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三十五章 马文我吃定了,天道也留不住他,我说的!

第三十五章 马文我吃定了,天道也留不住他,我说的!

  “我的记忆有些混乱,一些事情记不得了!”

  鹿灵犀蹙眉。

  “嗯,经历过黑灵抬棺的人,脑子不正常,可以理解!”

  陆安之点头。

  “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鹿灵犀瞪了陆大郎一眼:“枉我还把你当做可以信赖的朋友!”

  “咱们有那么熟吗?”

  陆安之呵呵:“话说你在我家住了几天,这个伙食费是不是结算一下?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富裕的人!”

  当然,没灵砂更好,因为我更喜欢肉偿!

  “装穷?我反正是没见过一个凡人,身上有这么多灵装傍身!”鹿灵犀鄙视:“想要钱可以,能不能换一个让人信服的借口?”

  “还想不想听霸道总裁的故事了?”

  陆安之降维打击。

  “我错了!”

  鹿灵犀立刻低头认错,还乖巧地跪坐在草席上,将修长洁白的双手放在了大腿上,然后眨着一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望着陆安之:“你可以开始了!”

  “……”

  陆安之无语,我一个重生后的仙王,你把我当说书人?可是看着白衣仙姬那倾城绝世的容颜……

  “抱歉,我拒绝!”

  陆安之狠心。

  “为什么?”

  鹿灵犀不解。

  “我哥喜欢的是大白!”

  三柒看似人畜无害,其实是在暗示鹿灵犀,别想着用美色俘虏大郎,他不吃这一套。

  不,

  应该是他不喜欢你这一款!

  “大白是谁?”

  陆安之和鹿灵犀扭头,一起看着柴刀妹,问了出来。

  “爱马百货的老板娘!”

  三柒低头,一眼就望到了双脚,简直是一马平川,让人郁闷。

  不过没关系!

  我还小,

  将来我也会有两个大木瓜的。

  三柒如是安慰自己!

  “不可能!”

  “我没有!”

  “你别乱说!”

  陆安之否认三连,但是心中难免有些心虚。

  “你不是喜欢飘渺宗的大师姐吗?好像叫什么纪画扇?”

  鹿灵犀诧异。

  哼!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哈?你怎么知道的?”陆安之很尴尬,问完,便恍然大悟,看向了三柒:“哥哥也要脸的呀,不想社会性死亡!”

  “你不是经常教导我,做人应该胸怀坦荡,事无不可对人言吗?”

  三柒嘴上争辩着,其实内心中,却是给自己打了一个满分,得意非凡。

  这一招叫做祸水东引。

  万一将来这个来历神秘的鹿灵犀要抓人质威胁大郎,强迫他做某些事情,自然首选大师姐!

  嗯!

  如果她们两败俱伤,共赴黄泉就更赞了!

  三柒打心底里,讨厌那个大师姐,没办法,谁让大郎喜欢她呢!

  不能忍!

  噗嗤!

  看着陆安之和三柒拌嘴,鹿灵犀笑了起来,她能体会到这对兄妹之间的那种温馨。

  这种感觉,真好!

  “我和三柒明天早上便要去参加入门考核了,十有八九会成功,然后就不会再回这里了,你如果暂时无处可去,可以住在这里。”

  陆安之查过百科了,上面没有任何关于鹿灵犀的内容,想来应该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

  估计身上也没什么机缘奇遇可蹭一把!

  “我可以跟着你吗?”

  鹿灵犀请求。

  “吓?”

  三柒不乐意了,你要干嘛?

  “不是说好了,你给我讲一个故事,我教你们一道法术吗?”

  鹿灵犀脸色阴郁:“如果分开了,还怎么听故事?”

  “……”

  陆安之震惊了,如此嗜书如命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这叫什么?

  随身带着一个催更狂魔?

  “哎呀,不说这些了,好烦,你先讲一段!”

  鹿灵犀催促。

  “大郎,讲吧!”

  三柒耸了耸肩膀:“这几天你不在,鹿姐姐每晚都会教我一个法术,你现在已经欠了她五个故事了!”

  “为什么是我欠了她?”

  陆安之愕然。

  “妹债哥偿呀!”

  三柒得意的把玩着柴刀,理直气壮。

  “……”

  陆安之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算了,反正也睡不着,那就来一段,不过不能讲霸道总裁文,会教坏三柒的。

  “我给你们说一个还珠格格的故事!”

  只是陆安之刚说到小燕子卖艺,就被鹿灵犀打断了。

  “不好听,换一个!”

  白衣仙姬一脸哀怨地看着陆大郎,宛若一位被始乱终弃的怨妇:“你是在敷衍我吗?”

  “这可是国民热剧!”

  人家不喜欢,陆安之也没办法,换成了水浒传!

  大家都是修士,应该喜欢这种打打杀杀的故事。

  半个时辰后!

  啪!

  鹿灵犀一巴掌拍碎了身旁的木桌,破口大骂:“林冲此子,枉为男人,换做是我,定要血洗了高俅一家,屠他满门!”

  “不错,连妻子都护不住,我看他干脆叫林虫算了!”

