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四十章 日啖真元三百转,不辞长作修仙人!

第四十章 日啖真元三百转,不辞长作修仙人!

  盛夏时节,晴空万里,白云飘飘,乘坐白鹭号翱翔于天空之上,有清风拂面,舒爽无比。

  这日子,很适合郊游!

  大多数考生盘膝坐在甲板上,呼吸吐纳,也有小部分无法入定,急的抓耳挠腮,然后越烦躁,越进入不了状态。

  飘渺宗的修士们都离开了甲板,一是不想给考生们压力,二是考验他们,看他们能否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继续勤奋修炼。

  陆安之在古三彩的石屋空间中,观想过数年的山海异兽图,磨练过心性,因此打坐冥想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并不觉得枯燥。

  银河浩瀚,星辰璀璨。

  陆安之从入定中醒来,看着苍穹辽阔,想要拥有一艘法舰的愿望,更加的迫切了。

  不过这玩意肯定很贵,至少要赚数个小目标,十亿以上的灵砂,才能买得起,毕竟在南柯一梦中,私人飞机也只是少数人才有的。

  而且陆安之想要的还是空中一号那种总统座驾。

  一天一夜过去了。

  在晨曦的照耀下,白鹭号飞临了螳螂荒原上空。

  考生们还是第一次来这里,顿时坐不住了,一个个靠近船舷,朝着下面俯瞰。

  放眼望去,全都是翠绿的藤草,它们随着夏风起伏,宛若一片绿色荡漾的海洋。

  有比牦牛还要巨大的螳螂,偶尔会从藤草中窜出,一跃数米远,然后又落进草丛中,消失不见。

  “这……这螳螂也太大个了吧?”

  考生们惊呆了,尤其是看到一只螳螂的前臂就像利刃,轻松地斩下了一只野马的脑袋,他们齐刷刷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里曾经是水草丰茂的大草原,后来一位化神期的螳螂妖修,迁徙至此,建立了洞府,它养的螳螂也开始在这里繁殖,数万年过去了,那位妖修死了,但是它的螳螂们却活了下来。”

  做儒生打扮,之前和陆安之说过话的那位裴希白,朗声介绍。

  他右手拿着一卷书,背在身后,一幅潇洒写意的姿态,再配上有点小帅的脸庞,顿时惹得不少少女脸红心跳,多打量了他几眼。

  “这些螳螂是妖虫吗?”

  有人询问。

  妖虫和妖兽一样,都是诞生了低等灵智的生灵,因为可以吸纳灵气修炼,所以身体的某些部位,可以拿来炼器或者炼丹。

  有一些修士,就是靠着捕杀妖兽赚取灵砂为生。

  各大宗门也都饲养着驯化后的妖兽妖植,作为宗门的经济产业。

  “要是妖虫,早被人猎光了!”

  裴希白呵呵一笑:“它们只是体型比较大的昆虫而已,当然,比虎豹还要凶猛。”

  “不过族群大了,诞生妖虫的几率也会大增,只是它们平时都是成群结队的行动,想要捕杀,费时费力,性价比太低!”

  这些螳螂最终靠着大量繁殖,占据了这片大草原,也是因为自身没什么价值,没有修士狩猎它们罢了。

  “据我所知,这里的母螳螂,不管对方是什么物种的雄性,都可以进行交配,进而产下一窝小螳螂。”

  那位被陆安之说过是夜店女王的紫衣少女巧笑倩兮很是可爱,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很大胆,让人震惊不已。

  还能这么干?

  “诸位谁要是想拥有一只螳螂后代,可以去试试!”

  紫衣少女的桃花眼眼波流转,看谁都像是在抛媚眼:“不过母螳螂会在交配完后,吃掉你们哦。”

  “苏嫣姑娘真是博学多才!”

  有一个穿着蓝色武士劲装、腰佩长剑的少年,开口称赞。

  “南宫哥哥谬赞了!”

  苏嫣展颜一笑,顿时让南宫莆田犹如喝了蜜糖一样满心甘甜,不由得更近一步:“此次灵葫界考核,危险至极,苏嫣妹妹如果不嫌弃,可以和我一起,我定当保妹妹周全!”

  有少年嫉妒苏嫣叫南宫莆田哥哥,讥讽出声:“你凭什么?”

  “凭我是剑豪!”

  南宫莆田眉头一挑,自信又骄傲,他看向了人群中说话的那个短发少年:“够了吗?”

  “呃!”

  短发少年脸色一僵,低下头,不敢再废话了。

  即便是那些入定的考生,听到‘剑豪’这个荣耀闪烁的称谓,也都睁开了眼睛,面色吃惊的打量着南宫莆田。

  天道在上,他竟然是一位剑豪?

  “假的吧?我听说剑士想要顿悟出一道秘剑极难,非数十年苦修而不可得!”

  “不止呢,剑士顿悟秘剑就像诗人写出足以传世的千古诗篇,光靠努力可不行,还要有天赋和灵性!”

