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五十九章 砸场子?!

第五十九章 砸场子?!

  “说就说,老子不怕你!”

  那金链子依然一副蛮横的态度,借着酒劲似乎天不怕地不怕。

  黄毛急了,怕他多说引起祸事,干脆抡圆了在他的脸上狠狠扇了两巴掌。

  金链子被打的有些发懵,酒劲醒了一些,但脑子依然不清醒,矛头指着指着黄毛,吼道:“你干什么打我!?”

  黄毛连连道歉,说他兄弟真的没有恶意,无意间顶撞了二位实在是无心之举,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追究了。

  可程云枭根本就不理他,挥挥手让黎浩把那黄毛推开,他太碍眼了。

  如果这两人只是寻常醉汉的话,她根本不会追究,甚至都不会正眼看他们一眼,但既然涉及到了“某些东西”,那性质可就变了,她若是忍下这一次,以后还怎么立足呢。

  黎浩一把拽过那个金链子,抬手就是两拳,见他依然没有醒酒的意思,便回头看看程云枭,得到默许之后直接把那人摁在地上揍了一顿。

  黄毛愣是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程云枭轻蔑的瞟了他一眼,心里嘲笑这人可真是无能。

  经过一顿毒打,那金链子终于清醒过来,哀嚎着求饶,他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了,身上多处伤口,血几乎沾满了衣服。

  黎浩抓着那人的头发,强迫他与程云枭对视。

  此刻那金链子顾不上浑身的疼,赔上一副扭曲的笑脸,哆哆嗦嗦的说道:“姑奶奶饶命啊,我……我刚才喝醉了……说了些胡话,都是我的错……您就绕我一命吧。”

  “我不想多废话,说吧,你大哥是谁。”程云枭的声音清晰的的传到那金链子耳中,语气中那没有波澜、高高在上的感觉。

  听着是真的很恐怖。

  “这……这和我们大哥没关系,您就别为追究了。”金链子恐怕再也不会去喝酒了,他没想到一句酒后胡话竟然能惹这么大麻烦。

  不说,免不了再挨一顿毒打,说了,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若她迁怒于大哥的话,恐怕会出大事。

  果然,见金链子不说,黎浩朝着他肋骨猛击了几下,打的他眼泪横流。

  “别打了别打了,我说就是了。”金链子流着眼泪,带着哭腔说道。

  “啧。”程云枭本以为这人有点骨气,不会出卖大哥的,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招了。

  “是……是荣哥……”

  听那金链子说完,黎浩一松手,他就腿软倒在地上,黄毛立刻上去检查他的伤势,见没伤到骨头,稍稍松了口气,把他扶了起来。

  “荣哥……”

  程云枭在脑中思考着,似乎她认识的一个人就是以“荣哥”自称的。

  “陈子荣?”她看向那两人问道。

  “您……认识我们荣哥?”两人表情惊讶异口同声的说道,果然这是惹了不该惹的角色。

  程云枭微微怔了一下,随即轻声冷笑道,“何止认识。”

  她在脑子中思考,重新把手里的烟叼在嘴上,还不等黎浩掏出打火机,那黄毛就点头哈腰的过来点烟了。

  程云枭没有拒绝,深吸一口,缓缓将烟气吐了出来。

  “走吧。”程云枭单手夹烟,转身离开。

  黄毛和金项链松了口气,以为这件事终于结束了,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程云枭没走几步,又转头抛回来一句。

  “你们两个跟着走啊。”

  这话吓得那两人一身的冷汗。

  “您……这是要去哪?”两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找你们荣哥去。”程云枭想着,反正近期也要找陈子荣聊聊,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去吧。

  两人面面相觑,不敢说也不敢问,只能在后面默默跟着,走到了两条街外的兰溪湾夜总会。

  这是L市规模排名前三的夜总会,也是由程家控制最赚钱的一桩买卖。

  若是几年前,这里完全可以说是L市排名第一,但近几年行情起了变化,尤其是由戚家控制的两家夜总会迅速崛起,挤压了兰溪湾的市场,这才导致它有一丝没落之势。

  而现在兰溪湾的管理者陈子荣,他的父亲曾经是程宏志的左膀右臂,但是在一次与其他家族的冲突中不幸成了程宏志的替死鬼。

  程宏志为了报答他的父亲,从小就将他与程云枭与程云雄一起培养。

  当然,那时程宏志为了给儿女培养一个帮手,还资助了另一个孩子和他们一起读书,那个人就是老管家黎叔的儿子黎浩。

  所以程云枭、黎浩、陈子荣,三人早就相识了,并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几人也算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

