悟出的秘剑意,他在那个农家后院,肢解掉的老黄牛,比那些干了一辈子的屠夫都要多上好几倍。

  “杀过很多牛?”

  南宫莆田不明所以。

  “争这些有什么用?你是很努力,可要成为剑豪,天赋更重要!”

  小猫妖插话了。

  我的姐姐,就是剑豪,论到勤奋刻苦,流的汗水至少是你的数十倍,可她依旧说过,这只是决定了一位剑豪的下限。

  而上限,永远是看天赋!

  “……”

  南宫莆田突然沉默了,因为他知道,这只小猫妖说的没错。

  一位剑修如果在剑道上没有灵性,那便是苦练上百年,都顿悟不出秘剑意!

  没办法!

  剑道,就是这么残酷!

  曾经何时,南宫莆田瞧不起那些上了年纪的剑修,觉得他们好废物,而现在,他也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这个飘渺宗杂役,虽然年纪和自己相仿,但是人家没练过剑呀!

  “他的天赋比我好!”

  想到这里后,一直以为自己是剑道天才的南宫莆田,难受的无以复加,继而眼神变得狰狞了。

  我不允许比我厉害的人在!

  所以,

  你必须要死!

  穿山甲默默地听着两人争吵,突然明白,这个人类少年比自己预想的还要优秀。

  我果然没选错人!

  “既然你也是剑豪,那就用秘剑决胜吧!”

  南宫莆田说完,持剑深呼吸,表情严肃起来,摒弃了那些烦躁郁闷的情绪,完全沉浸在了剑道中。

  十三年的苦修,终究不是白费的。

  随着真元运转,南宫莆田一剑斩出。

  唰!

  一道金色的剑光从长剑上射出,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头巨大的金色公牛,它的头上弯角如月,锋利如刀!

  它的脾性爆裂,双眼血红,要撕碎眼前的一切!

  “啊!”

  穿山甲吓的尖叫一声,踉跄后退。

  这只金色公牛实在太大了,体型雄壮,宛若一座小山,尤其是奔腾起来,四蹄踏地,好似一支千人骑兵团在冲锋,轰出了震天的巨响。

  无可匹敌,无人敢慑其锋芒!

  冲!冲!冲!

  杀!杀!杀!

  “快躲!”

  穿山甲惊呼,金色公牛的体型虽然雄壮,但是速度却丝毫不慢,奔腾起来,恍若一道金色的闪电,眨眼间便到了陆安之身前。

  “躲不开的!”

  小猫妖尖叫,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捂住了眼睛,不忍看到陆安之被牛角贯穿。

  陆安之没躲,因为在看到公牛成型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躲不开了。

  几天前,陆安之得到庖丁解牛秘剑,成为了剑豪,所以他搜索过一百零八道秘剑,了解过相关知识。

  南宫莆田顿悟的这道秘剑,名为气冲斗牛,是剑气化作一头野性公牛,朝着敌人发起无畏冲撞!

  公牛锁定的不是人,而是神魂元神,也就是说,当南宫莆田瞄准某个人,斩出这一剑后,不管敌人使用替身术,还是瞬移逃脱术,都不管用,都会被这头公牛追上,被它冲撞命中。

  敌人使用分身术也没用,因为金色公牛锁定了神魂,所以它会瞬间找出那个真正的目标!

  这一道秘剑,只能硬抗!

  陆安之吐气扬声,挥剑斩下!

  叮!

  萝卜丁斩在了金色公牛的脑袋上,它就像冬日的冰雪被太阳消融,崩散掉了,但是强劲的冲击力,还是轰在了陆安之的身上。

  砰!

  陆安之摔了出去,一地滚翻,沾了满身的泥泞不说,尤其是双臂,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你的秘剑是什么?”

  南宫莆田质问,神色阴沉地盯着陆安之。

  他果然是剑豪!

  要是厉害的修士,也可以斩碎公牛,但是接下来,崩碎的公牛碎片会变成一道道剑气,继续攒射敌人。

  这一次没有,说明这个杂役用的是秘剑,是真的杀掉了自己的神牛!

