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非婚生子女

第二百五十四章 非婚生子女

  戚先生不如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想在场的各位来这里都是为了娱乐消遣的,总不能让我的家事耽误大家太多时间,坏了大家的兴致。”

  程云枭显然有些不耐烦了,刚刚的事让她心里产生了一份浓浓的挫败感,但表面上还是不能将这份心情表现出来,只能依旧礼貌的笑着。

  现场的其他人虽然感受到了程云枭戚贤伟之间的气氛不对,但是谁也没有出言阻止什么,这件事毕竟与他们无关,他们也只是吃瓜看戏而已,多一个今后可以在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时暮落如果不是当事人的话,也会觉得这是一场精彩的好戏,现在这两人说话间的火药味已经浓的呛人了,却依然谁都没有把话挑明,不坦诚而相互试探的样子,实在让她觉得好笑。

  只可惜她不能站在那么一个轻松的视角看待一切,这两人对峙中的每一句话她都要听得认真仔细,以免落下什么重要的信息,让她之后在两人中间周旋的过程中,处于不利的境地。

  “程小姐不要着急,正好今天大家都在这里,我也想请大家为我接下来的话做个公证。”

  戚贤伟在说道关键信息之前停住了,故意制造悬念似的,转向面对着更多人的位置,环视一圈,最终才转回身,面对程云枭,把后半句话补全,

  “既然时暮落已经回来了,那当年我兄弟程宏志的遗产,是不是也应该有她一份?程小姐之前代为收下的,现在也该还回来了。”

  戚贤伟一句话一出,在场的人有一部分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他们有些搞不明白,私生子到底能不能分到遗产。

  程云枭只能强保持着笑容,眼里似乎充满了怒火,果然戚贤伟真实目的还是在此。

  就在她拿到请柬的那一天,她已经想到了,戚贤伟会通过时暮落来以继承遗产的方式争夺本属于她的财力物力,于是提前做了功课,询问了专门的律师,可得到的所有回复都是,像时暮落这种私生子,是有权利继承父亲程宏志的遗产的。

  时暮落看着程云枭脸上的神色微变,甚至开始有些期待,对方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接下戚贤伟打出的这发球。

  “戚叔叔这是什么意思?云枭我怎么有点不明白呢。”

  程云枭暂时没想出好的对策,无奈之下只能先行装傻,不过她知道这没有什么用,毕竟对方在想出这个计策的时候,肯定就已经查好了必备的资料,恐怕就算是亲缘鉴定,她想要的话对方都能拿得出来,不过她现在还是决定用这个办法拖延时间,快点想出解决办法。

  “程小姐,装傻是没有用的,我想你也是知道非婚生子女同样享有继承权这种事吧?难道还要我把专业的资料都摆在这,你才会承认吗?”

  戚贤伟两句话结束问题,他不会留给程云枭太多时间思考,必须用时间压迫对方,才跟容易达成目的。

  程云枭确实语塞了,但她其实是有强有力的证据可以回击这件事的,只不过其中的渊源过于复杂,她想要完美解决这件事,就必然会牵扯到另一件她这辈子不想再提起来的事。

  按照道理来说,戚贤伟现在带着时暮落想要争取的,无非就是她程氏企业的那些股权,再以此为跳板,在之后的对峙中再将程家地下生意的部分转移过去,最终达到控制时暮落来吞并程家的最终目的。

  但实际上,在程宏志去世之前,就已经将整个程氏已交给了程云枭,所以就算瓜分遗产,对方想要的那一部分也根本就不算在遗产的范围之内,能勉强得到的,不过是那些房子车子,这些可以用钱就能买到的普通玩意。

  可这就牵扯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程宏志当初明明立了遗嘱,将剩下的财产全部由她的双胞胎弟弟程云雄继承,只不过她这弟弟突然去世,消息至今被封锁,除了她和黎浩其他无人知晓。

  现在如果把遗嘱的事说出来,就意味着程云雄的死可能也将被公之于众,她尽力想避免这样的事发生,毕竟曾经暗暗立下过誓言,在找到杀害程云雄的真凶且成功报仇之前,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的死讯。

