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住手,放开我夫君!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住手,放开我夫君!

  林麓书院的大门外,不知为何,原本杂闹的声音开始渐渐小了些,维持在一种不喧闹也不沉默的适宜程度。

  气氛开始缓缓变得有些奇怪。

  来来往往的书院士子与墨池学子们,开始步履稳健,动作轻盈,举止更加端庄儒雅起来。

  而一些成群结队的人群在经过大门外的门房时,也大都默契的表情自若、轻声细语,不再大声喧哗和欢声笑语。

  似乎是怕唐突的某处风景,或是让某位佳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此刻,李锦书等一行人就是如此,前一刻,出书院大门前的随意谈笑,此时已经不在,人群中甚至连空气都有一时的沉默。

  程姓士子眼睛直愣愣的看不远处的那个“在水一方”的如伊女子。

  女子身穿岚媛月白琵琶衿上衣,下裳是软银轻罗百合裙,踏着双蝶恋花图案的淡粉色绣花鞋,小巧玲珑,似乎是为了抵这秋深之寒,她的高挑身姿上除了这一套上衣下裳的配搭之外,还披了件莲青色丝绸罩衣,精致优雅。

  女子身上并无多余饰品,只是如娟的青丝被高高挽起,插着一根翡翠玉簪子,但是在周围如程姓士子这些有见识富贵男子看来,所谓“青丝配美簪”,她云鬓间的这根翡翠玉簪子看起来样式材质都很普通,是凡间俗物,似乎配不上她这一头乌黑秀丽的美发。

  可是让悄悄打量的男子们觉得画龙点睛的是,翡翠玉簪子尾端,垂有紫色的流苏,顿时变成了一根优雅步摇,会随莲步动摇,栩栩如生。

  而这搭配普通翡翠玉簪子的流苏也甚是奇特,竟散发着朦胧梦幻的紫色光晕,无风自动,飘逸仙气。

  头戴玲珑紫色流苏玉发簪的她,宛若诗经之中漫步而来的窈窕淑女,讨人心醉,只是女子那双冷清的秋水长眸,又让她好似婀娜多姿、冰清玉洁的莲花一般,使人望而却步,心生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疏离感。

  陌生男子若是被她的清冷眼眸扫一眼,估计没几个敢一直对视吧。

  程姓士子望着那道倩影出神片刻,忽地回过神来,他连忙偏开目光ꓹ 心里暗道着“非礼勿视”尽量不再去打量。

  毕竟这位见之忘俗的绝色女子已经青丝盘起,如今又在这书院门房处询问静候ꓹ 只要不是自欺之人就很显然能够看出她已为君妇,只是,不知道女子的夫君是书院内的哪位儒生,竟有如此的桃花艳福……

  想起刚刚初见时的挪不开眼ꓹ 程姓士子微微心虚,他瞟了两眼左右ꓹ 赫然发现周围同伴似乎与他一样ꓹ 注意力或多或少的被那女子吸引ꓹ 没有人关注她ꓹ 程姓士子稍微松了口气。

  此时ꓹ 即使他们眼神停留ꓹ 但是一行人也正渐渐走远。

  许姓士子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ꓹ 伸手摸了摸圆嘟嘟的脸,他转头冲程姓士子艳羡道:

  “这位仙子身上有些藏不住的锋锐剑气ꓹ 八成是位已有灵气修为的剑修,只是这么年轻的女子剑修ꓹ 估计是太清逍遥府内的某位天骄无疑了,也不知是何芳名ꓹ 哎,算了算了ꓹ 已经名花有主了,估计又是一对才子佳人。”

  许姓士子语气遗憾,他顿了顿,转而又道:“喂,李兄,程兄,你们认不认识这位仙子?咱们士子之中,已有婚配,且娘子是太清府女子的那些师兄师弟们,我都知道,这些年来也大致见过,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难不成是那几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读书种子?”

  程姓士子摇了摇头,“不知道,等会儿可以去诗会上问问。”

  李锦书忽然道:“程兄,许兄,我突然记起今日还有一件急事,要马上去处理,实在抱歉,只能先告辞了,咳咳,我带来的师弟们,就先麻烦两位年兄带去诗会,帮忙照看一下,在下改日定当登门拜谢。”

  程姓士子有些为难,“李兄,晏先生反复叮嘱过我们,要带你去来参加登高诗会。”

  李锦书轻咳一声,“没事,这事确实要紧,回头我会去和老师解释,他不会责怪你们的,两位年兄告辞。”

  言罢,他向身旁二人拱了拱手,又对身后带来的几位师弟们叮嘱了几句,便转身返回林麓书院。

  他的身后,程姓士子与许姓士子面面相觑。

  ……

  赵灵妃今日特意没有穿戎儿哥喜欢的齐胸襦裙。

  她知道他喜欢,因为赵灵妃经常看见戎儿哥的眼睛往某处偷瞟。

  但是她还是决定穿些压在衣柜中很久的其他喜欢的衣裳来见他,说不定戎儿哥会更喜欢呢?

