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洪荒明月 > 第1151章 羊气为何就是氧气

第1151章 羊气为何就是氧气

  卫元子说完,不由急急看向了玉含烟。

  玉含烟也正看去。

  然,四目相对,美女眼中唯余失望。

  玉含烟说话了,虽声音中并无火气,却淡到了不能再淡,便是淡淡道:“卫公子还真自说自话,输家就都是输家,岂有可以排第二的道理?既然是文会,不如含烟再出几个题目,大家来争一争这第二吧?”

  卫元子的脸真的黑了。

  因卫元子此刻才惊觉,这一局,他和这个很像张正的石化玉斗,居然完败了!

  成了,成了,太好了!

  嗯?……不对,我怎么可以开心?君子不该把快乐基于妹子痛苦的基础上……

  咦?也不对啊,好像每个君子都是那么做的啊,除非对方不是淑女……

  咳咳咳……

  总之,本君子的目的是善良的,真的,这卫元子根本不是好人嘛。

  张静涛偷笑着这么想着。

  让这货爬公主而上?

  自然是没好处的,作为带有如此明显敌意的对手,不打击怎么行?

  并且,张静涛实则有宝贝可以拿出来斗,但他偏偏不急,今日文会,他正要以石化玉,让自己的名声更响亮,才能将和氏璧的真假传播得更久远。

  此刻,他可以听着题目,伺机而动,可是很有利的,能解的,他就解,若不能解,亦能直接拿出宝贝来,说自己也带有宝贝,泼众人一头冷水。

  因而,在张静涛没阻止之下,就听郭云高兴道:“那请含烟大家快出题吧。”

  无疑,郭云今日败得极惨,自然很想扳回一局。

  玉含烟微微颔首,道:“诸位可知,清明为何要插柳?”

  郭云顿时促眉,儒人,看似清明祭祖,却几乎谁都不知清明的真正含义,自然不可能知道为何要插柳。

  就如帝释天,就一脸自信胡扯道:“本座知道,那是因为柳树能附鬼。”

  继而,本皱眉思索的众人,忽而七嘴八舌都说开了,说什么的都有,并且个个都是一脸自信。

  这种变化十分神奇。

  张静涛一呆,才忽而明白了,众人听到帝释天说鬼,无疑就想到了:靠!这还不是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啊,谁还会真知道清明为啥要插柳啊?

  可惜,张静涛知道。

  更清楚了杨广说的,去南方看看的含义,那看的,就是杨广的功绩。

  是的,功绩!

  传说中,儒人说杨广种树是为了沿路乘凉,当真是为了掩盖华夏人的功绩和文明,极尽无耻!

  还知道了,杨广,果然是很母系的,心中暗尊的,就是华夏皇族。

  怪不得杨家有人支持,那却是华夏皇族的支持!

  为此,明明看似张静涛没带着宝贝,没资格了,他却呵呵一笑,照着清明的含义说开了。

  并在一会后,总结道:“柳树,能巩固堤坝,插柳,就是为了培植柳树,更证明了我华夏古人对插种技术的理解。”

  “不会吧?那明明是留鬼魂用的,才叫留树,华夏人早就懂了用植物巩固堤坝?不可能吧?你有什么可证明的吗?”丽丽白发声了。

  张静涛傲然一笑,道:“我石化玉是多有才学的人啊,当然有!我新拜的师傅陈兰说,她的兰字,就是由此而来。”

  众人顿时恍然,怪不得这石化玉怎么变厉害了,怕是因新拜了一个师傅的缘故。

  张静涛却似乎不知说漏了嘴,得意洋洋解释了一下兰字。

  兰字,看似很难解,怎么这种写法,就能表示兰花呢?

  实则,知道了三字带有的镜像含义,加上v字头,表示折射而回,那么就不难解了。

  正是如镜像并折射,才叫拦住了。

  因而,这兰字,本就是拦的含义,并不用加提打旁。

  兰,正是说,在阻拦中,是可以有渗透的。

  凡是兰之一物,度是可以有漏洞的,比如栅兰,比如种植兰花来稳固水土。

  那兰花艮就是可以渗透的,但整体来说,却可挡住大水,正是如此,兰花才会叫兰花的,玩过吊兰的人,都很清楚,那吊兰的艮系有多发达。

  于是,这兰字,就和神奇的羊气的羊字有关系了。

  羊字,是更难解的一个字。

  怎么这写法就和羊这种动物有关了呢?

  还和羊气有关了?

  然,知道了张静涛的洪荒经历和兰字的含义后,就知道了,羊气的羊字,是由兰和穿透兰的一竖构成,说的正是用围兰圈养的常在围兰中进出的动物。

  同时,也代表着气可以透过围兰,进入到兰里面的含义。

  因此,这羊字,就是可以代表活气的。

  也可见,这救下阿咦和伏夕的羊,正是大绵羊,正是如此,华夏人才有了剪羊毛,把绵羊养着不杀的做法,那几头羊,若非也被山洪吞没,怕是能在丝族中活到寿终正寝的。

  张静涛解释完后,云台上一片静默。

  众人都哑口无言。

  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都无法用强词来说张静涛是错的。

  因强词都是要有足够的歪理来助威的,否则,只会被众人耻笑,这些人都自诩为各门精英,可丢不起这个人。

  可玉含烟并不哑口无言,这公主妹子干轻了一声,却笑得很干,很干,继而道:“嗯嗯,解得不错,不过,三局二胜,我还有二个问题呢。”

  张静涛微笑,三局两胜?小爷只要说,带着宝贝呢,你们胜个鬼。

  嘴上却道:“啊,那就快问吧,有啥能难道我石化玉的,啊哈哈,我可是余杭最大的才子,不不,是中原第一人哈哈哈,瞧瞧,都不如我!”

  众人听了,鼻子都差点气歪了,然而,今日他们实实在在的,就是输给了这个传说中傻到了老大的人了还会晚上尿床的夜遗尿。

  玉含烟简直是深吸了一口气,让张静涛惊讶发现这公主的内涵很惊人,细细想了想了,觉得既然插柳一问变成了解字,不如就解一个更难的字好了,这纨绔不过是最近白了个深知文字的师傅,又那些文字的解释实在太好几,就是蛮蠢的人,怕是都能好好掌握的,这石化玉才会记得清清楚楚的,但就如‘倒’这样的字,怕就极难了吧?

  不信这纨绔还懂!

看过《洪荒明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