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之地府判官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因祸得福的黑白无常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因祸得福的黑白无常

  那阴魂见到柳炎和黑白无常听得仔细,就强忍着拘魂锁链从传来的阵阵深入灵魂的痛苦,说道:“这些拘魂锁链和困魂石就是用来汲取我的灵魂之力,将它存储在困魂石后面的一个玉瓶中……”

  那阴魂说到这里,竟然停顿了下来,不在继续开口。

  “你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我们,是想让我们帮你脱困吧?”柳炎直言不讳的说道,他可不认为这阴魂一定是什么好人,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不知道这阴魂的底细,更不知道这阴魂告诉他这么多,究竟有何企图,还是小心为上。

  “大人可以去后面将我的魂力取走,到时候那血魔无法得到我的魂力,定然会另想途径来取我的魂力,而我经过最近百年时间已经修炼了另外一门秘法,只要他靠近我三尺之内,我就可以将魂体一部分融入体内,夺回我的身体,大人的救命之恩,小人定然铭记于心,到时定然唯大人之命是从!”

  那阴魂急忙态度诚恳万分的道,话语也十分的恭维客气。

  “就这么简单,这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并没有那么简单,一定是这家伙隐藏了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柳炎对着阴魂的说辞有些怀疑,毕竟地府之中被一个血魔暗害,还将他囚禁在这里数万年之久,地府都没人发现,这其中就是一个十分大的疑问号。

  “控魂!”柳炎手掌呈爪,直接将那隔壁牢房之中的赤火抓了过来,地府特有的控魂术发动,赤火本来就已经灵魂接近全失,柳炎瞬间就控制了赤火。

  “将牢房侧面打开,不要破坏到了门口的禁制,以免惊动上面的血无痕。”柳炎控制了赤火之后,对黑白无常说道。

  “是,大人!”黑白无常急忙闪身站到一起,取出哭丧棒,顿时化作两柄一黑一白的巨斧,对着那牢房碗口粗的精钢栅栏就是猛然挥出……

  地府之中,关押囚犯的牢房一般采用具有纯阳之力的材料建造,对阴魂具有天生克制之力。

  黑白无常本为阴神,不具有克制纯阳之力的神通,但两人毕竟是阴神,还是具有一些神通的,而且两人手中的哭丧棒是经过地府特殊手段炼制而成,可化作各式各样的神兵利器,也具有一些莫测威力。

  “噗……”两柄一黑一白的大斧头竟然瞬间就将那碗口粗的栅栏劈开,就好像是切豆腐一般的轻松。

  黑白无常两人明显一愣,他们两个以为要劈开这牢房栅栏怎么也要好费一番力气,毕竟两人对于地府的这些东西还是了如指掌的,怎么今天自己这么厉害了?

  “难道是……”黑白无常狐疑的看先自己的双手,发现在他们刚才奋力一击中,自己手臂中流转的法力竟然不是纯粹的阴气,而是掺杂了一丝金色,那金色十分纤细,宛若游丝,不仔细观瞧,定然很难发现它们。

  黑白无常急忙检查了一下自身的法力,发现自身法力竟然有了一丝修为突破的痕迹,而且周身法力不再是纯正的阴气,而是多了一些平和中正之力,再仔细查看了一番后,他们两人终于明白了自己刚才为何能够那般轻松的就将地牢栅栏劈开……

  “玄雷之力……竟然是最难以炼化入体的玄雷之力,定然是刚才府君大人用玄雷为我们驱除失心迷魂丹的时候留在我们体内的,真是因祸得福啊……”

  黑白无常顿时激动万分,他一个小小阴神能够有这样的造化,真是不知道多少辈子修来的福分。阴神之所以只修灵魂,不修身体,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极阴属性,无法向真仙那般可以修炼纯阳之体。

  现在,黑白无常因祸得福,竟然能够将一丝纯阳之力的玄雷之力融入体内,如果加以时日,好生孕养这一丝玄雷之力,修成纯阳仙体那是指日可待。

  一个阴神,注定一生只能仰视天山的真仙真神,那是他们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峰,就算是酆都大帝也只是阴神之列,在天庭和仙界,根本就排不上名号。

  现在可是不同了,黑白无常有朝一日定然会成为真仙之列,就可以和那些真仙真神平起平坐,再也不用看他们的脸色。

  带着无比感激的心情,黑白无常闪身来到关押赤火的地牢,轻而易举的将那地牢的栅栏也直接劈开,之后就恭敬的站到了一旁。

  柳炎心念一动,直接将赤火推了出来,幸亏血无痕走的时候只是将柳炎和黑白无常的牢房门布下了一道禁制,并没有将周围全部封锁。

  “去,将那困魂石后面的东西拿出来。”柳炎直接命令那赤火前去取那阴魂的魂力去了,自己则是和黑白无常站在远处,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听闻柳炎的吩咐,赤火呆傻的机械般向那阴魂所在的角落中走去。因为赤火被柳炎控魂,所以赤火所看到的,直接能被柳炎感知,赤火就是柳炎的耳目。

  在赤火来到那困魂石后方,却见到在哪困魂石下面,有一个墨玉瓶,其中有些许的灵魂之力波动,在那小瓶上方,困魂石下方,有一滴透明的液体正在缓慢形成,正是从那阴魂体内抽取出来的魂液,之后汇聚成滴,滴入下方的墨玉瓶中。

