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五十五章 一番战

第五十五章 一番战

  不少男人都喜欢大城市的灯红酒绿,喜欢夜晚的纵情声色,娇啼笙歌,有了闲钱,去接济一下桑拿房的技师小妹,畅谈一下人生,等到一个钟结束,披上衣服出来,在路边随意的找家烧烤店,撸一把串,灌两口冰啤,人生快哉,不外如是!

  陆安之却是更向往乡间生活,种一块菜畦,盖几间小屋,再养一条土狗,忙时种地打渔,闲时读书品茶。

  没有琐事纷扰,没有世间忧愁。

  不过这是奢望,人活着,躲过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躲不过去的工作生活两头夹。

  每天能有时间打一把游戏,就算是最奢侈的享受了。

  在南柯一梦中,陆安之努力去生活,也被生活蹂躏着,所以当看到这片田园风光扑面而来的时候,他陶醉了。

  薄雾弥漫,犹如美女遮在脸上的轻纱,让这座桃花源更加的神秘,更加的瑰丽,也更加的诱人!

  除了那些陆安之叫不出名字的草木植被,还有翠绿的葫芦藤,像野孩子一样,爬的到处都是。

  “老……老祖,这是何地?”

  叮咚目瞪口呆,这景色也太漂亮了吧?

  因为没有人迹,所以没有烟火气,不被世俗污秽所沾染。

  “是葫芦谷。”

  穿山甲回了一句,进入这里后,它的神经完全松懈了下来,就像和老实男的妻子来完一发,提起裤子,退房走人,来到了大街上。

  安全了!

  这个地方,那些外来者绝对找不到的。

  陆安之背着叮咚,跟着穿山甲,走了将近一刻钟后,来到了一片竹林中,旁边是一个小湖泊,有荷叶田田,有蜻蜓低飞。

  不用穿山甲介绍,陆安之也知道那个炼妖葫在什么地方了。

  因为别的地方,到处都长着葫芦藤,而这片竹林中,只有一株,它以那些竹子为支架,蔓延的到处都是。

  按理说,生机这么旺盛的葫芦藤,少说也得结出百八十个葫芦才算合格,但实际上只有一个紫色的葫芦,挂在葫芦架下。

  它的个头不小,将近半米,因为太沉下坠,将附近的竹子都扯弯了腰。

  “这个葫芦,定然是个宝贝!”

  小猫妖分析,很识趣地从陆安之的背上下来了。

  “你不傻吗?”

  陆安之呵呵。

  “啊?”

  听到这话,叮咚的脸色瞬间一白,小嘴唇哆嗦着,一边呜咽,一边匆忙的解释:“老祖,这是您的宝贝,我不会下手的,不,我连多看一眼都不会!”

  小猫妖说着话,直接闭上了眼睛,又担心还是过不了关,干脆用双手捂住了。

  “老祖,你看,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

  陆安之很想问一句,O猫犯法吗?

  你这个任人予取予求的模样,会让我把持不住的呀!

  于是陆安之伸手,放在了小菽猫的脑袋上,然后顺着脖颈,脊背,撸了下来。

  小猫妖炸毛了,肉皮瞬间绷紧,本能的裂开了嘴巴,亮出了小虎牙,刚准备发出威吓示的吼叫,又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当即抬手,塞进了嘴巴里。

  啊呜!

  吼叫被堵回了喉咙里。

  小菽猫努力挤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甚至还扭动了一下身体,让陆安之可以摸的更舒服一些。

  乖巧,可怜,又柔弱!

  我这么听话,你总不会还要鲨我吧?

  “这就是炼妖葫?”

  陆安之没看出这葫芦有什么不同之处。

  “嗯!”

  穿山甲点了点头,痴迷地望着紫色葫芦,接着一脚踹在了小菽猫的大腿上:“滚远一点,别让你的臭味污染了我的宝葫芦!”

  啊呜!

  小菽猫立刻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然后一点点地往旁边挪蹭。

  陆安之的眉头皱了起来,瞟了穿山甲一眼。

  “再过几天,它就会成熟了,到时候,你带走葫芦,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穿山甲从出生开始,便一直守护着这只葫芦,已经好多年。

  “希望不会有什么差池?”

  陆安之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下,刷刷神机,结果一道嚣张的声音,响彻在竹林上空。

  “哈哈,差池那是肯定会有的!”

  牛头妖王朝从一处茂密的草丛中站了起来,然后迈着螃蟹步,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陆安之一惊,快速从口袋里掏出了骨哥地图。

  为什么妖怪都距离这么近了,它还没反应?

  “别看了,我身上有屏蔽妖气的灵装!”

  牛头妖得意一笑:“穷家富路,更何况是我这种妖二代,出门在外,怎么可能不带一、两件灵装傍身?”

  “杀了它!”

  穿山甲急了,大吼出声:“绝对不能让宝葫芦落在妖怪手中!”

  “杀我?就凭你们?”

