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之地府判官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真假血无痕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真假血无痕

  一刹那之后,我们的原本一声洁白如玉的白无常大人,就变成了比黑无常还要漆黑入炭的“黑无常”……

  “滋滋啦啦……”

  在白无常灵魂体表的那一层血色纱衣在金色玄雷的轰击下,发出不堪的嘶鸣,如同是过街的老鼠被放在了油锅上面一般,发出餐类的不堪入耳的哀嚎……

  “死吧死吧!嘿嘿……”那原本傻呆的赤火见到这一幕,竟然语无伦次的傻笑着,仿佛看到的那血狐一族的秘法被破,与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一般。

  “给我破!”柳炎大吼一声,周身金色玄雷光芒闪耀,那劈落在白无常灵魂之上的玄雷之力瞬间加大了数倍。

  原本还在苦苦支撑的血色纱衣,瞬间破碎,化作点点血光,就要飞离柳炎的面前,向那傻笑的赤火而去……

  “本府面前,你这一件死物也敢无视本府威严,给我收!”柳炎大手一挥,金色玄雷瞬间化作一张大网,直接将那些急速逃遁的血光给收了起来。

  玄雷大网收紧,直接将那些血光凝聚成一颗鸽子蛋大小的血珠,血色光球之中有一阵阵的魅力波动,看上一眼,感觉自己的灵魂都有些要陷入进去的错觉……

  “血狐一族果然不愧为上古异种……他们的手段竟然是通过自身的精血来发动,就是不知道这赤火身上还有多少精血可用,如果有很多,岂不是一件十分得手的利器……”

  柳炎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来,他顿时扭头看向那还在拍手傻笑的血狐族的赤火长老。

  手中那血珠在柳炎用玄雷之力的炼化下,一缕绿色妖魂被直接逼出,就在那妖魂出现的瞬间,赤火那原本呆滞的双眸竟然出现了瞬息的清明。

  但下一秒,金色玄雷就直接将那要逃遁的绿色妖魂击溃,化作一缕青烟消散空中,赤火那刚刚清明的双眸再次被一股白茫茫的武器笼罩,变得更加模糊不清起来……

  “啊……”就在柳炎想要试验一下是否能将赤火的精血抽取一部分的时候,一道凄惨的叫声响起。

  柳炎扭头看去,却发现白无常的灵魂正在颤抖着,虽然刚才柳炎已经将玄雷控制的十分精细,但还是有不少玄雷透过那血色纱衣轰击在了白无常的灵魂上,将他的灵魂劈的伤痕累累,留下一道道狰狞的伤口,流出丝丝魂力。

  “白无常,你可知罪?”柳炎神色肃然,语气冰寒的呵斥道。

  “啊……府君大人……”白无常见到柳炎那冰冷的神情,再配合那语气,顿时想到自己失去身体控制权之前的那一幕幕,知道自己犯下大错,顿时吓得急忙灵魂归体,跪伏在地。

  “小人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饮酒,若果再沾染半滴,定遭天打五雷轰!”白无常知道柳炎发怒了,而且这一次自己闯的祸也太大了,虽然被控制了灵魂,但所经历的事情白无常却如同是一个旁观者,记得请清除,他自己差点小命不保,还差点害的柳炎做不成男人,这样的罪过,实在是太深了,白无常此刻差点尿裤子……

  “起来吧,你可记得今天你所说的话!”柳炎见到白无常那浑身颤抖的样子,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也就是这个效果了,淡然的开口道。

  “多谢府君大人!”白无常急忙谢恩道。他起身之后,第一眼却是看到了和他刚才一副德行的黑无常,不由得心中更是后怕不已,没想到自己堂堂地府阴帅竟然落得这般田地,真是羞愧难当啊。

  同样的手法,柳炎将黑无常也唤醒过来,当白无常见到黑无常那被雷劈的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由得心里稍微平衡了些……

  但令白无常十分无语的是,黑无常虽然被雷劈了,但却没有他的情况悲惨,好像黑无常本来就是焦黑,被劈成黑炭,也还是他原来的颜色。

  “他,就是让你们变成痴呆的罪魁祸首。”柳炎伸手指向那依然在拍手叫好的赤火,对黑白无常说道。

  “嗯?这个家伙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怎么体内只有一魄……”看到赤火的样子,黑白无常都有些幸灾乐祸,等他们仔细看向赤火后,却是一愣,他们也没有想到谁有这么大的本领,竟然将赤火的灵魂分离了,只给他剩下一魄。

