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越狱笔记 > 第十二章:擦肩而过

第十二章:擦肩而过

  蔡司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掏出来一支烟递给周易,周易摆摆手谢绝了,蔡司见周易没接,自己也只是嗅了嗅随即放下。

  “是车祸,似乎是跟人飙车,不过出了事儿,同车的女孩儿直接死亡了,他则是送到医院后救治不力才身亡。

  他父亲觉得,是医生的责任,所以让人将罪责推在医生身上,这个心情我理解,就是希望他儿子的死有人背责,这样心里也能安慰一些。”

  周易咬紧牙关,显然这个蔡司也是参与者之一,不过他清楚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他顿了顿。

  “死了我就不能追责了?”

  蔡司耸耸肩,“犯罪嫌疑人在报案之前死亡的,是不给立案的,所以这个别想。”

  周易叹息一声点点头,站起身说道:

  “谢谢,我去找另一个小子谈谈,当然如若谈不拢我再来找你!”

  蔡司随即站起身,朝着周易伸出手。

  “随时恭候!”

  周易嗯了一声,转身走了,步伐不快,身子微微前倾,就在推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玻璃门外进来一个人。

  周易心里一慌。

  来人竟然是奥尔德森,这个人怎么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暴露了?

  周易没停顿,也没盯着奥尔德森继续朝前走,心里想着,如若一会儿奥尔德森要动手,自己要先上车,然后朝着东侧的海边跑,只有这样才有逃脱的可能。

  就在二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奥尔德森朝着蔡司摆摆手。

  “正好你在,我找你有件急事儿,昨晚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哈,晚上我正在约会,你太打扰兴致了,进来说吧!”

  周易关上大门的时候,那二人已经进入蔡司的办公室。

  不用说周易也知道,奥尔德森过来,就是说自己出逃的事儿,他快步走向皮卡,坐在驾驶座位上,赶紧发动车子。

  如若奥尔德森知道,自己是去打听那两个人的,不知道会不会追查,甩甩头周易不再多想,发动车子朝着海边驶去。

  在一个停车场停下,周易看向蔡司名片的背面。

  现在先要翻案,几乎不可能,詹妮弗死的莫名其妙,不知道黑手是谁,总不会是他的父亲吧?

  周易现在心很乱,名片上面写的地址是一个富人区,显然这是哥尔的家,大白天这样的公子哥会老老实实在家吗?

  答案是肯定的,既然要去见他,自然要准备充分。

  作为一个医生,让他跟人肉搏估计很难取胜,但想要弄死个人,还不是难事儿,记得华国很多新闻报道过,什么身中十几刀还是轻伤害,这个很容易做到。

  周易脑子里面,将非处方的药物都想了一遍。

  随后启动车子,朝着一个药店驶去,他需要的东西很多,绝对不能一个地方购买,毕竟还需要提纯。

  折腾了一顿,皮卡后面装了很多箱子,周易驱车来到那个地址,车子停在路边,喝着咖啡吃着热狗,时不时举起望远镜,朝着上面看。

  果然,房子压根一个人看不到。

  周易坐在路边,吃完等了半个小时,大门紧闭,园子里面更没人,他想了想驱车回到苏菲亚家的院子,车库没有关闭。

  周易将车子停进去,走到后门。

  这里有一扇窗,周易拍拍门朝着房间里面看过去,完全没有声音,就在他想要走的时候,他看到门把手上拴着一个葫芦娃。

  解下来上下看看,似乎这不是布艺玩偶,从下面看是一个桶装的口袋,周易一捏,里面是一把钥匙,用力朝下一抖落,钥匙露出来,周易笑了。

  葫芦娃救爷爷,看来这是留给他钥匙,记得走之前她叫自己沃斯爷爷,这个苏菲亚还很聪明。

  拿着钥匙扭了扭门,并没有打开,周易顿住了。

  这倒是让他有些疑惑,这是谁家的钥匙,怎么挂在她家的门上,难道是......

  周易赶紧绕到隔壁院子,用那把钥匙尝试了一下,啪嗒门锁就打开了,周易呼出一口气,这丫头是为了保险起见,即便这把钥匙被人拿到,也无法打开她家的门。

  周易搬了几趟,在隔壁将所有东西组装起来,头上戴的那头套让周易非常不舒服,不过苏菲亚不在,这是绝对不能摘的。

  整理好所有东西,在临时的试验台前,开始进行提纯,理论性的东西,真正动起手来,还是不算容易,天色渐渐黑下去的时候,终于弄好了。

  一瓶加料矿泉水,

  周易举起来,朝着白炽灯举起来,不断旋转看向上面,刚刚针孔的位置已经难以发现,周易小心地将商标条重新贴上,一共制作了四瓶,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一只只注射器也装好了药剂,放在一个盒子里面,准备妥当,整理好房间的东西,全部拆分随后再度装车,周易坐上皮卡。

  看了一眼苏菲亚的房子,没有灯光,显然苏菲亚没有回来。

  周易脚步没停,直接上车朝着哥尔.罗杰那个地址驶去。

  来到这个街区,路灯就分外的亮,密城最贵的房产,都是沿着海岸线这里的。

  海岸线最边缘,有一条小路,因为是悬崖边,没有路灯更没有监控。

  周易从主路拐过去,就停在罗杰家不远处,整栋房子都亮着灯,虽然不知道他在不在,家中一定是有人的。

  周易掏出电话,拨通了蔡司手写的那个号码。

  蔡司今天的意思非常明显,他就是想让周易找他打官司,詹妮弗家自然是不能再捞到什么好处,不过这个哥尔绝对是个好骗的,毕竟父亲是大法官,很多事儿不方便出面。

  所以,

  蔡司不会骗自己,能如此轻易给出电话号码,这个哥尔绝对不好相与。

  电话响铃了十声,就在周易以为没人接听的时候,电话被接通了。

  “喂,你谁啊?”

  电话里,慵懒的声音响起,周易瞬间眯起眼,这个声音他记得,女友出事那晚,就是这个小子朝另一个女孩儿开枪的,期间不断吼叫,兴奋的不行,周易赶紧收起心思。

  “我是戴斯蒂尼的爷爷,别跟我说你不认识我孙女,她已经有日子没回家了,我知道她跟你和詹妮弗很熟,告诉我她在哪儿,不然我天天去你家骚扰,每天给你打电话!”

  这一大段话,

  周易几乎是吼着说完的,语速极快,就像一个找不到孩子的老人,急切、激动、慌乱,果然电话另一面的哥尔愣住了。

  停顿了数秒。

  似乎在回忆,是否认识一个叫戴斯蒂尼的姑娘,关键老头还说了詹妮弗,显然这不是近期的事儿,似乎想到好友,还想到一些别的细节,想要咆哮的心情也压抑下去。

  “戴斯蒂尼这个名字,听着有些熟悉,一时间我也想不起来,或许她是詹妮弗的朋友。”

  周易眯起眼,能主动往詹妮弗身上说自然是好的,也省了他的口舌。

  “那小子我也知道,不就是还吹嘘是什么议员的儿子,我不管你们到底是谁,我就要见到我的孙女。

  我现在,人就在你家东侧的小路上,我要是进去逮你,咱们谁脸上都不好看,你赶紧给我出来,仔细跟我说说我孙女在哪儿,为什么大学不去上了,人消失两个多月?”

  周易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趁着他想起詹妮弗,这个时候说见面,他不想见也会来见的,这就是心理学的一种现象。

  果然等了片刻,那个哥尔.罗杰叹息一声。

  “好吧,我现在过去!”

看过《越狱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