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纯白“地狱”

第一百五十六章 纯白“地狱”

  “时暮落!?”

  莫林和俞哲任务结束后,马不停蹄的赶回四区,刚一打开房门,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虽然极力控制着(qíng)绪,但莫林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叫了出来。

  “喊什么喊,我还健在呢。”时暮落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周围满是血迹,配合她那苍白的脸色,让人差点觉得她已经死了。

  俞哲下意识的想把她扶起来,但是莫林似乎更加焦急,略显慌忙的翻出医药箱,他决定不去“捣乱”,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处理,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个小兔崽子,连伤势都能隐瞒?!”莫林看着时暮落的伤是又急又气,这完全和她所说的“没事”相差太远。

  “我嘴里就没说过实话,能被我骗说明你傻。”

  时暮落已经疼的麻木了,任凭莫林将伤口周围被烧灼的烂(ròu)切掉,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转而嘿嘿一笑对着俞哲说道。

  “今天绝对是俞先生职业生涯最失败的一次暗杀了。”她眼中有一丝微光,似是开玩笑的说道,“整个别墅的人都惊动了,暗杀变成屠杀了。”

  “时小姐怎么这么说。”俞哲配合这时暮落的语气笑着说道,他知道她在没打麻药的状态大概十分痛苦,于是也只能通过说话的方式,尽可能的转移她的注意力,“只要发现我的人都死了,那不就是暗杀了?”

  “你老老实实别说话了。”莫林见时暮落还想张口说些什么,立刻制止了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稳准而迅速,“你留了太多血,神志已经快不清了。”

  “谁说我神志不清了?我清醒的很。”她立刻反驳道。

  “清醒什么?!你知道你受了多重的伤吗?”

  “贯穿伤,问题不大,就是伤到神经了。”她满不在乎的回答,突然又摆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将口袋中一条血淋淋的东西一把甩在地上,“老家伙你每次都让我带止血带?这玩意一点用没有!”

  “这玩意要是没有用,你早就流血过多而死了。”莫林也没有什么好语气,这小兔崽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伤到神经是一件多么大的事。

  她并没有打算再搭理莫林,转而伸出另外一只手对着俞哲说道,“第一次正式合作,俞先生合作愉快。”

  俞哲蹲下(shēn)子,温暖的手掌牢牢握住她手,或许真的因为失血太多,那只手显得有些冰凉。

  “合作愉快。”

  “你这又是闹哪出?我只是给你做了简单的处理,还是要找个地方做手术才行,不然你……”

  莫林面对她的“迷惑行为”,真是(cāo)碎了一颗老父亲的心,

  然而他的话却并没有完全传入时暮落的耳朵,

  她已经撑到极限了,说刚刚的迷惑行为是回光返照甚至都不过分,毕竟这一路上流了太多血,她最终还是在莫林唠唠叨叨的声音中昏迷了过去。

  恍惚间,她直觉的眼前一道白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

  “我死了?!”时暮落有点怀疑现在的处境,到底是在梦境还是在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远处似乎站着个人影,而那人影越来越近,面容也逐渐清晰。

  “???廖凡?!”虽然在这这里时暮落不会有任何感觉,但是还是似乎有一张名为“头痛”的感觉进入了她的脑子。

  我果然还是死了……

  真没想到地狱竟然是白色的。

  不过我竟然死前能看到这混蛋,还真是晦气。

  一连串的想法在她脑中闪过,她四下望了望,除了那个人影以外,周围尽是虚幻,

  所以我该去哪?

  她有些迷茫,毕竟这也是她第一次死,没有任何经验。

  “别找了,你又没死。”廖凡如鬼魅一般,或者说他本就是鬼魅,一瞬间就到了她的(shēn)旁。

  “晦气!”她暗骂了一句,转(shēn)想要离开,但不只是她根本没有走动,还廖凡一直以匀速跟着她前进,总之周围没有任何变化。

  “你也不想想你怎么到的这,我之前教给你的你怕是全忘了。”廖凡直接开口说道。

  “我难道还要谢谢你教我这些?”她没好气的反驳道,心里开始烦躁起来,如果她还活着,难就不是所谓“将死之人会看到已死之人。”而是这混蛋这么多年仍然存在她的潜意识里,现在又跑出来了。

  “啧啧啧,你现在竟然都敢这么和我说话了?想当初你可是……”

  “你要不就滚出我的脑子,要不就给我闭嘴,我早就不是十年前的我了,而你,还是像当初一样的令人作呕。”

  她双手插进口袋,目露凶光,她也没有想到,明明在她回忆里作祟的人,真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能如此冷静。

  “我就算继续说又如何,我不过是你幻想出来的而已,说明我在你脑子里还是有一定重量的,不然为什么出现在你面前的不是那个俞哲?或者是那个被你视为神的莫林呢?”

