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真的很低调了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结盟的消息

第三百五十七章 结盟的消息

  楚铮对李阀这个势力并不陌生,他虽然不直接管理少帅军的事务,但负责情报的洛其飞每隔几天都会将各方面的内外情报汇总,飞鸽传书过来,由护卫大总管护卫汇总后一并报告楚铮,所以楚铮对于天下大势还是很了解的。

  李阀目前的阀主叫李渊,长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三子李元吉,听着像是现实世界古代历史里的唐朝立国前的势力,但在这个武侠世界里只是同名同姓的NPC罢了。

  李阀占据了大陆的北方七州六十六郡,比赵氏朝廷的五州四十一郡还在多,已经于一个半月前建国,国号为李唐。李渊登基为帝,立李建成为太子储君。

  李阀正秣马厉兵,准备南伐,打算先扫平小角色,最后再拿赵氏朝廷开刀。随州就是其第一个目标,目前少帅军几乎所有的部署都是为了迎战强大的李阀。

  现在李阀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占据了这大海岛,用意怕极不简单。

  楚铮正要继续盘问,却敏锐地察觉到那些汉人兵士竟开始偷偷地逃跑了。

  想起这群披着一身保家卫国的皮,却眼看着同胞被屠杀受欺辱却连屁都不敢放、只敢欺压良善百姓的垃圾渣滓,楚铮眼中的血色又深了几分。

  他对于这类对外软弱、对内凶残的兵士的痛恨绝不逊于对异族的仇恨!

  当初在隐武世界里,如果不是因为那两个守门兵士没敲诈到入城费不肯放自己一家入城,自己一家就不必躲到荒废的村子里避雪,他的小妹就不会罹难。

  他的小妹遇难时才五岁啊……那个会帮着做家务、明明饿着肚子却怕家人难过,硬是说自己不饿,坚强倔强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小妹,就这样在冬夜里无声无息地被掩埋在倒塌的泥屋中了!

  她从出生后就没过过好日子,一直在战乱和东躲西藏的逃亡中,甚至连饱饭都没吃过一顿!

  而且事故发生后,因为太久没吃东西,一家人又冷又饿加上都受了伤,竟没能力将小妹从废墟里挖出来、让她入土为安。

  后来楚铮曾回过那个小村子里,但十年过去,那里早已成为了彻底的荒草地,哪里还能找得到当初那处倒塌埋葬了小妹的废墟?

  这便成了楚铮心中永远的遗憾和伤痛。

  哪怕后来楚铮不惜代价找到这那个两个小卒将他们碎尸万段、又找到一群正在打秋风的马贼杀了个血流成河,依然无法弥合他心中的这份伤痛。

  他变得尤其看不得几岁的小女孩挨饿受苦。

  所以他当初在进入随州前的那个混乱小城镇里,见到那个快饿死的五六岁小女孩时,才会忍不住掏出钱,买光了包子铺里所有的包子,分发给那些孩子们……

  这时望着鬼鬼祟祟要溜走的汉人兵士们? 楚铮立时浮现了那两个守城兵士的丑恶嘴脸? 心中的黑暗瞬间弥漫全身,他冷冷地盯着这几十个兵士:“我有说过让你们离开么?”

  原本就低于零度的气温仿佛又降低了几度。

  那些兵士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被这杀气压得喘不过气来? 竟哗啦一声加速四下逃蹿。

  楚铮双眼泛起了一抹骇人的赤红色? 他面无表情地拔出腰间的长剑,下一瞬间? 他展开身法,化为一团完全看不清的残影? 但见剑光如寒霜? 所到之处鲜血飞溅,等他回到原本的位置,那五十个汉人兵士已全倒下了,人人惊恐地瞪大双眼? 死死地捂住咽喉? 但鲜血从指缝处汩汩流出,溅红了雪地。

  这还是楚铮为了照顾秦如韵的情绪,尽量避免出现人头乱飞的局面,不然现在地上的就是一堆无头的尸骸了。

  “你……你……”那小旗官原本还想逃跑的,但见到如此骇人的杀戮情景? 双腿发软卟嗵跪地,哪敢再动一下?

  楚铮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怎么?这群垃圾不杀了留下来过年?”

  被他那带着血气的双眼一瞪? 小旗官立时牙齿打架,却拼命挤出笑容讨好道:“大侠你……杀得对……杀得好……”

  楚铮没理他? 见秦如韵带着那个最先救下的村女从山顶上走下来了,心想正好等这聪明的姑娘到了再审问? 也好让她帮忙参谋参谋。

  不过转头看到断臂处鲜血流个不停、因失血过多气息微弱到已说不出话的伊贺少宗主? 楚铮对何澜儿道:“有没有什么蛊毒能让他多受些折磨再死?”