  墨玉瓶,地府特产墨玉制作而成,可以装盛灵性液体,而能保证灵性不失。

  赤火见到那小瓶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伸手去抓那墨玉瓶……

  “啵……”赤火的手掌仿佛伸入进了一汪潭水之中,直接握住了那墨玉瓶,伸手就拿了出来。

  就在此时,柳炎清晰的感觉到自从他命令赤火去拿那小瓶的瞬间,那阴魂的双眼深处就充满了一层阴霾。等赤火将那墨玉瓶取出来后,他的情绪有了一丝波动,只是被他隐藏的很好,就算是柳炎也没有发现这一点。

  等赤火屁颠屁颠的回到柳炎身旁,柳炎才伸手将那墨玉瓶接了过来,只是接过来的时候他手掌之中却又一层淡淡的玄雷之力覆盖。

  “这魂液也太少了点吧。”柳炎略一查看,发现墨玉瓶中只有堪堪五滴魂液,不由的皱眉道。

  “府君大人,这可是魂液,比精血还要少,我被困在这里,又不能汲取多余的阴气修炼,百年能够产生出这些魂液已经十分难得了……”那阴魂幽幽的长叹一声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也先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柳炎说着,就要带黑白无常和赤火离开地牢。

  “府君大人,如果你就这样离开这里,恐怕你们是无法离开这阴泉狱的,周围的瘟毒你们就无法避开,我看你们最好还是暂时呆在这里的好,也好迷惑那血魔,免得他生出异心来,到时候小人再想要脱困可就难上加难了……”那阴魂说的十分恳切,眼神却是一直盯着柳炎,生怕柳炎说出什么贸然举动。

  “此话倒是有几分道理,也好,我们就在这里看你的好戏了……”柳炎说着,闪身再次进入那地牢之中,让黑白无常将那栅栏复原。

  柳炎、黑白无常和赤火再次回复了原来的容貌,只是这一次黑白无常他们用的是化妆,柳炎用的是变幻,而赤火却是直接失去柳炎的控魂后,直接变成了原来的痴呆模样。

  柳炎有至圣菩提叶护身,圣人之下很难看出他的真实容貌,也就不惧那个血无痕了。

  在百无聊赖中,时间终于到了第二天清晨……

  “吱呀……”随着这一声响动传来,地牢的门终于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血无痕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地牢门口,一道微弱的光线透射进来,地牢中的黑暗被驱除不少。

  但血无痕却是身形一闪,就道了地牢之中,大手一挥,再次将地牢门从里面关上,好像他今天进入地牢要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让外人知晓。

  “你们真是一群废物,杀了你们又十分可惜,不如你们就做我血滴子的修炼材料吧,就是不知你们的血和地府阴兵比起来究竟是不是更加鲜美,哈哈……”血无痕来到柳炎等人的牢房门口,看到几人依然是那副失心迷魂的样子,不由得放声大笑。

  此刻的血无痕哪里还有一点冰冷将军模样,双目赤红,透着一股嗜血疯狂,浑身起息也有些不稳定,仿佛他的身体和灵魂不能和平共处一般,隐隐有灵魂被排挤出体外的迹象。

  “你们就是本魔君的走向强大的养分,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本魔君等会再来和你们玩……”血无痕口中不屑的唾弃道,说完转身走向那地牢角落中的一个牢房,正是那阴魂所在。

  “无痕大哥,这些年你过得可好?”血无痕来到那地牢旁,挥手打出一个法诀,直接印如那阴魂的眉心,顿时那阴魂浑身颤抖,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卑鄙……血魔你不得好死!”那阴魂咬牙切齿道。每次血魔取他的魂液都会给他来这么一招‘欲罢不能咒’,这一招正是当初他折磨地府恶鬼所用的招数,不想竟然被用到了自己身上。

  这招数‘欲罢不能咒’十分阴毒,被拘魂索困住的魂魄,一旦动弹分毫,灵魂深处就会传来不可忍受的痛楚,那是拘魂锁链对灵魂的克制和灼烧,但‘欲罢不能咒’就是要你动弹,而且不动弹浑身就难受的要命,可是一动弹就要忍受同样的灵魂痛楚和灼烧,所以取名‘欲罢不能咒’。

  “哈哈哈……你这样的诅咒已经骂了数万年,我还不是一样活的好好的,而且我在告诉你一个秘密,那血食邪神的精血,我已经拿到了一部分,等我将《五毒血魔功》修炼大成,我就可以送你上路了……”

  血魔说着,伸手一探,顿时将那困魂石下的墨玉瓶取出,但他瞬间面色大变,因为那墨玉瓶中竟然没有丝毫魂液,空空如也……

  “该死的血无痕!你的魂力呢?”血魔抓狂了,他能够感觉到近期这身体对他魔魂的排斥力越来越强烈了,再不快些服用血无痕的魂液,他将无法在容身在这具身体中,到时候一旦他暴露原形,地府绝对无法容他继续呆在这里。

  “哈哈……血魔,我的魂力你已经免费取了数万年,你以为老子是小白鼠呢,可以任凭你今天放点血,明天再放点血,告诉你老子的魂液已经要被你压榨干净了,你就等死吧,哈哈……”那阴魂口中发出畅快淋漓的大笑,眼神余光却是偷偷的瞥向柳炎这边。

看过《重生之地府判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