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何为自由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何为自由

  杀手邻居第一百七十四章何为自由连程家都找不到的人,廖凡怎么会找到的?”俞哲觉得有些奇怪,毕竟按照这个故事的发展,时薇在认识她的人的眼里,应该已经人间蒸发了才对。

  “因为当时的她并没有算到廖凡竟然还会回来,所以住在了一个只有她和廖凡知道的地方。”时暮落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惆怅,“说实话,我听过很多人对她的评价,有说她聪明的,有说她有心机的,而在我看来,她是何等的愚蠢……”

  那年,销声匿迹几年之久的廖凡突然出现在时薇门外,她顿时百感交集,震惊?疑惑?愤怒?却没有半点喜悦。

  廖凡这次回来,就是想要带走时薇,他这些年找到了一份工作,一份……不合法的工作,虽然危险,但收入还算可观,保证两人的生活还算绰绰有余的。

  但时薇却不想走。

  她仍然想要实行她的计划,一旦成功便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甚至还能掌握权力受人仰视。

  而廖凡能给她什么?除了渺无音讯扔下她一走就是几年,让她感受到无尽绝望以外,什么都给不了。

  并且运气不好的话,以后就是亡命天涯的下场。

  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于是她狠狠的痛骂了廖凡一顿,并把他赶出了门,但是他却不打算放弃,开始了对时薇持续不断的骚扰。

  时薇将其拒之门外,他就撬锁进门,强行拉着她,对当年的不辞而别表示道歉,并发誓未来一定对她好。

  或许还是因为太年轻,那时的廖凡就像疯了一样,全然不顾行业忌讳,所知所学全部抛到了脑后,他不知道为什么时薇突然冷淡,只觉得千错万错都是他,不论造成什么后果也要挽回时薇。

  但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卑微,在时薇面前,他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于之前的感情仍然抱有希望。

  但时薇不一样,她偏是带着一份决绝,必要与廖凡一刀两断,在关乎她未来的事上她表现出了足够的无情。

  而最后,她还是被廖凡逼急了,为了让他彻底放弃,时薇一气之下说出了她已经怀孕的事实,并且编谎话称,她和孩子的父亲早已结婚,夫妻恩爱,命令廖凡别再干扰她的生活。

  这让廖凡感到无比震惊,他根本接受不了他爱的女人早已嫁作人妻,过分的偏执让他因爱生恨,将一切错转移到时薇身上,并扬言必要报复她,不管是她还是她肚子中的孩子。

  无奈之下,时薇搬离了那个房子,并且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只得继续求助于戚家。

  这次戚贤伟直接把她送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还派了人保护,并且二十四小时持续不断的给予她照顾。

  可以说时薇的孩子从出生前就是万众瞩目,有人想利用他,有人想杀了他,时暮落就是在这个诡异的期待中降生了。

  “所以……廖凡就这么放弃了?”俞哲突然问到,按照时暮落的说法,他本就是个偏执狂,但是从时薇最后和他摊牌开始,他就真的再也没出现过,实属奇怪。

  “我想是没有,但是更多的事我也不知道了。”时暮落思索了一番才回答道,“当然,我现在和你讲的这些事,其中估计也是真假参半,毕竟这也不是我的亲身经历。”

  “但是听你的描述就像是你经历过一样。”俞哲笑道,似乎眼前的人就是这故事的主角时薇,不然怎么能讲的如此详细呢。

  “这些都是我这么多年来从各方收集到的信息,书信、日记、以及别人的口述,最后我再把这些零零散散的信息拼凑在一起,才有了这个故事,不过毕竟有我主观加工的因素,所以我也不能保证我说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发生的,而且……有很多疑点我也没法解释。”

  “疑点?”