  多年未再在一起生活,赵灵妃想把她所有最好的一面都展现给竹马夫君看,可不能让他腻了。

  戎儿哥应该会喜欢,嗯,也必须喜欢。

  赵灵妃浅浅一笑。

  她特意打听清楚了,今日是林麓书院的休沐日,戎儿哥所在的墨池学馆会给学子们一日假期,赵灵妃便也特意在逍遥府请了一天假,前来找他。

  赵灵妃很早便开始准备了,芊儿在外面历练不少时日了,还未回来,清涟轩中的厨房很久没开灶,她清理花了不少时间,之后又学习熬粥,熬了很多次才让她满意。

  且今日赵灵妃凌晨便停止修行,认真熬了碗莲子糯米粥,之后又掐好了时间,梳妆打扮,精心准备好之后,在清晨破晓时出门,离开太清府。

  此刻她赶到林麓书院,来到这门房处等待,正好是辰时二刻,初阳刚刚暖和大地,清晨即将离去之时,等待会儿去到戎儿哥的住处,见到他,应该大致是辰时四刻,书院学子不分节假日的晨读结束的时候,他们是空腹读书,这时的戎儿哥应该正好肚子饿了。

  而现在又是秋寒,早晨凉意渗人。

  赵灵妃轻轻眯眼,若是她突然出现,给戎儿哥一个惊喜,双手捧一碗热腾腾的莲子糯米粥在他的面前,戎儿哥空腹喝下应该很暖和吧?

  不管是身子还是心。

  赵灵妃都想要填满他。

  想到这儿,林麓书院门房前到这位冷清女子轻柔低头,唇角翘起,就像一片粉白的花瓣落在了一池如镜的春水上,弧度弯弯,荡漾波纹。

  她挽起一头青丝的步摇美簪上,“清净”幻化的垂下的流苏,似乎是感应到了女主人的心境,也无风自动的晃动起来。

  清净在赵灵妃的侧颜旁,荡着秋千,朦胧飘渺的紫色光晕将她脸颊上的淡淡红霞覆盖,衬的女子的容颜如梦如幻。

  而赵灵妃这一低头的温柔,与若隐若现的花颜,恰好落到了周围来往、脚步缓慢且安静的书院儒生们的眼底。

  不少男子甚至干脆停下了脚步,目光直直的投向那个隐约在千里之外遥不可及的梦幻仙子。

  却也没有儒生,敢冒昧上前。

  清晨,林麓书院的大门外,更宁静了一些,所以的声响与动作都“悄悄”了起来。

  赵灵妃当然察觉到了四面八方数不清的视线,只是她与以往千百次一样早已习惯,毫不在意。

  赵灵妃腾出一只手,去摸了摸一直提着的食盒侧面,一阵阵暖意透过木质的盒身,钻入她的手心。

  赵灵妃嫣然一笑。

  正在这时,书院门房处的一位接客之人来到她的身前,行礼道:“女士,时辰已到,可以进入书院了,请问尊姓大名,你是要找书院内的哪位公子?”

  赵灵妃抬头,嗓音清脆,“妾身赵灵妃,太清逍遥府府生,来看望我的夫君赵子瑜,他是贵书院墨池学馆的率性堂学子,夫君的住处在哪,我暂且不知,你可否查明,带我前去。”

  听到赵灵妃的自报身份,接客之人忍不住看了眼她,旋即点了点头,“请稍等。”

  语落便准备转身去登记查人。

  “阁下请等等,她是我的师弟妹,不叨扰阁下了,我带她前去。”

  正在这时,李锦书的声音传来。

  赵灵妃应声回头,瞧见来人正是那日暖溪雅集陪着戎儿哥一起行礼过的大师兄,她眼睛一亮,连忙行礼,“大师兄。”

  李锦书笑容温润,“弟妹无须多礼,走,我带你去找子瑜。”

  “谢谢大师兄。”

  “都说了,弟妹勿要多礼。”李锦书语气无奈。

  赵灵妃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话。

  随后,李锦书带着赵灵妃进入林麓书院,一路向着南轩学社走去。

  路上。

  赵灵妃慢一步,跟在李锦书身侧后方,她一边笑着向李锦书打听赵戎的事情,一边左右打量着书院内的景色,在路过墨池学舍之时,还特意认真看了几眼周围的建筑与道路,默记于心。

  “这么说来,戎儿哥所在的率性堂,是墨池六堂中最好的一堂?”

