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五十四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五十四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逃跑的小妖看到这个人类少年如此凶残,吓的小胆子都要碎掉了,她双手一把抱住脑袋,在地上卷缩成一团,哭唧唧的大声求饶。

  “不要鲨我!”

  嗤!

  飞剑贴着小妖的脸颊,插进了地面中。

  何止是小妖,便是穿山甲都被陆安之吓了一大跳,这么凶的吗?然后警惕地盯着他。

  “你看我干吗?”

  陆安之皱眉。

  “大威天龙呢?这名字听上去是个一道非常厉害的法术!”

  穿山甲想看。

  “它都求饶了,我还施什么法?”

  陆安之才不会说那是为了增强气势瞎编的招式呢。

  陆安一人一兽,靠近了小妖。

  “原来是一只猫妖!”

  穿山甲松了一口气,看对方这模样,显然是不值一提的杂鱼烂虾,一口就能咬死。

  陆安之命令这个猫妖爬在地上,接着先从百宝囊中取出了一根绳子,然后把她的双手双脚反关节向上扯到一起,绑住了。

  “呜呜呜,不要鲨我!”

  猫妖哭的稀里哗啦,小脸上沾了灰尘和泪水,都脏掉了。

  “你叫什么?”

  陆安之审问。

  “叮咚!”

  猫妖完全没有隐瞒和撒谎的意思,眼巴巴地看着陆安之,有问必答。

  “这就是猫娘吧?哈哈,可算见到活的了!”

  陆安之欣赏着自己的猎物。

  这只猫娘身材娇小,偏瘦,身高也就一米多点,像个小学生,它还没有完全修成人型,身上长着金色的毛发,点缀着大量黑色的斑点,头上有一对耳朵竖起,此时耷拉着,显然没了精气神。

  猫娘的五官,依旧有七成以上像猫,除了胡须,还有粉嫩的鼻头,金色的瞳孔。

  看到陆安之打量自己,猫娘努力挤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我只是偶然路过,没想过要偷看你们打架!”

  叮咚解释。

  “你们妖族有多少人考生进了这座山脉?”

  陆安之蹲在了猫妖旁边,拔出短剑后,用剑刃拍了拍她的脸颊:“别撒谎哦,不然割掉你的鼻子。”

  “不知道!”

  叮咚小声啜泣。

  “你们这些考生中,最厉害的是谁?”

  陆安之继续。

  “不知道!”

  猫妖卷缩着,一动不敢动:“不过据我估计,应该是牛头马面兄弟,他们两个很得牛顿看重!”

  “它们有什么法术神通?”

  陆安之也猜到了,至少那个牛头妖肯定有几把刷子。

  “不知道!”

  猫妖细声细气。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那要你何用?”

  陆安之估计恐吓。

  “啊呜,我……我知道姐姐把肉干藏在了罐子里,呜呜呜,不要鲨我!”

  叮咚抱着脑袋,害怕的直哆嗦。

  “你这么胆小懦弱,为什么还来参加入门考核?”

  陆安之不解,这个猫娘绝对合格不了的。

  “因为姐姐说,我大了,应该出去闯荡一番了,便把我赶出了家门,呜呜呜,其实我知道,她是嫌弃我偷吃了她的肉干!”

  猫妖哭的撕心裂肺:“我再也不敢了,姐姐,我想回家!”

  陆安之握着短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按理说,人妖殊途,种族对立,是见了面就会厮杀的敌人,可是眼前的小猫妖,哭哭唧唧,可怜柔软,让陆安之实在下不去手。

  这感觉就像在殴打小学生!

  “陆大哥,你愣着干什么?应该问不出什么情报了,还是赶紧杀掉,然后上路,去拿炼妖葫吧?”

  穿山甲催促。

  叮咚被这番话吓到了,一下子蹿了起来,抱住了陆安之的腿,苦苦哀求:“不要鲨我,我……我把我的小鱼干给你!”

  小猫妖说着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拇指长的小鱼干,拿了一条后,犹豫了一下,又拿了一条,递给陆安之,然后将剩余的重新揣回口袋里。

  “这是贡品,姐姐说,吃了瓜贡品后,神灵就不会找我的麻烦了!”

  小猫妖眼巴巴地望着陆安之,等待着他的饶恕。

  穿山甲气笑了,啪的一下,挥舞爪子,打掉了叮咚手中的小鱼干,这玩意谁吃呀?

  “你干什么?”

  叮咚赶紧把小鱼干捡了起来,仔细地吹了吹上面的土:“姐姐说了,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穿山甲举起手,准备捶这个小猫妖。

  “算了!”

  陆安之叹气,叮咚这模样,让他想起了三柒,那就饶过她,算是给妹妹积攒一些好运吧!

  因为不知道这只猫妖看到了多少东西,所以陆安之暂时不能放她离开,于是解开绳子后,绑在了她的脖子上。

  “走吧!”

  陆安之吩咐,话说养一只猫娘也不错。

  洞穴中的路不好走,除了崎岖弯折,碎石遍布,还会不时地遇到地下暗河,断裂深沟,要不是有穿山甲这个地头蛇带着,陆安之早迷路了。

  一路上无聊,他也旁敲侧击的问了叮咚很多话,套出了不少内容。

  她的真身,是一只菽猫,在庞大的猫妖群体中,算是比较罕见的。

  “呜呜呜,大哥哥,我怕!”

