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五十二章 他“不在”的日子

第五十二章 他“不在”的日子

  这是俞哲昏迷后的第三天。

  傍晚,时暮落关了店回家,一推开门就看见莫林坐在沙发上,手里正在摆弄着一大堆药品的瓶瓶罐罐,有些看了看日期,直接扔掉,再从一个纸袋里拿出新的替换进去。

  “他……还没醒吗?”时暮落犹豫的开口问道。

  “还没呢,一会我再去给他换一次药,按说也该醒了啊,都这么长时间了……”莫林说话时,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仔细的把新药剂贴上标签,按顺序摆在桌子上。

  “今天让我去换吧。”时暮落脸色有些低沉,语气中似有似无的带着伤感,她叹了口气,缓缓坐在莫林的身边,等待他把需要用工具准备出来。

  要是在往日,莫林一定会打趣的挖苦时暮落一句“你还是算了吧,你那点伤口处理的知识早就和饭一起吃了。”

  但现在,他看的出时暮落情绪低迷,也明白她的心思,只能同样长叹一口气,挥了挥手,示意她先等等,过一会直接把工具送进屋里。

  时暮落见状,没有多做停留,直接推门进入莫林的房间,眉头微蹙,紧咬着下唇。

  房间的床上,躺着昏迷的俞哲,浑身上下几乎没有血色,嘴唇更是显得苍白,若不是他的胸口依然有规律的微微起伏着,恐怕都会被怀疑已经死了。

  时暮落搬着椅子坐在窗边,两臂支在大腿上,把脸完全埋在手掌之中。

  “太傻了……为什么选择这么做……”时暮落低声呢喃,心中杂乱的愁绪难以梳理。

  她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人,比起之前在地下室里看到俞哲出现后的那一丝感动,她现在倒是宁愿这个傻小子当时没有出现。

  落日的余晖顺着窗户洒在俞哲的身上,却把时暮落包裹在一片阴影之中,就连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她现在是一副什么表情。

  “值得么……”时暮落明明知道得不到答案,却还是缓缓的问道,

  她当时选择和伯特上车的时候,只是想着,或许莫林到了之后,他们可以通过配合逃出去,但她没有想到,关押她环境竟然如此恶劣,守卫众多又配备着武器。

  那时她已经开始感到后悔,那样的环境下她想逃根本就没有机会。

  时暮落从不惧怕死亡,可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她就还想活下去,毕竟在她身上还有太多未了结的事,但是若她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会成为别人的累赘,或许在最初就会选择直接死了算了。

  在地下室的时候,她知道莫林一定会来救她,那时的她已经暗下决心,不论如何,也必须把莫林安全的送出去。

  出乎她意料的,俞哲出现了,这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傻小子,竟然会想要救她。

  “这份情……你要我怎么还你……”时暮落的眉头锁的更紧了,看她的状态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就在这时,莫林打开灯,端着一铁盘药剂和工具走了进来,放在时暮落身边,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她生疏的手法给俞哲换药。

  “伤口恢复的不错,很快就能拆线了。”莫林见气氛如此压抑,只能随便找了个话题,试图让时暮落转换心情。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时暮落情绪没有任何转变,依旧阴沉的吓人。

  莫林也只好暂时闭嘴,看着时暮落给俞哲换完药,趁着收拾东西的空档,才问道,

  “如果他醒了,你会和他说清楚吗?”

  时暮落只是摇了摇头,轻轻为俞哲盖好被子,用手指背面轻抚他的脸颊。

  “那样也太无情了……”她低垂下眼眸,声音越来越低,“至少等我报了他的救命之恩吧……”

  莫林证实了他心中所想,果然时暮落是被这样的事困扰着。

  看着她烦恼的模样,莫林有一丝错觉,感觉这样的她才是最真实的。

  “虽然这么劝你可能不太对……但是……”莫林倾尽全力想要安慰时暮落,只能把脑子里一句并不妥当的话说出来,“不要对这件事太过认真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并不能怪你。”

  “但你也知道的,其实他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时暮落听了莫林的话,语气变得有些激动,她抬起眼看着莫林,但很快就又低沉了下去。

  “那又怎么样呢?”莫林两手摁在时暮落的肩膀上,眼神充满了坚定,“既然他打算扮演英雄,那他就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你又何必感到自责呢。”

  “这不是自责的问题……”时暮落的目光依然躲躲闪闪,“他本来什么都不欠我,可这么一来,我却欠了他一条性命,无论他这次有没有受伤,无论他醒着还是昏迷着,只要他活着,就是我欠他的。”

