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四十七章 陆?傀儡师?安之!

第四十七章 陆?傀儡师?安之!

  “谢谢,不要了!”

  陆安之拒绝。

  妹妹说过,在外面的时候,不要乱吃别人给的东西。

  “怎么?怕我们的东西有毒,吃坏了身体?”

  光头少年打量着陆安之,开口挤兑:“既然不信任我们,那你干脆别往这里坐呀!”

  他叫周振,是个散修的儿子,曾经跟着父亲走南闯北,所以积累了一些江湖经验。

  他这么说,便是在孤立陆安之,让大家对他产生糟糕的印象,这样自己待会儿勒索了他之后,对于个人形象的影响也会微乎其微。

  这就像一个坏学生欺负班上一个不合群的倒霉蛋,其他人是不会在乎的。

  “无功不受禄,那是你们辛苦打到的猎物,我怎么好意思吃呢?”

  陆安之又开始飚演技了,摆出了一脸委屈的模样,接着又从百宝囊中取出了肉干和水囊,慷慨的分享给大家:“你们谁要?”

  “给我来一口水!”

  苗苍接过了水囊。

  这次的入门考核宣布的太过于突然,所以很多考生都没准备食物和水,只带了武器和丹药。

  啧,不好搞呀!

  周振暂时按捺的下来,吃了半只烤野鸡后,突然一拍脑袋:“哎呀,瞧我这粗心样,你们不会觉得这妖族脑袋熏人吧?”

  周振说着话,把系在腰带上的那颗妖族考生脑袋摘了下来,有鲜血从砍断的脖颈处滴了下来,散发着一股血腥味。

  “还……还行!”

  叫卢萍的女孩脸色有些发白,那颗脑袋死不瞑目,犬牙交错,很吓人。

  “周哥,你再斩杀两只妖族新人,不用找灵葫,也合格了!”

  苗苍羡慕,顺势恭维了一句。

  “哈哈,我父亲好歹也是一位修炼到了筑基期的散修,我跟着他,多少学了点东西,收拾几个小妖易如反掌!”

  周振很得意,偷瞄了陆安之一眼,发现他无动于衷,这不由得让他有些气馁。

  这小子情商好低呀!

  你看不懂我这是在示威吗?

  我要是收拾你,能把你的狗头打爆!

  周振闲扯了几句,发现陆安之默默地吃着东西,并不搭话,没办法,他只能主动开口了。

  “喂,你的佩剑是萝卜丁吧?让咱们欣赏下呗?”

  周振笑问,又看向了两个女孩:“这可是灵器,价值五百灵砂呢!要不要看下?”

  他担心自己的面子不够,因此又带上了两个女孩,一般来说,男人都喜欢在女人面前表现一番。

  只可惜,陆安之不是这种人。

  “抱歉,武器该不外借!”

  陆安之摇头,瞄了两个少女一眼。

  太普通了。

  你们要是有老板娘那么大,别说看飞剑,送你们都可以。

  “你什么意思呀?”周振不爽了,故作生气:“我们不是借,是欣赏一下,很快就还给你了!”

  其实周振原本打算拿到萝卜丁,就不还给陆安之了。

  毕竟没了武器,这小子的战斗力肯定损失一大半!

  “你不是散修的儿子吗?那应该见过很多极品灵器,像女王的权杖这种基础灵器,应该不感兴趣吧?”

  陆安之反问。

  “呃!”

  周振哑然,这个借口,还真让他无法反驳。

  少年们也都看出了气氛不太对劲,低着头吃东西,不敢多话了。

  周振吃饱喝足,眼看着要上路了,心中一发狠,决定硬抢。

  父亲说过,修真界奉行的是弱肉强食,我不需要怜悯那些弱者,尤其当肥羊主动跑到身边,如果不取,是会遭天谴的。

  周振起身,脸色阴沉,朝着陆安之呛声:“喂,去旁边的小树林谈一谈?”

  这明显不善的语气,让其他六人脸色一变,卢萍心善,想帮腔缓和一下气氛,被身旁的女孩悄悄拉住了。

  “别多事!”

  唐云早就看出周振惦记上陆安之的灵装了,这种时候,谁当和事佬都没用。

  周振盯着陆安之,既然都撕破脸了,那也没必要客气了,如果这小子不从,那自己便直接在这里动手了。

  只是不等周振攥紧拳头,陆安之站了起来。

  “好呀!”