  叮咚一路上都在啜泣,哭累了便休息,然后再继续哭。

  “你叫谁大哥哥呢?”

  陆安之皱眉,要是让飘渺宗知道自己有个妖族妹妹,自己肯定会被当做异端,被正义之士给替天行道了。

  “啊呜!”

  小猫妖缩起了脖子。

  大半天后,一人一妖一兽都累了,坐乐下来吃东西。

  “喏!”

  陆安之递给了叮咚一块肉干。

  “谢谢大……呃……”

  小猫妖喊到一半,想起陆安之不喜欢这个称呼,赶紧换了个称谓:“谢谢老祖!”

  “谁是你老祖?”

  陆安之无语,这个词更过分!

  “我们妖族中人,都喜欢当别人老祖!”

  叮咚弱弱地解释了一句。

  陆安之明白了,‘我是你老祖’类似于骂人吵架的时候,喊‘我是你爹’,‘我是你祖宗’这种词儿。

  不过叮咚喊的这声老祖,是褒义。

  不止妖族,人族这边也是,家族或者宗门中,只有最年长,修为最高,也就是中流砥柱的那种强者,才有资格被称为老祖。

  这种强者平时基本上不出面,一旦出现,便意味着有大事发生了。

  陆安之不想和小猫妖浪费口舌了,灌了两口水后,看向了穿山甲:“还有多远?”

  “快到了!”

  穿山甲眼神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自己的使命,终于要完成了。

  “再说说那个天勾和白无字的情况吧,它们的老巢在哪?麾下有多少妖兵,值得注意的都有什么?”

  陆安之询问。

  “不是说过一遍了吗?”

  穿山甲脸上露出了一些嫌麻烦的神情。

  “每一次整理情报,就很可能发现一些之前忽略的地方,还有关于进它们巢穴的地图,你再画一遍吧?”

  陆安之解释。

  穿山甲的曾爷爷,爷爷,还有父亲,这么多年来,视蝎子精和蛇精为大敌,所以一直在侦查它们的情况,其中爷爷更是死在了天勾手中。

  不过它们也搞到了不少有用的情报。

  “好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穿山甲又讲述了一遍。

  蝎子精天勾凶残暴虐,平时喜欢出门打猎,享受虐杀其他生命的快乐,而蛇精则很神秘,穿山甲的父亲曾经蹲守了三年,才见到她的本人一次。

  很漂亮!

  小猫妖一边吃着小鱼干,一边听着穿山甲讲妖精的故事,津津有味,甚至一度忘了自己是个俘虏。

  直到陆安之扯了一下拴在它脖子上的绳子,她才如梦初醒。

  嘤嘤嘤!

  叮咚又开始哭了。

  陆安之和菽猫妖跟着穿山甲来到了一处瀑布前,汹涌的地下河流动,带出了哗哗的水声。

  “把咱们绑一起,就不会冲散了。”

  穿山甲用藤蔓把三个人绑在一起,然后带头跳下了几十米高的瀑布。

  噗通!

  陆安之入水,一个没注意,就被呛了两口河水,那个菽猫竟然不会游泳,胡乱地扑腾着。

  “救……救命!”

  叮咚大喊:“老祖救命!”

  陆安之游到菽猫身边,不过没把她扯上岸,而是遵照穿山甲的话,顺着地下河漂流。

  大概一刻多钟后,陆安之的视野豁然一亮,他随着奔腾的地下河流从一个洞口冲了出来。

  放眼望去,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满眼都是郁郁葱葱的植物,充满了勃发的生机感,这种大自然生命展现出的魅力,可以治愈人的疲惫,让心情瞬间昂扬起来。

  陆安之情不自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被菽猫勒的咳嗽了起来,她现在手脚并用,像只八爪鱼,紧紧地抱着陆安之这根救命稻草。

  好在叮咚也没有同归于尽的勇气,不然漂流的时候搞事,陆安之还真要吃个大亏。

  等到河水的流速减缓后,陆安之拖着叮咚上了岸。

  小菽猫躺在草地上,像死过去一样,白皙的小肚皮鼓鼓的,就像怀了孕。

  “老……老祖!”

  小菽猫气若游丝

  因为不会游泳,漂流的时候,她喝了好多水。

  “放心,死不了!”

  陆安之安慰,伸手摁在了叮咚的肚子上。

  噗!

  一道水柱像是喷泉似的,从小菽猫的嘴巴里吐了出来。

  “我的小鱼干!”

  小菽猫哭泣:“肯定都泡烂了。”

  陆安之服气了,这个小猫妖果然是不太聪明的亚子,你首先应该关心的难道不是你有没有受伤吗?

  “走吧!”

  穿山甲催促,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赶路:“很快就到了!”

  陆安之看到小猫腰走不动了,干脆背起了她,然后放眼望去。

  这是一个世外桃源!

  就在陆安之沉迷于这美丽的风景时,河面上,有一个妖怪的脑袋,冒了出来,他盯着陆安之远去的背影,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