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五十八章 真?气运之子?登场

第五十八章 真?气运之子?登场

  陆安之和叮咚跟着穿山甲,淋着小雨,来到了葫芦藤前。

  紫色的葫芦霞光大放,将傍晚的竹林都笼罩了,仿佛霓虹灯照耀,如梦如幻。

  一些紫色的小光斑,开始从葫芦上飞散出来,就像盛夏时节河畔的萤火虫,漂亮又美丽。

  “这就是天材地宝出世吗?”

  小猫妖看的津津有味,都忘了嚼她的小鱼干。

  “这么亮的光芒,会不会把妖怪引来?”

  陆安之有些担心,至少半里地之内,都能看到宝葫芦造成的天地异象!

  “不会的,这块桃花源所在的地方非常隐蔽!”

  穿山甲示意陆安之安心,而后摘下了一直背着的小葫芦,随着它拔开塞子,一股奇妙的香味立刻弥漫开来。

  嗅!嗅!

  小猫妖立刻看了过来,吸了吸鼻子:“这是什么呀?好香!”

  “是葫芦藤开花时我攒下的蜂蜜,好东西哦!”

  穿山甲介绍着,先喝了一大口后,又递给了陆安之:“来,喝一口,庆祝下!”

  “嗯!”

  陆安之接过,刚喝了一口,突然面色大变,看向了西北方向,爆喝出声:“什么人?出来!”

  “啊?”

  穿山甲吓了一跳,连忙警戒,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要是出了差池,几十年的辛苦都白费了。

  好在等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生。

  “哦,也可能是我太紧张,看错了!”

  陆安之歉然一笑。

  “小心无大错。”

  穿山甲松了一口气。

  “老祖!老祖!蜂蜜……”

  小猫妖舔了下红润的唇角,低声恳求,想喝。

  “你也配?”

  陆安之耻笑。

  “啊呜!”

  小菽猫顿时泫然欲泣,满脸失落,原来老祖讨厌我!于是蹲到旁边,默默地吃她的小鱼干去了。

  哼!

  我的小鱼干也很美味,我再也不给你吃了。

  “大喜的日子,让她喝一口吧?”

  穿山甲劝说。

  陆安之摇头,继续盯着宝葫芦:“大概要等多久才会瓜熟蒂落?”

  “不知道,但应该很快了!”

  穿山甲瞅了小猫妖一眼,刚想说话,一道盛赞突然响起。

  “漂亮!”

  穿山甲神情惊变,豁然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劲装武士服的少年,腰佩长剑,打着一柄油纸伞,走进了竹林中。

  他扫了穿山甲和陆安之一眼,便不再关注,继续欣赏宝葫芦。

  “我这是被小瞧了吗?”

  陆安之撇嘴。

  来的竟然是那位南宫莆田,因为身怀秘剑,他被飘渺宗的高层特别看好,是本届所有考生中最瞩目的新星。

  “你即便不是一转生,我也不会高看你一眼!”

  南宫莆田眼尾都没有扫陆安之一下,神色骄傲,我的秘剑,就是我横行天下的依仗!

  “快,快杀了他!赶紧杀掉他!”

  穿山甲催促,急的双眼通红。

  “杀我?”

  南宫莆田忍俊不禁:“就凭他?”

  “老……老祖,这个人族少年看上去好厉害!”

  小猫妖凑了过来,悄悄扯了扯陆安之的袖子:“咱们赶紧逃吧?”

  “妖怪?”

  南宫莆田剑眉一蹙,不过看到是一只没胆的猫妖后,又不在意了,而是好笑地打趣陆安之:“你怎么还不跑?难不成还想和我较量一下?”

  陆安之拔剑!

  “啧啧,敢在我面前拔剑的人,都死了!”

  南宫莆田撇嘴,也拔出了佩剑。

  杀人?

  他没有任何心理压力,而且宝物即将到手,还是要清理一下知情者的,不然把情报泄露出去,少不得会惹来麻烦。

  “你不是说这里很隐蔽吗?”

  陆安之又开始飚演技了,摆出了烦躁不爽的神色,从侧面流露出没把握,不想和南宫莆田一战的心态。

  这是在示敌以弱。

  “我也很绝望呀!”

  穿山甲无奈,这就是所谓的气运之子吗?

  “我来飘渺宗的路上,遇到了一位瞎眼道人,请他吃了碗牛肉面,他便给我算了一挂,说是让我往西走!”

  南宫莆田笑了:“进入这个小千世界后,我也不知道往哪走,想起那个瞎眼道人的话,便往西走了,期间遭遇了一群妖怪的偷袭,我一不小心失足落水,原本以为倒霉透顶,没想到却是好运的开始!”

  哎!

  运气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

  “我记得你和那个绿茶女一起的呀?”

  陆安之询问,打量四周,担心附近还埋伏着别人。

  “绿茶女?是何意思?”

  南宫莆田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你说的是苏嫣姑娘吗?我不是说了嘛,我失足落水了呀!”

  落水后,南宫莆田就被冲到了这里。

  “好了,废话说完,你该死了!”