  陆安之走向了不远处的小树林。

  他没有丝毫害怕,甚至还有些想笑!

  当年在南柯一梦中,在中学时代,他经常见到类似的场景,那些校霸们总是喊男生去教学楼后面或者厕所里,欺负一顿,偶尔当女孩路过,目睹到这一切,他们没有羞愧,反而更来劲,觉得自己了不起,是个天下无敌的人物了。

  “干嘛?”

  陆安之靠在了一棵树上,双手抱胸,打量着光头周振。

  这小子身板挺壮实,也穿着屌丝三件套,带着一把灵气下品的飞剑,难怪有底气横行无忌呢!

  “你是一转生,体内真元太少,激活不了这些灵装,都浪费了,不如借给我如何?”

  周振呵呵一笑:“放心,我会保护你!”

  “我不怕浪费,而且……”

  陆安之撇嘴:“你太弱了!”

  “啥?”

  周振气笑了:“我弱?你看看这是什么?”

  周振摘下了他系在腰带上的那颗妖族考生脑袋,一把杵到了陆安之面前:“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的战利品,你有吗?”

  陆安之伸手,把头颅拨开了:“拿远点,脏!”

  “告诉你,就算我父亲是被人瞧不起的散修,我也算得上一位修二代!”

  周振撇嘴:“懂?”

  “不懂!”

  陆安之摇头。

  “小子,我的意思是,我让你两只手,你都赢不了我!”

  周振亮出了獠牙:“好吧,我摊牌了,你这种一转生,单打独斗,根本没机会通过考核的,除非有我的帮助,好吧,退一万步讲,你得罪了大师兄,即便通过考核,将来也没前途的,所以不如把灵装给了我,也算临死前集个福!”

  “你身上不是穿着灵装吗?”

  陆安之不解:“为何还抢?”

  “钱这东西,谁会嫌多呀?”

  周振冷笑:“我爹是个散修,混得很惨的那种,为了赚一千灵砂,要在野外风餐露宿好几个月,所以我从小时候起便决定,我一定要入豪门,做掌教至尊的亲传弟子!”

  “我绝对不要为了几百灵砂过的像狗一样!”

  周振显然吃过苦。

  陆安之称赞:“有志气!”

  “好了,话说完了,把值钱货都交出来吧!”

  周振劝说:“你应该感谢我,换成别人,命都不给你留的!”

  “好吧!”

  陆安之说着话,突然拔剑,斩向了周振。

  叮!

  周振出剑,挡了下来。

  “小子,我早防备着你呢!”

  周振哈哈一笑,看着拉开距离的陆安之,并不着急:“你逃不了的!”

  “谁说我要逃了?”

  陆安之也笑了,取出百宝囊:“给你看个好东西!”

  唰!

  灭霸傀儡,被放了出来。

  “这……”

  周振一惊,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实在是这个有着紫色皮肤的小巨人体型魁梧,面目狰狞,太吓人了。

  陆安之的眉心,射出了一缕金色的气息,钻进了灭霸的额头,唰,它的眼睛亮了起来,之后挥舞着大砍刀,杀向周振。

  “你竟然是傀儡师?”

  周振震惊了。

  淦!

  原本以为这家伙是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没想到却是披着兔皮的饿狼,这次翻车了!

  翻大车了!

  噹!

  周振只接了灭霸一刀,整条手臂就被震的发麻,踉跄后退。

  没办法,

  这傀儡的力气太大了,而且动作极快,那么大、那么重的砍刀挥舞起来,就像抡着一根豆芽菜。

  噹!

  刀剑又是一记碰撞后,周振被打飞,砰的一声摔在了枯枝败叶中,沾了一身泥土。

  他不敢恋战,爬起来,转身便跑,可是左脚踝突然传来剧痛,是飞剑切过了他的脚腕,让他没了力气支撑,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御剑术?”

  周振脸色苍白,吓的亡魂大冒。

  萝卜丁贴着地面飞行,极其隐蔽,别说还有灭霸分散周振的注意力,即便没有,周振也看不到,更想不到。

  “你怎么可能会御剑术?”

  周振都绝望了。

  一个一转生,哪来那么多真元御使飞剑呀?

  等等!

  元神之力也可以施展御剑术,但是一般没人这么干,因为真元消耗完了,嗑丹药可以补充,但是元神消耗光了,可没那么容易弥补,而且后遗症还大。

  也不对!

