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五十三章 疗伤

第五十三章 疗伤

  俞哲的突然惊醒,着实吓到了房间里的时幕落和莫林。

  只见时幕落被食物呛的猛烈的咳嗽起来,盘子也一下掉在地上。

  而莫林那边,药剂一个没拿稳,一整瓶撒在被子上,连忙去接,却又打翻了另一瓶。

  而俞哲呼吸急促,刚刚从噩梦中醒来的他只感觉脑袋晕乎乎的,眼睛也因为阳光而难以睁开侧腹的剧痛没有消减,耳边乒乒乓乓的噪音乱响。

  适应这一切,俞哲用了超过一分钟的时间,他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周围并不是他房间的景象,接着左右看看,才发现在两边坐着的十分狼狈的莫林和时幕落。

  “我怎么会......”俞哲揉了揉眼睛,在确认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幻觉之后,才发出疑惑的声音。

  可他还没说完,就见时幕落以最快的速度向他扑来,一伸手将他拥入怀中,用轻柔的语气在他耳边说了句:“你终于醒了。”

  俞哲本想伸出手回应时幕落的动作,却感觉只要一动侧腹的疼痛就会加剧,只能放弃,一动不动的任由时幕落抱着。

  “诶诶!两个小祖宗啊,你们别激动,这伤口都裂开了!!”莫林立刻出言阻止,眼看伤口流出的血滴在他那刚换不久的洁白床单上,顿时心痛不已,不过想想反正刚刚的药剂也是撒在床上,不论如何都要换新的了。

  时幕落这才和俞哲分开,扶着他在床上躺好,看着他那逐渐恢复血色的脸,终于算是放下心来。

  “完了完了,这药剂很贵的啊......”比起俞哲醒来,莫林似乎更在意那两瓶被他失手打翻的药剂,恰巧那两瓶又都是新换上的,刚刚用过一次就没有了,这让他感觉心在滴血。

  “行了,药剂而已,打翻了再买嘛,赶紧把这伤口处理一下吧。”时幕落看不下去了,她关切的看着那向外渗血的伤口,假意嗔怒的对着莫林说道。

  “说的简单。”莫林瞟了时幕落一眼,开始仔细检查伤口,好在开裂的并不严重,于是点了几个工具的名字,让时幕落去拿来。

  见时幕落走出房间,俞哲躺在床上,略显虚弱的,向莫林问道:“我怎么在这?”

  “那天你受了重伤,但是因为你那伤口送医院的话会引起怀疑,所以只能把你带回来我帮你治。”

  说完,莫林稍微整理了一下屋子里的一片狼藉,仿佛他说的这些事都十分平常。

  “那我......昏迷几天了。”俞哲看看周围,实在无法判断出现在的时间 想要挣扎着坐起,却被莫林一把摁了回去。

  “老实躺着!今天是第四天了。”

  俞哲不再发问,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毅然对那噩梦心有余悸。

  在那梦里,他觉得已经度过了十几年之久,可醒来却发现仅仅过去四天。

  他很难理解为何梦境中的自己会说要小心时幕落,但是仔细的把最近发生的所有事都联系起来的话,他似乎真的在潜移默化之间受到了时幕落的影响

  但决定都是他自己做的,时幕落只不过是个诱因而已,即使他逾越了底线,杀了一个非目标的人物,但把责任推到时暮落身上也有些牵强。

  他努力的想回忆梦中的一些细节,但是那毕竟是梦境,醒来后就会对里面的内容逐渐模糊起来,甚至是出现一些记忆上的偏差。

  但是他在梦境中被问起的最后一个问题,他却清晰的记着、

  “你到底为什么会爱上时暮落。”

  为什么呢……俞哲努力回忆却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连他什么时候出现的这种感觉都不知道。

  很快,时暮落尽数拿来莫林需要的工具,俞哲借机打量着她,虽然并不算什么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但是她那几乎从未改变的温暖笑容依然能感染他的心,并且……

  俞哲回忆起在地下室里,时暮落飞身撞向对着他开枪的阿卓,或是在暗道里与强她数十倍的敌人对峙,那些场景让这看上去柔弱的姑娘染上了一丝英气。

  在加上她无论何时都带着的那份从容,或是聊天时眼中透露出的睿智……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成为了让他迷恋的原因。

  时暮落还有去开店,只好匆匆告别俞哲和莫林,临离开时,还回头调皮的做了个飞吻的动作,看起来心情似乎特别好。

  整个房间只剩下莫林了俞哲,不得不说,莫林那手法确实娴熟,唯一的缺点就是,他重新缝合伤口的时候,并没有使用任何麻药,以至于俞哲只有尽力的咬住牙,才不至于叫出来。

  “没……没有麻药吗……”趁着莫林更换工具的间隙,俞哲有气无力的问道。

  “那东西根本没那么容易买到……”莫林白了俞哲一眼,似乎是在讽刺他的问题又多么愚蠢,“并且我有十几年没碰过麻醉剂这东西了,所以不详其他药剂一样我会囤一些备用,现在突然要用我肯定没时间现准备,你就忍着点吧。”

