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越狱笔记 > 第七章:赏金

第七章:赏金

  奥尔德森一把抓过记者的麦克风,盯着镜头冷冷地说道:

  “今天,我们监狱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重刑犯之间因为斗殴引起暴乱,狱警在制止暴乱的过程中有多人受伤,闹事的犯人,已经被击毙,不过伤亡还是很惨重,我们非常感谢密城所有医院,采取的救治行动。

  不过,我们密城监狱,有一个重刑犯趁乱逃跑,这个人是一个华裔人员,叫佐伊.周,中文名周易,曾经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

  如若你看到这个人,请即刻拨打报警电话,我们将对各位有价值的举报进行奖励,奖金$500-10000不等,再次提醒诸位市民,此人非常危险,更善于伪装,请记住这个人的脸。”

  说到这里,大屏幕上出现了一组周易的照片,入狱的正面照侧面照,还有一张今天他从监狱逃离的时候,登上救护车的截图画面。

  周易顿住。

  雨滴开始落下,落在脸上异常冰冷,目光看向路口各处的监控,他心中一阵茫然。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找寻真相?

  身无分文,举步维艰,现在还被通缉,要何去何从?

  就在周易愣神的时候,一辆车子从周易身边经过,溅起的水花迸溅到他的身上。

  那个司机减速停下,摇下副驾驶的车窗,想要开口道歉。

  周易没看过去,转身朝着美术博物馆快走了几步。

  边走边抓紧棒球帽,此时天色更加阴沉,博物馆已经关闭,无论怎样不能在路上多停留。

  想着脚步没有停顿,直接转身朝着博物馆对面走去。

  他现在要尽快隐藏起来,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同事,不可能去联络,不过那个辩护律师蔡司,可以去查询一下。

  周易走到博物馆对面,头顶就是那块大屏幕,周围的人行色匆匆,很少有人抬头,不过周易还是尽可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这里是闹市区,如若被发现,想要跑都做不到。

  刚刚穿过商业街,来到另一条路上,几辆警车开着警灯,呼啸而来。

  周易一顿,身侧有一辆送牛奶的小货车正要启动,他快步抓住车尾的架子,翻身跳进货仓中。

  透过牛奶箱子的缝隙,几辆警车已经停下,很多警察冲下来。

  “刚刚有人打了911,说是一个男人和新闻中照片上那个逃犯很相似,那个人搭乘他们的车,从密城医学院附属医院出来,就停在美术博物馆那里,我们将这个街区搜索一下。”

  送牛奶的车子很慢,晃晃悠悠半天没走多远,那个警察的话,周易听得真切,看来是那对夫妇报警的。

  确实,

  如若是自己看到新闻,也会感到害怕报警,这是人之常情。

  周易退后一些,伸手在昏暗的车厢内摸了一番,这里好像都是牛奶,突然手中似乎摸到一个扁扁的纸盒,周易这会儿真的饿了。

  高度紧张,还一直在逃跑,整个人心慌恶心,血糖下降的厉害。

  扭开一瓶牛奶,仰头咕咚咚喝了半桶,这才借着闪烁的路灯,看向怀中抱着的那个纸盒。

  如此近的距离,闻着味道,周易已经断定,这里面是披萨,赶紧打开,快速吃下。

  现在,

  他身无分文,有吃的就要填饱肚子,想着这个,立刻打开披萨盒,动作不快,一个披萨被消灭掉。

  周易漱漱口,不敢探头,还是透过牛奶箱子的缝隙,朝着外面看了看。

  车子应该是朝着出城的方向走,一直放着送奶的音乐停了,看来这个司机是准备回家,按照路程来算,离开市中心也有七八公里的距离了。

  周易放松了一些,靠在一侧刚要闭眼,听到了几声警笛响起。

  瞬间张开眼,赶紧看向外面,没发现警车,不过对向车道有车灯闪过。

  随即,一排警车呼啸着驶过。

  周易微微眯起眼,看来这是要进行全城搜捕,奥尔德森一定气疯了,如此暴乱中犯人越狱,这是相当重大的失误。

  想了想,等会儿警察追上来,一定会拦车查看,不行绝对不能在一个地方待太久。

  周易朝外面观察了一下,左右路两边已经没了高楼大厦,似乎进入居民区,车速也慢了下来。

  周易一翻身,朝着路边跳去,整个人滚了几个滚才停了下来。

  他此刻已经被摔的七荤八素,右臂更是无法动弹,捏了一下传来钻心的疼痛,歪头看了一眼肩膀的形态,还好只是脱臼了。

  周易艰难地爬起来,辨认了一下方向,路边就有一栋房子,里面没有亮灯。

  将右臂费力地挂在栅栏上,向上一推,随着咔嚓一声响,脱臼的位置算是上去了,周易疼的已经有些腿软。

  就在这时,警笛声再度响起,远处有车灯闪过,听声音朝着这边驶来。

  周易啐了一口,这特么是阴魂不散。

  抬头看去,这是他们来的方向,看来刚刚过去的警车又折返回来。

  难道,是发现了他的行踪?

  周易慌了,抱着不大灵活的右臂,快步朝着路边,这栋房子跑过去,左手抓住栅栏的边缘,翻身越过。

  就在下落时,脚下并没有踩在地上。

  周易这才发现,脚下竟然是一个打开的木板,似乎下方是个通道,不过太黑什么都看不到,这会儿想要改变坠落的姿态,已经来不及。

  砰一声巨响,瞬间失去意识。

  ......

  美术博物馆前的广场。

  奥尔德森抓着对讲吼着:“丹尼尔将监控的截图发过来,不是说在美术博物馆下车的,然后这个人去了哪儿?”

  “别对我吼,监控显示他确实在这里下车,然后就去了商场旁边的步行街,这里客流量太大,我们需要比对,有几个怀疑的人,需要逐一比对,总不能将所有怀疑的人都抓起来吧?”

  “没什么不行,将监控画面发给我,我自己判断。”

  那人没了声音。

  不多时,笔记本电脑上收到一个视频,奥尔德森赶紧让人打开,画面中一个戴着棒球帽穿着连帽衫的男子下了车,这个穿着和那对夫妻描述的一样。

  奥尔德森死死盯着画面,果然他去了路对面的商业街,就在路边突然消失了,这里是只能看到他似乎要过马路,不过路对面闪过警车。

  奥尔德森眯起眼,指着屏幕说道:

  “暂停,将这个画面放大。”

  随着吩咐,画面暂停,截图被放大。

  一辆送奶车就在路边,他的身影车子旁边一闪即逝。

  奥尔德森挥挥手,监控视频继续播放,果然前后都没有再度出现,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奥尔德森指着那辆送奶车说道:

  “给我查,这辆车的车主信息,快!”

  那人拿起电话,报出送奶车的车牌号,片刻收到一封邮件,点开一看,上面是一个人名地址,还有电话号码。

  奥尔德森掏出手机,拨打过去,响铃三声对方就接听了。

  “你好,艾尔牧场送奶服务中心欢迎你,请问你有什么需求?”

  “我是密城警察奥尔德森,我想你看过刚刚的新闻了,我们在抓捕一个逃犯,你现在在哪儿?”

  电话那端传来哐当一声响,似乎什么东西掉落,随后送奶工慌慌张张地说道:

  “抱歉,你是警察?不是等等,我刚刚到家,不知道什么新闻,当然......

  还有逃犯就更不知道,你知道我只是一个送奶工......”

  未等他说完,奥尔德森打断了他的话。

  “闭嘴,现在听我说,你在哪儿?”

看过《越狱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