  “这家伙作恶多端,阴险狡诈,你们看怎么收拾他?”柳炎不怀好意的对黑白无常说道。

  “抽他的筋扒她的皮,把他的肉扔到恶狗岭去……”黑无常凶神恶煞的说道。

  “好,就按你说的般,只是我要他一身的精血,你们要好生给我留好了……”柳炎手掌中还有一颗血珠。

  “大人请放心,定然将他一身的精血炼化……”黑无常说着,就要对那远在另一个牢房之中的赤火伸出勾魂锁链。

  “两位阴帅大人……好久不见……”一道幽幽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疲惫从远处一个偏僻的牢房中传来。

  “嗯?你是谁?”黑白无常听闻这声音之后,几乎异口同声的转身看向那偏远角落中的牢房,都是一脸的惊讶和不可置信的神情挂在脸上。

  “怎么回事?”柳炎听闻那声音,感觉有些熟悉,但却一时间却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听过这道声音。

  “你是谁,为何声音和血无痕这般相似?”白无常定了定神,看向那偏远角落中的牢房,语气带着警惕道。

  “哈哈……没想到啊,我们的阴帅大人也有记性不好的时候啊……”那道声音听闻白无常的话语,竟然放声大笑,只是那笑声尽是自嘲,还有一股无奈和悲苦之情。

  “你……”黑无常在一旁听得仔细,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口中却吞吞吐吐道。

  “看来无常大人已经猜到我是谁了……”那声音幽幽的说道。

  “你真的是血无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无常看了一眼那满脸震惊的黑无常,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血无痕……这个名字……我已经数万年没有听到过了……”那声音悠远而漫长的缓缓叹息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柳炎看向那角落的牢房,发现那里竟然还真的有一个浑身都被拘魂锁链锁着的鬼魂。

  那鬼魂浑身气息紊乱,不但琵琶骨被两条拘魂锁链穿过,就连手脚和全身的要害也被拘魂锁链穿透,死死的锁在一块困魂石上,那鬼魂长发散乱,浑身的衣物已经破烂不堪,还有一道道的早已干涸成黑色的血痕,显然受尽折磨。

  就在柳炎看向他的时候,他却缓缓抬起了头,虽然很艰难,但他依然倔强的将头颅抬了起来……

  “你……你怎么和那血无痕一般无二?难道……”柳炎口中惊呼道。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原本柳炎以为,黑白无常可能认错了,只是两人的声音相似,却没有想到这鬼魂的样子和血无痕竟然一般无二,只是气息虚弱。

  “这位想必就是天子殿的府君大人了吧……本将军能够有生之年见到神判大人,也算是有幸了……”那鬼魂说话的力气仿佛都能耗费他百年的功力般,有些断断续续。

  这时候,柳炎发现只要那鬼魂开口说话或动一下,那些穿过他身体的拘魂锁链就会发出一阵幽幽的寒光,同时那困魂石也会发出一道幽幽的光芒,那鬼魂的神情就会一阵痛苦,仿佛是在惩罚他,不让他说话和行动,只能保持那僵硬的姿势。

  “正是本府,你说你就是血无痕,可有什么证据?”柳炎凝视了一会那阴魂,肃然道。

  “府君大人就是府君大人,一切都讲证据,只是我现在只是一介残魂,却是没有什么证据能拿得出手了……”那鬼魂长叹一声,无奈道。

  “你既然说你是血无痕,那外面的那个又是谁?”柳炎见到那阴魂说的倒是实情,却也不能完全相信他,开口继续问道。

  “他只是占据我身体的一个妖魔,当年我好心收留他,他却恩将仇报,在我发现他的异常后……他却趁我不备,先下手为强的将我灵魂剥离,占据我的身体,还将我锁在砸暗无天日的地牢中……”那阴魂说起来陈年往事,情绪十分激动,那些锁链顿时发出更加强盛的光芒,令他浑身颤抖。

  “难道……他是魔族?”柳炎试探的问道。

  “府君英明……他是血魔族人……到地狱来,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那阴魂说着,低头看向地面。

  “你说他来这里是为了释放出血食邪神?”柳炎瞧见他看先地面,再想到赤火和血无痕的交易,和他一身的血腥幽寒之气,开口道。

  “不,他不是为了释放他,而是为了吞噬他的力量!……”那阴魂语出惊人的说道。

  “你告诉我们这么多,是为了让我们相信你才是血无痕吧,只是这些还不够……”柳炎打断了那阴魂的话语,道。

  “如果大人不相信,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打人相信……”那阴魂犹豫了片刻,才继续说道:

  “他之所以留着我,没有将我的残魂打散,是因为我修炼了一种特殊秘法,他就算占据了我的身体,每隔百年也要取我一部分魂力炼化进他的魔魂中,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占有我的身体,不然就会被我的身体反噬……”

看过《重生之地府判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