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越狱笔记 > 第四章:金蝉脱壳

第四章:金蝉脱壳

  周易脑海中想过好多可能,不过这会儿,没时间想应对的方法,反正直接跑掉是不可能,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转回头,拍他肩膀的正是奥尔德森。

  周易用手背推了一下眼镜,故作镇定地问道:

  “什么事?”

  奥尔德森松开捂着额头的那只手,额头一道伤口露了出来。

  “医生,麻烦您给我处理一下伤口。”

  周易暗暗松了一口气,戴上手套,看了奥尔德森额头的伤口,微微蹙眉道:

  “伤口很深,需要缝合,还是去医院处理一下,看着似乎是金属打击造成的,需要打破伤风。”

  奥尔德森摇摇头,指着餐厅的方向说道:

  “这里走不开,还是给我简单缝合一下,晚些处理完我再去医院。”

  周易微微耸肩,没多废话,他现在多说多错,虽然努力控制自己的嗓音,可时间长了谁知道能不能发现自己。

  那个互换身份的医生,需要先转移,不然夜长梦多。

  他赶紧拍拍身侧那个急救人员,接过一个病历本子,在上面写了一些情况,随后签上类似火星文的名字。

  “赶紧这个患者要送圣马丁医院,颈椎损伤,左眼破裂伤。”

  那人一顿,“不用医生跟着?”

  周易指了指里面,“伤者太多没有多余的人跟着,还是少说废话,你需要回来第二趟,快速专业才是最重要的,现在救人是关键。”

  那人没再多说什么,毕竟周易的指令非常明确,赶紧关闭车门,救护车呼啸着走了。

  周易转身将医疗箱打开,准备好简单的器械,让奥尔德森坐在一辆车的副驾驶位置,开始给他消毒。

  随后局麻,快速缝合了伤口,贴上胶布,周易扯下手套。

  “伤口处理好了,请您必须二十四小时内去医院打破伤风,如若真感染上破伤风会非常危险。”

  奥尔德森跳下车,在救护车的后视镜上照了照自己的额头,朝着周易微微一笑。

  “谢谢,医术真好,一点儿都没疼,你是亚裔?”

  周易点点头,“准确的说是韩裔,我母亲是韩国人。”

  奥尔德森的目光,落在周易的胸前,此时没了胸牌,衣服上并没有医院的标志,奥尔德森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还没问你的名字,不知道你是哪个医院的?”

  周易此时慌得一批,装作仿佛恍悟般,在胸前上下摸摸。

  “哦该死,胸牌什么时候掉了?我叫欧文.李,在圣马丁医院急诊工作,你要是打针可以晚些去找我。”

  奥尔德森的这个问题,周易早就预料到,所以他一点儿惊慌都没有,神色淡然地回答了。

  这个欧文.李,周易确实在圣马丁医院急诊,也确实是韩裔,毕竟在医学会议上见到过,只是不太熟悉。

  至于样貌,欧美人看亚裔,和亚裔看欧美人一样,没有明显特征很难分辨,只能是从肤色发色能进行分辨,周易这会儿戴着口罩眼镜,如此样子能分辨出来着实不容易。

  见周易如此淡然地回答,奥尔德森拍拍周易的肩膀。

  “好,多谢你了,晚些我过去找你!”

  周易没废话,只是微微颔首。

  这时候正好有一个犯人被抬出来,身体不断抽搐,随着抽动,嘴巴里面不断喷出鲜血。

  周易赶紧抓起听诊器,直接冲到担架面前,翻看犯人的眼睑,用手电照了一下,将犯人的头扭向一侧,目光下移看到此人左胸中弹的位置。

  “开放性肺穿孔,他能坚持的时间不多,快上救护车,需要进行胸腔密闭引流!”

  那个救护人员一怔,眼神有些慌乱了。

  左右看看,剩下的救护车已经不多,而且都是比较老式的那种,顿时看向周易急切地说道:

  “可是没有设备啊,剩下这些救护车上面的设备,快赶上我的年龄大了,没有配备密闭引流瓶。”

  身侧几个狱警也紧张起来,奥尔德森也凑过来,周易看到他快走过来了,赶紧一挥手,这会儿先走才是关键的,时间越久越容易出问题。

  “先上车,车上我做一个密闭引流器,快快快动起来!”

