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大宋有种 > 番外之132 ??赵构、秦桧,安心上路吧!(求订阅,求月票)

番外之132 ??赵构、秦桧,安心上路吧!(求订阅,求月票)

  吴乞买的爱女?

  赵楷的这话儿一出,时巡殿中的臣子们一下都来了精神,全都目光炯炯地看着赵楷。

  现在的赵楷并没有重开大宋,所以原来的那套“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框架也还在。哪怕两次御驾亲征,也是循着“将从中御”的规则在办事儿。因此这会儿在时巡殿上和他一块儿讨论国家大事儿的官员主要都是文臣,两府宰执、六部九卿、御史言官等等的,现在都来了大宋朝的北京大名府。

  而这伙人都没参加过大名之战,所以也不太清楚赵楷把吴乞买的闺女和耶律延禧的闺女打包收了的事儿。当然了,风声还是走漏了一些,能在时巡殿上和官家一块儿议论国家大事儿的文官就没有消息不灵通的,多多少少都听说了他们的官家把人家吴乞买家的黄花闺女和耶律延禧的小寡妇闺女给睡了的事儿......

  这事儿当然是不大合适的。

  其实耶律延禧的小寡妇闺女睡了也就睡了,毕竟辽国已经不在了,耶律延禧也成了金贼的阶下囚,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所以即便耶律延禧的女儿生了皇子,也不可能靠着外公和舅舅的力量夺嫡争位。而且赵楷还能反过来利用耶律延禧之女去拉拢一些不甘心臣服金贼的契丹志士。

  可吴乞买的女儿背后的势力太庞大了!吴乞买是大金皇帝啊!而且这老小子有十几个儿子,不怕没有继承人。如果这个闺女将来替赵楷生了儿子,多半会利用娘家的势力扶植儿子争位,这可就麻烦了......

  不过赵楷之前从没公开承认过捕获吴乞买之女的事儿,所以臣子们想要进谏也没话可说。如果赵楷不承认有这事儿,进谏不就变成谤君了?

  就算赵楷承认了,进谏的文官们打算说什么?

  已经睡成事实了!

  而且当事人情绪欢快!你们这些文官管得着吗?

  另外,这段时间被追夺出身以来文字并羁管朱崖军的倒霉蛋(都是河北、河东境内弃城而逃的官)可不少!

  “陛下,”刚刚提了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的李纲,现在听赵楷一说,也只好出班追问,“臣风闻陛下在收复大名府臣时生擒了金贼皇帝吴乞买之十二女完颜燕,并且还收入后宫......不知可有其事?”

  “确有其事!”赵楷笑道,“同时被朕所获并宠幸的还有辽国皇帝耶律延禧之女蜀国公主余里衍。还有另外几十个金贼酋长首领的妾室也同时被获,都分给有功的将士们了。她们可都是原来的辽国宗室之女或是后族萧氏之女啊!”

  他的话说到这里,语气已经放沉了,“其中的许多人在被金贼俘获之前已经嫁了辽国的高官权贵。结果金贼一打来,她们的丈夫不是战死就是被俘,家里的娘子都归了金贼!若不是朕能临阵讨贼,而且还有点武运。诸位家里的娇妻美妾,现在恐怕都......”

  他的这番话,当然是话中有话的......一是在告诉底下的文官要惜福,现在不戴绿帽子而且还能贪污受贿的幸福生活,都是靠着赵大官家带着一群武夫拼命才保下来的!

  二是在告诉大家,宋金之战还没结束呢,所以现在还不是大搞政治正确的时候!

  “陛下,”和李纲一块儿升官,当上了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的宇文粹中也出班上奏了,“不知您打算如何处置吴乞买的第十二女?”

  赵楷睡了吴乞买的女儿这事儿吧......已经既成事实了!睡都睡了,还能怎么样?如果寻常人干了这种事,也许还能问个什么罪。可赵楷是言出法随的皇帝啊!而且还是个特别能打仗的强势皇帝,如果要给大宋历代皇帝排个名,有资格排在他前面的,也就是太祖、太宗(赵光义打仗的手艺肯定不如他,但赵楷目前还没打到高梁河变)。而这两位一个抢了花蕊夫人,一个据说强幸了小周后。好像当时也没哪个青天大老爷敢替孟昶和李煜出头吧?

  所以宇文粹中现在也不敢追究赵楷的过错,只敢问问赵楷接下去打算怎么办?

  赵楷笑道:“这就得看康王和秦御史同金贼谈得如何了。毕竟吴乞买的二三十万大军还在拒马河边上......朕现在也打不退他们,如果能化了这场干戈,朕为国为民,吃点亏也就算了。”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可以给完颜燕一个体面的名分了!