  但当年一起读书的几个孩子中,只有陈子荣的志向并不是学习,于是高中毕业后,就告别了另外三人,走上了他父亲曾经走的那条路。

  程宏志给了他一选择,进入程氏成为一个正经企业的中层领导者,或是发誓效忠程家,过着刀尖舔血却一本万利的日子。

  陈子荣选择了后者。

  思绪回到现在,站在夜总会门口,程云枭又想起了戚景明所说的话,她觉得场子里如果真的出了事,就算其他几个地方的管理者被买通所以不向她上报,那陈子荣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他的忠心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当然她也懂得士别三日的道理,所以今天就是要来问个清楚的。

  刚一迈步进门,程云枭就感觉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这个时间夜总会竟然安静的可怕,没有一个客人。

  再往里走,地上开始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受伤的人,有的穿着兰溪湾工作服,而有的明显是外面的人。

  走到大厅,终于看到还能说话的人了,但程云枭没有第一时间就过去,而是稍微在拐角处躲藏,观察状况。

  只见两拨人剑拔弩张的对峙着,一边以陈子荣为首,带着兰溪湾几十号弟兄,而另一边是以一个高个子光头为首,身后的小弟们在人数上占了优势。

  “子荣兄弟,还是那句话,跟着我们混吧,你这样是没有前途的。”那光头先开口说道,尽显蛮横。

  “我效忠于程家,你的条件我不感兴趣。”

  面对光头的人数压制,陈子荣十分淡定,没有半分恐惧的神情,游刃有余的面对着目前的状况。

  “你可继续效忠程家,不过就是在这基础上,偶尔给我们透露一些小小的情报而已,一条情报至少值这个数。”

  说着,那光头摊开手掌,比了个五的手势在陈子荣面前晃了晃。

  “我不缺钱。”陈子荣直截了当的拒绝

  “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毕竟今天我可带足了人手,我们老大发话了,你若是执意不肯合作,那我们就搅的你这里不得安宁。”光头放出了狠话,他今天势在必得。

  “我不信你们有这个本事,得罪了程家,对你们有什么好处?”陈子荣勾着半边嘴角笑着回答道。

  他不愧是和程云枭一起长大的,处理状况的方式竟然和她有着几分相似,只是他还带着一丝独有的倜傥。

  “我得不得罪程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我把你的生意搅和黄了,到时候程家可是要追究你的。”

  光头依然叫嚣着,却全然不知陈子荣其实根本不把他当回事。

  “你刚混不久吧?这种话都能说的出来,也亏的是今天在这里没有其他人,不然你可能连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子荣不想和他再无休止的说下去,既然是来砸场子的,那直接动手好了,搞这么多废话,真是令人心烦。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上啊,给我砸了他的夜总会!”光头一声令下,几十个小弟摩拳擦掌,就要动手。

  “我看看谁敢动这里的东西!”

  程云枭声音稳重而低沉,清晰的在大厅内回响,她一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纷纷寻找声音的来源。

  她缓缓地走出来,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哒哒的响声。

  “哟,怎么还出来个女人啊?”光头一脸坏笑嘲讽的说道。

  陈子荣看到程云枭,立刻换上严肃的神情,刚想开口,却看到程云枭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

  “看来程家是真的没落了,这里竟然没人能认得出我?”程云枭声音上挑,半眯着眼睛,快速的扫了一眼面前的光头和他身后的小弟。

  她在脑子里思索了一番,确认并没有见过这些人,只是些小角色罢了。

  “你当你是谁啊,我们凭什么要认识你。”

  光头还以为面前的女人在开玩笑,完全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说了一番话,可他的小弟有些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老大……”一个小弟凑到光头耳边想要悄悄说些什么,却被他骂了一句。

  “说话别偷偷摸摸的,大声说!”

  那小弟面露难色,纠结了一下,才用比刚刚大了一点的声音说道:“她……好像是程家现任的……老大。”

  “不错嘛,看来还是有人认识我的。”程云枭半仰着下巴藐视着眼前的一众人。

  光头的手下有些人已经开始怕了,他们没想到像这种大人物会亲自出现在这里。

  当然最恐惧的还是跟在程云枭身后,进来的黄毛和金链子,他们两个人面如死灰,仿佛走在地狱的边缘一般,他们发誓,只要能安全活过今天,绝对积德行善,绝不做伤天害理的事。

  “原来是管事的来了。”光头走到程云枭面前,仗着比她高出一头且浑身都是健壮肌肉的身材优势,妄图给她造成压迫感,“小妞,我手底下的人可是你人的两倍呢,你以为就靠这么点人有胜算?就算你们有枪,我也不怕你们。”

  “是吗?”程云枭半边嘴角微微翘起,冷哼一声。

  话音未落,从程云枭右侧的肩膀上方的位置,伸出一只手来,手上握着一把黑色磨砂质感的Glock 17手枪。

  “抱歉,我刚刚没听清你说的话。”

  程云枭向左边移了两步,从黎浩于那光头之间撤了出来,

  “请问你现在……怕.了.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