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越狱笔记 > 第九章:红衣女

第九章:红衣女

  “抱歉,我不是不想说,只是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你信吗?另外,我是不是见过你?”

  红衣女一挑眉,没有纠结这个问题,伸手将周易扶起来。

  “走吧,先上去再说,这个地下室太潮湿。”

  周易不死心。

  “我们是不是见过?”

  红衣女笑了,脸上风情万种。

  “这句搭讪有些过时了,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怎么来的熟悉感?”

  周易脸上显得有些尴尬,不过红衣女说得对,什么记忆都没有,这份熟悉感,或许是因为被她所救吧,二人不再纠结。

  说着,红衣女扶着周易上楼。

  现在,周易脑子根本转不过来。

  一个陌生的环境,一个陌生的女人,自己掉进人家家里,然后还有一群警察通缉,记得那个警察说,他是杀人犯,还是越狱逃跑的,这女人怎么不害怕?

  一切太诡异了。

  不由他多想,二人已经走上台阶。

  这里是楼梯间的下方,一出来红衣女子关闭地下室的盖子,将一块地毯铺在上面,这个隐门已经完全看不到了,怪不得警察没有下去,显然没有发现这个门。

  周易感觉到手臂外侧传来的柔软触感,下意识抽出手臂,不过他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周易一脸尴尬,脸上尽是无措。

  红衣女子摆摆手,对于周易躲开的动作,一点儿没有在意。

  “既然救了你,也不差这一顿饭了,正好我也饿了,做个炒饭怎么样?”

  周易点点头,跟着红衣女子朝着厨房走去,这里有一个餐台,旁边是两把高脚椅,女子打开冰箱,取出材料,快速切着食材,不多时两份炒饭摆在餐台上。

  “食材有限,就这样简单吃点吧!”

  周易接过勺子,盯着炒饭有些出神儿,红衣女子转身拿来两个高脚杯,还有半瓶红酒,送到周易面前一杯酒。

  “怎么不合胃口?”

  周易摇摇头,想了想试探地用汉语问道:

  “你是华国人?”

  红衣女子点点头,没有吃饭,而是端起高脚杯晃了一下,喝了一小口,开口已经是汉语。

  “对,高中时候来米国的,然后就定居在这里,我刚刚给你包扎伤口的时候,闻到你身上带着医院里面的味道,你是医生,还是说你之前去过医院?”

  熟悉的语言,让周易更加放松了一些,不过这个问题周易答不出,微微摇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快速消灭了眼前的炒饭。

  红衣女子笑了笑,将另一盘炒饭推过去,周易没有拒绝,此时他肚子仿佛是个无底洞一样,说了一声谢谢,接过来快速消灭了这一盘。

  擦干净嘴巴,抬眼看了一下时钟,此时已经接近凌晨一点。

  “你......不饿?”

  红衣女子将酒杯递给周易,微微外头说道:

  “吃不吃都行,我并没有多饿,你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周易摇摇头,脑海中确实一片空白,刚刚肚子饿没有仔细想,现在仔细想想甚至从哪儿来的都想不起来,一仰头喝了杯子里面的酒。

  “什么都想不起来,脑海里面一片空白!不过刚刚警察通缉我,你就不怕,我是个危险的人?”

  这个问题,似乎引起了那个红衣女子的兴趣,双手支撑着桌子,礼服仿佛要包裹不住内容物,让男人荷尔蒙飙升的画面,着实有些受不了。

  周易赶紧错开目光,红衣女子咯咯笑了起来。

  “怎么说呢,看到你倒在地下室,我当时吓了一跳,不过翻过来一看你的脸,我觉得这个人应该不是坏人,毕竟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那种亲切感,让我觉得你没有威胁。

  至于警察的通缉令,我看到照片还是愣了愣,不过你什么不记得又能怎样?”

  周易没说话,这个回答其实跟他看到这个红衣女子第一眼的那种熟悉感一样,不知道缘由,就是觉得很熟悉。

  红衣女子拢了拢头发,抓起餐桌上的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口红和小镜子,她拿起来认真地涂抹,随后准备将口红放回去。

  手上一滑口红掉了,滚到周易面前。

  周易死死地看着那只滚动的口红,伸手按住它,手指抚摸着上面雕刻的纹路,一阵眩晕感,让周易蹙眉抱住头。

  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如同溺水一般的窒息感,让他无法呼吸,头部传来的疼痛更是让他呼喊不出来,随即所有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周易的脑海中。

  他记起来了,如何入狱,如何越狱,如何逃亡。

  当然,还有那八小时的一些记忆,以及一些尘封的记忆,窒息感让他张大口,想要呼吸,却无法动弹。

  眼前一阵白光闪现,手术台上见到这个詹妮弗时,他一眼就认出这个人,他是杀害周易女友的两个凶手其中之一。

  当年周易作为一个孤儿,因为成绩优异作为交换生,被送往米国学习。

  而那个朝夕相处的女友阿珠,跟随他一起来了米国,女友家境非常好,开始非常反对二人在一起,不过看到周易的成绩,也都默认了二人的关系。

  实习期结束的聚会后,他们刚刚出酒吧,就遇到一辆蓝色商务车。

  几个男子,将他女友阿珠和另一个女孩拉上车,周易想要阻止,不过拉扯间,车上的男子开了枪。

  另一个女孩中枪倒下,被这些人丢下车,那个女孩的男友,吓得赶紧转身就跑,并未去管卷进车轮下的女友,周易则一直跟那些人对抗着。

  车子未等关门,瞬间狂飙起来,对方朝周易开了两枪,不过没打中,阿珠一看不好,挡在持枪人的面前,直接将周易推下车。

  周易掉下车摔晕,等再度醒来人已经在医院,他直接去警局报警,不过这个案子仿佛石沉大海。

  他独自找寻线索,在酒吧对面的超市得到一个监控视频,车牌照还有那两个为首男子的面容,被拍了下来。

  十多天,警方都没有找到人,女友被列入失踪人口。

  他知道,女友一定遇害了,女友的父母来了米国,在国内他们也算是知名商人,稍微了解一下情况,女友父亲让周易停手,不要调查了。

  因为通过那两张截图照片,他查到其中一个男子,是威斯康星州议员的儿子,另一个男子竟然是大法官的儿子哥尔.罗杰。

  在米国这样的身份,几乎无所不能,对于一个华国人来说是无法抗衡。

  半个月后,女友的父亲走了。

  手术台上,

  周易见到詹妮弗,一眼就认出来他,他想要停止手术,想到自己的职业,周易犹豫了,切除碎裂的脾脏,缝合了下腔静脉,只不过缝合线留的非常长,直接藏在腹部缝合处。

  结束手术,他想要去ICU扯出那根缝线,不过两次经过门前,都被人打断,无奈周易只能回家,刚打开门他就被捂住口鼻,瞬间失去意识。

  醒来后,完全失去这段记忆,而到底是谁扯出那根缝线?

  是谁捂住自己的口鼻?

  是谁让自己背锅?

  这一切,他都不知道。

  红衣女子似乎还在拍他,她的声音也极为的遥远,整个空间似乎都在扭曲。

  红衣女身上的长裙,瞬间变成了一套紧身的红衣,仿佛未来战士的打扮,肩膀手肘膝盖都带着铠甲,带着回音的女声响起。

  “二十八号,听得到我说话吗......”

看过《越狱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