  三柒也很愤怒:“真是白瞎了一身好功法!”

  “……”

  陆安之被惊到了,现在的女修,都这么凶的吗?

  “不听了,生气!”

  鹿灵犀郁闷,身体一倒,侧躺在了草席上。

  “大郎!”三柒伸出小手,戳了戳陆安之的胳膊,低声爆料:“她每天一到日出,便会变成石像,然后又会在太阳落山,夜幕降临时,变回人形!”

  “我中了诅咒,此生只生活在黑夜中,永远见不到光明!”鹿灵犀解释:“至于是谁给我种下的,我忘了!”

  “节哀!”

  陆安之叹气。

  “我没死……”

  鹿灵犀说了一半,又哑然了,如果不是陆安之打断了黑灵抬棺,自己应该已经死了。

  不!

  自己已经死了,因为传说中的亡下七武海,只会抬起敛放死人的棺樽,进行送葬仪式。

  “三柒,这个黄风手串,你拿着!”

  看到气氛有些凝重,陆安之赶紧转移了话题,把从黄风鼠那里得来的手串,塞到了柴刀妹手里。

  “我不要!”三柒拒绝,握着新买的柴刀,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我有它就够了!”

  这几天,三柒就连睡觉都抱着它。

  鹿灵犀觉得这个少女这辈子可能是柴刀精转世!

  “拿着,这可是绝品灵器,用好了,关键时刻能逆转战局!”陆安之劝说:“你别担心我,我不仅修好了那尊泰壹千,还做出了新傀儡,战力飙升!”

  陆安之得意的抬了一下下巴,彩子说他已经是中级傀儡师了。

  总之这七年,陆大郎的努力没白费。

  “不要!”

  三柒跳下床,趿拉着布鞋,直接跑掉了:“我去磨刀!”

  “你们兄妹感情真好!”

  鹿灵犀羡慕。

  她知道两人都想把最好的灵器留给对方。

  “睡觉!”

  陆安之和衣而卧,明天考核之前,他还要先去找那个马文算账,本仙王的灵砂,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鹿灵犀打量着这个少年,目光中有些惊讶,他的元神强了很多,已经不比炼气小乘的修士弱了,他应该有某种修行秘法。

  “敢以凡人之身独创乱葬岗,并且击败一个小妖,还能顿悟秘剑意,此子将来,必定不凡!”

  鹿灵犀嘀咕。

  除了无处可去,想听故事,陆安之的优秀,也是她留在这里,愿意教导三柒一些法术的原因。

  毕竟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鹿灵犀此举,便是在投资,不然等将来陆安之在修真界闯出了一番天地,那个时候再想联络感情,付出的代价可就要大多了。

  ……

  一夜过去了!

  天色未亮,陆安之和三柒便早早的喝了粥,揣了几个包子,一边上山,一边吃。

  飘渺宗的山门前,是一个巨大的青石广场,几天前,便已经有少年少女们来等着了。

  等到两兄妹上来,看到的就是人头攒动,因为有外门弟子维持秩序,所以尽管人多,可是并不嘈杂。

  “三柒,你找个地方休息,我去去就回!”

  陆安之四下张望,寻找马文的身影。

  “等入了宗门,有的是报仇的机会!”

  三柒劝说。

  身为朝夕相处的妹妹,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大郎再想什么?

  “我只是想去偷瞄大师姐一眼!”

  陆安之撒谎了。

  他就是要报仇!

  要是半个月前,他肯定忍辱负重,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自己可是仙王重生。

  仙王报仇,从早到晚!

  马文我今天吃定了,天道也留不住他,我说的!

  三柒担心大郎搞事,可是想了想,应该不可能,这里可是飘渺宗,大郎即便想杀马文,也不会在这种地方。

  “也可能是我多心了!”

  三柒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盘膝坐了下来,然后掏出了一块磨刀石,开始打磨柴刀。

  很多少年看到这个漂亮的像一朵雨后百合的少女,都忍不住偷偷地打量。

  ……

  马文打着哈欠,揉掉了糊在睫毛上的眼屎,没精打采的靠着墙壁,发着牢骚:“为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咱们干?我也想去打野探宝,我不想给那些考生当保姆!”

  “谁也不想干!”

  丁封叹了一口气:“内门弟子真好呀,不仅每天有两顿灵谷餐食,还有独立的单间寮房,不像咱们外门弟子,只能睡大通铺!”

  “淦,明年我一定要在猎宝大会上大放异彩,得到掌教至尊认可,成为内门弟子!”

  马文吐了一口浓痰,外门弟子不仅活儿多,收入也少,一个月只有一百灵砂的月薪。

  这点钱,够干啥呀!

  成为修士这么久,马文自以为是人上人了,可连长乐坊的青楼楚馆都没光顾过。

  真是失败!

  马文不由得想起了半个月前,从一个小杂役手中,弄到了一枚龙尾珠,白捡一百多灵砂。

  要是每个月都能发这么一笔横财就好了!

  马文做着白日梦,忽然一声呵斥,响彻在空气中。

  “马文,你什么时候还我钱?”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