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二十章 唯有诚与心,才能诚与剑!

第二十章 唯有诚与心,才能诚与剑!

  黑驼山乱葬岗,天色渐暗,阴风阵阵,似乎有恶鬼巡游,绝对能把少女的尿吓的漏出来。

  陆安之对这种鬼地方无动于衷,没有丝毫害怕,反而兴奋的掌心中全是汗水,他盯着面前的大石头,紧张的犹如第一次进洗头房的菜鸟,面对热情好客的女技师,完全不知所措。

  “还好我有仙王百科!”

  陆大郎赶紧掏出神机,从百科中检索如何使用秘剑帖,他主要是担心万一自己不小心把它弄坏了,可没地方修去。

  “每一种秘剑帖都是不同的,但是无一例外,都是剑豪最纯粹的情感流露,用心去感受便是了。”

  看着百科上的描述,陆安之一头雾水。

  就这?

  好唯心主义哦!

  算了,先试一试吧。

  陆安之凝神静气,瞪大眼睛,望向了大石头上的那道剑痕。

  几秒后。

  一道粗狂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如果有来世,你愿意做一个厨子吗?”

  “啥玩意?”

  陆大郎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不是秘剑帖吗?

  即便不问我想不想当剑豪,也该问我渴不渴望做修士吧?

  当厨子是什么鬼?

  尽管陆安之心中不明所以,但还是顺嘴回了一句。

  “愿意!”

  陆安之没有撒谎。

  在小仙州,庖人,也就是厨子,是一种贱业,社会地位低下,而且不好说媳妇的,但是陆大郎无所谓。

  因为在南柯一梦中,他喜欢做菜,比起去外边吃,或者叫外卖,自己买菜烹饪,干净又省钱,而且当短视频火起来的时候,陆大郎还靠着发一些烹饪视频赚了一波钱。

  虽然没有成为头部网红,但是也小有名气,所以他对做菜很有好感,毕竟这也算一技之长。

  当陆安之说完这两个字,轰,他的脑袋就像被一柄杀猪刀给洞穿了,四周的乱葬岗坟地消失,变成了一个烟火气缭绕的后院。

  一个临时搭起来的土灶上,火烧的真旺,上面架着一个大柴锅,里面的热水沸腾。

  不远处的木桩上,拴着一头老黄牛。

  陆安之低头,看到身前是沾着暗红色血痂的案板,而右手中是一把有些年头但依旧锋利的杀猪刀。

  “这搞毛?杀牛?”

  陆安之给整懵逼了,说好的秘剑呢?

  就这么站了几分钟,陆大郎再没有听到其他声音。

  得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杀牛吧!

  陆安之没有经验,开始动手后,一片兵荒马乱,费了好半天劲儿,才宰了这头牛,洗剥干净。

  “我这要是还在南柯一梦中,把杀牛的视频一拍,播放量过百万没问题吧?”

  陆安之哈哈一笑,只是随后看着案板上的牛肉,他又皱起了眉头,

  不行!

  只是杀牛,除了噱头,没有任何含金量,得整个好活儿!

  比如说,把整只牛完美分割,牛腩、里脊、腱子肉,应该铆是铆、丁是丁,不多一丝,不少一片!

  陆安之无聊的时候,看过那些顶级厨师处理食材的视频,杀金枪鱼切生鱼片,分切牛肉,因为很有美感,堪称解压放松的好手段。

  可惜没牛了!

  陆安之有些遗憾,正要清洗杀猪刀,哞的一声牛叫响起,陆大郎愕然转头,便看到那根木桩上,又出现了一头老黄牛。

  “这个剑豪和老黄牛有仇吗?又给整一只?”

  陆安之无语,不过跟着便开心了起来,开始杀牛。

  这一次,他比较用心,开始记忆牛的各个部位,以及如何下刀,才能更准,更快,更容易!

  又是半天过去了,一头牛被分成了十几堆,放在案板上。

  “啧,还是不够美!”

  陆安之摇头,现在这年月,一件商品想卖出高价,就得营造逼格,比如一块牛肉,必须得切出那种让人一看上去,就会产生卧槽,这玩意我肯定吃不起的心态!

  哞!

  牛叫响起!

  陆安之扭头,又看到一头活的老黄牛,绑在木桩上。

  “……”

  难道说这秘剑,与杀牛有关?

  不管是不是,先杀了再说!

  陆安之兴趣盎然的开始宰牛,整个过程中,让他对于牛的生理构造也更加熟悉了。

  一头又一头,绵绵无绝期。

  陆安之今天算是和牛杠上了。

  ……

  黑驼山乱葬岗地底,黄风洞。

  黄七郎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一个懒腰。

  咕噜噜!

  肚子叫了起来,一股饥饿感让黄七郎嘴里分泌出了唾液,于是它爬了起来,朝着洞外走去。

  哎!

  每天吃野猪草雉都吃烦了,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去那些人类的村镇,尝一尝人类的滋味呀?

  听说那些少女既嫩且润,咬一口下去,全是水儿!

