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越狱笔记 > 第三章:计划伊始

第三章:计划伊始

  一瞬间,就死了两个犯人,伤了一个狱警,几个犯人中枪。

  在场的所有狱警,包括奥尔德森慌了,他想要控制场面,赶紧再度鸣枪示警。

  可是,这些都是什么人?

  能被判无期和十五年以上徒刑的,大多都是亡命徒。

  见到两个人死于非命,那么多人无辜中枪,一个个都红了眼。

  狱警的击打,还有吆喝,成了最后的催化剂。

  犯人们抓起身边的椅子,还有餐盘餐刀,纷纷朝着狱警砸去,刹那间整个餐厅乱作一团。

  枪声、咒骂声响彻一片。

  周易没有起来,见地上有血,赶紧朝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随后趴在地上装死,这时候不被误伤才是关键的。

  不多时,不知是谁拉响了警报,更多的狱警冲进来,打架的这些犯人都被控制住,有的直接被枪拖砸伤倒地。

  地上,到处都是呻吟的人。

  当然还有尸体,艾登整个人趴在残存的不锈钢推车上,头歪向一侧,双眼瞪大没有闭上,地上已经一滩血,人早已死的不能再死,额头和脸颊上,有两处烫伤已经脱皮。

  奥尔德森啐了一口,收起手中的枪,抹了一把额头的血迹。

  环顾了一圈,虽然狱警没有死亡的,但是受伤的不少,他一脸的懊恼,朝着身侧吼道:

  “赶紧叫救护车,另外申请增援,虽然这些是犯人,不能一下子死这么多,小心我们集体被炒鱿鱼!”

  这声怒吼似乎起了效,没受伤的狱警都动了起来。

  周易没有抬头,只是用心听着。

  身侧不断有人来回走动,不过只是一两个人的脚步声,似乎是检查伤势。

  至于这些参与暴乱的犯人,还有围观的人,全都被控制在各个区域,有的面朝墙手抱头蹲着,有的直接蹲在空地上,当然四周最多的就是呻吟声。

  周易不敢张开眼,他现在只能趴在地上装死,这会儿一旦站起来,就会被送回牢房,好在餐厅地上躺着的人不少,他并不显眼。

  不知等了多久,周易感觉手脚开始麻木,这时候听到了救护车和警车的声音。

  恍然间觉得救护车的声音,竟然如此美妙。

  周易微微张开眼,餐厅内还是剑拔弩张,所有的狱警散在各处,有的站在桌子上,有的歪在一边,头上脸上都是血,受伤的不在少数。

  当然,餐厅内受伤最多的还是犯人,横七竖八的足有几十个。

  就在周易睁眼的瞬间,奥尔德森朝着这个方向走来,周易赶紧闭眼,随后散乱的脚步声响起,很多警察还有医护人员走了进来。

  周易左侧,就是那个小跟班威廉的尸体,右侧是一个中枪的人,旁边有一张桌子倒了,正好挡住他的身体,随着人员进入,周易抬起头。

  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时钟,时钟上的数字跳动到。

  周易的心安稳了几分,越是晚些出去,越容易隐藏行踪。

  进来的医生,当然最先救治这些受伤的狱警,他们纷纷被简单诊断分级,随后一个个抬出去。

  毕竟医生不够,很多增援的警察都帮着忙碌,当然有几个比较靠谱的犯人也参与进来,一时间餐厅内真正看守的人不多了。

  周易缓缓坐起来,抓起一张餐巾布,擦拭了一下手上的血迹,他身后的位置就是后厨。

  他开始横着朝后厨的方向挪动,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医生让两个警察抬出去一个伤者后,看向周易这边。

  周易赶紧举起手,一转身正对着医生,另一只手指着后厨的方向,压低声音虚弱地说道:

  “医生,后厨有个人受伤爬进去了,似乎是厨师。”

  旁边一个狱警看过来,见周易满脸还是血渍,颤巍巍地样子,顿时少了几分警觉,也朝着医生摆手,示意医生跟着过去。

  那医生拽着一个担架,周易赶紧过去帮着搬,二人朝着后厨的方向走去,走到后厨拐角处,周易抬眼观察了一下,左边是厨房,右边是更衣室,并且这个位置没有监控探头。

  他上前两步指着更衣室的方向,说道:

  “那人没在厨房,应该去了更衣室。”

  医生顿住脚步,朝着更衣室走了两步。

  还没迈进更衣室的门,周易举起手臂跳起,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医生的后颈就是一手肘。

  袭击非常突然,那医生毫无准备,缓缓朝前方倒下。

  周易此时心都要跳出来了,他赶紧扶住医生的身体,将其放倒。

  快速拽着医生进入更衣室,脱下自己的囚服,跟医生互换了衣衫鞋袜,那医生的眼镜也戴在自己鼻梁上。

  一阵眩晕感传来,头感觉要炸了似的。

  “二十八号......基站......”