  廖凡没有任何动作,整个(shēn)影却在她(shēn)边飘来飘去,场面一时间有些鬼畜。

  “大概你是唯一一个我做鬼都不想放过的人吧。”时暮落冷笑一声,翻了个白眼,把头扭向别处。

  “那你竟然还能站在这里平静的和我说话?”廖凡笑道,笑声中满是讽刺,“我以为你会拿着枪,再杀我一次呢。”

  “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龌龊,我只是觉得我没有理由再去恨一个十年前就死在我手上的人了而已。”她半仰起头,态度变得有些傲慢起来,“如果真有下辈子,我劝你做个人吧,少干点丧良心的缺德事。”

  “哟,你还教育上我了?”

  “你不说你是我幻想出来的吗?我这是劝我自己想开点而已。”

  时暮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浪费了这么多口舌去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对话。

  不过既然她没死,那怎样才能醒过来呢?

  她尝试用意识链接(shēn)体,耳边逐渐有了声音,是莫林的,说着什么“止血钳……手术刀……”

  这就明白了,她现在大概正躺在手术室里,昏迷前似乎也听到莫林说要手术处理伤口,看来她果然还是活着的,而周围刺眼的白光,估计只是手术室里的无影灯而已。

  “别费劲了,现在你醒不过来,他怕你疼给你打了麻醉。”廖凡幽幽的说道,“我是真没想到啊,我自己培养的孩子,现在却心甘(qíng)愿的为别人办事,这可不像是你啊。”

  “我的事用不着你来聒噪。”她有些烦的回口骂道,如果这廖凡真的是她幻想出来的,那为何又不能让他消失呢。

  “我发现你还真是贪婪,曾经一直口口声声向往正常的生活,后来你几乎成功了,但是你自己不中用啊,想得到自由又不想舍弃手里的东西,最后还不是落得如今这个下场?”

  廖凡一句一句的揭开她多年的伤口,引导着她想起她并不想想起的事。

  “我自己做的选择我自己负责,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这么选,这么多年来我做的唯一后悔的事就是杀了你以后竟然还为你哭过,再来一次的话,我绝对把骨灰都给你扬了。”

  她对廖凡所说的事完全不为所动,依然保持着那副怼天怼地的气势。

  心里暗骂着莫林速度竟然这么慢,让她不得不被困在这里和廖凡这个混蛋说话,虽然她能够正视眼前这个人,但是长时间的相处还是过于让她烦躁。

  “可惜你现在没得选了,你以为莫林对你的好都是平白无故的?他不过是想弥补你的愧疚而已,当年是他自己贪生怕死,才会继续让你做杀人的买卖。”

  “什么?”时暮落惊讶的样子表现的有些浮夸,半秒钟就收敛了表(qíng),“所以呢?你真当我不知道?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

  她突然笑了抿了抿嘴,一脸怜悯的看着廖凡。

  “说实话,我觉得你才是最失败的那个人,你的(ài)人就算是当了别人的(qíng)妇也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原本信任的“兄弟”最后也选择了“背信弃义”,而你精心策划的复仇,却因为那个原本对你言听计从的我扣下了扳机而毁于一旦,我是应该直接笑,还是走个流程可怜一下你呢?

  “你越是这么毫不在意的说,越说明你在乎这些事,我不过是你幻想出来的人罢了,你解释也只是解释给你自己听。”

  说话间,整个世界一下子暗了下去,她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廖凡的声音依旧在她耳边回响。

  “你以为你能坦然的面对我,就是能坦然的面对你自己的过去了?你还是别天真了,我还是直接带你回忆回忆,当年的场景吧。”

  她感觉一阵眩晕,由于处在绝对的黑暗当中,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亦没有任何方向感,似漂浮在宇宙之中,而耳边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

  雷声、风声、雨声……各种声音混在在一起,空气中似乎飘起了潮湿的味道。

  片刻,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也钻入了她的耳朵。

  “时暮落!”

  “……”

  “时暮落你到底在干什么!”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