  “他是修士世家子弟吧?家里肯定有秘剑帖!”

  众考生望着南宫莆田的眼神,已经溢满了羡慕嫉妒恨。

  众所周知,秘剑意不能学习,只能顿悟,所以全看灵性,如果没有,那就是一辈子浸淫在剑道上都一无所获。

  此少年现在便已经是剑豪,那将来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原本对南宫莆田没什么兴趣的苏嫣,此时美眸一亮,忍不住赞叹:“我听说整个飘渺宗上万修士,其中剑豪也不过三十多人!”

  哗!

  众人惊呼,如果嫉妒的眼神可以换成金钱,那这些考生已经都是亿万富翁了。

  “兄弟,你会的是什么秘剑?”

  皇甫唯一喊了起来,眼神灼灼:“你这个师弟,我交定了!”

  “哪来的莽夫?”

  南宫莆田细长的眉毛皱起:“不懂规矩吗?秘剑就是剑豪的王牌,你觉得我会随便说出来?”

  皇甫唯一顿时尴尬了,本来后面有一句有空一起喝酒,现在也说不出口了。

  “不过要是苏嫣妹妹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悉数相告!”

  南宫莆田趁热打铁,喊起了紫衣少女妹妹。

  “狗男女!”

  裴希白低骂了一句,他一向自认潇洒帅气,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是瞩目的焦点,可是今天风头被抢走了。

  不过人家是剑豪,这个真比不过。

  嘁!

  三柒撇嘴,摸索着柴刀,一脸不屑。

  神气什么?

  我家大郎也是少年剑豪,而且顿悟的还是失传了三千年的庖丁解牛秘剑,水平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了!

  “陆兄,此人着实嚣张,有机会了一起砍他!”

  皇甫唯一凑到了陆安之身边,他觉得这些人中,还是这个把黑色长发梳成了单马尾的少年最合他脾性。

  “不!”

  陆安之摇头。

  “为何拒绝?”

  万人敌郁闷:“你不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

  陆大郎反问。

  “他是稀缺的剑豪呀!”

  皇甫唯一的言语,犹如泡过了千年的醋缸,都要酸死了。

  没办法,

  皇甫唯一就算成了真正的修真界万人敌,不是剑豪,那在近战职业的鄙视链中,也是垫底的存在。

  剑豪,

  只要出世,便高人一等!

  “我除了是剑豪,我还是仙王呢!”

  陆安之心中嘀咕,忍不住瞅了万人敌一眼,这要是让你知道了,岂不是要把我砍成碎肉,才能以泄嫉妒之恨?

  “吵什么吵?都凝练出真元了?”

  一道训诫,响彻在甲板上。

  众考生转头,看到是柳金水来了,顿时像一只只鹌鹑缩起了脑袋,这位外门大师兄严肃的表情,犹如一位正要手刃卧底的教父,很吓人。

  “金水,别这么凶,吓坏了这些新人,影响了状态怎么办?”

  曹轩长老来了,抚着长须,扫过了这些考生:“谁凝练出四十转以上真元了,举手!”

  在修真界,评价一位修士资质高低,最简单的标准,就是呼吸吐纳一日一夜灵气结束后,能够凝练出多少转真元。

  一转真元,便是真元可以在体内的经络中,运行一个大周天。

  一粒灵砂中,蕴含的真元,也正好是一转,所以它才会被当作等价货币使用。

  无人举手。

  曹轩也不失落,毕竟四十转生,那都是千年不遇的天才,整个飘渺宗建立宗门到现在,满打满算都不够十个,所以他再次开口:“有谁凝练出三十转以上真元了吗?”

  依旧无人应答。

  “你们不要怕,这是在询问你们的资质,如果够好,是可以免试进本宗的!”

  曹轩安慰,他担心有些新人害怕树大招风,选择了隐忍。

  考生们左顾右盼,想看看有没有这种天才。

  只可惜,无!

  “哎!”

  曹轩叹气,再问:“那么日啖真元二十转以上的,应该有了吧?”

  要是没有,那今年这届新人,也就是普通水准了。

  南宫莆田举手了!

  他这一动,人群中陆陆续续开始有人举手,皇甫唯一,苏嫣,裴希白,还有几个陆安之叫不出名字的,赫然在列。

  “厉害了!”

  陆安之感慨了一声,发现其他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他愣一下后,看向了身侧。

  三柒举手了。

  “真棒!”

  陆大郎比了一个大拇指:“回去了给你买糖葫芦!”

  “我要十根!”

  三柒甜甜一笑。

  其实她凝练出的真元,足足达到了五十二转,曹轩长老根本不觉得有新人有如此卓越的天赋,所以没问。

  不过即便他问了,以三柒慎重的性格,也不会说,所以才砍了一半,报了二十多。

  事实上,三柒举手,也是为了向宗门证明自己的价值,期望长老能高看一眼,给些优待。

  不然她会继续苟着!

  “对了,大郎,你凝练了多少转真元?”

  三柒目光期待的看着哥哥:“有一百转吗?”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