  况且,当时在程氏财务陷入危机之时,她就伪造了一份程云雄放弃遗产的声明,秘密将一切都转移到她自己的名下,这才帮程家度过危机的,于是若是说出遗嘱的问题,恐怕她转移遗产这件事,以及好几个月之前的财务危机,都会被别人挖掘出来。

  “程小姐怎么不说话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叫律师过来,究竟要怎样做,还是今天在大家面前就决定下来吧。”戚贤伟出言催促给程云枭施加压力,让她来不及思考。

  程云枭抿了抿嘴,还没张口说出话来,就又听戚贤伟质疑道:

  “程宏志当初不会是立过遗嘱的吧?那样的话时暮落倒是一毛也分不到了,所以如果真的有的话,程小姐还是赶紧说出来吧”

  程云枭咬着牙,感觉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她不想把程云雄的死讯告诉其他人,但是同样的那本就该属于程家的家业,她又企容一个外人分走三分之一?

  从刚刚开始便一直跟在程云枭身后的黎浩只能干看着眼前的情况,却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即使真的给他选择的权利,他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他清楚的知道程云枭的纠结,如果站在一个为程家效力者的角度,他绝对会支持把遗嘱内容公开,这样程家的东西才不会被不相干的人分割。

  但是若是站在程云枭的角度,他也知道程云雄对对方的重要性......

  陈子荣几个月前的话又出现在黎浩耳边,程云枭?还是程家利益?他明明早就做出了决定,那现在为什么他又在纠结程云枭的选择呢......

  “时暮落是我程云枭的妹妹,遗产理应有她三分之一,我只是在想,到时候我会请专业的律师来进行评估,尽快把属于她的那一份钱打到她的账上。”

  程云枭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将遗嘱以及程云雄的事情说出来,但她回答的也很谨慎,想着拿钱了事。

  “不对吧程小姐,程宏志的当时的财产除了房子车子,似乎还有程氏的股权吧?怎么现在在你口里,就都变成钱了呢。”

  戚贤伟肯定不肯善罢甘休,要是论钱的话,他其实要多少有多少,他的目当然还是那些用钱买不到的东西。

  “是这样的,从五年前程氏就一直是我在帮忙打理,不管是人缘还其他方面,都有一定的基础,时暮落妹妹没接受过相关的教育,我怕她来了也难以服众,平给自己增加烦劳,不如由我将等量的股权换成钱,就当是我买来的,您看这提议怎么样。”

  程云枭努力平息自己的怨气,心想着对方不要再得寸进尺了,实在把她逼急了,就干脆把戚家干过的那些脏事都公之于众。

  当然,她很快就冷静下来,知道了自己这想法实在过于冲动,截止到她彻底结束了戚家合作关系之前,两家很多不合法生意都有瓜葛,贸然想把对方拖下水的话,她们程家也会陷入危机,鱼死网破这种事,不到最后一刻还是万万不能使用的。

  “只可惜,时暮落还是对股权更感兴趣一些呢。”

  戚贤伟将时暮落拉出来做挡箭牌,在看她顺从的点了点头后,继续对着程云枭说道,

  “说起来,你的双胞胎弟弟程云雄应该也有一份公司的股份吧?但是他从程宏志葬礼的时候就再没出现过,他那一部分又究竟是怎么解决的?后续事件无人知晓,程小姐是不是也应该就此解释一下?”

  程云枭觉得戚贤伟明明就是故意的,硬要把事情往程云雄身上扯。

  “那件事捞不到您费心,我们家的家事早就已经处理妥当,云雄本就厌倦程氏的一切,现在避世而居也有情可原吧,就连我也找不到他了。”

