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越狱笔记 > 第十八章:他是周易,我是谁?

第十八章:他是周易,我是谁?

  周易快步朝着小护士指引的方向跑去。

  出了走廊,果然对面有一排房子,门口站着几个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隔着几十米都能听得清。

  这声音极为熟悉,快跑两步,看到那个被人扶着的妇人转过身,是阿珠的母亲没错。

  他刚要叫人,就看到扶着阿珠妈妈的那个人,周易瞬间愣住。

  卧槽!

  那人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身上穿着也完全一样。

  周易看看那人,又看看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过去还是该离开,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是接了电话,车祸后落水,怎么这个世界都乱了?

  醒来后,脑子里面多了这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现在倒好,一个和自己长得完全一样的人,站在那里扶着自己女友的妈妈。

  如若他是周易,那么我是谁?

  我是灵魂出窍?

  还是说,经历了什么灵异事件?

  抓起电话,按出110三个数字,手指停顿在拨通键上,报警说什么?

  我看到了另一个我?

  警察不会管,不过精神病院是跑不了了!

  此刻,周易真的想冲上去,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这份冲动。

  阿珠没了,现在最经不起刺激的就是阿珠的父母,至少还有人安慰他们。

  想到这里,周易艰难地朝着刚出来的门诊楼退过去,站在玻璃门后面,看着他们。

  似乎阿珠的父母准备离开了,另一个周易想要去送他们,不过被拒绝,那个周易跪在阿珠父母面前,似乎说了什么,那二人赶紧将他扶起来。

  周易听不到也能猜到,因为他也有一样的想法。

  阿珠虽然没了,至少他还在,今后会把他们二老当做父母来孝顺的。

  阿珠父母显然很感动,抱着那个周易哭了一阵,随后二人安慰了一下那个周易,随后离开。

  就在这时,一抹红色闪现在那个周易面前。

  还为等他看清楚,周易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一个小护士瞪圆了眼睛,怒目而视,这个人他有印象,似乎在急诊室见过。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赶紧跟我走,还有检查没做。”

  未等周易反应,扯着周易的手

  ,快步朝急诊的方向走去。

  周易回头,看向那个周易站立的位置,让人惊奇的是,此刻院子里面还有那一排房子面前空无一人,周易震惊的不行,难道自己刚刚是幻觉?

  或许真的该好好检查一番,今天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周易被小护士押送着回到急诊室,被强迫坐在轮椅上,推着做了相关的检查,最后结果没有任何问题。

  医生直接轰人。

  周易出了ZJ市第一医院,站在门前,一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回身看看医院大楼,他没有再去那排房子的位置,那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瞬间消失,或许这只是自己的幻觉。

  这些都不是重点,他现在就想知道女友为何出车祸,什么人撞的。

  再者,他的车不还知道什么情况呢,抓起手机,拨通了交警事故中心的号码。

  “你好我想问一下,长江路和润洲路路口早晨有一个交通事故,伤者是我的女友罗美珠,我想了解一下事故的情况,请问我应该去哪里问一下?”

  “稍等,我帮你查一下.......你直接去新区分局交巡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吧!”

  ......

  二十分钟后。

  周易下了车,站在事故处理中队的门前。

  空旷的院落,停着没几辆车,快步进去说明来意,一个小交警带领他来到一个办公室,里面两个警察似乎都在忙碌着,那个小警察低声说了一下周易的来意,那人抬起头朝着周易摆手。

  “你是罗美珠的家属?”

  周易点点头。

  “我是她未婚夫,我们上个月已经订婚了!”

  后半句周易扯了谎,他怕那个交警不给他查,毕竟男朋友不算什么直系亲属。

  那人点点头,没有过多的问,只是调取了一个监控视频。

  “接到报案我们调取了事故时段的监控录像,这里是大路口几个方向都拍到了画面,6:52罗美珠的车子绿灯正常直行通过润洲路。

  你看这里,从长江路冲出来一辆黑色的悍马,直接将罗美珠的白色Polo撞飞,人甩出车外,在空中飞行距离超过二十五米,不过这个悍马没有挂牌,我们正在追查,一旦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

  周易盯着画面。

  清晨的街道,车辆并不多,那辆悍马一点儿没有减速的意思,直至朝着路口冲来,阿珠的车子翻滚了两圈,她才被甩出去,随后甩在一处很远的隔离带。

  那辆悍马停都没停下,还是一路疾驰走了,不过恍惚间似乎看到车子副驾驶的车门上喷着什么标志,看着有那么一丝熟悉感。

  “您能将这个车子的侧面截图放大吗?我好像见过这辆车!”

  听周易如此说。

  这个警察也来了精神,赶紧挑选了另一个视频,这是路口对面的监控,跳着秒数截取了一张悍马侧面的图像,画质比刚刚清晰了不少。

  “这样行吗?没有车牌,我们也在查找车辆的去处,不过要事先跟你说,很不容易查到,毕竟这一路段的监控正在更换中,有些老化严重,有些并没有连接。”

  周易点点头,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悍马侧面是一只虎头的标志,很写真那种,面积非常大,几乎盖上整个副驾驶的车门。

  “我回公司查一下,我一定见过这个标志,只是今天一下子想不起来,对了我还想问一下,刚刚我在润扬大桥接到我女友的死讯,一紧张车子掉下桥了,不知道车子是否打捞上来,我需要交多少费用?”

  那个警察笑了,看向对面的同事。

  “自己报案,省的我们找了,车子已经拖出来,你可以找保险公司去维修,之后走理赔程序,这边我尽快给你出结果,虽然你事出有因可以理解,但是法律就是法律,你庆幸桥边护栏损失不严重吧。”

  周易点点头,签署了几张单子,随后离开。

  叫了一辆,车直奔公司。

  同事在身侧叫他,他都没有听到,走到自己工位上,打开电脑,开始搜索手机拍摄的这张图。

  折腾了好一阵,在存的各种子文件里面,并没有找到这样的图片,周易抬手搓着下巴,脸上带着疑惑。

  难道记错了?

  不可能,这个印象非常深刻,绝对见过这个标志,只是在哪儿见过有些混淆。

  不过那悍马没有挂牌,要么是身份特殊,要么是刚买没几天,这个就不好判断了,正想着周易面前的桌子被拍了两下。

  “小周,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

  周易一惊,赶紧站起来,身上的衣服这番折腾干了不少,那也只限于不滴水,椅子桌子到处被他弄得湿漉漉,键盘和鼠标上也都是水。

  老板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直接走了,身侧一个小子凑过来头,压低声音说道:

  “老板催款不利,心情不大好,听说那位地产大佬的少爷没给结算,师傅你小心些!”

  周易朝这个小徒弟点点头,赶紧跟上老板的脚步,直接进了里面的办公室,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易,眉头紧蹙。

  “很悠闲啊,你这是上班途中,参加泼水节了?”

看过《越狱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