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二十九章 绝品灵器,鸟枪换炮!

第二十九章 绝品灵器,鸟枪换炮!

  “庖丁解牛!”

  陆安之没有隐瞒,只是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道秘剑虽然效果霸道,但是名字太矬了。

  “真的假的?”

  白月蘅一脸惊诧:“我没记错的话,这道秘剑在修真界已经失传了三千年了,因为顿悟它,要有一颗当厨子的心。”

  对于修士来说,别说当厨子,就是给个皇帝之位都不换的。

  看看俗世多少帝王都在修道,都在渴求长生?

  修士,那便是可以逆天改命,长生不死的存在,只要你够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正所谓唯有诚与心,才能诚与剑!

  剑修想要顿悟秘剑,第一要诀,便是不能欺骗自己的剑,要忠于自己追求的剑道,所以说想要顿悟庖丁解牛,基本上不可能。

  修士中,嗜好美食的人不少,但是你让他们去做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君子远庖厨,菽水妇女宜,这可都是传唱了数万年的典故了。

  “嗯,的确要喜欢厨艺才行!”

  陆安之点头,他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在南柯一梦中,自己培养出了对厨艺的好感,那这道秘剑绝对与自己无缘。

  “你稍等!”

  老板娘兴冲冲地起身,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便抓了一只灵鸭回来:“小安子,来,砍它!”

  “……”

  陆安之一脸无语,这可真是牛刀杀鸡……呃……杀鸭了。

  “来呀,让我见识一下失传已久的庖丁解牛秘剑!”

  白月蘅很兴奋,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

  按理说,秘剑这可是剑豪们压箱底的本事,轻易不展示的,毕竟底牌这种东西,知道的人越多,出其不意的效果便越差。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没有敝帚自珍,他拔出短刀:“老板娘,把鸭子丢过来!”

  扑棱棱!

  随着白月蘅松手,香草灵鸭扑腾着翅膀,朝着店外飞去。

  陆安之挥手就是一刀,砍在了灵鸭身上。

  唰!

  灵鸭的羽毛、肌肉、血管、经络,砰的一下炸开了,宛若牛毛细雨,飘散在空气中,眨眼间,就只剩下一幅完整的骨架。

  啪!

  骨架掉在了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赞!”

  老板娘大声喝采,白皙的双手鼓掌:“这秘剑要不是失传三千年,在剑修圈,绝对名声大噪!”

  “……”

  三柒同样看的异彩涟涟,情不自禁的握住了刀柄。

  这秘剑的杀伤力好霸道!

  想学!

  “献丑了!”

  陆安之收刀,有些不好意思。

  “再给我说说当时的战况?”

  老板娘重新给陆安之换了茶水,乖巧的坐在一旁,右手托着香腮,注视着陆大郎,认真聆听。

  陆安之注意到,老板娘的大木瓜被她顺势搁在了桌子上,摊成了好大两团!

  一刻钟后,陆安之讲完。

  白月蘅喝了一大口茶水,意犹未尽:“那个小妖死的不冤,除了秘剑就是这么霸道外,你的战术和胆魄也碾压他了,小安子,你当时真的不怕吗?毕竟你只是凡人,而对方是一只妖!”

  “我只是运气好!”

  陆安之神情谦虚,可心里想的却是我可是仙王重生,我怕个鸡儿?

  “不只是运气,你能在那种随时会死的巨大压力下,分析出跑不掉,进而制定出拖刀计这种战术,真的是好冷静、好胆魄!”

  老板娘看着陆安之,双眸中满是激赏之色:“你哪怕迟疑一瞬,也凉透了!”

  关键当是时,陆大郎可不知道他能顿悟出秘剑,所以说,他便是以凡人之身对抗一位妖修。

  这真是太难得了!

  毕竟很多凡人面对修士,直接就选择了跪下,求饶,认命!

  祈活三连。

  小安子此等豪情,

  当浮一大白!

  白月蘅端起了茶杯:“来,我以茶代酒,敬我们的新晋少年剑豪!”

  啪!

  两人碰杯。

  茶水有一股甘甜的香气,入肚后,五脏六腑都觉得舒坦,像做了一次马杀鸡,但是陆安之却无心回味余味。

  “老板娘,这百宝囊能解开吗?”

  陆大郎可是指望着它发一票横财呢。

  “我先研究下!”

  白月蘅释放神识,扫过了这只百宝囊:“那只小妖境界太低,也不懂炼器术,所以这百宝囊上的禁制很简单,能解!”

  “那就麻烦老板娘了!”

  陆安之话还没说完,百宝囊上便爆发出了一阵金色的光芒,之后口子打开,一堆东西倒在了桌子上。

  “好穷呀!”

  老板娘扫了一眼,失望的摇了摇头,给陆安之介绍:“灵砂一百六十多粒,飞剑一把,品质的话,应该是灵器下品,属于破烂级。”

  “值多少灵砂?”

  陆安之追问。

  “二百粒顶天了!”

