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二十二章 庖丁解牛,完美一击!

第二十二章 庖丁解牛,完美一击!

  有一些人,会在生死之间,爆发出巨大的生命潜能。

  陆安之便是如此!

  死亡降临的巨大压力,仿佛一团火花,直接点燃了他的灵感,让他瞬间明悟了大青石上那道剑痕所代表的真谛。

  没有任何迟疑,陆安之斩出了这道秘剑。

  庖丁解牛!

  唰!

  一道刀光宛若银色的瀑布,飞流直下,斩在了黄七郎的手臂上。

  秘剑意的强大之处,还在于对于武器没有限制,刀枪剑戟都可以施展出来,不过修士们还是更喜欢用剑。

  “哈哈,没用的,凡人的刀技,根本伤不到我……嗯?”

  黄七郎狂妄的大笑,可是跟着,尖嘴猴腮的脸庞上便瞬间褪尽了血色,变得一片苍白。

  因为它挡刀的左手臂,在被斩中后,那些肌肉、经络、还有血管便砰的一下炸开了,宛若牛毛细雨一样飘洒在空中,只剩下了干干净净的骨头,甚至连一丝鲜血都没有沾着。

  “怎么回事?”

  黄七郎满脸惊恐,仓惶后退,它发现整条手臂变成骨头后,伤害还没有停止,肩膀、胸口,宛若感染了某种皮肤病似的,肌肉血管之类的组织,全都分解成了牛毛状,只剩下骨架。

  “原来这道秘剑,叫做庖丁解牛!”

  陆安之回味这一击,他没有补刀,主要是这一击,耗费了他大半的元神之力,他必须留下一部分防身。

  这便是秘剑的又一个强大之处了。

  修士战斗,基本上都是用真元,真元耗尽,基本上就废了,但是剑豪不同,它们的秘剑,可以使用各种能量。

  真元、元神之力、甚至是凡人武者的内力,都可以激发秘剑,差别只在于威力大小不同罢了。

  还有秘剑是瞬发,一剑斩出,效果即生,它不像法术,还需要颂咒结印,因此防不胜防。

  “我的肉?我的肉怎么没了?”

  黄七郎大叫,张慌失措:“救……救我!”

  “你觉得可能吗?”

  陆安之警惕地看着这只黄风鼠精,灭霸和深田傀儡已经回到了他身边,担当肉盾,只是原本漂亮的深田被踹断了脖子居然还能动,看上去有些吓人。

  “我……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

  黄七郎为了活命,也是豁出去了。

  “我不相信你!”

  陆安之摇头。

  “我可以发下舍身宏愿大誓,愿意奉你为主,一旦起了二心,必横死当场,来世转为猪狗!”

  黄七郎语速极快。

  舍身宏愿大誓可以说是极为残酷的誓言了,正所谓你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自己,一旦发下这种誓言的修士背弃了誓言,那么在渡天劫的时候,一定会被心魔所伤。

  陆安之撇嘴,摇头。

  看到这一幕,黄七郎的肺都要气炸了,禁不住咆哮出声:“我堂堂一介大妖,自甘堕落,奉你一介卑微凡人为主,你居然看不上?真是岂有此理!”

  黄七郎想拼尽全力,击杀陆安之,黄泉路上拉着他一起垫背,可是它刚一动,肌肉组织分解的速度就更快了。

  咔嚓!咔嚓!

  此时的黄七郎,有大半个身子已经变成了骷髅架子,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没用的,中了庖丁解牛秘剑,你的身体组织会迅速分解,只剩下一具骨头!”

  陆安之看着黄七郎的惨状,有些皱眉,这道秘剑,有些过于凶残了呀!

  “凭什么你刚来一天,便能顿悟这道秘剑,而我就不行?”

  黄七郎不服气,仰天怒吼:“天道不公!”

  “与天道无关,纯粹就是你蠢!”

  陆安之补刀。

  “呵呵!”

  黄七郎讥讽:“你知道一只妖怪修成人形,有多难吗?首先便要开启灵智,之后要吸纳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数十载甚至上百载而不辍,我们妖修的刻苦,你根本不懂!”

  陆安之微笑,没有反驳,这是给予对手的仁慈。

  “不要怜悯我!”

  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有三分之二都变成了骨架,黄七郎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于是苦笑一声,放弃了挣扎:“看在我要死的面子上,告诉我,为什么你解剖黄牛,会出现亮光?”

  这是黄七郎的执念,弄不明白,它死不瞑目。

  “可能是我解剖的多吧?”

  陆安之猜测。

  “不对,我宰杀解剖的老黄牛,至少数以万计,我付出的勤奋和心血也是有目共睹的!”

  黄七郎争辩。

  “这位妖兄,你扪心自问一下,你真的拼尽全力了吗?”

  陆安之反诘。

  “……”

  黄七郎沉默了,最初的时候,他的确很用心,可是随着一次次的毫无收获,它也开始变得敷衍起来了。

  “通过刚才顿悟秘剑,我知道了一件事!”

  陆安之传授经验:“唯有诚与心,才能诚与剑,你可能很努力,但是你从内心中,并没有喜欢‘庖丁解牛’这种事。”

  “我现在才恍然大悟,进入秘剑幻境时,剑豪前辈的那句询问,其实不是考验,而是一种忠告!”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厨艺,在这里感悟秘剑帖纯粹是浪费时间!”

