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某神兽的超神学院 > 都给我扔到朱厌那边!

都给我扔到朱厌那边!

  昆仑仙山,冰夷洞府中。

  “你哪来这么多钱?”鹤熙狐疑的看着冰夷怀中那带着明晃晃香奈儿标志的香水问道。

  “打土豪挣的。”冰夷敷衍着说道。

  “打土豪?”鹤熙眯起了眼睛,冰夷凭借着生物本能察觉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

  “就是鲛人。我跟麒麟两个单挑了他们一群~”在鹤熙拿出暗夙银铁板的最后一刻某只冰龙爆发出了惊人的求生欲。

  于是冰夷详细讲述了他跟麒麟化身正义使者帮助鲛人们找到了致富之路新方式的过程。

  “。。最后他们还躺在地上向我跟麒麟感谢呢。”冰夷颇为无耻的说道。

  鹤熙翻了个白眼。

  她实在想象不来那种冰夷把人家一群族人打成了智障,结果一群挨打的还一直对冰夷这个打人的表示感谢的景象。

  “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要的,如果不是等明天我叫上霸下那小子一起,再多帮助他们一下。”冰夷扬了扬手中的香水。

  “你可安分点吧,要是青龙大哥知道你跟麒麟干这事,怕是你俩明天哪都去不了了。”鹤熙赶忙出言劝阻。

  “放心,青龙大哥他现在正忙着对一只母蜈蚣精当舔狗,暂时没空。”冰夷坏笑着说道。

  就在鹤熙还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洞府外螭吻的声音打断了她。

  “冰夷叔叔,鹤熙婶婶你们在吗?”

  冰夷疑惑的迈步朝着洞府门口走了过去。

  “怎么了?”冰夷问道。

  “您在啊,太好了,冰夷叔叔您赶紧来看看白泽老师吧,不知道怎么了他一直在嚷嚷些奇怪的话。”螭吻解释道。

  “走,去看看。”冰夷不由分说间便硬拉着螭吻朝着平常九个小家伙听课的地方飞去。

  鹤熙无奈的耸了耸肩,正要换上睡衣时搁置在她床上的蓝白色通讯器猛然间震动了起来。

  那是冰夷专门为她准备的用来观看超神宇宙的投影器。

  眼下突然剧烈震动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联想到冰璐他们,鹤熙方寸大乱赶忙小跑着过去拿了起来。

  昆仑山距离西王母居所不远的一片被霞光包围的小院落里。

  一个有着狮子身体,头上长着一个尖角,留着山羊胡子的异兽左手正拿着一瓶‘红星二锅头’,右手举着一瓶‘五粮液’,正放声高歌着。

  “分手也很体面,才不能够说抱歉。。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做个好汉子。。”各种稀奇古怪不同曲调的歌在这位异兽的口中搭配在一起居然有了种rap的古怪感觉。

  霸下昂着头轻哼着,嘲风手中不知道从哪顺来了两个鼓槌敲击在霸下身后的壳上发出清脆的丝竹之音。

  “老七,老三你们俩怎么还跟着唱上了?老五快点把这两货拉开。”身为老大的囚牛一脸无奈。

  “大哥你认错人了,我是蒲牢。”蒲牢不满的说道。

  “都特么什么时候了?能不能别在意这些细节?这要是让父亲跟冰夷叔叔知道你们几个还能去凡间游逛?”囚牛说道。

  一道蓝白色的霞光流转,冰夷与螭吻的身形出现在了院落中。

  听着霸下口中哼着的《葬礼进行曲》冰夷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咳咳。”冰夷轻咳了一阵。

  “冰夷叔叔您可来了,赶紧帮忙劝阻一下白泽老师吧。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刚才一来就说要教我们如何做个真正的男人于是自己就喝起来了~”囚牛解释道。

  “哥哥你坐船头。。霸下我船下走诶。。”霸下版流行金曲在某个始作俑者口中创作而出。

  冰夷克制住强行给霸下这臭小子头上来一拳的虫洞,揉着太阳穴对着囚牛说道:“去,直接把霸下给扔到朱厌那边。”

  “啊?”囚牛一脸懵逼。

  “啊什么啊?这臭小子肯定是偷喝了你们白泽老师的酒了,趁着现在你们青龙祖伯不在赶紧按我说的做。”冰夷看着囚牛说道。

  囚牛不敢再多耽搁,运转法术将还在干嚎唱歌的霸下朝着西王母护院朱厌所在的方向一丢,终于整个院落算是暂时安静了。

  “嗝~小弟。。”白泽踉跄着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对着冰夷喊了一声。

  “你这是什么情况啊?”冰夷哭笑不得的看着白泽一脸无奈。

  “别说了往事不堪回首。。嗝。。我不做大哥好多年~”白泽随口唱了一句后又拿起那瓶‘红星二锅头’灌了起来。

  闻着那满身的酒气,冰夷手上霞光涌动,轻轻按在了白泽的脖颈处。

  看着失去了意识沉沉睡去的白泽,冰夷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看这架势,白泽是要睡上好几天了,这帮臭小子怕是可以趁机溜出去逛逛了。

  “冰夷叔叔,救我。”狻猊一溜烟钻到冰夷身后。

  “你又怎么了?”冰夷强行压下心中的负面情绪。

  “三哥它流着口水,抱着我喊我名字还让我不要反抗。。”狻猊一脸委屈。

  “嘿嘿嘿五弟。。别走啊。。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还记得上次你女装的时候简直太妩媚了。。哦我的五弟小宝贝。。”嘲风醉眼朦胧的摸索了过来。

  “囚牛!”冰夷手上闪烁的蓝白色霞光最终消散,冰夷决定将这个安抚的任务交给老大囚牛。

  “冰夷叔叔您找我?”囚牛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跑了出来。

  “把老三给我也扔到朱厌那边去。”冰夷随口说道。

  “啊?不是冰夷叔叔霸下这倒是好说它本来就爱跟人打架,但是你看眼下老三这个样子。。我怎么觉得把它扔过去霸下跟朱厌要倒霉呢?”囚牛咽了口口水。

  “你管他那么多,让你扔就扔。”冰夷喊道。

  “是是是。。”囚牛麻溜的扛起了直叫嚷着的嘲风‘哧溜咚’的一声让它也步了霸下的后尘。

  冰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少了最闹腾的几个这里就安静多了。

  与此同时,与这边院落相隔不过两座山峰的一座仙气升腾古色古香的亭子中,西王母仰躺在自己新买的按摩椅上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

  果然凡间那些老年人怪不得喜欢这东西,简直助眠。

  --乒乓砰砰--

  一阵嘈杂的打斗夹杂着什么人的乱响将西王母的计划打乱了。

  西王母‘腾’得一下站起身来,手上霞光一闪一根升腾着五彩霞光的砍刀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本尊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开眼的敢在本尊的地盘闹事!”

  西王母气势汹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莲步款款的走了过去。

  :。:

看过《某神兽的超神学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