  你一个素人,元神为什么会这么强大呀?

  淦!

  你他喵的是金丹巨头夺舍重生吧?

  嗤!

  短剑自上而下,贴着周振的脸颊,插进了地面中。

  “萝卜丁给你了,拿吧!”

  陆安之打趣。

  “呵呵,陆哥说笑了!”

  周振赔笑,尴尬又无助,他喵的,自己要是敢摸一下那把剑,脖子绝对会立刻被割断。

  不过他又有些侥幸,陆安之应该不会要自己的命,不然飞剑完全可以切下自己的左脚,而不仅仅是划伤。

  “好了,话说完了,把值钱货都交出来吧!”

  陆安之打调侃:“你应该感谢我,换成别人,命都不给你留的!”

  “……”

  周振的脸庞一下子涨红了,连大光头都没有例外,好像染上了颜色,他实在太尴尬了,因为这话是他刚才对人家说过的。

  想想自己之前盛气凌人以为胜券在握的表情,现在看来就像个小丑一样。

  “动呀!”

  陆安之催促。

  “陆哥,没了灵装,我会死的!”

  周振哀求。

  “那你刚才抢劫我的时候,也没关心我会不会死呀?”

  陆安之的眼神,逐渐变冷了。

  他在犹豫,是不是杀掉对方。

  周振也看出陆安之的纠结,当即不再迟疑,赶紧脱衣服,修真界便是如此,丛林法则横行。

  自己输了,那就认命,而且更应该庆幸,这个一转生不够心狠,不然换个老鸟来,绝对会斩草除根,杀人扬灰!

  看着周振掏出了各种零碎,陆安之皱眉:“你就没个百宝囊?”

  “陆哥,我要是能买得起百宝囊,我还至于抢你那三瓜两枣吗?”

  周振欲哭无泪。

  人家这句话不是羞辱,但是落在周振耳朵中,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我他么一个修二代,竟然还不如一个飘渺宗的小杂役有钱?

  “你有句话,我很认可,那就是钱这东西,没人嫌多!”

  陆安之让周振脱到只剩下一条大裤衩后,当着他的面,把缴获清点了一下。

  一把钢刀,一些疗伤丹药,十几张符箓……

  这货竟然还带着三种毒药,不愧是散修的后代,行走江湖的经验丰富。

  周振心疼的无法呼吸。

  那可都是他的财产呀!

  眼看着陆安之要把妖族考生的头颅也收走,周振实在忍不住了:“陆哥,你大发慈悲,把它留给我吧?”

  没了灵装,自己想要再杀死那些妖族新人就很难了,所以每一颗头颅都是珍贵的。

  想到此处,周振心中的那点尊严烟消云散,他直接以头抢地,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

  “陆哥,给我留一个入飘渺宗的机会吧?”

  “好!”

  陆安之把头颅丢了回去。

  “啊?”

  周振傻眼了,陆安之这么好说话?

  他还做好了上演苦肉计的准备,结果压根没用上,只求了一句,人家便同意了。

  看着陆安之转身离开,不是戏耍自己,周振一把抱住了脑袋,一边悉心地擦拭着上面沾到的枯叶和泥土,一边询问。

  “为什么?”

  “因为这种头颅,我有四个!”

  陆安之淡然一笑。

  他返还脑袋,除了不想干斩尽杀绝的事情,也是因为自信,别说再杀两只小妖,就是上双都没问题。

  毕竟我可不是什么臭鱼烂虾,而是仙王重生!

  我要是摊牌了,能吓死你们!

  “啊?”

  周振目瞪口呆,僵住了,宛若出差回家,想给老婆一个惊喜的老实男,突然看到忠贞的妻子正在和一屋子的男人做多人运动。

  场面极其火爆!

  啪!

  周振手中抱着的头颅,掉在了地上,他征怔地看着它,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好卑微!

  自己刚才居然还向人家炫耀妖族人头,问他有这种战利品吗?甚至借此威胁他,证明自己强大。

  周振脸庞发烫,好想一头撞死。

  太他么丢人了!

  人家不仅有妖族考生的头颅,还是足足四颗!

  可怕!

  ……

  就在陆安之和周振起冲突的时候,小树林外,篝火旁,四男二女,也在低声议论。

  “那个一转生惨了!”

  卢萍叹气。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