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八十七章 监视

第八十七章 监视

  /

  检查的结果出乎二人意料,整个房间竟然总共有四个超微型监控,多机位全角度,在这里住着,还能有什么隐私可言。

  俞哲和时暮落都内心气愤,这但是又不敢说,毕竟有监控就会有监听,即使是雇主设置的这些,也不能让他知道全部计划,毕竟怎么说也要防一手,以免他最后拿着证据出卖他俩。

  两人身体贴的很近,从表面上来看就像是调情一般,可实际上是趴在对方耳边交换信息。

  “这算什么?到底是他变态,还是故意针对咱们!”时暮落生气的抱怨着。

  她可是要在这个房间居住两个晚上的,本来她就睡不踏实,这样一来倒好,根本不需要睡了。

  “雇主做的?”俞哲询问着时暮落的意见。

  “说不准,没准是那个目标做的……啧,真是麻烦。”时暮落越想心情越不能平复。

  “拆了?”

  “我觉得不行,如果不知道是谁做的这一切,反而容易打草惊蛇。”

  俞哲会意了时暮落的意思,毕竟如果这真是雇主之外的人所为,那他们作为普通的亲戚,却眼疾手快的将所常人难以注意的有东西拆除,实在是过于反常,只是这样也有后顾之忧:

  “但是不拆的话,想要趁着晚上探索这里会变得很麻烦……”

  “……是个问题,先这样吧,去会会那个雇主,看看到底是谁想要搞咱们,在想对策也不迟。”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面对镜头扮演着他们的角色。

  这让俞哲很不自在,他总在害怕有什么细节他处理不好,会漏了破绽,看看时暮落似乎还算轻松。

  其实截止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有了个大概想法,本身想要完成任务看起来并不困难,似乎只要当天能不被注意到的登上三楼杀死目标,再若无其事的返回即可,武器倒也不重要,随手用什么都可以,比如铅笔。

  而相反的,他更担心时暮落。

  单从前期准备上来看,她的任务就更耗费时间,具体实施起来也有极大的不稳定性。

  最重要的一点他需要面对的目标反击能力并不强,就算是被发现,扭打起来,他也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快速的将对方击杀,但时暮落面对的将会是和他一样的职业杀手,终归是有些实力的,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受伤的恐怕一定是时暮落。

  并且他可不相信对方会手下留情,毕竟各为其主。

  唯一的解决办法只能是他快速解决掉目标,再回来保护时暮落的安全,希望到时候不会出什么乱子。

  十几分钟一晃而过,二人在管家的带领下到达餐厅与尹茂共进晚餐。

  餐桌上的分为略显怪异,双方都对对方的身份心知肚明,只是周围还有仆人在场,几人都心照不宣的演着戏。

  “行了,我要和我的亲戚单独聊几句,你们没什么事就先下去吧。”尹茂打发走了在场所有仆人,他还是想向面前的年轻人确认一下任务。

  “叔公,尽管很久不联系了,但是咱们情谊还在,您也知道,我们家最近有点困难……”俞哲有些看出了尹茂的意图,所以他连忙抢在对方说话之前用假身份说道。

  “其实……”尹茂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俞哲还在扮演着角色,他明明已经把人都支开了,就为了可以坦诚的说些正事。

  “诶呀~叔公啊~我们哲哲平时总提起您当初的好,我们这回遇到困难,您可不能不念旧情啊~”

  时暮落见尹茂要进入正题,连忙打断他,配合时俞哲说道。

  “啊……既然大家都是亲戚,我肯定会尽力帮你们度过难关的。”

  尽管尹茂不知道两人这是唱哪一出,但是他知道两人的转态并不正常,恐怕有什么目的,所以也不敢轻易再说下去,便开始配合二人。

  其实最开始进入房子的时候,二人并没有多留意房间的角角落落,而现在知道对方安装了监控之后,两人才开始仔细的观察起来。

  他们发现,不止是他们的房间,整栋房子布满隐蔽的监控,就连现在所处的餐厅也不例外。

  情况真是越来越复杂了,不过再搞清楚一切之前,他们决不能露出破绽。

  “只是……叔公啊~看你这也不信任我们,这……真的太伤感情了~如果叔公您有什么难处不能收留我们的话,我们……也能理解的嘛~”

  时暮落轻轻试探,一旁的俞哲静静看着没有搭话,毕竟在这套话方面是时暮落的强项。

  “哦?此话怎讲?是我尹茂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吗?”