  “嗯,就像你说的,廖凡之后为什么没有出现,按照我所知的,他和我妈妈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他接到暗杀任务的时候,之间过去了七年,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至今都没搞清楚。”

  时暮落越发无奈起来,她虽然不爱提问,但是不代表她没有好奇心,她只不过更愿意靠自己的力量去调查罢了,毕竟这样的得到真话的可能性,远比问来的要大得多。

  “既然那年时薇已经在戚家保护范围了,或许他也碍于戚家的势力,所以才没敢来找麻烦?”俞哲猜测说道,似乎只有这样一种方式才能说得通。

  “可能性不大。”时暮落摇摇头反驳道,“他在很多时候都是个疯狂的人,绝对不可能屈服于权利这种在他眼里看来一文不值的东西,况且那时程家势力更大,他若真的怕,又为什么要违抗命令让我活着呢……”

  “这可就难猜了。”俞哲认输似的摇了摇头,表示他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了。

  “我到是有两种猜测。”时暮落接过话来继续解释道,“当年的廖凡理应是遇到莫林了,和现在的他不同,当年的他可是默守陈规,知道廖凡的计划必然会出言劝阻,或许就是他把廖凡拦下了。”

  “莫林他真的拦得住么。”俞哲笑道,虽然了解不多,但是从实力来讲,莫林怎么可能烂得住廖凡呢。

  “是啊,所以我还有另外一种猜测……”时暮落顿了顿,这是一种概率最大,但是她又最不想承认的一种可能性。

  “是什么?”

  “或许真的是……因为爱吧。”时暮落苦笑,这词说出来形容廖凡实在是有些烫嘴,“不过那终归是份畸形的爱,不论他在我面前把他形容的有多么情深义重,也改变不了我对他的看法,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时暮落说的咬牙切齿,她可以站在任何人的角度去看待一件事,但是她认为错的事,她便绝对不会原谅。

  “那……之后呢?”廖凡的话题到此为止,俞哲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再说下去难免会让时暮难受。

  “之后我就出生了,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他们没想到我会是个女孩……”

  “这有什么可失望的?!”相比于时暮落刚刚说的那些离奇事,俞哲反倒觉得这句话最难以理解。

  “程家的孩子本就是一男一女,所有人都觉得男孩程云雄继承家族生意是板上钉钉的事,戚家和我妈若是想要利用我,我就必须也是个男孩,这样将来才有竞争的资本”

  “难以理喻。”俞哲对这套理论有些气愤,“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些人怎么还会这么想!”

  “我也很反感……但是没办法,偏见总是难以消除的。”

  俞哲的话,让时暮落感到欣慰,但她也有种深深的无力感,毕竟有很多事,不是她想改变就能改变的,

  “偏见这种东西,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是如此,甚至有些人嘴上说着男女平等,但等真的触及到他自己利益的时候,就完全不是这套说辞了,我相信这种情况未来会有所改观,但是真的消灭它……我想还是消灭地球简单一点。”

  “如果不是现在这样的命运,你大概也会为了女权奋斗吧。”俞哲笑着说了句,在他眼里女性为了打破固有偏见而奋斗,也是一件值得敬佩的事。

  “你可别说了,这词现在都快成贬义词了。”

  时暮落无奈的一笑。及时制止住了俞哲往下说的想法,这词连她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不敢轻易说出来,毕竟几十年的发展过去,这词早就妖魔化了。

  “这个词没有任何人能规定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标准,一百个人一百种想法,有些我确实佩服,但大部分的我也不敢苟同,至少我一直觉得,所谓‘权’是一份选择的权利,不论男女都是一样,能自由的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选择自己的职业,选择和爱人相伴终生还是一个人活的逍遥自在……不会再有世俗的言论告诉你‘因为你怎样,所以必须怎样’,我想这才是应该去争取的东西。”

  “自由的选择吗……”俞哲想了想自己的经历,有些悲从中来,不过马上驱散了这些想法,又补充了一句,“可惜,我看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一定是自由。”

  “哦?为什么这么说?”俞哲的话激起了时暮落的兴趣,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不一样的看法。

  “例如你凭借自己的意愿,选择了一份心仪的工作,但是几年以后,你对这份工作的热情不在了,但是这种情况下又多少人会选择义无反顾的辞职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呢?恐怕不足四分之一,最后总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束缚住的,这便不是自由。”

  时暮落嗤的轻笑,她马上就意会了其中的意思:“想不做什么便能不做什么,才是自由吧?今天你我还是杀手,明天想不做便能安全脱身就是自由,可惜咱们不过笼中鸟,这词……还是太过遥远了。”

  “至少也是在同一个笼子里。”

  俞哲将时暮落搂紧了几分,怀里的真实感,让他感到安心。

  “咱们扯的太远了,还是言归正传吧。”时暮落继续说道,身体向也向俞哲靠的更近了。

  非主流中文网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杀手邻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