  南宫莆田准备杀人,不过刚冲了两步,又停下了,因为灭霸被陆安之放了出来。

  “嗯?”

  南宫莆田凝神打量:“原来你是傀儡师?怪不得敢在白鹭号上时挑衅柳金水,大放阙词,不过我告诉你,没用!”

  “今天,你死定了!”

  说完,南宫莆田杀出。

  灭霸迎击,砍刀怒斩!

  唰!

  刀风呼啸,搅乱了细雨,也让周遭的竹子压弯了腰。

  南宫莆田却是施展身法,轻松的躲开了,然后长剑一荡,就扫出了一道道银光。

  叮!叮!叮!

  每一道剑光,都刺在了灭霸的身上。

  “要遭!”

  陆安之心下一沉。

  他不会近战功法,所以操控灭霸也是纯靠身体和蛮力,对上牛头妖那种也喜欢硬来的肉搏系敌人,可以碾压,但是遇到南宫莆田这种从小修习剑术的剑修二代,就没辙了。

  人家根本不硬碰硬!

  交手三十息,全是灭霸在挨打,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那乱转,连敌人的衣角都摸不到。

  “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打到我一下,便能重创我?”

  南宫莆田讥讽:“白日做梦!”

  咻!

  长剑破空,精准地横斩在了灭霸的双眼上。

  毫发无伤!

  唰!

  南宫莆田一个空翻,落在了十多米外,神情略微有些认真了起来:“你这傀儡,品级不低吧?”

  南宫莆田的佩剑叫做翠鸟,是上品灵器,而且他本身剑术也相当不俗,十二岁时,在河边练剑,便能斩开巨石,而年初,已经可以斩断金铁,可是现在,他全力一剑,竟然无法在这具傀儡上留下痕迹……

  好东西!

  “你猜?”

  陆安之伸手抹掉了脸上的雨水。

  “不用猜,等杀了你,它就是我的战力品了,我可以慢慢的看!”

  南宫莆田相当自信,再次杀出!

  灭霸冲锋。

  只是这一次,南宫莆田没有选择对攻,而是一个闪身,绕开了它,直扑陆安之。

  咚!咚!咚!

  灭霸迈开大步紧追,大脚落下,踩得水花飞溅,泥坑四起。

  这糟糕的环境,让灭霸这种力量型选手,受到了很大限制。

  “你以为我是蠢的吗?”

  南宫莆田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安之,讥笑出声:“傀儡再强,没了人操控,那也是废铁!”

  唰!

  长剑如闪电,爆出了火树银花,直刺陆安之咽喉!

  陆安之不闪不避,反手一剑。

  又是之前同归于尽的打法!

  只可惜,这一次失败了!

  南宫莆田一个躲闪,让开短剑,还反手斩在了陆安之的手腕上。

  唰!

  皮开肉绽,血流如注。

  “老祖!”

  小菽猫担心的叫了起来。

  “这只小猫妖怎么回事?”

  南宫莆田不理解,要不是飘渺宗的考生审查绝对没问题,他都要怀疑陆安之的真身是妖怪了。

  “死!”

  陆安之全神贯注,拼死作战,只要砍中一剑就好!

  比起自大的牛头妖,南宫莆田尽管也自大,可他是剑豪,在剑道上,有着天然的直觉。

  陆安之的剑术,粗糙的可怕,对他来说,就像个小孩拿着树枝乱舞,最大的伤害,也不过是划伤皮肉。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南宫莆田总觉得不安全,而且他敏锐的观察到,陆安之铁了心,哪怕被重创,也要刺自己一剑。

  这不对劲!

  两人交手十几个回合后,南宫莆田突然主动退让,拉开了距离,然后打量着陆安之。

  “你的剑上,涂了毒药?”

  南宫莆田猜测。

  “别把人想那么龌龊,真正的剑修,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陆安之不爽,觉得人格被侮辱了。

  “没错,老祖才不会那么赖皮呢!”

  小猫妖大喊,义愤填膺:“老祖会凭本事杀了你!”

  “那是为什么?”

  南宫莆田盯着陆安之的佩剑,也不是法宝呀,就是一把女王的权杖,俗称萝卜丁,市面上很常见。

  等等!

  难不成他是剑豪?

  除非他顿悟了秘剑,才有可能剑刃碰到我,就杀掉我!

  不!不!

  我瞎想什么呢?

  他的剑术烂成这样,怎么可能是剑豪?

  “你是剑豪?”

  南宫莆田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然后就后悔了。

  我怎么能问出这个愚蠢问题?

  这简直是对自己眼力的侮辱!

  理智告诉陆安之,应该骗南宫莆田,这样对方才会大意,自己才有偷袭的手的机会,可是对手是剑豪,陆安之心中的骄傲,不允许他这么做。

  “没错!”

  陆安之朗声回答,赢,就要赢的堂堂正正!

  “啥?”

  南宫莆田目瞪口呆:“你说啥?”

  哈哈!

  我失聪了?

  还是耳屎太多影响了听力?

  这个飘渺宗的小杂役竟然说他是剑豪?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凭什么?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