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之地府判官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一百三十四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鬼巫族的探子?现在都这么大胆了,竟然敢到我下泉狱五十里左右活动了,传令,将他抓了!”汴梁闻言,顿时脸色阴沉下来,就要传军令将那鬼巫族的探子抓来。

  “慢着,汴将军,兵法有言:虚中有实方为上策!”柳炎淡然笑道。

  “府君大人良策,那我们何时做一场戏给他们看呐?”汴梁知晓柳炎这是又要摆下圈套让鬼巫族往里钻,急忙问道。

  “哈哈……汴将军,本府这次出来可是还有些事情要办,既然下泉狱已经无忧,也是我等该起身离去的时候了,下泉狱就麻烦汴将军好生镇守了……”柳炎知道自己在这里,汴梁不便多言,很多计策他也不去动脑筋,但作为一个镇守将军,地府能派他来,定然有一定道理,他的能力定然不俗。

  关键是,柳炎心中早已有了计策,自己离开下泉狱不能声张,毕竟自己已经得罪了鬼巫族的大能级人物,如果让他们知晓自己势单力薄的离开了这里,定然会派人追杀,所以这所谓的虚实就需要汴梁来配合。

  “末将明白!”此刻,汴梁听闻柳炎要离开这里,再结合他之前说的虚实之言,顿时就明白其中关键,连称呼都变了,此时汴梁已经对柳炎心服口服。

  “汴将军,这些鬼泣之泪本府就不客气了,保重!”柳炎说着,收起那白玉瓶,对汴梁等一众鬼兵鬼将一拱手,带着黑白无常和三头尸龙飘然而去。

  看到柳炎等人身形消失在茫茫荒原上,汴梁和一众将士才转身回到下泉狱镇狱大阵中。

  “府君大人离去的消息谁也不能透漏半句,违令者斩!”汴梁肃然对身后众人说道。

  “雄安,你带一千精兵外出巡查,若发现异族探子,杀无赦!”汴梁对身旁的雄安吩咐道。这一手,正是虚实不明,柳炎已经走了,这一招看起来是在为柳炎扫清宵小,却是为下泉狱扫清潜在危机,让那些探子回去禀报,下泉狱嚣张到敢外出巡视了,那个大人物定然还在下泉狱坐镇。

  放下下泉狱暂且不表。

  柳炎带着黑白无常乘坐三头尸龙离开了下泉狱后,一路向东北方向而去,正是巫族所在地。几人速度风驰电掣,毕竟巫族才是这一次出行的主要目的,已经在路上耽误了几日。

  可就在柳炎等人想要快速离开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一阵诡异的微弱灵气波动痕迹,柳炎的灵魂力本来就十分强大,加上这段时间的战斗感悟,特别是功德金身法相更加凝实后,他的感知力已经远超从前。

  “鬼巫族的探子,没想到竟然连续遇到三波密探了,我们不出手,他们还真以为我们是打酱油的呢?”柳炎心中暗骂道。

  瞥了一眼那隐藏在暗处的鬼巫族密探,柳炎淡然开口道:“你们三人一路上不一直嚷嚷着要小解吗?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那块大石头后面可以就地解决,快去快回!”

  柳炎伸手一指那鬼巫族密探隐身藏匿的大石头,淡然的说道,口气平淡无奇,就好像是在聊家常一般。

  柳炎说完,却是暗地里给黑白无常使了一个眼色,告诉他们那里有些异常,黑白无常一路上跟随留言,早就与柳炎心意相通,一瞧便知晓了那大石后附近定然有蹊跷,两人也不明言,笑呵呵的拉着三头尸龙就到了那大石头附近。

  三头尸龙哪里知晓这其中的蹊跷,解开裤子就是一阵嘘嘘啊。三头尸龙本体是尸鬼,加上炼化了蛟龙身躯,这一泡尿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不但量大如同是开了闸的洪水,更有尸气弥漫其中,一泡尿喷洒的整个石头湿漉漉的,顿时一股恶臭和腥臊将整个石头包裹起来。