  周易的话,毫不客气,但非常有安抚作用,再者常年在急诊工作的人,都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如此命令的语气,反倒让那个救护人员回过神,赶紧跳上一辆救护车。

  毕竟这是担架不是平车,需要人力操控。

  众人一起用力,将人推上来,周易抓着那个救护人员手,先用纱布捂住伤口,朝着后门的狱警吼道:

  “别愣着,赶紧关门,该死的司机呢,愣着做什么,赶紧出发,最快速度跑起来!”

  说着已经抓起输液管剪断,插在盐水瓶上,拿着注射器倒着拼命往里面充气,随后拔出注射器,瓶口输液管的断端处,盐水喷涌而出,朝着车窗外撒去,片刻就放出去多半瓶液体。

  看着周易的操作,显然情况非常紧急,这些狱警赶紧忙着帮他们关闭前后车门,救护车呼啸着冲了出去。

  小广场上站着的一个狱警,拎着一个急救箱走到奥尔德森面前。

  “典狱长,似乎这个箱子是刚刚那位医生落下的!”

  奥尔德森瞥了一眼箱子,朝着门口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让人送到我的车上,晚些我给他送过去,我知道他是哪所医院的?”

  ......

  救护车上。

  周易努力用脚控制着身体的平衡,手中简易的密闭引流瓶已经做好,一端插入患者肺部,一端插入瓶子里面,放在担架下方。

  伤处简单加压包扎,那个救护人员,看着心电和血压监控,微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血压不再下降了,我们还能做什么吗?”

  周易摇摇头,即便做了最紧急的处置,但他知道这个人的生存几率很低。

  “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最快抵达医院进行手术才是关键,如若紧张,你现在可以祈祷了。”

  看着前面开路的警车,周易此刻心里面有些乱,虽然警察没有同车前往,一会儿医院还是会控制的很严格,希望路上不要出事吧。

  正在想着,旁边的急救人员凑近周易。

  “欧文医生,我们现在去哪个医院啊?”

  直呼出周易之前报出的名字,让他一顿,想到被自己打伤的医生,下意识脱口而出。

  “密城医学院附属医院,那里胸外手术开展的比较完善,救治起来更加有成活几率。”

  急救人员顿了顿,他刚才听到周易和奥尔德森的对话,没想到这个医生竟然舍近求远,没有选择去圣马丁医院,这让他很意外。

  不过密城医学院附属医院的胸外科确实能力很强,他瞬间释然了。

  拍拍救护车司机的肩膀,说了目的地,车子打着转向,前面的警车也明白意图,随即迅速朝一条岔路口拐过去。

  ......

  密城监狱B区。

  救援还在继续,第一批出去的救护车,已经陆续返回。

  餐厅里面的伤者,还有一部分,不过这些暂时都没有性命之忧,并且这些人已经被全部转移到小广场,餐厅里面也在进行清理。

  奥尔德森挂断电话,走到小广场,啐了一口,看了一眼阴云密布的天色,抓下来帽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伤口的麻醉已经失效,现在一出汗更加疼了。

  刚刚他将这里的情况汇报了一下,监狱管理局的官员,劈头盖脸给他训斥了一顿,有狱警重伤,还有犯人死伤,数量还如此多,他真的是难辞其咎。

  正在想着,身边再度冲过来几个医生,给这些轻伤的人检查伤情,有的简单包扎,有的直接安排上车,奥尔德森让开了一些位置。

  此时救护车那里,有个急救人员,朝着这群人喊道:

  “欧文医生,夹板不够了,这个可以吗?”

  一个黑发的瘦高医生站起身,看向那个救护人员,用力挥挥手。

  “拿过来凑合用吧!”

  听到这句话,奥尔德森一怔,欧文医生不是刚刚给自己处置伤口那个医生吗?

  这是第二趟回来了?

  不过这声音,怎么不一样?

  奥尔德森快步走过去,一把抓住这个‘欧文医生’的肩膀,那人直接回过头来,一脸疑惑地看向他。

  “先生,你需要帮助吗?”

看过《越狱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