  “唯有诚与心,才能诚与剑?”

  黄七郎呢喃着这句话,它目的表情,变得怅然若失了。

  “其实你即便心诚,也领悟不了这道秘剑的!”

  陆安之叹气。

  “为什么?”

  黄七郎不解。

  “因为你是妖修!”

  陆安之打量着这只弱小的老鼠精:“秘剑不可传授,没办法学习,只能靠顿悟,刚才在幻境中,剑豪前辈最后让我解剖人类,其实就是一个考验,如果我忍受不住秘剑的诱惑,泯灭人性,宰杀了那个人类,那么我当场就会被大青石上的秘剑意杀死!”

  现在想想,陆安之都觉得后怕不已。

  “没错,我们妖怪,吃个把人类就不叫事!”

  黄七郎自嘲一笑:“原来我这七年,枯守乱葬岗,早就注定了是无用之功,哈哈,可笑!可悲!可叹!”

  怪不得人家说自己蠢呢!

  自己七年日日夜夜守着大青石,都没有半点顿悟,而人家一天便拿到了‘庖丁解牛’,的确有资格骂自己一句蠢货。

  “不止如此,这个乱葬岗,死的不只是人类,还有大量的妖怪!”

  在顿悟秘剑之时,陆安之也从大青石上,接受到了一些那位剑豪前辈的记忆碎片。

  三千多年前,大量妖怪吃人,波及了那位剑豪前辈的故乡,他回家探亲,看到亲朋好友的后代子嗣,都成了妖怪的盘中餐,于是一怒之下,找到了这里的妖洞,灭了盘踞在这里的妖怪们。

  因为故乡亲人邻里被团灭,这位剑豪哀伤之下,便斩下第二元神,在这块大青石上,留下了一道秘剑帖,缅怀与陪伴死去的那些父老乡亲。

  “怪不得呢!”

  黄七郎恍然大悟,自己居住的黄风洞,大概就是千年前被剑豪灭掉的那个洞府了。

  “安心上路吧!”

  秘剑到手,陆安之准备闪人了。

  “留步,你到底是什么人?”

  黄七郎大吼:“虽然我只是一个不成器的小妖,连炼气境小乘都没达到,但是我不相信一介凡人可以杀死我!”

  这是黄风鼠最后的心结了。

  败与人类之手,就相当于一头霸王龙被一只臭虫咬死了,简直不可思议,也是奇耻大辱!

  “好吧,我不装了,其实我是仙王重生!”

  陆安之洒然一笑:“我摊牌了!”

  “啊?”

  黄七郎被这个劲爆的消息震得目瞪口呆,而后,露出了释然与懊丧的神色:“果然如此,哎,我真是有眼无珠,我应该想到的,你一个凡人能突然找到这里,并且知道大青石上有秘剑帖,定然来历不凡,可笑我居然还以为吃定你了!”

  “哈哈,不过你也别得意,我叔叔黄四郎,一旦知道了我的死讯,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就在黄风鼠说完这句话后,它脑袋上的肌肉组织,砰的一下碎成牛毛状散掉了,接着整个骨头架子,倒在地上,哗啦一声,摔了个四分五裂。

  死无全尸!

  “这秘剑真是太凶残了!”

  陆安之皱眉,足以夹死一只海蟹,他尝试着把大青石装进上古彩陶,可惜失败,他犹豫了一番后,还是操控灭霸,挥舞砍刀,劈在了大青石上。

  噹!

  刀印划过,剑痕被毁!

  “剑豪前辈,别怪我,这么厉害的秘剑,如果被恶人学去,实在太危险了!”

  陆安之道歉,之后……

  呼!

  看到黄七郎身死道消,化作一摊枯骨,陆安之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而后便兴奋了起来。

  我的首秀初战,简直完美!

  嗯,

  肯定比重生前更厉害,至少前一世,我不可能以凡人姿态,斩杀一位炼气小妖。

  骄傲!

  陆安之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溢出了一个笑容,他正要离开,突然看到黄七郎的法袍堆在地上,立刻一拍脑门。

  该死!

  怎么把打扫战场给忘了?

  摸尸体可是重头戏,说不定就一波肥了,入门考核所需要的丹药符箓,这一战的收获便能全赚出来。

  陆安之兴致勃勃,只是很快便失望了,黄七郎留下的战利品,除了这条脏兮兮还发臭的法袍,就只有一个百宝囊了。

  “穷鬼呀!”

  陆安之郁闷。

  黄七郎懒散,修炼不上心,又终日在乱葬岗参悟秘剑,又不怎么出门历练,探索洞天福地,所以也没什么家底。

  法袍可以卖掉,至于百宝囊,这上面有禁制,自己打不开,只能去找主修炼器术或者阵法的修士才能抹掉上面的禁制。

  “也不知道老板娘有没有办法?”

  陆安之思索着,加快了脚步,去找藏起来的千翼飞鹤,准备闪人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乱葬岗上,响起了一阵诡异怪诞的乐声,让他的肉皮一下子绷紧,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恐怖的感觉,就像第一次看到聊斋,那恐怖的片头曲,那晃悠的灯笼,吓的整个人都想往被子里缩。

  陆安之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可是一团绿色的鬼火,突兀地闯进了他的视野。

  完了,遇上鬼了!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