  他所受的伤,纯粹是因为剑技不行、经验太少,如果换一位剑修来,可以做到毫发无伤。

  陆安之没有回答,爬起来,往池塘边冲去。

  “想跑?”

  南宫莆田讥讽,又打出了一道剑光:“你真是太天真了,气冲斗牛这道秘剑,被誉为十大强攻秘剑,不可躲,没法藏,只能对攻决死!”

  咚!咚!咚!

  充满野性的公牛再次出现,狂奔着追向了陆安之。

  “不能让他死!”

  便在此时,穿山甲四足狂奔,冲了过来,跟着缩成一个团,撞向了金色公牛,替陆安之挡剑。

  砰!

  穿山甲被撞飞了,犹如一滩烂泥般,摔在了泥潭中,血肉模糊,不过金色公牛也消散了。

  “吆,不愧是灵兽,竟然还诞生了天赋神通?”

  南宫莆田撇嘴:“不过没用,剑道界有一句谚语,那就是能对抗秘剑的,唯有秘剑!”

  “陆安之,我承认,你是顿悟出了秘剑意,你的天赋也比我好,可那又如何呢?”

  南宫莆田神色傲然:“这一战,依旧是我赢,因为我这三十年付出的汗水,不会辜负我!”

  唰!

  秘剑斩出,金色公牛再现!

  “老祖!”

  小猫妖悲呼,想学穿山甲,为陆安之挡一剑,可是她太害怕了,双腿发颤,根本跑不起来。

  地面泥泞不堪,陆安之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看上去狼狈不堪,而神俊的金色公牛,眨眼间便追到了他身后。

  “这一击,就撞碎你全身的骨头!”

  南宫莆田的嘴角一歪,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扼杀一位少年剑豪,

  果然比杀那些普通剑修更爽!

  只是就在金色公牛的弯角刺穿陆安之脊背的瞬间,一道半透明的龙卷旋风突兀乍现,卷起了公牛,然后缩小成一个光团,咻的一下,射到了葫芦藤下。

  南宫莆田转头,看到那个光团飞进了那个紫色葫芦嘴中,或者说,是这个葫芦‘吃’掉了它。

  “什么鬼?”

  南宫莆田面色凝重。

  “你醒了?快,快帮我们杀了他!”

  穿山甲恳求。

  紫色葫芦抖了一下,仿佛一个海棠春睡刚刚醒来的小女孩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再无其他回应。

  南宫莆田不知道这葫芦是什么宝贝,但从氤氲的霞光和吞噬自己秘剑的能力来看,显然很厉害。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南宫莆田立刻冲刺,追杀陆安之,他没有再施展气冲斗牛。

  因为他刚刚凝练出真元,打出四道秘剑,是他的极限,所以最后这一剑,必须选则最完美的时机放。

  “你是不是消耗完了真元,用不出秘剑了?”

  陆安之停下,站在烂泥塘中,一脸戏谑。

  “用不了真元,也照样杀你!”

  南宫莆田轻蔑。

  “那可说不定!”

  陆安之抬起左手,朝着戴在手腕上的黄蜂鼠牙手串,吹了一口气。

  呼!

  黄沙狂风顿时呼啸而起,犹如掀起了沙尘暴,遮天蔽日,阻挡视野。

  “你竟然有灵器傍身?”

  南宫莆田脸色一沉,大意了,身周黄沙滚滚,拍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睛,他只能飞速后退,先脱离这片狂风。

  因为担心被偷袭,南宫莆田只能再斩出一道秘剑。

  呼!

  南宫莆田退了出来,全神贯注地盯着这片狂沙,寻找陆安之的踪影。

  忽然,一道人影冲了出来,跃向了池水中,但是不等入水,一头金色公牛尾随杀出,撞在了他的后腰上。

  唰!

  锋利的弯月牛角,直接将陆安之切成了两段。

  噗通!噗通!

  两截尸体掉进池水中,鲜血涌出,染红了水面。

  “老祖!”

  小猫妖大哭。

  “完了!”

  穿山甲面若死灰。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