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四十一章 夺人机缘!

第四十一章 夺人机缘!

  “你也太高看我了!”

  陆安之苦笑。

  “那就是五十转了?”

  三柒疑惑,大郎最近常说他是仙王重生,不应该很厉害吗?那肯定不会和自己一样吧?

  “除以五十!”

  陆安之有些难以启齿,比起妹妹,自己竟然是个菜鸡?

  “啥?”

  三柒以为自己听错了,正要再问,曹轩长老开口了。

  “一转生,举手,让我看一下!”

  修真界习惯把每日凝练真元的修行,叫做日啖,而凝练出多少真元,便是多少转生。

  二十转生以上,那就是精英种子,值得宗门砸资源,大力培养,十转生以上,则是优秀。

  相当于一个班级中的前十几名,是门派的重要战斗力。

  再往下细分,五转生以上,普普通通,虽然门派也会传授功法,教导各种知识,但基本上就是放养。

  说难听点,宗门大战中,这些人便是炮灰。

  而五转生以下,直接去干杂役吧!

  像种植珍贵的灵植,蓄养灵禽,这些活儿凡人杂役是干不了的,所以任何宗门,都需要一些修士杂役。

  虽然日常辛苦,但好歹不用当炮灰!

  陆安之举起了手,他扭头看了一下,和自己一样杂鱼的只有五个人。

  “我再说一次,一转生,举手!”

  曹轩语气严厉,似有滚滚雷音,顿时又让六个考生胆颤心惊中,举起了手。

  甲板上,还有几十位门派弟子负责操船,此时看着这十几位一转生,目光怜悯。

  他们的前途注定一片黑暗!

  哪怕九死一生通过了入门考核,宗门也不会在他们身上花费半点资源,甚至连养殖灵禽这种杂活儿都不会安排给它们。

  可悲!

  “来呀!来呀!下注,赌今年甲子科的首席一哥是谁?”

  说话的是一个有着招风耳的青年,他叫王玉,是外门二师兄,平时好赌:“我选那个少年剑豪,压一百灵砂!”

  “巧了,我也看中了他,五十灵砂吧!”

  “那个想当带头大哥的猛汉似乎也不错?不过我压南宫莆田!”

  “半年的薪水,赌那个剑豪拿首席!”

  师兄弟们嘻嘻哈哈,都不傻,全选了南宫莆田。

  “你们这个样子,还怎么玩?”

  王玉无奈。

  “二师兄慷慨送钱,我们自然收着咯!”

  丁封嘿嘿一笑。

  “你们就不怕这些新人中,还有隐藏的剑豪?”

  王玉撺掇:“我看那个紫衣少女就不错,很有胆识,你们难道不想压她?搏一把,白板装变法宝哦!”

  “不想!”

  师兄弟们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开玩笑!

  剑豪那可是稀有物种,少年剑豪就更罕见了,

  再来一个?

  那掌门至尊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哦!

  “嘁!”

  王玉郁卒,看向了马文:“马师弟,你不下注吗?”

  马文没听到,他此时看着陆安之,一脸呆滞,宛若突然发现自己每天跪舔的女神竟然是个发廊女,一百块就能吃个快餐。

  他怎么可能是一转生?

  马文眼皮抽搐。

  一转生,便是一天昼夜,只能凝练出一转真元,理论上来说,这是踏入修仙之途的最低门槛儿了。

  如果修士连日啖一转真元都做不到,别说八大豪门,便是巨鲲帮这种小帮派,都进不去。

  自己刚才,竟然被这种臭鱼烂虾给暗算了?

  真是奇耻大辱!

  还好没人看见,不然直接找棵树吊死算逑!

  等郁闷过后,马文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笑容,转瞬扩大,笑的嘴角都裂到了耳根。

  “哈哈,蛆蛆一个一转生,还想报复我?老子一根手指都能把你戳到尿失禁。”

  马文鄙视,而后便后悔了。

  可恶,

  我大意了,刚才没有闪,不然他怎么可能暗算到我?

  哎!

  我竟然因为吃了一次亏,便有些忌惮,把他得到了机缘的事情告诉了柳大师兄。

  我明明可以自己弄死他,将他的机缘据为己有的呀!

  后悔!

  “马师兄,赌谁是甲子科一哥,你要下注吗?”

  丁封大声。

  “我压那个剑豪,一百灵砂!”

  马文乐呵呵的掏钱。

  二十转生,还顿悟出了秘剑,谁赢得了他?

  二师兄这庄家今次一定赔到当裤子。

  “我后悔了行不行?”

  王玉欲哭无泪,身为庄家,他要贴钱的。

  修仙是很看重天赋的一种事情,如果根基低劣,那就是努力到死,也没希望长生不老,羽化飞升!

  “大郎,不要气馁!”

  三柒安慰,担心哥哥受到打击,放弃修仙梦。

  “啊?我为什么要气馁?”

  陆安之反问。

  “呃!”

  三柒卡壳了,一般人听到自己天赋低下,不都会郁闷吗?