  时暮落挣脱莫林的双手,踱步走到窗边,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她盯着那黑暗许久,努力想让心情平静下来,努力的想把愁绪扔出脑子,但是不出所料的失败了。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欠任何人东西……”时暮落转过身,这次的她直视着莫林的目光。

  “你若真的不想欠,就因该先把你对他的感情讲明白。”话题似乎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

  “我说了,等我把欠他的还清了会和他讲明白的。”时暮落摆了摆手,示意莫林这个话题到此结束。

  “到那时候恐怕已经晚了,他会陷得太深。”莫林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着这个话题,“我承认当初是我不好,你也是迫不得已,但现在已经结束了,就说清楚吧,你知道他现在也在我手下办事,你瞒的越久,隐患就越大”

  “我清楚我到底在做什么……”时暮落已经显得不耐烦了。

  “难道你这次真的被他感动了吗?”

  莫林冷不丁的一句话,问的时暮落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可能!”她连忙否认,脸上的表情似乎在问,“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只是觉得现在这种优柔寡断的样子不像你。”莫林双手抱胸,似乎对他自己说的话胸有成竹的样子。

  “那你觉的我应该是什么样?”时暮落轻哼一声,小幅度的摆了摆头,用着极其不可思议的口吻问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话题已经被莫林带跑了。

  “总之不是这样,你看看你,现在像块望夫岩一样,茶不思饭不想,你敢说你对他没有半点除了报恩之外的情感?别逗了,你根本就没恋爱过,你那点心思也就骗骗你自己。”莫林见时暮落的心情有所好转,连忙把脑子里想到的话说出了一大堆。

  “说的和你恋爱过一样!”时暮落被莫林的话说的有些哑口无言,她单手叉腰,一句话怼了回去。

  “诶诶诶!我还真恋爱过,我恋爱那会你可还没出生呢。”莫林轻声笑道。

  “你!”话还没说完,时暮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连忙低下头去,抿着嘴想要克制。

  房间里一直压抑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这是这气氛没持续多久,愁容就又爬上了时暮落的脸颊。

  她又看了看俞哲,向莫林问道。

  “你实话告诉我,他到底还能不能醒来。”

  “从伤口上来看的话,按说他早就该醒了。”莫林如实回答道,“但现在这种情况我也说不清楚,没准是他自己不愿意醒呢。”

  “怎么会这样……”时暮落再次皱起了眉头。

  “这我可回答不了了,我主修的是外科,他要真是我说的情况,恐怕要去精神科。”莫林耸了耸肩表示无奈又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他没有醒来而是直接死掉了,那你要怎么办?”

  “……”

  时暮落沉默,这种情况完全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可是莫林的提问让她重新思考了这种可能性。

  “或许……我会把他埋了,每年都去祭奠他……就当是我报恩了吧……”时暮落说这话的时候,略带了点感伤,回答还算正常。

  “可如果他就这样一直昏迷呢。”莫林继续追问道。

  “我会帮他结束痛苦。”

  时暮落面无表情的说出了十分恐怖的话,这把莫林惊得连连咳嗽。

  “你怎么了?”时暮落看着莫林的反应状态感觉十分奇怪,她对她的回答不以为然。

  “咳咳咳,我没什么,不过我倒是有点相信你好像确实对他没什么特殊情感了。”莫林对时暮落的回答真的是哭笑不得,这到底是什么清奇的脑回路啊,难道正常的发展不应该是“我会照顾他一辈子”之类的吗?

  不过很快莫林就接受了时暮落的这个回答,毕竟她可是时暮落啊,如果会和正常人想的一样,她就不是她了。

  当天晚上,时暮落一直守在俞哲身边,彻夜未眠,尽管莫林表示可以替她守一会,却被她拒绝了。

  一直到了转天早上,莫林一手端着早餐,一手端着药剂走进房间。

  “快吃早餐吧,一会不是还要去开店吗?早上的换药就让我来吧。”说完,莫林直接把早餐塞给了时暮落,他则把俞哲身上的纱布取了下来,查看伤口。

  时暮落处理过得伤口在他专业的眼光看来简直惨不忍睹,昨天他为了照顾时暮落的情绪便没和她说清楚,但如果放任处理成这个样子的伤口不管的话,俞哲可能真的会出生命危险。

  莫林手法娴熟的给俞哲换药,他心里默默的想着,幸亏这小子是昏迷了,若是他还醒着,恐怕会疼的大叫吧。

  不过莫林又转念一想,没准经过这疼痛的刺激,俞哲就醒了呢,但他马上又微笑着摇了摇头,否认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啊——”

  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叫把莫林和时暮落吓了一跳。

  但伴随着这叫声,俞哲“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