  那鬼巫族的密探见到他们三人到来,生怕泄露行踪,急忙掐了一个隐身咒,藏身在了那大石之中,却不想遭遇了这等无妄之灾,就在他头痛欲裂恶心头痛,想要呕吐出七脏八府的时候。

  “厉鬼勾魂!”就在此时,黑无常突然手中光芒闪耀,一把将那鬼巫族的密探从石头中抓了出来。拘魂锁链直接将他来了一个五花大绑。

  “公子,这家伙鬼鬼祟祟的不像是好人,就将他捉来了!”黑无常将那鬼巫族探子直接丢垃圾般丢在递上,对柳炎换了一个称呼道。

  “你是何人,为何在这荒山野岭中监视我们?”柳炎出口就给对方戴了一顶帽子。

  “我只是路过这里,见到你们气势汹汹的,就赶紧躲起来,没想到还是让你们抓住了,你们不会是专吃鬼魂的邪修吧?”那鬼巫族探子明显是经过了特殊训练,根本就不理会柳炎的话语,直接将所有事情都推开,还适当示弱,浑身有些颤抖起来,只是他眼神深处却闪过一丝狡诈。

  “邪修?你说的还真不错,我们就是邪修啊!”柳炎闻言,不由得哈哈乐了,顺水推舟的大吼了一声,身形猛然变大,面目也变得狰狞起来,一张血盆大口,铜铃双目紧盯着那鬼巫族密探,口水都流了出来。

  “好久没有见到这样的美味了,公子,这一次是不是先让小的们尝尝鲜啊?”黑白无常也化作了邪恶鬼修,贪婪的看向那鬼巫族密探,戏谑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渴望,扭头对柳炎问道。

  三头尸龙见此,不知道这三位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发现这样十分好玩,也直接唤出本体,庞大的龙身配合三头狰狞头颅,凶狠模样丝毫不逊色黑白无常的厉鬼模样。

  “你们……你们真的是邪修?”那鬼巫族的密探见此,刚才那慌张模样却是消散了不少,定了定神,却是站起身来,对柳炎开口问道。

  “小子,见到我们邪修竟然还镇定自若,你这是在羞辱我们邪修吗?”柳炎伸手抓住那鬼巫族密探的双肩,恶狠狠的吼道。

  地府的鬼都知道,邪修专门吞噬灵魂,增强自身修为,功法邪恶诡异,性情反复无常,哭中带笑,笑里带哭,性格根本就无法捉摸。此刻柳炎将邪修演绎的淋漓尽致。

  “你们是邪修就好!”鬼巫族密探见到柳炎和黑白无常的模样神情,顿时相信了他们就是邪修一脉中人,不由得警惕的心放松了下来,那惊恐的外在神色也飞快转变,口中有些不屑的说道。

  “嗯?你这不识抬举的狗东西,竟然敢小觑我们邪修,阿大阿二,抽他的筋拨他的皮,然后将他的骨头给我熬汤喝!”柳炎听闻那鬼巫族密探的挑衅和不屑口吻,不由得气的怒吼连连,对黑白无常吩咐道。

  “放肆!你们可知我是何人,竟然对我不敬!”那鬼巫族的密探见柳炎十分嚣张的样子,要将他生吃活剥,不由得露出了一种血脉上的傲慢和自大,抬头挺胸的呵斥道。

  “嗯?你是何人与我何干?本少今天就要吃了你再说……”柳炎说着,伸出乌黑指甲的手掌就要抓向鬼巫族密探。

  “我乃鬼巫族第九战将鬼啸大人座前先锋密探,小小丑是也!你们邪修一脉老祖乌血空已经宣布臣服我鬼巫族,你们竟胆敢对我不敬,是不是找打?”小小丑此时拿出了上位者的气派,对柳炎黑白无常等训斥道。

  “啊……您就是那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小小丑大密探啊?我等对您可是久仰的很啊,今日一见才发现江湖传闻都是假的,您比江湖传闻可要帅一万倍啊……”柳炎听闻那家伙竟然自报家门,已经承认了和盘托出了自己的底细,就想到了一个计策,何不顺水推舟,恭维他一番,好套些话来呢?