  几个词汇不断在耳边响起,他似乎躺在铁板上,后背传来的冰冷触感,让他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一般。

  这次的画面持续的更久,周易的腿都有些软,努力支撑着墙面,才能让自己不摔倒。

  不知过了多久,周易这才缓过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咬着舌头让自己清醒起来。

  这样的记忆片段他没空细想,更不能耽搁,腹部的芯片还需要处理,周易抿紧唇。

  想要逃出去,只要他经过门前探测仪就会响起,必须将这个东西除去。

  周易赶紧打开医生的急救箱,找到手术刀,咬着自己的衣襟,想要麻醉是来不及了,不知刚刚耽搁了多久,必须快速清理掉这个芯片。

  周易对着镜子,愣了几秒,将右手的手术刀交给左手,他感觉自己有些疯了,为什么进了监狱竟然习惯都变了,还被这样的记忆片段困扰,难道是间歇性失忆?

  甩甩头,集中精力,摸索了一下,果然脐上三指有一个针孔的位置,顺着针孔的位置隔开皮肤,钻心的疼痛,让他浑身一颤。

  忍着疼抠开伤口,果然找到一个米粒大小的芯片。

  抠出芯片,擦拭了一下伤口,贴上辅料,看看带血的纱布,周易蹲在医生面前,将纱布上的血迹涂在医生的脸上,摘下来的芯片也贴在医生的颈后。

  随后站在更衣室的洗手台前,冲洗干净那把手术刀,将自己的胡须剃干净,头发也修剪短一些,整理好身上的衣衫,摸索了一下口袋,找到口罩戴上。

  这才蹲在那个医生面前,他不想伤人,但为了避免此人快速醒过来,必须想个办法。

  周易翻找了一下,在急救箱里面找到一只安定,他眼前一亮,赶紧抽取给那个医生静脉输入,这样的剂量,四五个小时他是醒不过来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周易赶紧找到一个颈椎固定器给那个医生戴上,同时将那人固定在担架上,一把扯下胸牌,朝着一个垃圾桶丢过去,这才微微侧头看向来人。

  身后来了一个狱警,周易只是扫了一眼从着装上就分辨出来,他是密城监狱的人,见到周易穿着医生的服饰,赶紧将枪口放下。

  “嗨,我刚刚看到一个犯人跟你过来的?”

  周易微微点头,低沉着嗓音,抬手朝着厨房的方向指了指说道。

  “那边还有伤者,赶紧帮我将这个人抬出去,他颈部受伤,如若救治晚了有生命危险。”

  那狱警愣了愣,见周易眼神坚定,微微蹙眉的样子,稍微顿了顿。

  就在周易以为要露馅的时候,那个狱警将枪的保险关闭背在身上,走到担架的另一端。

  周易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不忘叮嘱道:

  “动作轻一点,不要摇晃担架,不然容易造成二次损伤,听我口令抬起担架!”

  如此专业的说辞,那个狱警没再说什么,而是点点头蹲下,抓住担架的把手,等待周易的口令。

  “一二三,抬!”

  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出口,担架被抬离地面。

  周易身上还背着医疗箱,抬担架的动作晃晃悠悠,二人费力地朝着餐厅门口走去,外面停了很多辆救护车。

  周易看了一下车牌,有几辆连号的,剩下的什么号码都有,显然如此数量的救护车,并非一个医院或者急救中心提供,这是多少家汇聚过来的,周易微微松了一口气。

  就近走到一辆救护车面前,他记得这个医生胸牌上的信息,是密歇根医院的医生,只要不去这个医院,目前他这个状态,很难被一下子发现。

  周易想着脚步没有慢下来,朝着救护车旁的一个急救人员问道:

  “这是哪个医院的救护车?”

  急救人员赶紧上前,接下周易那一侧的担架。

  “我们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距离这里最近!”

  周易点点头,“小心患者头,担架放上去,我给他简单包扎一下再走!”

  那人赶紧笑了笑,专业地将担架放上车,狱警就站在一侧,周易用纱布条放在那人左眼两侧,然后快速打好绷带,如此一来半边脸已经看不见,即便熟人也很难发现他是谁。

  随后周易跳下车,就在他要跟那个救护人员说,现在可以送走的时候。

  他的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等等!”

  熟悉的声音想起,周易顿时呆住。

看过《越狱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