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某神兽的超神学院 > 086断裂的鸟喙

086断裂的鸟喙

  盘古星系,东北部。

  看着眼前正在激动的三足金乌帝棱与重明鸟重路,冰夷总想要说出一句MMP。

  在帝棱的带路下,冰夷刚刚来到这边,就遇到了重路的攻击。

  那传承自凤凰大哥的炽焰御火以及那尾巴上如同彩虹一般颜色的尾羽,让重路的外貌看起来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高贵与圣洁。

  “重路你冷静点!”冰夷大声喝道。

  在躲过帝棱袭来的爪击后重路这才得到了喘息的空挡。

  “帝棱,住手吧,这小子已经恢复理智了。”冰夷制止了想要继续进攻的帝棱。

  “你是。。冰龙叔叔?”重路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嗯?你认得我?”冰夷疑惑指着自己。

  “这怎么能不认识呢?父亲他经常说起您呢。”重路语气崇拜。

  “哦?凤凰大哥是怎么说我的?”冰夷好奇问道结果脸一下子黑了。

  “父亲说您没有脸皮,什么东西好就偷什么东西,整天带着麒麟哥哥到处胡作非为。”重路语气平缓随即顿了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父亲他还说您还在两万年前偷走了他的一本专门学习姿势的书籍。对了冰龙叔叔,您是怎么做到的啊?我以前去父亲那里偷他最喜欢的字画他立马都发现了。。”

  “呵呵~”冰夷抽搐着嘴角。

  重路说的话里水分很大。

  事情虽然确实发生过,但是那本介绍姿势的书可不是什么好书,是一本名叫《金瓶梅》的不良书籍。

  而且那还是他冰夷偷的,而是凤凰大哥喝醉了硬塞给他的,说什么“哥俩好哥哥该把好东西跟兄弟分享”。

  至于重路这小子去偷东西?

  呵呵试问哪个小偷去偷东西还会给尾巴上涂上紫色颜料的?

  所有天生地养的异兽里估计只有重路这个二愣子可以想到,所以每次被凤凰大哥逮到都是一顿胖揍。

  在冰夷与凤凰大哥喝酒的时候,凤凰大哥时常会抱怨自己儿子混蛋等等,听得冰夷耳根子都快磨破了。

  “得了得了不说那些其它的,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冰夷看着重路问道。

  “哼!说起这个我就生气。我不过就是去穷奇那边偷了点横公鱼的肉,好家伙它愣是给我一顿好打。。”重路解释着。

  “等等?你刚才说你去偷穷奇藏起来的肉?”冰夷眉头横跳。

  “你特么。。是真的虎啊!穷奇好家伙那可是实力与青龙大哥朱雀大姐相提并论的,连我见了他都要毕恭毕敬的,你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去偷他的肉?”冰夷恨铁不成钢的指着重路。

  “诶嘿这不是跟霸下打了个赌嘛~”重路解释道。

  “你。。你继续。”冰夷顿时无语了。

  合着霸下那个二愣子乌龟居然还跟重路这个虎鸟打架打出感情了。

  “被穷奇打了一顿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找了夫诸,夔牛,蒲牢一起去报仇。”重路解释到这再次顿了顿:“结果我们被穷奇又是一顿揍,夫诸的角被打掉了一块,夔牛的腿被卸了一条,蒲牢那个家伙没义气跑路了。”

  “你呢?你还没事?”冰夷听到这里心底隐约已经有些许猜测了。

  “诶嘿我就很厉害了,趁着穷奇打夫诸的时候偷袭他来着,结果谁特么知道有个缺心眼的修士这时候渡劫,我本来打算用鸟喙啄它的被这一吓唬啄到石头上了,我一下子就给疼昏过去了。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重路语气中有些许愤怒。