  何澜儿想了想? 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一条小缝,里面立时飞出一群小得几乎肉眼难辨的小虫子,何澜儿指了指伊贺少宗主,小虫子们立时钻到了后者的鼻腔中。

  片刻后那已垂死的伊贺少宗主猛然睁开了双眼,发出然凄厉绝伦的惨叫声,同时浑身抽搐着在雪地里打滚,要不是他双臂都被楚铮硬生生地扯了下来,估计这时身上已被他自己抓得浑身血痕了。

  不过现在看他那痛不欲生的模样,也能知道他正经历着人类难以接受的痛苦折磨。

  “这个效果还满意吗?主人。”已隐见妩媚的苗家少女一脸单纯可爱地笑着,但这笑容落在小旗官眼里却比恶魔还要可怕十倍,特别是见小姑娘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小旗官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吓得大小便失禁。

  望着伊贺少宗主的悲惨下场,楚铮大觉快意解恨,心里涌动的黑暗终于缓缓地压了下去。他伸手拍拍何澜儿的小脑袋,笑着夸奖道:“做得好。”

  “嘻嘻。”何澜儿像小奶狗般主动地把脸蛋儿贴到他的手上,蹭了蹭道:“主人高兴就好。”

  大概出于对强者的崇拜加上楚铮经常指点她武功上的难题,她的认可度升得远比东方白要快,现在已达到95分了,估计离满值100分也不过十天半月的事。

  东方白满脸嫌厌地瞪了她一眼:“恶心。”

  何澜儿也不生气,只是嘻嘻地朝她眨眨眼,意思是你不爽也可以这样做呀。

  东方白摆出高傲不屑一顾的神色,哼了声别过脸蛋儿,但楚铮还是能看到她不时用眼角余光偷偷地看过来,似乎隐隐有些眼热。

  楚铮将何澜儿收回到书里,再把东方白设为隐身模式,这才将她叫到身边,揉揉她的秀发。

  东方白一脸不情不愿,俏丽的小脸上几乎写着“是你一定要摸我的头,我才大发慈悲让你摸几下的,可不是我自己想要的”傲娇表情,眼睛却忍不住像猫儿般舒服地眯了起来,还挨到楚铮身上任由他实施“摸头杀”大法。

  楚铮心里好笑,愈发觉得自己真像是养了只猫咪。

  如果说何澜儿像只忠诚的小奶狗,那东方白肯定是只傲娇的小猫咪。

  安抚罢东方白,秦如韵也到了。

  那边的短发年轻人将父亲的遗体简单收敛好后,正安排着村民们暂且到完好的房子里避风,一转头看到秦如韵身边的村姑,又惊又喜地冲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住,激动道:“阿翠,你没事?”

  那个叫阿翠的村姑又羞又喜,把前后经过向他说了一遍。

  知道妻子得以保全性命和清白,全是眼前这两个年轻男女所赐,短发年轻人童海忙过来对着楚铮和秦如韵跪下用力磕头道:“在下童海,多谢恩公救了我和娘子的性命,还替我报了大仇,此番恩德没齿难忘,日后必定厚报……”

  楚铮伸手扶起他,温声道:“壮士快起来。”

  童海向来自负天生神力,加上一身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在北少林也是少有敌手,但这时被楚铮扶住,竟感觉一股无形却庞大无比的柔劲将他托了起来。

  他又敬又服,难怪恩公收拾那倭寇头领像玩似的,这等武功实在远胜于自己哪,他不敢再硬扛,只是感激地望着二人。

  楚铮一脚将那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伊贺少宗主踢给童海:“你的仇人还没断气,你要报仇的话可以拿他去千刀万剐血祭你得亲人。”

  童海一怔,随即露出了凶狠仇恨的目光,提起伊贺少宗主拉到自己父亲遗体前进行报仇。

  楚铮听着伊贺少宗主有气无力的惨叫声,以此作为背景音乐,开始审问小旗官:“接下来我问你答,你敢说一句假话,这家伙就是你的下场。”

  小旗官早卟嗵跪地了,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大侠你尽管问,小人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楚铮拉秦如韵过来自己身边,主要是不想她看到那满地的血腥,才开口问道:“这个是什么岛?”

  小旗官大觉奇怪,你不知道这里是哪,那你怎么来的?但转念一想,怕是明知故问来试探自己,便赶紧道:“这里是晨曦岛。”

  “李阀什么时候占据这个岛的?”

  “三个月前。”

  “神龙教是不是归降了李阀?”

  “不是,神龙教、倭国、蒙古都只是与我们暗中结盟了……”

  楚铮一惊,不由与秦如韵交换了个眼色。

  神龙教、倭国、蒙古、李阀竟然暗中结盟?

  神龙教也就罢了,李阀竟和倭国、蒙古这两大异族结盟?难道不知道蒙古年年入侵,占了汉人半壁江山,与汉人之间仇深似海?

看过《我真的很低调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