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二十五章 女鬼登门

第二十五章 女鬼登门

  夜色已深,鹿灵犀站在野草丛生的乱葬岗上,有一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无助感。

  我该去向何方?

  这位白衣女子宛若一只在长途迁徙中与鹿群失散的小鹿,她呆立了几分钟后,便垂着头,神情失落地回到了棺樽中,双手抱膝,侧躺了下来。

  好孤单呀!

  片刻后,听着外面呜呜刮过像鬼嚎的风声,鹿灵犀有些后悔了。

  我应该跟那个少年走的!

  他能找到遗落在荒山坟地的机缘,便是有气运之人,我跟在他身边,说不定还能蹭一些机缘。

  他惊才绝艳,能在十几岁得悟秘剑,成为一名少年剑豪,说明他天赋不错,将来应该会有一番成就。

  还有,他还以凡人之躯,斩杀了一位妖修,尽管只是一只炼气期的小妖,但是这也足以说明那个少年胆大心细,拥有极强的心理素质和绝佳的战斗智慧。

  等他踏入修真界,也必然是一位善战者,让无数敌手断剑饮恨,难望其项背。

  对了,他还长得清秀俊雅,让人大生好感。

  哎!

  我反正也没地方去,为什么不跟着他呢?

  失算!

  砰!

  后悔懊恼的鹿灵犀,一头撞在了棺材板上。

  “你干嘛?”

  正准备打招呼的陆安之听到这一声,吓了一跳。

  噌!

  白衣仙姬坐了起来,忍不住惊问:“你为何回来了?”

  她犹如星辰般灿烂的眼眸中,夹着些许的欣喜。

  人在孤独的时候,真的好想有一个人陪伴,哪怕是陌生人也好。

  当然,不能丑!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一起躲雨的那个滴水屋檐!”

  “最怀念的不是星河灿烂,而是与你初遇时的那些鬼火阑珊!”

  陆安之的嘴角,溢出了一抹浅笑:“我想把这份美好,多保留一段时间!”

  鹿灵犀惊讶的抬手掩住了红唇,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少年剑豪会说出这番话,不知为何,她心中多了一丝悸动。

  作为一个喜欢读书的文艺女仙姬,鹿灵犀很喜欢这种句子。

  “走吧,夜凉如水,回家吃饭!”

  陆安之伸出了手。

  “你是在向我求亲吗?”

  鹿灵犀看着陆安之修长的手指,咬住了红唇,嗪首低垂。

  “你想多了!”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我只喜欢大的!”

  鹿灵犀一愣,什么大的?俄顷,她福至心灵,本能的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便气的想锤爆这个少年的头。

  我不小的好么!

  多年以后,白衣仙姬依旧忘不了陆安之说她不够大,但更加记得那个少年向她伸出手时,清秀的脸上是一个温柔的笑容,清澈干净让人心安,像极了她十七岁那年夏天抓到的那只蝉!

  鹿灵犀飘了过来,坐在了陆安之的身后,她犹豫了一下,没有去抱他的腰,而是伸出手指,捏住了他的衣襟。

  千翼飞鹤升空。

  “之前诗和远方那句话,是谁写的?”

  鹿灵犀好奇。

  “鲁迅!”

  陆安之撇了撇嘴,反正不管是什么,都是迅哥儿说得准没错。

  “哦!”

  鹿灵犀有点小失落,她希望这个少年剑豪是个文采飞扬之辈,这样大家就有共同话题了:“星河灿烂那句呢?”

  “还是鲁迅!”

  陆安之敷衍,其实是他现编的,毕竟他也是个文艺小青年呢,不过这没什么好炫耀的。

  “那你刚才讲过的故事呢?还是那位鲁迅写的?”

  鹿灵犀嘟了嘟红唇,她听出来了,这小子在敷衍自己。

  “迅哥儿写的小说,可比什么霸道总裁文内涵多了!”

  陆安之想起了南柯一梦中看过的那些书,孔乙己,闰土,阿Q什么的,真的好怀念。

  “哦?能不能讲来听听?”

  白衣仙姬请求。

  “风大,不想说话!”

  陆安之纯粹就是懒,毕竟给鹿灵犀讲故事,又没钱赚。

  “哦!”

  鹿灵犀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霸道总裁是什么意思?就是类似几个皇子追一个小宫女那种故事吗?”

  “嗯!”

  陆安之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这位仙姬的颜值,有当女主的本钱。

  “自古红颜倾国,佳人乱世,可以理解!”

  鹿灵犀点了点头:“对了,那位小宫女最后跟了哪位皇子?”

  “她和几位皇子多人运动的时候,被皇帝发现,便以秽乱宫廷的罪名,直接溺死在了水井里,不过死的是一个替身,而真正的小宫女被皇帝看上,养在了一处寺院里。”

  陆安之张口就来。

  咚!

  白衣仙姬抬手就是一记小拳拳,杵在了陆大郎的后腰上。

  讨厌!

  这一听便是胡编的。

  千翼飞鹤载着两人,乘风而行!