  牛头妖嗤之以鼻,打量过陆安之和穿山甲后,又看向了那只小猫妖,吐了口浓痰:“废物!”

  啊呜!

  小猫妖见到妖族,没有欣喜若狂,反而一脸害怕,想寻求保护似的,躲到了陆安之身边去。

  唰!

  陆安之拔出了萝卜丁,盯着小菽猫。

  “老……老祖!”

  叮咚被陆安之的眼神吓到了,又开始哭。

  “你过来干嘛?”

  陆安之不解,他担心叮咚偷袭自己,不过想来以她胆小如鼠的性格,应该不会干这种大胆的事情。

  “我怕呀!”

  小菽猫的回答,理所当然。

  在她看来,牛头妖杀气腾腾,就像一只择人欲噬的恶鬼,而陆安之虽然是人类,但是他很善良。

  否则顺着地下河漂流的时候,他只要不管自己,自己就淹死了,还有刚才,他还背着自己。

  那个后背,真的好温暖!

  “杂种,亲近人类,该杀!”

  牛头妖咒骂。

  “我能问一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吗?”

  这一战肯定要打,但是在这之前,陆安之想弄明白这个问题。

  “哈哈,我运气好呀!”

  牛头妖喜上眉梢:“昨天被你逃走之后,我气的胃疼,没想到今天就可以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大泄心头之恨了,对了,还能得到一个宝贝,你说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吗?”

  至于自己怎么来这里的?

  牛头妖才不会告诉陆安之呢,让他琢磨去吧!

  事实上,他纯粹是运气好!

  在追丢了陆安之和唐云后,牛头妖继续在金刚山脉中转悠,一边搜索猎物,一边寻找灵葫。

  鸠摩宫入门考核的内容,和飘渺宗一样,都是让考生成功带回一只灵葫。

  牛头妖一行没有找到灵葫,但是抓到了一只蜈蚣精,拷问过后,得知灵葫界中,有一群妖怪盘踞。

  王朝当即决定,降服这群妖怪,夺了它们的宝贝与积蓄,于是羁押着蜈蚣精,从一个洞穴,进入了金刚山内部。

  期间,牛头妖一行遭遇了偷袭,这才明白己方托大了,敌人很强,不可力敌,就在逃跑中,牛头妖失足,掉进了一条地下河中。

  他好不容易爬上岸,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只能沿着河岸,往下游走去,没想到小半天后,幸运地看到了陆安之三人,他当即跳进地下河,跟了上来。

  “哈哈,你说你运气有多差?刚刚逃走,又落在了我手中,看来天道注定,你要死在我的手中!”

  牛头妖很得意,他觉得失足落水,反倒是自己机缘的开始。

  嗯!

  看自己这幸运的模样,将来一定可以成长为一代大妖,蜚声小仙州。

  陆安之不再废话,放出了灭霸!

  “嗯?”

  看到这个紫皮小巨人,牛头妖惊诧不已:“你居然是一位傀儡师?”

  这人族小子真沉得住气呀,昨天清晨那么危机的状况,他都没有放出傀儡,真是够胆。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陆安之凝神,眉心窜出了一抹金色的气息,进入了灭霸的额头。

  唰!

  灭霸启动。

  “哈哈,你不会以为有一具傀儡就吃定我了吧?”

  牛头妖哂笑,一拍挂在腰间的百宝囊。

  唰!

  一道白光闪过,他的身前,出现了一尊三米高的石头人。

  “巧了,我也是傀儡师!”

  牛头妖好笑地看着陆安之:“没想到吧?”

  陆安之一言不发,操控着灭霸大步狂奔,杀向了牛头妖。

  除非不要炼妖葫,否则这一战,避无可避!

  牛头妖当仁不让,控制着石头人开始冲锋:“别怪我没告诉你,这具石头人是库克大师的作品,秩序白银品级,你那个破傀……”

  砰!

  两具傀儡犹如火星撞地球一般,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灭霸尽管比石头人还矮了半米,但是对撞中,既然把石头人轰飞了。

  没有势均力敌,就是一边倒的碾压!

  “什么?”

  牛头妖的炫耀说不出下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具明显已经好久没保养过的傀儡,不该是一撞之后,就散架吗?

  为什么还把我的石头人给撞飞了?

  而且因为是元神操控,石头人挨了撞击后,痛感也反馈到了牛头人身上,让他呲牙咧嘴。

  灭霸再度冲锋,一个跳劈,砍刀剁向了石头人的脑袋。

  “一个秩序白银有什么好吹的?我的灭霸是永恒黄金品级,我骄傲了吗?”

  陆安之冷笑。

  说实话,他也没想到这具被闲置在古三彩中不知道多少年的破傀儡,竟然如此犀利!

  消耗的元神之力很少不说,就连痛感,都减轻了,让自己几乎察觉不到,再看牛头妖,表情扭曲,显然很疼。

  自己这一波,应该稳了!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