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鬼吹灯Ⅲ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无头霸王 2

第二百八十五章 无头霸王 2

  空气中的硫磺气味愈发浓烈,而且温度好像也猛然间提高了许多,让人有种胸闷的感觉。我正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四人身后的黑窟窿里头一

  阵急促距离的摩擦声响起,只见一个黑乎乎的巨大影子越过我们四个的头顶,朝前头飞了过去。

  四人刚刚从尸体堆上爬下来,冷不丁见了这个东西都忍不住一愣。封幕晴一时之间忘记了用手保护好烛火,微弱的烛火便被这个巨大黑影带

  起的一阵疾风吹灭。而让我们惊讶的是,随着这次蜡烛的熄灭,四周并没有陷入一片漆黑,相反的竟然有微弱火红色的光线从我们身后照射而

  来。

  我扭头一瞧,只见光线是从尸体堆中发出来的,猛地一看,就如同这么些尸体燃烧了一样。正当此时,我右眼皮猛地跳了好几下,心中顿时

  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我揉了揉被硫磺气味熏得生疼的鼻子,对三人挥挥手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看这儿他妈的不太正常,快撤!”说罢我便手持了蓝魔,走在四人的最前头。

  由于我们背后尸体堆中发出的光亮的缘故,所以我们连蜡烛都不用点了,铁蛋等人也都察觉到不妙,也不废话跟在我身后就走。我走在队伍

  的最前头,虽说能够凭借着微弱的火色光芒把脚下的地面瞧个大概,可四周大部分的区域依旧是隐藏在黑暗之中,我也不敢大意,随时警惕着

  有可能发生的危险。

  随着我们四个越来越往前走,金属的摩擦声始终游离在我们周遭,可是就是看不到它所在的方位。初时几个人都一心一意的往前摸索着寻求

  出路,对于这股子刺耳的摩擦声并不是太在意。可是这摩擦声就像如影随形一般,我们几个走到哪,它就响到哪里,听的人心烦意乱。铁蛋狠

  狠地吐了口吐沫,骂道:“我草它姥姥的,这他妈明显不是跟咱们几个耗上了么?田大哥,你那雷管呢?给我两个,我炸死它个王八蛋草的!”

  铁蛋骂骂咧咧,兀自不停之际,猛然间那阵金属摩擦声停顿在我们头顶不远,四周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如此一来,铁蛋的骂声就显得分外的

  突兀,我慌忙拉了铁蛋一把,把手指竖在唇边,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就在此时,一股若有如无的阴风猛然间从我们头顶袭来,我心里打了

  个突,暗叫不好,一伸手赶紧拉着几个人向后退了一大步。

  我们四个脚跟还没有着地,只见一个巨大的长方形黑影,划破空气带着冷冽的阴风狠狠地砸在我们眼前发出沉闷的声响来。饶是我们几个胆

  大包天,此时也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愣了一下,铁蛋赶忙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摸了两把确认了自己的家伙式一个都没少,这才长出一

  口气。

  田老鼠被刚刚突如其来的这一下给吓得不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额头上用处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猛然间戛然而止

  的金属摩擦声再度响起,从声音来判断,应该是背对着我们的方向飞了过去。我定了定心神,看看几个人都没有受伤,这才放心不少。抬眼间

  撇到眼前这个黑乎乎的长方形事物时候,我不由的脱口而出道:“棺材!”

  铁蛋一听我说棺材,立马来了精神,赶紧凑了上来询问棺材在哪里。我指着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事物对铁蛋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不

  过看形状应该差不多,小黑,赶紧着点上亮子,说不定这个就是项羽那厮的棺材!”我这么说,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在自我安慰和自我暗

  示,一路上总是把情况给设想到最糟糕的状况已经使众人心理负担达到了一个极限。铁蛋可不管这么多,应了一声,立马从封幕晴手里接过蜡

  烛,用打火机点燃了交到我手上。

  我手持蜡烛,往前近了一步,借着幽暗的烛光,一只长约两米,宽约一米半,高越半米左右的长方形事物便印入眼帘。这东西上头蒙了一层

  厚厚的灰烬,似乎真的是个大棺材。我招呼了三人一齐动手,把上头的灰烬都清理干净了。四人手脚并用之下,不出十分钟的样子,就把所有

  灰烬清理了一干二净。

  铁蛋摸了一把都快流成流的汗水,嘟囔道:“我这肯定饿透了,干了这么点活就出这么些汗”听铁蛋这么一说,我们也意识到身上都

  出了一层粘糊糊的汗水。封幕晴道:“不对!不是我们自身的原因,而是空气中的温度在不断的升高!”此时从尸体堆方向发出来的火色光亮

  愈发得亮了,几乎已经盖过了我们手里蜡烛的烛光。

  我对三人摆摆手道:“别管那么些了,我看咱们还是先动手看看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吧!”说罢我俯身仔细查看起来。这个东西果然是

  口大棺材,只不过材质十分特别,看样子既不是木头也不是青铜,更不是石头。好奇之下,我拿手敲了两下,只是发出了微弱的‘砰砰’两声。铁蛋在我身旁听的十分真切,奇道:“听着动静,难道还是实心儿的不成?”我摇摇头,道:“肯定不是实心儿的,你看这还有缝隙呢。”

  铁蛋急躁的脾气又有些控制不住,嚷嚷道:“我看咱们也别整的好像考古做学问似地了,这蜡烛也点上了,赶紧动手吧!”我也举得铁蛋话

  说得虽然糙,可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刚要拿工兵铲子伸进缝隙里去撬。封幕晴却招呼我道:“老胡,你快看,这上面好像刻着字!”听了封幕