  老板娘把飞剑丢在了一边,都懒得鉴定。

  修士使用的装备,统称为灵装,其中最便宜的是灵器,也就是得到过灵气滋养孕育,超越了凡兵的存在。

  屌丝三宝都属于灵器范畴。

  灵器之上,是法器,也就是不够完美的法宝,虽然法术效果强大,但是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

  而法器之上,自然便是法宝了。

  顾名思义,此等灵装的炼制过程中,涉及到了大道法则,使用时,可以利用法则,释放出强大玄奥的神秘威能。

  正所谓法宝一出,再无兄弟,说的便是法宝的珍贵性,亲兄弟会为了争夺法宝的归属权反目成仇。

  修真界,有一句三岁孩子都知道的黑话,便是杀人夺宝,这个宝,指的就是是法宝,由此可见它的贵重程度。

  比法宝更厉害的,则是道器,取自得道成仙之意。

  任何一件道器中,都有至少一条完整的‘大道法则’,因此它的威能更加强大。

  道器再往上,则是仙器,也就是仙人使用的武器,它已经可以修改一些大道法则了。

  比如最神奇的造化生死簿,如果持有者知道了一个人的名字和相貌,那么将他的名字写在这本生死簿上,此人会直接心脏停跳,当场猝死。

  如果持有者写下了死亡方式,那么这个人便会以为相同的死亡方式死亡,端的是可怕至极。

  想想吧,修士对决,人家写下了你的名字,你就得死,这有多么恐怖?

  这些灵装,每一个品级中,又细分为下品、中品、上品、以及绝品四个等级,反正越往上越贵。

  “符箓一叠,三十多张!”

  白月蘅清点:“有火焰符,有净水符,还有爆炸符,这个最多,不过品级都不高,不值钱!”

  品级不高,也就是说效果低劣。

  “爆炸符?”

  陆安之听到这个名字,眼睛一亮,立刻拿了几张欣赏。

  就是一张五寸长的黄色符纸,上面用各种蕴含灵气的妖兽血液或者矿物镌刻的法阵,激活后,可以爆发出相应的效果。

  爆炸符激活后,会形成一股巨大的冲击波,用来杀伤敌人,效果类似于手雷!

  “炼气期的修士们都喜欢备一些防身,毕竟它的使用很简单,元神操控,随时激活,而且不消耗真元,不过到了筑基,它的杀伤力就不够看了!”

  白月蘅科普。

  “这十几颗都是什么丹药?”

  三柒觉得这个值钱。

  “止血生肌丹,补元丹,祛毒丹,都是最常见的丹药,二百灵砂顶天了!”

  老板娘翻出了一个手串,笑了起来:“总算有个宝贝了!”

  “是什么?”

  两兄妹立刻盯了过来。

  白月蘅扶了扶玳瑁眼镜,又仔细鉴定了一下,免得看走眼,丢了面子:“这是用十二颗黄风鼠妖的大门牙串成的手串,是一件绝品灵器,修士对着手串吹一口气,便会形成一阵狂风,吹得黄沙漫天,河断山折!”

  “这么厉害?”

  陆安之喜上眉梢。

  “这算什么?”

  白月蘅翻了一个白眼:“如果是修成了妖圣的黄风鼠,人家一口气吹出,万物生灵的魂魄都会被直接吹散,只剩下一具躯壳!”

  “这件灵器应该算一件小极品了吧?逢敌时,即便打不过,吹一口气,制造漫天黄沙逃命也容易吧?”

  三柒的谨慎性格又开始发作了:“那只小妖为何要将它放在百宝囊中?”

  “如果我所料不差,你哥哥杀的那只小妖应该是一只黄风鼠,人家的天赋神通便是‘黄沙风暴’,根本用不着这件灵器。”

  老板娘分析。

  白月蘅的推理没错,黄风鼠妖身上最珍贵的部位,就是两颗大板牙,是炼器制物的好材料。

  黄风鼠妖死后,身死道消,但是都会把牙齿留下来,给后代,毕竟是值钱的遗产嘛!

  后代们用不到,但是可以卖钱!

  “值多少灵砂?”

  陆安之很开心,没想到自己这一波不仅得到了秘剑,还大赚一件绝品灵器。

  “灵装的价格,除了看品级,也看效果,比如你这个鼠牙手串,制造狂风黄沙,在干扰敌人方面,极其厉害,市场价至少十万灵砂起!”

  老板娘估算:“但是我不建议你卖,因为黄风妖鼠身具‘黄沙风暴’的天赋神通,早在上千年前,就被捕杀的快灭种了,以至于现在这种鼠牙不多见了。”

  “啊?”

  陆安之乐了,这要是放在南坑一梦中,岂不是一种‘牢底坐穿鼠’?

  三柒一直偷偷观察着白月蘅,发现她对贵重的鼠牙手串也表情平淡,没有贪婪或者兴奋的神色,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老板娘不会杀人越货了。

  哎!

  谁让自己兄妹是凡人呢,必须敬慎!

  最后一件战利品是一个黑色的小瓷瓶,老板娘拿起,拔开木塞,只是扫了一眼就面色大变,惊得她赶紧塞住了木塞。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