  要不然怎么是“吃亏”呢?这事儿两边都欢乐得很,妥妥的双赢啊!

  赵楷一边亮明自己的底牌,一边目光炯炯的从一群文臣脸上扫过,将一张张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孔都收入眼底。

  赵楷宠幸完颜燕的事情,下面的人既无法追究,也不可能阻止。

  但是这个名分......臣子们是可以过问的。

  因为赵楷要给完颜燕名分就得走“礼聘”的程序,这事儿得礼部去操办。

  而赵楷如果直接给礼部下中旨,礼部是可以无视的。如果赵楷要通过中书门下下诏,那么宰相和舍人又可以行使封驳之权。

  所以在寻常的情况下,这事儿是很难办成的。

  不过现在情况特殊,完颜燕的名分很可能会变成宋金和议的一项重要内容。

  而宋金和议......对于朝中的文臣来说,则是最大的政治正确!

  因为宋金之战如果一直持续下去,那么赵楷就会一直实行“将从中御”,去亲自统率军队抗金。

  而赵楷如果长期呆在军中,那么行营行军参议司的权力就会越来越大,发展下去说不定会取代政事堂,成为大宋实际上的中枢。

  宋朝的“中枢”和“宰执”同后世的那些责任内阁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权力来源就是替官家拟诏和颁诏。而在赵楷带兵出征期间,他们不能跟随在赵楷身边,所以赵楷就会通过行军参议司和行军翰林颁诏。

  而行军翰林虽然可以替赵楷拟诏,但是他们却没有颁诏的渠道......军前下达的诏书得派兵护送才能送去朝堂啊,所以军中翰林实际上也从属于行军参议司!

  另外,可以执掌行军参议司的官员,都是陪着赵楷出生入死的战友,这可是过命的交情,朝中的宰执根本不能相比。长久发展下去,武资出身的行军参议就会取代文资的两府相公......到时候可就是以武御文了!

  看到大臣们没话可说,赵楷又将目光转向了似乎在发呆的赵构的那张僵硬的脸庞上。

  “九哥儿!”

  没有反应......

  “康王!”

  不动如山......

  “赵构!”

  就是不理你......

  赵楷这下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个“宋高宗”是怎么回事?给吓傻了吗?

  于是他只好给站在赵构身边的秦桧打了个眼色,秦桧赶紧拉了拉赵构的衣袍:“康王,康王殿下!”

  “啊,”赵构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向赵楷行了一礼,“陛下,臣一时失神,有罪,有罪。”

  “没事儿,没事儿,”赵楷笑道,“你和秦桧回去准备一下,明日朕就派兵护送你们上路。”

  上路?

  怎么听着那么滲人呢?

  “陛下,”秦桧哭丧着脸问,“不知陛下打算提什么议和的条件?”

  赵楷道:“条件就两个,一是恢复宣和七年十月两国开战前的状态......包括边界和岁币;二是金国十二公主完颜燕的名分,这个联姻已经既成事实,名分如何还需好好商量。如果南北两朝能结成联姻,永保边界安宁,太平无事,岂不美哉?”

  秦桧觉得这事儿还是有点不靠谱,于是又问:“陛下,若金贼不肯退还燕山府路之地,或要求增加岁币,那又该如何应之?”

  “那就继续打呗!”赵楷笑道,“若是朕打输了,那咱们就得让点步。如果朕打赢了,那朕就得加点价了!”

  其实赵楷根本就没打算付岁币......钱可以给,但只能给吴乞买和蒲鲁虎,不能给大金国。

  因为给大金国一年50万,那就是各派势力分账了,无论怎么分,都摊开在面子上,堂堂正正的进行,多半还会论功分钱,对于促进金贼的武德是很有好处的。

  但这钱如果通过完颜燕塞给了吴乞买和蒲鲁虎......那效果可就不一样了!吴乞买和蒲鲁虎只会把钱用来挖粘罕派、阿骨打派的墙角。说不定还会得寸进尺搞掉粘罕、兀术这群能征善战的大完颜。

  到时候大金国就会元气大伤,甚至陷入内讧,赵楷就能腾出手去灭西贼了。

  等灭亡了西贼,金贼还能持久吗?

  不过正在打如意算盘的赵楷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在磨刀霍霍,准备找机会宰了赵构、秦桧这两个奸贼了。

  雄州城内,风尘仆仆的从清州赶来的完颜斜保,正在和他爹完颜粘罕,还有希尹、韩企先、银术可、娄室等人密议。

  “爹爹,绝对不能让吴乞买和赵楷结成联姻啊!他们两人要是勾结起来,您可就没法当上谙班勃极烈了!”

  “我知道,可现在该怎么阻止?”

  “一不做,二不休!”完颜斜保一挥巴掌,做了个砍人的手势。

看过《大宋有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