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某神兽的超神学院 > 什么!那个冰龙又回来了?

什么!那个冰龙又回来了?

  鹤熙来到这方世界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习以为常,怎么说呢?emmm鹤熙个人感觉刺激是挺刺激的,就是有点费裤子。

  试想一下,当你刚刚走过一片荒地的时候,一个小石子忽然拦在你面前,跟你讲话,还要打劫你,你会是什么感受?

  “冰夷!你看看狴犴那臭小子把我新买的这套裙子都给弄成啥样了?”鹤熙一脸愤怒。

  “这。。。是裙子?是围裙吧?”冰夷看着那天蓝色十几个小人手拉手的画面吐槽道。

  “我给你五秒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鹤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还弥漫着淡淡黄色光芒的菜刀说道。

  “对了咱刚说到哪了?对狴犴这个臭小子,必须教训。”冰夷果断改变了立场。

  不改变也不行啊,鹤熙手里那玩意可是朱雀姐姐用法力造出来的,他这小身板分分钟被切。

  “这还差不多,现在立刻马上去。”鹤熙命令道。

  “好的长官。”冰夷故意敬了个军礼转身便要离开。

  鹤熙咯咯直笑,捂着肚子直抽抽。

  “在那之前你得奖励我一下啊。”冰夷坏笑着凑了过来。

  感受着脸上那带着些许冰凉的感觉,鹤熙面色通红。

  冰夷嘿嘿怪笑,立刻便化为了蓝白色的霞光离开了洞府。

  此时,整个三界因为一则消息,炸锅了。

  “什么?那个冰龙又回来了?真的假的?你别骗我。”南天门外穿着一套金色铠甲手拿三尖两刃刀的二郎神牵着哮天犬面露惊恐。

  “我哄你干什么玩意儿?啊?我说老杨咱俩也算有交情我才告诉你的,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赤脚大仙解释道。

  “切你可拉倒吧,昨天我还看到你偷偷凑到牡丹仙子面前不知道干嘛去了。”二郎神一脸鄙夷。

  “汪汪~”哮天犬对自己主人的话表达了肯定。

  “你个蠢狗,是不是还想被那冰龙祸害一次?”赤脚大仙恐吓。

  “呜~”哮天犬立刻蔫了。

  “切跟我斗。”赤脚大仙面露得色。

  这时一名倒骑着驴穿着一身运动卫衣的老者微笑着恰好路过到了二神身边。

  赤脚大仙正要开口,那名老者立刻出言:“你不用说,老朽已然知晓了。那祸害又回来对吧?”

  赤脚大仙愕然点头。

  “唉~一千年前这厮直接趁着老朽修炼之际烧了老朽的胡子,老朽好不容易重新蓄起来,怕是又要遭殃喽。”张果老叹息道。

  “诶谁说不是呢?”汉钟离摇着蒲扇飞了过来。

  “我跟你们打赌,我这扇子要是能挺过一个月,我直播脱衣舞。”汉钟离说道。

  “当真?”

  “果然?”

  汉钟离抽搐着嘴角看着二郎神拿出来的一个望远镜与张果老拿出来的一个摄像机,最过分的是赤脚大仙居然还拿出了一个针孔摄像头?

  “你们是魔鬼吗?”汉钟离问道。

  “非也,吾等乃是研究凡间人体学的道友。”赤脚大仙表情严肃解释道。

  汉钟离:。。。

  他觉得这几个家伙对他图谋不轨,但他没有证据。

  这时一阵铃声传来,几位大神立刻惊觉过来。

  “都怪你啊,害得我们差点错过上朝。”其它三位真神狠狠鄙视了汉钟离一番接着便朝着凌霄宝殿飞去。

  “你们倒是等等我啊。”汉钟离赶忙跟上。

  同样的一幕还在三界各处上演着,那些过去被某无良冰龙祸害过的仙佛妖魔一个个都在祈祷着对方别来祸害自己。

  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一处仙气弥漫的海外仙岛上。

  青龙表情惬意举起了眼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这么说来冰夷这小子还真去了一趟异世界?”白虎皱着眉。

  “先不说这个了,反正眼下这小子也成家了,我们没时间管自然有人去管。”青龙笑着回道。

  “也罢倒是我杞人忧天了,来来来,上号上号,之前那几把排位你一直在演老夫,今天说什么也要补偿回来。”白虎说话间已经拿出了一个智能手机。

  “哈哈哈正有此意。”青龙说话间也拿出了一个智能手机上面镌刻着‘HUAWEI’的字母图标。

  “别说,凡间的那些孩子们还真聪明,发明的这玩意确实好用。以前整个三界上哪搞这东西去?你去打听打听整个三界现在谁没个微信QQ那都是落伍了。别的不说之前我就用我那个‘本尊白虎’打赏了一个女主播,人家朝着要嫁给我。”白虎调侃道。

  “你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赶紧上号。”青龙说话间手机中已经传来了TIMI的提示音。

  两小时后。

  青龙一脸愤怒的看向白虎:“还说老夫演员?老夫让你来支援中路你不来,偏偏要去打那只破鸟,如果你来了咱能输么?”

  “这怎么能怪我?你没看到老夫出了六双鞋么?俗话说鞋子多了跑得快。”白虎反驳。

  两人那战绩栏里同时出现了0-27-18的优秀战绩!

  昆仑仙山中,冰夷靠着一个岩石,左手一瓶汉斯小木屋右手一串烤羊肉串。

  麒麟一边狼吞虎咽一边骂道:“诶留点。。靠你个坑货就不知道让下兄弟么?”

  “对你。。不需要。。”冰夷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句同时艰难的咽下了手中的羊肉烤串。

  “呼爽。”冰夷懒洋洋的躺了下来。

  麒麟一脸无奈之色:“你说说你这什么奇葩爱好?都几亿年了还保持着。”

  “老子乐意,你管不着。”冰夷口齿不清的说道。

  “切你当我爱管你?对了你家鹤熙跟青鸾妹子到底说什么了?这几天青鸾妹子老是以各种借口跑我这来,搞得我都没法修炼了。”麒麟抱怨道。

  冰夷露出一抹坏笑,笑而不语。

  他才不会承认心里那种恶趣味。

  凭什么他被拿捏得死死的,而麒麟却可以自由自在。

  兄弟嘛,就是有难互相陪伴的。

  “这个啊我觉得你还是自己问问青鸾妹子好。”冰夷回复道。

  “废话!你当我没问啊?我昨天一问青鸾妹子二话不说就扇了我一巴掌还骂我渣男。”麒麟语气说不出的郁闷。

  还没等冰夷说些什么,一道血色的精芒突然在昆仑山的西北方冲天而起。

  麒麟与冰夷齐齐坐了起来。

  “去看看?”麒麟问道。

  “乐意之至。”冰夷笑着回应。

  随即一道蓝白色霞光与一道土黄色霞光闪过,原地哪里还有冰夷与麒麟的影子?

  :。:

看过《某神兽的超神学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