  刚一说完,莫林并没有给俞哲准备的余地,直接上手继续处理伤口,俞哲差点就没忍住大叫出来,好在声音还未完全传出,硬是被他咽了回去。

  俞哲强烈怀疑莫林是在公报私仇。

  好在整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十几分钟后,莫林便收拾收拾东西,轻声道一句:“好了。”

  俞哲却感觉经历了一个世纪一般的漫长,他甚至觉得当初被捅这一刀的时候不不似现在这般疼痛。

  他几乎虚脱了,脸上渗出汗珠,刚刚红润的唇色又变得苍白起来。

  短暂的休息之后,俞哲缓缓站起身,或许是躺的太久的怨过,他感觉两条腿有些发软,不过既然状态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便只要回家自己养伤就好,不必在继续呆在莫林家里了。

  告别后,俞哲晃晃悠悠的走向门口,回头竟看见莫林用一种诡异的表情看着他,手里抱着染血的床单,仿佛像是送走了一个瘟神一般。

  俞哲想不通为什么今天的莫林会对他带有这么重的敌意,莫非还在为他和时暮落的事感到不满吗?但这也不应该啊,毕竟经历了绑架事件后,莫林对他的态度怎么说也该有所改观了。

  但其实莫林只是很不爽新床单就染上血了而已。

  回到家里的俞哲,四处看了看,一切都还是他走之前的样子。

  似乎因为之前躺了太久,俞哲真的很想好好的活动一番,但是碍于伤口,他也只能随意的走动走动,来恢复他的状态。

  于是,他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到了傍晚。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引起了他的注意,接着就传来了时暮落那令人舒服的嗓音。

  俞哲打开门,只见时暮落端着一个大碗站在门口,脸上浅笑盈盈。

  “我亲手给你熬了点粥,对养伤有好处的。”时暮落把手里那还冒着热气的碗摆到俞哲面前,见他不知如何反应,便抿嘴笑着,补充了句,“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可以。”短暂的大脑空白后,俞哲连忙闪身让时暮落进门。

  尽管两家是邻居,但实际上时暮落并没有来过俞哲家,一进门她便有些惊讶,这房间可比她想象的要整洁多了。

  她径直走向餐桌,把粥放下后,毫不客气的坐在椅子上,双手往桌上一支歪头看着俞哲。

  “来啊,看你乖乖吃完我再走~”

  俞哲有些无法保持冷静了,或许他无法解释他是如何喜欢上的这个女孩,也无法解释其中的原因,但至少现在他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那是一碗香菇鸡丝粥,熬得十分浓稠,米香顺着热气飘进了俞哲的鼻腔,光是看着就让人十分有食欲。

  轻轻舀起一勺送进嘴里,那顺滑的口感,带着淡淡的咸味以及香菇与鸡肉的鲜香,不禁让俞哲感到上瘾,顾不得热,一连喝了几大口。

  “别这么着急啊。”时暮落改变了姿势,靠近俞哲一边的胳膊支在桌子上撑着下巴,全身的重心都移了过去,显得有一丝慵懒,“要不要……我喂你啊~”

  仅仅是一句极其平常的话,却让俞哲有些不知所措,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

  时暮落依然笑着,想想在地下室见到他时那严肃坚毅的样子,感觉上完全和现在眼前这个被一两句话就说的有些害羞的俞哲是两个人。

  但这样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突然俞哲深吸一口气,表情变得有些认真起来,直直的看着时暮落。

  “你这是怎么了?”时暮落对这突然的变化感到有些奇怪。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不知为何,俞哲脑子里突然蹦出个奇怪的想法,既然有些事他自己无法解释,那直接询问时暮落或许可以得到答案。

  但他丝毫没有注意到他问的太过于直接了,并且也没意识到他从多年前至今,在谈话技巧方面从未有过进步。

  时暮落扶着额头,无奈的笑着,这个问题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回答。

  但是看着俞哲不问出结果不罢休的架势,她也只好随着感觉说点什么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

  “啊?”俞哲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但是这重要吗?缘分这种事请根本解释不清楚的吧。”时暮落靠近俞哲轻声说道,“没准只是因为我们在某些地方有着相似点而已,如果我要是问你同样的问题,你能给我一个答案吗?”

  俞哲摇摇头,他正是因为找不到这个答案,才会感觉到困扰。

  “那你何必在意这个所谓的理由呢?我们互相都有着吸引对方的点,仅此而已,但这足够了。”时暮落只是简单地解释,却让俞哲对这和个噩梦中的问题感到释怀。

  单纯的吸引罢了。

  俞哲忽然感觉,在他那常年面瘫的脸上似乎挂上了丝丝久违的笑意。

  “知道我是个杀手,不怕我吗?”俞哲放松下来,完全是以闲聊的口吻向时暮落问道。

  “不会啊,难道你有一天会杀了我吗?”

  俞哲摇摇头,看着时暮落那双澄澈的双眼,感觉要深深的陷进去一般,“我还以为你知道真相以后会害怕呢,毕竟……挺危险的。”

  “我无时无刻不处在危险之中。”时暮落微笑着低垂下眼眸,微微沉默了一会,从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

  “我早就习惯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