  尹茂显出疑惑的样子,似乎不知所云。

  “哎……也没什么,只是总感觉房间怪怪的,感觉有人看着一样。”

  时暮落皱着眉头显得有些委屈,往俞哲身边靠了靠,表情人畜无害,眼神却似乎是在质问一般。

  尹茂一脸茫然,但是也确实听出了她的深层意思,两人是觉得被监视了?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明明把二人安置在相对不容易被打扰的房间中了。

  “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像我提,都是亲戚,我一定会满足你们的。”

  “诶呀,还是叔公说话敞亮~那……我就直说啦~我们那个房间好像不是庄园最大的客房吧?嘿嘿,我们这么远来一趟,也想体验体验嘴豪华的房间呢。”

  时暮落看着尹茂的反应应该是懂了,但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对比并不知情,不过一切有待考量,不能轻易的下结论,话锋一转,把话题引向了别处。

  “当然,不过那房间没有提前清理,我会让仆人打扫干净后让你们住过去的。”

  “啊,不用了,我们已经很麻烦您了,这点小事我们自己去做就好了。”

  俞哲顺口答道,他不得不佩服时暮落的想法,用最符合身份的语气说出符合身份的要求,顺便还调换了房间。

  他想,这么做的用意,恐怕是想看看其他房间有没有被安装监控,而他这么回答也是为了让对方没有以打扫为由暗中布置的时间。

  “那就听哲哲的~我们可以自己打扫~”时暮落微笑道,不知是不是连续半个多月的训练的效果,俞哲在说话方面可谓是进步飞速,这一波助攻她给满分。

  不过她自知她提出的这个要求,可能也没什么太大效果,毕竟对方能做到如此成就,就决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如果真的想要留这么一手,肯定会提前做好万全的准备,即使可能用不到的地方,也要安排妥当,以防突发状况。

  “既然这样,那也只能麻烦你们自己动手了,是我准备不周,贤侄见谅啊。”

  尹茂不假惺惺的客气,他知道面前的两个年轻人绝对会有过于常人的谨慎,既然双方都互相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那也只能报以信任。

  不过他很在意为何这两个年轻人在他将不知情的人打发走后,依然会保持着用假身份说话,仅仅是因为谨慎?他想不是,结合着时暮落说的“似乎被人看着一般”,莫非暗示了他们正处于被监视当中?

  他并不会做出这种事,毕竟在这种双方互知身份的情况下,不是双赢就是双输,他是个生意人,并不想做傻事,任务中互相尊重,任务结束后就相忘于江湖,此生不再见面。

  那这一切又是谁做的呢?难道又是他的那个混账养子吗?

  尹茂一想到这个养子,心里就充满愤怒与痛楚。

  都说是小恩养贵人,大恩养仇人,如今还未年过花甲,他却真的明白这句话了。

  那还是二十年前,尹茂刚刚处理完一桩大的生意心情大好,于是在市中心的商业区请几个得力的高级员工吃了顿饭,酒足饭饱后就在附近闲逛。

  那时的尹实还不叫这个名字,是一个年仅八岁的孤儿,平日都在街头流浪,偶尔有人可怜他,给他几块钱,但这连温饱都保证不了。

  于是那时的尹实动了歪心思,趁着晚上去抢路人的提包,搏一搏没准能赚上一笔,就算被抓住,大部分人念在他年龄还小,拿回财物后便会放他离开。

  似乎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男孩看准了西装革履的尹茂,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看准时机,抢过皮包,接着就是撒开腿逃跑。

  跟在尹茂附近的保镖见状,立刻冲近人群,可怜的男孩逃跑还不足十秒就被抓了回去。

  要是平时,尹茂也不想去追究,放他去就是了,一点钱而已对他来讲不算什么,可这次偏赶巧了,包里还有一份重要的合同,所以不得不把这个小偷抓回来。

  几个保镖打算报警,却被尹茂拦了下来,他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而坏了好心情,于是便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男孩,并告诉他,这些钱他可以全部花掉,或是以它为启动资金,再赚一笔,一个月后,他会再来这里,如果男孩可以赚到比这多两倍的钱,就会获得一份奖励。

  尹茂当时只当有趣,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觉得男孩一定会选择带着钱离开,可真当他一个月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赴约后,才发现男孩竟然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赚了将近十倍。

  惊讶之余,尹茂立刻看到这孩子身上的商业天赋,一方面是惜才,一方面也微课兑现承诺,他决定给这孩子一个住处,供他接受高档教育,只为了若干年后可以成为他的帮手。

  被带走的男孩十分争气,学习成绩一流,毕业后回到尹茂身边帮他打理公司,由于尹茂一生致力于商业,始终未娶妻,于是便把男孩收为义子,改名尹实。

  但近几年尹实的野心逐渐暴露出来,他甚至想要用暗杀的手段强行夺取尹茂手中的公司股权。

  看着庄园里,挂在最明显位置的二人的画像,尹茂心里的痛楚无以言表。

  但是既然这个养子不仁,也就不能怪他无义了。

  就算是等他有朝一日驾鹤西去,选择捐献所有遗产,也决不能让这些东西,落在这个逆子手里。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