  晴的话,我伸头过去,只见棺材板子的正上头雕刻着奇形怪状的花纹,密密麻麻的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上头哪里是刻的汉字。

  中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各个地域和民族只见对墓葬的理解都不同,在北方却是有人在死人的棺材上刻上字。我眯着眼睛在上头找了半天

  也没找见汉字,到最后还是封幕晴指点之下,才发现,原来这些字全都隐藏在龙飞凤舞、奇形怪状的花纹之中,而且字体本身也刻画的十分意

  境化,要不是封幕晴眼尖心细,恐怕是难以发现。

  仔细看了一遍,原来上面记载的是两句话:浴火成龙,霸王出世。简短的八个字,看得我心情十分激动。铁蛋和田老鼠忍不住询问我上面写

  的究竟是什么内容。我对铁蛋和田老鼠说这具棺材肯定就是西楚霸王项羽的,这一点可以丝毫不用怀疑。铁蛋和田老鼠听了我的话,也自然是

  十分的激动,倒是封幕晴拧着眉头说道:“老胡,这上面刻着的,难道也是个预言?难道霸王项羽真的可以复活?”

  我思量了一下,对封幕晴说道:“古人的心思咱们一时半会岂能猜测得出来?不过现在有我们三个的经验,还有你的理论,想必开棺也不是

  一件难事儿,眼下到了这个节骨眼,恐怕咱们不开棺的话,还真走不出去凤凰山了!”听我这么一说,封幕晴便不再做声。她出身科班,对于

  倒斗摸金之事始终都是存有意见,现在能够做到不阻拦我们几个,我知道她已经做出了十分的让步。

  现在我们几个谁都分不清哪里才是东南方,铁蛋随便在跟前找了一小块平坦的地方把蜡烛放好。我见蜡烛始终燃烧正常,便招呼了铁蛋和田

  老鼠,三人合力撬动这口大棺材。虽然已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可这棺材的密封还是做得非常好,我们三个人费了好大的劲儿,这才撬开了来。随着厚重的棺材板子被慢慢撬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扑鼻而来,甚至盖过了空气中浓烈的硫磺味。

  我心中一惊,这西楚霸王的棺椁之中为何会有这么新鲜的血液味道?难道还真他妈如同传说中一样,只要那个仪式完成,他随时都有可能复

  活过来?单是我这么个愣神儿的功夫,铁蛋和田老鼠两人便支撑不起棺材板子的重量,‘砰’地一声重重地落了下来。铁蛋‘呼哧、呼哧’地

  喘着粗气,问道:“老胡,你怎么不使劲儿呢?发什么呆呢你?”

  我忍不住对三人说道:“你们刚刚有没有闻到里头一股很新鲜的血液味道?”铁蛋和田老鼠面面相觑,道:“这个倒是没注意,怎么会有新

  鲜血液的味道?”我呼出一口浊气,对三人说道:“算了,咱们还是先开了棺再做道理,就算他妈的这个楚霸王还没死透,咱们几个也能再送

  他一程!”

  三人从新发力,一鼓作气之下,厚重的棺材板子一下子就被推翻在地。此时我们身后的尸体堆方向发出来的光亮,已然更盛。几个人一齐往

  里看了一眼,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只见棺材底部铺着一层猩红的鲜血,看样子就好像刚从人体里流出来的一样。偌大的一个棺材之中,只

  有一个酷似人体形状的白花花的事物和一个木头小盒子飘在其中。除此之外,竟然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铁蛋看了两眼,又拿工兵铲子在猩红色的血液里头搅动了好几个来回,确定了除了这两样东西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物件儿,便张口骂道:“

  我算是他妈看明白了,咱们倒的都是他妈的穷鬼,还他妈西楚霸王呢,都没有个捡破烂的有钱!”我拍了拍铁蛋的肩膀说道:“你小子骂完没

  有?要是骂完了,就赶紧着搭把手,把这两样东西捞出来看看,到底是个他妈什么鬼玩意儿。”

  铁蛋就是这个脾气,抱怨归抱怨,一听说我要把东西捞出来,赶紧过来帮忙。田老鼠干了这么些年的掘坟勾当,自然是轻车熟路。转眼之间

  ,三人就把这两样东西从大棺材里头捞了出来。我们干这些的时候,我眼睛的余光一直看着地上静静燃烧着的蜡烛,虽然我们每次都没有遵照

  祖师爷留下来的规矩,可是不知为什么,心里还是会对这样的规矩抱有敬畏之意。

  我和铁蛋用工兵铲子凌空托着那个人形的事物,田老鼠负责那个小盒子。我心里暗自思量,这人形的事物指不定就是口人形棺材,他妈的不

  然怎么会这么沉?要不是铁蛋力气大,光凭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捞不起来。就更别说还得弄到棺材外头来了,眼看着两只工兵铲子托着

  的人形事物就要越过棺材,封幕晴忽然在我们身后惊叫了一声。

  我们哥俩现在正是用劲儿的时候,猛地被封幕晴这么一叫,十分力气便泻了六七分,我手上的工兵铲子一个秃噜,眼看着好不容易捞起来的

  人形事物就要再度掉入棺材里头。慌乱之际,铁蛋也还算是激灵,双手松开了工兵铲子,腾出手来就把它活活抱住,扔到了棺材外头。我见东

  西已经弄了出来,忍不住回头问道:“大师妹,发生什么事儿了?”封幕晴面色凝重,拿手指了指地上的蜡烛,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不由得

  也惊出一身冷汗,一直燃烧的好好的蜡烛,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熄灭了!

看过《鬼吹灯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