  平时也没见大郎心这么宽呀?

  他的本性,还是很要强的,不愿意被人比下去!

  “担心我?”

  陆安之哈哈一笑,使劲揉了揉三柒的脑袋。

  我可是仙王重生!

  前世这么烂的资质都修到仙王至尊了,这次回来,更是打造了神机爱疯石,上面记载着四大部洲这五千年来八成以上的机缘奇遇,只要吃到十分之一,我也会发育成一个可怕的大魔王。

  而且在古三彩石屋中的时候,彩子说过,自己观想山海异兽经,修炼元神的速度,在它的历代主人中,位列第三。

  陆安之虽然不知道这个水准如何,但是听彩子的语气,仿佛一个土肥圆妹子追到了一个高帅富美男,非常满意!

  “你笑什么?还有没有羞耻心?”

  突然的训斥,让陆安之一愣,转头,便看到大师兄正站在舰首,盯着自己。

  “羞耻心便是蹲下抱头哭吗?”

  陆安之反问。

  这家伙有病吧?

  我还不能笑了?

  嚯!

  弟子们幸灾乐祸了起来。

  这个小子居然不服气,敢回嘴?

  有好戏看了!

  考生们则是惊了,你一个刚刚踏入修仙一途的素人,也敢和飘渺宗的外门大师兄顶嘴?

  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人群中,苏嫣扫了陆安之一眼,便失去了兴趣,继续欣赏螳螂荒原上瑰丽的风景。

  这种蝼蚁,活的渺小,死的也卑微!

  “傻鸟!”

  南宫莆田撇嘴。

  “兄弟,赶紧道歉!”

  皇甫唯一吼了一嗓子,而后又朝着柳金水赔笑:“大师兄,他是无心的,您原谅他吧?”

  “……”

  柳金水愣住了,在宗门中,他训师弟师妹们,像训孙子,他们屁都不敢放一个。

  可是这个新人,

  他顶嘴了?

  说实话,要是平时,柳金水眼尾都懒得扫这种垃圾一眼,可是马文之前拍马屁,告诉自己这小子得到了大机缘,因此柳金水才会顺势呵斥,带出话题,试探一下。

  只是没想到,他没有唯唯诺诺,反而重拳出击。

  淦!

  是我柳金水刀不锋利马太瘦,被人小瞧了?

  还是你太飘?

  “混账!”

  柳金水怒喝。

  灵压真威释放,朝着陆安之轰了过去。

  正好,

  弄死了他,翻捡一下尸体,看看有什么值钱货?

  柳金水有恃无恐,因为以他的宗门地位,杀一个还没有入门的少年,谁也不会说什么。

  三柒银牙咬着嘴唇,手握柴刀,直接一个跨步,便想冲到陆安之身前,为他挡刀。

  只是陆安之更快,一把将她推开了。

  柳金水的灵压真威是定向释放,朝着自己轰过来了。

  “咦?他怎么没死?”

  弟子们一愣,连曹轩长老都忍不住打量陆安之,他刚刚凝练出真元,而且还是个一转生,怎么可能扛得住大师兄的真威?

  修士有多少真元,便会产生多大的真威,所以才说金丹大乘,天下横行,因为炼气士和筑基遇上金丹,人家甚至不用出手,一个真威外放,就碾碎他们的元神了。

  “这小子身上果然带着灵装呢!”

  马文释然了。

  不是自己不给力,是对方氪了金。

  其实元神强大,也不会惧怕灵压真威,但是大家的常识中,都没有一个凡人拥有足以比拟炼气大乘这种境界元神强度的可能性。

  陆安之头疼欲裂,宛若被钢钎刺穿了大脑,但是幸好,不致命。

  这一幕,让苏嫣回头,面露诧异。

  难道我低估他了?

  “哼,果然是得了大机缘的人!”

  柳金水也要顾及个人影响,一击不成,再下死手,可是会让人看轻他的人品,所以他换了方式。

  “小子有种,希望你可以通过考核,进入宗门,咱们好好的切磋切磋!”

  柳金水摆出了大师兄做派,扫视全场:“为了保证考核的公平、公正,你们谁带着灵装,现在全都交出来!”

  哗!

  那些散修二代们脸色大变,继而怨恨地盯向了陆安之,都怪这个小子得罪了大师兄,害得我们也受到了牵连。

  “快点!”

  柳金水催促。

  这就是阳谋了。

  考生中,大多是贫家子,哪怕有富二代,想置办一、两件灵装也不容易,所以他们此时都拥护这个决定,顿时觉得大师兄英明无比。

  “带灵装的人,是作弊!”

  “没错,大家都是毛都没长齐的少年,谁能靠自己的能力弄到灵器?还不都是爹妈给的?”

  “如果公平考核,我能拿第一!”

  考生们议论纷纷,兴奋不已。

  柳金水听着那些考生夸自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看向了陆安之:“把灵装都拿出来吧?不然公平何在?”

  蝼蚁一般的贱民,

  居然惹我?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