  “是啊,小小丑大人,我等对您的崇拜可是如同那忘川河水滔滔不绝啊……”一旁的白无常闻言,顿时就猜到了柳炎的用意,急忙在一旁符合的拍着马屁,还屁颠屁颠的来到他身旁急忙收起了捆绑在小小丑身上的拘魂锁链。

  “还算你们几个识相,不然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小小丑见到白无常那一脸的奴才相,一直处于鬼巫族最底层只有被压迫哪里有丝毫装逼机会的他,这一次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装逼的机会,心情总算大好起来。

  “密探大人说的是,您这千里迢迢的,难道是又有重要任务交给您来办了?”柳炎试探的恭维问道。

  “这是什么话,鬼巫族那一次最最重要的任务不都是交给小小丑大人的?”黑无常此时丝毫没有底线的拍马屁说道。

  “那是当然!我这一次可是奉了九将军的令,前来探查四个人的……”小小丑那一副十分得意的嘴脸,听到柳炎和黑白无常的恭维十分受用,竟然嘴巴一秃噜差点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都说了一多半了,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是秘密任务,不由得急忙闭嘴。

  “嘿嘿……密探大人,您在我们几个小的的心中,那可是如同巍峨泰山般高大英武,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等几个小兄弟为了大人您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柳炎见到那小小丑说一半后,就闭嘴不言了,知道这信息一定十分保密,急忙再次表忠心道。

  “嗯……看在你们几个还算是忠心的份上,我就向你们透漏几句,只是你们要一定记住,不能外泄一字一句,不然,我鬼巫族的手段你们是只晓得!”小小丑见到柳炎几人对他十分恭敬的样子,一副狗奴才模样,顿时高兴的不得了。

  小小丑心中乐开了花:我小小丑每天都是小心谨慎的侍奉几位大人,恭维的马屁拍个不停。几天没想到也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这马屁,我喜欢……

  小小丑陶醉于这样的虚荣心中不可自拔,看了看四周一个鬼影都没有,于是口中小声说道:“这一次我们九将军派我来,是为了查探四个人的下落,他们得罪了我们鬼巫族,还杀了我们的人,我们的两位老祖说了,一定要将他们的行踪打探清楚,然后再将他们引入九泉狱中,然后让他们……”

  “奥,原来如此,你们老祖真是好计策,好阴险,好狡猾,好奸诈,好……”柳炎听后,不由得后背一阵冷汗,说他奶奶滴说鬼巫族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这家伙耍起心机手段来,竟然这般险恶,日后不得不防啊。

  “咦,你小子怎么和我想的一模一样呢,我们的两位老祖就是这般阴险狡猾奸诈……”小小丑听闻柳炎这般说辞,不但没有怪他羞辱他们家老祖,反而赞美柳炎道。

  “你大爷的,你们鬼巫族真是骡子,竟然喜欢用这么卑鄙下流的赐予来形容自己,佩服!”柳炎笑呵呵的说着,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那小小丑的肩膀,看似轻描淡写,如同是哥俩好般,实则柳炎直接动用了功德金身法相的功力,因为柳炎早就看出穿那小小丑体内有一股禁法,如果出现意外他就会直接爆碎,所以才出其不意的一巴掌就将那小小丑拍的灰飞烟灭。

  “这定然是鬼巫族的一种秘术,好生邪恶……”柳炎单手一抓,在小小丑的那堆骨灰中抓到一个闪耀着黑色诡异光芒的符文,直接动用玄雷禁制,将它禁锢后收了起来。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招呼黑白无常,驾起三头尸龙飞快地消失在了茫茫荒野之上。

看过《重生之地府判官》的书友还喜欢