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越狱笔记 > 第八章:我是谁?

第八章:我是谁?

  数辆警车来到特里斯丹路。

  随着房门打开,荷枪实弹的警察,直接冲进来,送奶工被人按在地上,戴上手铐上下检查。

  两个穿着防弹衣的男子,走到送奶工面前,一个是奥尔德森,另一个就是奥尔德森的朋友密城警察局副局长丹尼尔。

  奥尔德森朝着身后挥手,几个警察凑过来。

  “去查送奶车,看看有什么痕迹留下!”

  丹尼尔已经蹲在送奶工面前,冰冷的枪筒顶在送奶工的额头上,一挑眉仿佛看向一条狗的轻蔑目光,盯着送奶工说道:

  “我没有时间跟你废话,现在跟我说,你是不是拉过一个男人,就是从美术博物馆那里上车的?”

  送奶工现在,整个人是懵的,不过这个架势,让他知道这事儿很大,赶紧晃着脑袋急切地解释道:

  “没有,我从市区回来的时候没有停过,压根没有人上过车,我发誓绝对没有!”

  话音刚落。

  搜查的警察回来了,举着一个披萨盒子,还有一个被扭开的一桶牛奶说道:

  “货车车厢里面有人进去过,吃了披萨和牛奶,披萨盒子还是余温的,里面就剩下一小块披萨了,局长需要DNA检验吗?”

  丹尼尔朝着那人点点头,虽然知道谁逃跑了,但是还需要佐证,DNA就是最好的办法。

  “送检吧!这个季节,披萨放在货车后面三十多分钟就冷透了,没了披萨温度下降更快,带着余温至少说明,披萨被吃掉没多久,人也在附近。”

  说着,

  抬脚踹了一下,那个送奶工,被突如其来的踹吓了一跳,看着送检那个警察手中的盒子想要伸手,不过双手被反剪戴着手铐,一下子刚抬起来的脖子,被一条腿死死压住。

  “这是我的晚餐,我最喜欢基韦斯特店里的披萨,今天路过我特意买来的,警官如若有人坐在后面,我真的无法发现啊!

  啊!放手我无法呼吸了!”

  奥尔德森阴沉着脸,没管送奶工的嚎叫。

  拍拍丹尼尔的肩膀,二人退后一些,掏出两颗烟递给丹尼尔一颗,自己点着火,猛吸了几口。

  “看来这个送奶工,不知道车后面多出来一个人,还要沿途逐家逐户地搜索,我们要尽快,超过二十四小时,我不知道这个人会跑到哪儿去,或者说会做什么?”

  丹尼尔一直盯着奥尔德森,这番话让丹尼尔不得不多想。

  “虽然有通缉令,可是这样排查,上面查下来,我们兜不住,你要跟我说实话,这个犯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况且明天下午局长就回来了,他若问起......”

  丹尼尔没说全,局长回来了,自然他这个副局长就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奥尔德森非常理解。

  “这个佐伊.周是杀害詹妮弗的凶手。”

  丹尼尔一脸不解,没有说全名,只是这样一个名字他显得顿了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奥尔德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死者全名叫詹妮弗.卡特,威州议员卡特先生唯一的儿子,之前就是卡特议员授意,让这个人留在密城监狱的,并且不允许给他减刑。”

  丹尼尔一怔。

  随即点点头,这个事儿似乎有些印象,不过这个詹妮弗.卡特,当时好像是车祸很严重,这会儿怎么成了凶杀案?

  他没空去纠结细节,这些也不是他现在该考虑的,如若有卡特先生的交代当然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我懂了,我调集所有警力,地毯式搜捕,他一定就在不远的地方隐藏。”

  奥尔德森知道现在着急没用,最实际的做法就是搜捕,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警察。

  特里斯丹路,是连接城区和郊区的一条必经之路,这里道路两边的房屋并不太多,道路左边是海边悬崖,右边是河道堤坝,完全直上直下,没有绕开的可能。

  只要掐住这条路末端的那座桥,然后进行搜索,没有什么找不到,瞬间奥尔德森的信心回来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丹尼尔瞥了一眼,看到上面标注的名字,丹尼尔脸上严肃了几分。

  “卡特先生好!”

  “别废话,人抓到了吗?”

  如此直截了当的开场白,让奥尔德森很尴尬,不过对方的身份在那里,他没有发火的资本,毕竟是自己的失职,才让犯人逃跑的。

  “暂时还没有,我们怀疑他藏匿在特里斯丹路两侧,正准备进行搜索。”

  “那就别耽搁,现在抓紧找人,无论是击毙还是抓到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最后一个词说完,电话被挂断了,身侧的丹尼尔听得真切,抓下帽子长出一口气。

  如若是自己接到电话,不比奥尔德森应对的好,没有停顿,抓起对讲吼道:

  “所有人注意,将特里斯丹桥封闭,现在开始每一家给我搜查,一只老鼠都不要放过,每个人的指纹都要核对,今晚找不到人,等着我的辞退函吧!”

  ......

  一阵门铃声响起,随后房门打开,嘈杂的脚步声陆续传来,还有男子问询的声音。

  “小姐说一下姓名,还有拿出来你的证件,我们要核实?”

  一个柔美的女声响起,似乎穿着的是高跟鞋,脚步不疾不徐。

  “这是证件,不过已经快十二点了,这时候上门检查证件?”

  “例行公事,有一个杀人犯越狱逃跑了,就躲藏在这片居民区,为了各位的安全,所以我们要进去搜查一下,请问您是一个人居住吗?”

  女子嗯了一声。

  随后房间内遍布脚步声,还有关门开门的声音。

  “探长,没有发现。”

  “打扰您休息了!”

  随着这句话说完,那些脚步声渐渐远去。

  周易迷迷糊糊张开眼,不过眼前,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额头传来一阵刺痛,抬手一摸竟然是包裹了纱布。

  他想要坐起来,右手一支撑肩膀隐隐作痛,完全没有力气,此时腹部也传来一阵疼痛,掀开衣襟摸向疼痛的位置,一块辅料出现在手指下,周易微微蹙眉。

  受伤了?

  不过周易此时脑海中一片空白,这是哪儿?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未等他想明白,吱呀一声响,一束光亮投下来。

  随着高跟鞋踩在木板上的声音,一个女子缓缓从楼上走下来,鲜红的长裙抹胸的设计,将女子姣好的身材无尽展现。

  啪嗒,

  一声响灯亮了,女子笑盈盈地看向他,一头黑发微微卷曲披散着,精致的五官美的不可方物,让人无法挪开目光,尤其是皮肤那种冷白色,不输欧美人的肤色,长相却是典型的亚洲人。

  红衣女子见周易醒了一挑眉,笑盈盈地拎着长裙,优雅地走过来。

  “你醒了?”

  周易木讷地点点头。

  “我怎么会在这儿?”

  红衣女子再度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拢了拢头发,蹲在周易面前,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不过眼前红衣女给他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你,你为什么掉进我家的地下室?而且刚刚那些警察拿着你的照片四处搜索你,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家?”

  周易张口要解释,不过瞬间愣住了。

  对啊,我是谁?

  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警察为何通缉我?

  “抱歉,我不是不想说,我只是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你信吗?另外我是不是见过你?”

看过《越狱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