  夜空的乌云悄悄的散去了,漏出了几点星光。

  ……

  时值深夜,贺家村笼罩在一层薄雾中,除了偶尔响起的一声犬吠,寂静无声。

  陆家,茅草屋中,一灯如豆。

  陆三柒借着昏暗的灯光处理草药,但是她心不在焉,不停地抬头朝着柴门外张望。

  晚饭已经热了又热,如是再三后,又凉掉了,可大郎还没有归家,这让三柒心烦意乱。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大郎最近得了一部神机,叫什么爱疯石,说他是仙王重生,于是三天两头往外跑,去寻机缘。

  机缘找没找到不知道,但是女妖精却见到了一个。

  “大朗不会被那个阿紫吃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陆三柒的心都揪紧了,她噌的一下起身,握着柴刀,便要去寻大郎。

  我记得大郎说过,那株葡萄妖藤在封龙岭一处长满了枫树的荒山古庙中。

  只是走了几步,三柒又停下了,因为长乐坊爱马百货的老板娘,也有嫌疑。

  毕竟大郎长得那么清秀,很可能被她掳了去,当压寨伙计!

  “长乐坊比较近,先去这里,再去封龙岭!”

  陆安之之前兴致勃勃介绍他这几天收获的时候,三柒不感兴趣,但是生性慎重的她,一个字都没漏听。

  陆三柒在床底下的罐子中取了灵砂,又在腰里别了两把柴刀后,便准备去飞鹤堂,只是刚出门没几步,一只千翼飞鹤便速度极快的破空而至,落在了柴门小院中。

  “三柒,大晚上的,你去干嘛?”

  陆安之跳下飞鹤,搓着双手,用力跺了跺脚,夜晚飞行,冷的够呛。

  “大郎?”

  三柒神色一喜,快步跑了过来,只是转瞬又停下了,一脸警惕地盯着从千翼飞鹤上飘下来的那个白衣女子,还悄悄地握住了柴刀。

  “这是何人?”

  三柒追问。

  “鹿……”

  陆安之正要介绍,被鹿灵犀打断了。

  “毕竟几人真得鹿,不知终日梦为鱼!”

  白衣仙姬报上了她的诗号。

  “定场诗?修士?”

  三柒眉头皱起。

  哼!

  此女子看上去仙气飘飘,凛然不可侵犯,可谁知道是不是妖怪假扮的?

  现在这世道,妖怪惯会演戏,不仅吃人,还诛心!会把男人们骗的死死的,甘心当备胎口粮。

  “你不怕我?”

  鹿灵犀有些好奇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凡人见了修士,不说行五体投地的大礼,也会吓的两股颤颤,毕竟修士碾死他们就像碾死一只蚂蚁般轻松。

  可是这个凡人少女,竟然还握着柴刀,腰杆站的笔直。

  好胆!

  “我为何要怕你?难道你是鬼?”

  三柒翻了一个白眼,可是跟着心中一凛。

  等等!

  我为什么听不到此女子的心跳声?

  三柒从小耳聪目明,感知惊人,十多米外别人小声的嘟囔,她都能听清,可是此时,大郎的心跳有力,而那个女子,完全没有动静。

  要不要质问?

  三柒犹豫,万一揭穿了对方的身份,它突然暴起伤人,自己可抵挡不住。

  不慌!

  先暗中观察一番。

  “不知姐姐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三柒笑了起来,很甜,为了降低对方的防备,她还松开了柴刀。

  “我……我……”

  鹿灵犀不好意思说要借住一段时间,于是眼神瞟向了陆安之。

  “她应该会在家里住一段时间!”

  陆安之想的比较简单,这女子既然能碰上黑灵抬棺,想来也是有福之人,再加上身为修士,肯定会一些道法神通,自己和妹妹可以趁机请教一二了。

  当然不会给钱,就当是抵房租和伙食费了。

  “什么?”

  三柒娥眉一挑,就想砍人!

  “鹿姐姐,你先去屋里稍坐休息,我去弄些晚饭!”

  陆安之应付了鹿灵犀一句,便拉着妹妹进了厨房。

  “大郎,你变了!”

  三柒哀怨的看着陆安之。

  “啊?”

  陆大郎一愣:“我变什么了?”

  “你从来不会带陌生女子回家的!”

  三柒扁了扁嘴角。

  “我以前只是个穷小子,想带也没机会呀!”

  陆安之一句话,噎的陆三柒直接用小拳拳捶了他胸口一下:“那现在有了?”

  “哈哈,我现在可是仙王重生,五天时间,就拿到了三个机缘!”

  陆大郎炫耀:“三柒,以后哥哥罩你,谁敢欺负你,我必锤爆他的狗头!”

  三柒没在乎哥哥的胡话,而是一边偷瞄着外面,一边压低了声音询问:“大郎,那个女子为什么没有心跳声?”

  “呃!”

  陆安之抓了抓脑袋,不知道该不该解释,倒不是担心吓着三柒,这丫头胆子极大,而是怕她知道鹿灵犀有可能是女鬼后,会直接砍了她。

  “她果然是个脏东西!”

  三柒看到陆安之没说话,心下一沉,坏了,比妖精还无法启齿的,那便只剩女鬼了。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