  “不过说起来也是巧合,我醒过来的时候这里的一些凡人正巧发现了我,于是我也就成为他们的守护神了。不过那一天漫天的黑暗覆盖了这里,一群奇怪的大虫子与长着大嘴的没见过的生物袭击了这里。我跟它们战斗但最后没了力气就失去意识了,我也是感受到了帝棱的信息才迷迷糊糊醒过来的。”重路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经历。

  听到这里冰夷大概已经明白了。

  重路这小子本来想偷袭穷奇的,结果好巧不巧撞上了凡间有修仙的在渡劫,于是被吓的鸟喙断了。

  冰夷倒是听说过有的凡间修士在渡劫期时周围的空间会被搅乱,可能那个时候那边与这边的通道恰好打开,重路断裂的鸟喙就流落到这个宇宙了。

  后来它也像自己一样留在了这个文明,最终遇到了“虚空”。

  “你说说我该说你什么好?成天不知上进,就是到处交些狐朋狗友,这次就是给你个教训。行了先跟着我!你跟帝棱我会找个方法让你们不会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排斥~”冰夷教训了几句语气也柔和了下来。

  毕竟再怎么说也是凤凰大哥的儿子,算是自己的侄子,更加责备的话也不想再说出口了。

  “嘿嘿这下子我就有伙伴了。”帝棱傻笑着。

  “你能比它好到哪去?啊?你们两个一个是凤凰大哥血脉一个是帝俊大哥血脉,特么做个事就不过脑子呢?”冰夷怒骂着。

  “冰龙叔叔,有人过来了。”就在冰夷打算多骂几句的时候重路忽然开口。

  听到重路的话,冰夷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先藏起来。”说话间冰夷已经开始整理衣服。

  疑惑的看了帝棱一眼,重路有些懵逼不知道该怎么做。

  “你个笨蛋,看好了。”帝棱嘀嘀咕咕便开始演示。

  随着一阵内敛的金色光芒闪过,帝棱已经变回了那片羽毛,缓慢藏进了冰夷的衣袍里。

  重路恍然大悟赶忙也照着做了起来。

  一阵火红色的淡光闪过,一个断裂残破的鸟喙出现在了星空中。

  冰夷伸手招了招,那枚断裂的残破鸟喙便自动飞入了他的衣袖中。

  “卧槽!重路你多久没洗澡了?这么臭!”帝棱不满的声音响起。

  “咳咳大概。。。两万年?”重路尴尬的解释。

  “呕~”帝棱呕吐声。

  “好了别吵了,那两人来了。”冰夷低声骂了一句衣袖内这才没了动静。

  不远处,卡尔与凉冰漂浮着来到了冰夷的面前。

  “诶?冰夷叔叔?”凉冰一脸惊诧。

  “冰夷老师~”卡尔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但还是恭敬行了一礼。

  “找你们两个很久了。”冰夷装作没看到卡尔眼中的那丝惊慌但嘴角却挂起了一丝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笑意。

  “诶?出什么事了吗?”凉冰疑惑的问道。

  卡尔也看了过来。

  “你跟卡尔在学院里研究‘虚空’了吧?”冰夷老神在在。

  “啊?您。。您怎么知道的?”凉冰脸色立马通红了起来。

  卡尔的脸色则忽然一白。

  “呵呵我怎么知道的?这个问题你该去问问凯莎丫头。”冰夷故作无奈的表情叹了口气。

  凉冰与卡尔心里同时‘咯噔’一下。

  “凯莎女王?她。。。知道了?”卡尔嘴角挂起一丝苦笑。

  “这碧池,走,卡尔我们回去,特么的,今天我就不信了,纠正不过来她。”凉冰咬着牙面露愤怒。

  就在凉冰想要去拉扯卡尔的时候,卡尔却避开了。

  看着卡尔眼中的那一抹惧怕,凉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她曾想发誓成为对方守护天使的男人,这一刻真的让她失望了。

  (未完待续。。。。)

  :。:

看过《某神兽的超神学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