  李锦书话语一顿,想了想,点头道:

  “目前来看确实如此,上一次月中大考,率性堂便是第一,并且,率性堂还有个鱼怀瑾,乃是新学子中的第一,同时也是率性堂的学长,将堂内管理的井条有序,依我看,这回再加上子瑜在率性堂,下次的月中大考,应该稳了。”

  赵灵妃浅笑点头,没再多问。

  李锦书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

  “灵妃弟妹放心,咱们书院学风蔚然,书香四溢,格物致知,同窗子间友好和睦,关系纯朴。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子瑜在书院读书内也很刻苦认真的,前日傍晚还带着经义问题与读书疑惑来找老师解惑,请教到了深夜才返回。

  我有时候有事早起外出办事,经过墨池时,也经常看见他在散步读书。

  今日休沐日,想必他应当是呆在院子内埋头读书,潜心经义,咱们现在去找他,给他一个惊喜。”

  “嗯。”

  赵灵妃眯眼应声道,又伸手摸了摸食盒的外壁,浅浅一笑。

  清净在她的泪痣旁,荡着秋千。

  不多时,二人一路有说有笑的进入了南轩学舍。

  路上,赵灵妃吸引了不少书院士子学子们的目光,不过都是被礼法熏陶的儒生,又有李锦书带路,没有发生什么无礼之事,无人逾越。

  “那儿就是子瑜的住处,他的舍友叫贾腾鹰,同为率性堂学子,二人住在一起,关系和睦,这座院子叫东篱小筑,上次我来见子瑜时,他与我说的。”

  李锦书指了指不远处的幽静院落道。

  赵灵妃点头,投目看去,以她的耳聪目明,发现此时的院子内静悄悄的,没有声响穿来。

  刚刚钟响起,戎儿哥这时应该刚晨读完吧,是不是还在安静读书,也不知是不是空腹……

  赵灵妃细思着,突然,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即将见面,赵灵妃不知为何又些担心赵戎不喜欢她的今日的装扮。

  只是还没等她担忧太久,李锦书已经带着她走到了东篱小筑的院门前。

  此刻,二人离门很近很近,李锦书抬手,准备敲门。

  正在这时,一些细微的话语声突然从门内传来,若隐若现。

  “你能不能轻点,每回力气都这么大。”

  一道陌生的女声,从这处男子学舍内传来。

  李锦书一愣,动作一停。

  赵灵妃眼睛一眯。

  “我就是喜欢大力些,你刚刚还夸我呢,怎么现在就受不了了,这才几次,如果受不了了你就直说,咱们可以休息下。”

  旋即便是赵戎的声音传出,他的声音即使隐隐约约,但门外二人仍旧辨别的出来。

  此刻,赵戎似乎顿了顿,接着道:“呼……几次了,还是停一下吧,累死本公子了。”

  女声打断道:“不行,不能停,坐上来,继续。”

  “还来?”

  “你这次画正了吗,赶紧画上去,说好的次数,今日一次也不能少……”

  门外,李锦书有些尴尬,抬起的手敲门也不是,放下也不是,他侧目悄悄看了眼身侧得赵灵妃。

  只见她正脸色渐白,双手紧紧捏着手中食盒。

  李锦书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赵灵妃突然抬头,用力将他推开。

  她颤颤巍巍的伸手,缓缓接近院门,准备推开这扇阻隔内外的门。

  她要亲口问问他,这碗粥还愿不愿意喝。

  赵灵妃紧紧抿嘴。

  只是下一刻,赵戎的声响再次传来,语气不耐烦:“鱼玄机鱼怀瑾,你别欺人太甚!这破琴我都连续弹了一百零八遍了,还来!?”

  赵灵妃猛地一醒,下一秒撞门而入。

  院子内的全景映入眼帘,同时她还察觉到了身前阻挡她更进一步的礼阵。

  鱼怀瑾板着脸,转身看来。

  赵灵妃第一眼看向赵戎,见他无事,她顿时松了口气。

  旋即,赵灵妃骤然转头,冲鱼怀瑾娇呵道:

  “住手,放开我夫君!”

看过《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