  黄七郎叹气。

  他没办法离开,因为它还没顿悟那块大石头记载的秘剑真谛。

  黄七郎尖嘴猴腮,鼻子下六根长须,梳洗的晶莹剔透。

  它是一只黄风鼠,十年前修成了人型,但是修行之路太艰难了,黄七郎坚持了没多久便开始混吃等死。

  当然,黄七郎不怕,因为只要顿悟了那块大石头上的秘剑,成为绝世剑豪,那么自己去了小仙州八大豪门之一的鸠摩宫,也可以混一个客卿的身份。

  月奉肯定不会少,再加上平时杀人夺宝的收入,买些丹药,自己可以轻轻松松修到金丹,到时候,横行天下,每天抓两个美人,吃一个,丢一个!

  “修仙一途,贵在坚持?狗屁,贵在机缘!”

  黄七郎想起远在鹅城的叔叔黄四郎和自己说的话,便嗤之以鼻,凡妖再努力,能追得上那些天生便气运加身的位面之妖?

  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黄七郎又得意的笑了起来,因为自己也是气运亨通呀。

  纵观整个娑婆世界,剑豪可是稀缺职业,位于鄙视链的顶端,多少剑修苦修一生而顿悟不出一道秘剑!

  可是自己竟然意外的找到了一幅秘剑帖,距离剑豪仅仅一步之遥,简直幸甚!

  “等我成了剑豪,就杀上太平剑宗,一剑灭宗门!”

  黄七郎拿着一根树枝,胡乱的比划着,等它出了洞穴,发现明月高悬,这让它禁不住想要仰天长啸。

  夜晚,是我们老鼠的天下!

  “大王喊我去巡山呀,狐假虎威转一圈呐!”

  黄七郎哼着小调,摇头晃脑的走了几步,忽然顿住了脚步。

  等等,

  怎么有生人的气味?

  黄七郎立刻伸长了脖子,用力朝着四周狂嗅!

  吸气!吸气!

  果然有人类!

  哈哈,省了去找食儿了,今天吃外卖!

  “啦啦啦,我是快乐的小妖精……”

  黄七郎循着气味走了一段,突然脸色不变。

  不对,

  这个方向不是那块刻有剑痕的大石头吗?

  难道说一位人类的气运之子意外找到了这里?

  岂有此理!

  那机缘是我的!

  黄七郎有些心虚和紧张,他听叔叔黄四郎说过,那些气运之子都是天道护体,等闲找他们麻烦的人都死了。

  我此去,不会是送外卖吧?

  可是一想到那道秘剑有可能旁落他人?

  干,不能忍!

  黄七郎悄悄地潜伏了过来,发现大石头这里,生人的气味最是浓郁,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影。

  这让黄风鼠心底一沉,因为它有经验,这说明那个人类肯定正在感悟剑痕!

  它不敢耽搁,立刻深吸了几口气,平复烦躁愤怒的情绪,然后看向了大石头上的剑痕。

  “如果有来世,你愿意做一个厨子吗?”

  熟悉的询问响起,黄七郎赶紧点头。

  “愿意!愿意!”

  不能不能愿意呀。

  最早听到这句问话的时候,黄七郎觉得修道修的便是本心,而且再加上身为妖修,根本没必要学厨艺,不管野兽还是人类,都是一口吞,所以它回了一句不愿意。

  然后这道‘剑痕’就不搭理它了。

  它足足在这里跪了半年,每天都要说上上万遍想要成为厨子,成为小仙州最出名的庖人,这才最终感动了‘剑痕’,得以进入了那个幻境。

  果然,随着眼前一晃,黄七郎看到了那个人类。

  咻!

  黄七郎速度之快,窜进了廊檐下的柴垛后,躲了起来,接着露出两只黄豆大的小眼睛,打量那个人类。

  只是看了几眼,它就移不开视线了。

  这个人类宰牛切肉,动作潇洒,精准,又华丽!

  肉是肉,筋是筋,肥是肥,瘦是瘦,绝对不多一丝,一大块牛肋骨,很快便被分割成大小均匀的数块,整齐地堆在了一旁。

  舒服!

  黄七郎露出了享受的神情,只觉得连日类积攒的烦恼忧愁都烟消云散了,只想看这个人类少年继续切肉。

  能把解牛干成一件艺术,此少年怕是庖人出身吧?

  黄七郎觉得应该留这个少年一命,如果自己无聊,就让他给自己切肉看。

  不对!

  黄七郎突然开始紧张,自己没事儿了就会来这里杀牛切肉,已经有七年了,可是还没有这少年干得漂亮,这岂不是说在顿悟秘剑的路途上,他已经超越了自己?

  必须弄死他!

  黄七郎虽然不明白杀牛和秘剑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个幻境中,除了杀牛也无事可做。

  七年下来,黄七郎觉得自己一手解牛技可以登大雅之堂了,可是没想到,和这个少年一比,简直菜的一批。

  嗯!

  不急,先稳一手,这个少年既然可以突兀地找到这里,又发现这幅秘剑帖,说明他十有八九知道留下这道剑痕的是什么人?

  或许是那位剑豪的后代也说不定?

  我说不定可以通过他,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到时候,再吃他也不迟!

  啧!

  我真是聪慧无比!

  黄七郎心中定下了计划,便默默地盯着陆安之的一举一动,很快,就出现了异常。

  那个少年身前砧板上的一整扇牛肉,有一些肌肉纹理,竟然亮起了豪光,足以闪现黄七郎的鼠眼。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