  戚贤伟听着程云枭的话,明知道所言均假,不过暂时也没有反驳,程云雄早就已经死掉的这件事,留到以后再用也是可以的,他所掌握的消息,没必要一次性全部说出来。

  “也是,这样连本都忘了的人,就算是死在了外面,你也不会介意吧。”他干笑两声话里似有其他意思,程云枭听着不舒服,却也只能赔笑。

  在场的人全部沦为程戚两家之争的背景板,都在想看这场闹剧到底要如何收场。

  “好了程小姐,咱们还是回归正题吧,莫非你想独吞这笔财产吗?戚贤伟依然步步紧逼,他今天营造出这么大一个情景,就为了得到程云枭一个准确的答复。

  眼见逃不过去这个问题,程云枭思绪完全乱套,一向冷静谨慎的她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之前已经开始说谎,为了把这个谎圆上,她也只能继续说更多的谎,现在就算想把遗嘱的事公之于众,也错过了最佳时机。

  “……当然不是……我回去就找律师去办这件事……”迫于压力之下程云枭只得先当场答应下来,等回去想好了办法,再处理这件事。

  “不用了,我已经请了律师。”戚贤伟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场挥了挥手,就见一名西装革履的律师走了过来,“程小姐的信誉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是相信的,只不过我也是看程小姐日常公务繁忙,不如就由我戚某在这里帮你把这件事解决下来吧。”

  程云枭气的手抖,之前虽然与戚家斗不是一两次了,但是之前几乎都是以她的胜利告终,而这次,却是她败了。

  但是现在事已至此,她也没有权利继续推脱了。

  她不知道自己最后是以什么样的狼狈姿态签下的那纸合约,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离开酒会的,等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开往回家路上的车子里。、

  她沉默不语,前面黎浩也是一言不发。

  黎浩心里也是很乱,程云枭终究还是将程家的产业分割了出去,陈子荣的话可谓是一语成谶,程云枭现在真么做真的是对的么……

  不,他不能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他是忠于程云枭的,只要是对方的决定,他就一定会选择接受,不带任何质疑。

  另一边,坐在回家车上的戚贤伟可谓是春风得意,他所期待的事算是顺利完成了。

  他赞许的看着乖巧坐在旁边的时暮落,和善笑道:“今天你表现不错,想要什么奖励吗?”

  听了这话,戚景明神色变得有些奇怪,他明明也帮助父亲做了很多事,却从未见过父亲对他露出这样的神色,表扬更是天方夜谭,而时暮落今天明明只是微笑和点头,就被戚贤伟如此夸奖,他心里难免不平衡。

  “谢谢戚先生。”时暮落注意到戚景明神色的异样,但是假装没有看到,声音比平时还要甜腻几分,像是故意炫耀给对方看的,“该有的东西戚先生已经给过我了,我现在只是想出去玩玩,整天呆在别墅里闷死了。”

  “当然好,不过我最近几天都很忙,要过两天才能带你出去。”戚贤伟爽快的答应下来,但是时暮落显然并不满意。

  “可是我自己的话也可以出去啊,戚先生和我一起出去的话,周围肯定都跟着一群保镖吧。”她撇了撇嘴,装作不满的样子,事实上她急于去问关于俞哲的消息,身后跟着尾巴肯定非常不方便。

  “那可不行,现在实在太过危险,要是没人跟着你的话,万一遇到危险可怎么办?听话,只要我忙过这几天,就带你出去。”

  戚贤伟继续拒绝道。

  “那实在不行就让当初那个郑烨带我出去吧,我可不想天天呆在这里,实在太无聊了。”时暮叹了口气,只能退让一步。

  “你不是讨厌他吗?当初还赌气让我把他调到其他地方来着?”

  “他就算讨厌也比现在我身边那群榆木脑袋有趣多了。”她十分不满的抱怨着,“在给他一次机会把,就带我出去玩上一天,他要是再对我不好的话,戚先生您再狠狠的惩罚他。”

  “嗯……那好吧,我这两天问问他,让他陪你出去。”戚贤伟看着时暮落露出欣喜的神色,立刻严肃的补充了一句,“但是保镖是一定要带的,这一点没得商量。”

  “当然!谢谢戚先生!”时暮落笑了出来,这样已经足够了,上次那个任务的纸上明确的让郑烨去确认俞哲的情况,现在总该也已经得到消息,她可以不见到俞哲本人,只要知道他没事,也就心安了。

  非主流中文网()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杀手邻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